2015年1月16日 星期五

郭雪湖,廖瓊枝



【演苦旦就是把自己的辛酸掏出來】
歌仔戲國寶廖瓊枝女士也是臺大「我的學思歷程講座」的主講人,她在演講中指出,「其實我苦旦演得好,和我坎坷的命運有極大關係」,演苦旦對廖瓊枝來說,就是把人生的辛酸在舞臺上掏出來。
廖瓊枝自小由外婆撫養長大,並在少年時代就必須外出打工貼補家用。外婆過世前,廖瓊枝在外婆身邊哭得厲害:「外婆你不能死,你死了我要怎麼辦?」外婆對她說,「我會常常陪在妳身邊」。廖瓊枝說,她確實常常能夠感受到外婆就在她的身邊;在演到苦情的角色時,她也因此格外能進入情境,「一想到自己的身世就哭到唱不出來」。
廖瓊枝的演講內容收錄於新近出版的《我的學思歷程8》書中,附圖為廖瓊枝女士的近照,引自該書344頁。
更多關於廖瓊枝的人生故事與《我的學思歷程8》請見――
http://www.books.com.tw/web/sys_serialtext/?item=0010661306

****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郭雪湖1908年4月10日-),本名郭金火,是台灣日治時期中重要的畫家之一,也是台灣膠彩畫的先鋒。曾與陳進林玉山並列為「台展三少年」。

[编辑] 生平

郭氏〈原名郭金火〉出生於台北市大稻埕,二歲時即喪父,由母親陳氏獨立撫養長大,1917年進入台北日新公學校就讀,被導師發現具有繪畫方面的才華,而開始指導他學習藝術。在校期間郭雪湖的美術、工藝才華出眾。1923年公學校畢業後,至台北州立工業學校就讀土木科。
後來郭氏發現與志趣不合,就讀一年後中輟退學,在家自修繪畫。1925年,當時十六歲的他,由母親帶引至蔡雪溪之「雪溪畫館」門下學畫習藝。蔡師多才多藝,是當時有名的職業畫師。「雪湖」之名即為蔡雪溪所命。他並為郭氏教授其描繪觀音、帝君等神像及裱褙的技藝,開啟了郭雪湖走向藝術之路的大門。
藉著自己的才華、努力與機運,1927年,第一屆台灣美術展覽會舉辦,原本默默無名的三個年輕人:郭雪湖、陳進林玉山入選為東洋畫部的三位台灣人畫家,有「台展三少年」之稱,一時聲名大噪。
影響郭雪湖一生重要的人物還有日籍畫家鄉原古統。郭氏欣賞鄉原的作品,後來相識並建立了亦師亦友的親密關係。鄉原曾力勸郭雪湖要做一位職業畫家,郭氏也記取此話,一生獻身藝術,連師大系主任教職都加以辭退。郭雪湖是一位勤跑圖書館及自學成功的畫家,他曾說:「我的繪畫求精,不求多。」
曾創辦全臺第一所經由教育局正式立案通過的「雪湖美術教室」,培育兒童繪畫創作。其間提倡培植美術人才,激發孩童對創作之熱忱,並意在建立優良美術環境及形塑社會審美之共感,發揮積極作用。
曾加入東洋畫會「栴檀社」、「麗光會」,對於推展臺灣美術運動之貢獻為結合畫友成立東、西洋繪畫兼容的「六硯會」。「臺陽美展」成立後,曾擔任多年 東洋畫部評委。戰後初期,受聘為長官公署諮議,與楊三郎等人籌組「臺灣省全省美術展覽會」。擔任「台灣全省學生美術展覽會」審查委員及「台灣全省教員美術 展覽會」顧問等,1952年由教育部派遣至菲律賓馬尼拉參加國際博覽會。1964年郭雪湖離臺赴日,研究考察,期間亦演變個人創作,並曾赴泰國、菲律賓、 印度、中國大陸、美國完成多項系列大作,與國際接軌交流,多次海外展覽,可謂極具國際觀的藝術家。[1][2]
其夫人林阿琴女士亦為畫家,曾為鄉原古統的學生,畢生支持並成就郭雪湖創作。其子女在藝術教育及文學領域各有成就及影響;其長子松棻為文學家,長女郭禎祥深耕國內外藝術教育,三女香美、次男松年均長畫藝。
2008年1月22日, 郭雪湖以九十九歲高齡獲得第二十七屆行政院文化獎[3]。由於郭雪湖長年旅居美國,因此由四位兒女回台代表出席。同年的「郭雪湖百歲回顧展」,展出郭雪湖的重要作品。

[编辑] 作品

  • 松壑飛泉 1927 紙‧水墨 162 x 70 公分
  • 圓山附近  1928 絹‧膠彩 91 x 182公分
  • 南街殷賑 (大稻埕) 1930 絹‧膠彩 134 x 195 公分
  • 萊園春色(霧峰) 1939 紙‧膠彩 223 x 149 公分
  • 農家朝(八斗里) 1940 紙‧膠彩 56 x 85 公分
  • 大城遺跡(泰國)  1955 紙‧膠彩 67 x 89公分
  • 塔山煙雲(阿里山) 1956 紙‧膠彩 73.5 x 96 公分
  • 燒岳初秋 1959 紙‧膠彩 81 x 100 公分
  • 台濤聲(日本犬吠崎)1960 紙‧膠彩 54 x 70 公分
  • 峽谷溪聲(太魯閣) 1978 紙‧膠彩 51 x 45 公分
  • 江山晨霧(桂林)  1978 紙‧膠彩 46 x 50.7公分
  • 古廟秋月(潮州) 1979 紙‧膠彩 59 x 73 公分
  • 群山煙雲(優勝美地)1981 紙‧水墨 63 x 72 公分
  • 古都秋月(台南) 1982 絹‧膠彩 60.5 x 72 公分
  • 林間積雪(匹茲堡) 1982 紙‧膠彩 45 x 52 公分
  • 霜朝(舊金山) 1982 紙‧膠彩 45 x 53 公分
  • 橋畔城市(金山大橋)1983 紙‧膠彩 74 x 93 公分
  • 月照大峽谷(鳳凰城)1984 紙‧膠彩 114 x 74 公分
  • 三彩船 1986 絹‧膠彩 47 x 52.5 公分
  • 雪村(匹茲堡) 1986 紙‧膠紙 64 x 78 公分

[编辑] 参考文献

  1. ^ 《時代的優雅─郭雪湖百歲回顧展專輯》,台北:國立歷史博物館。
  2. ^ 展覽網頁 http://www.nmh.gov.tw/zh-tw/Exhibition/Content.aspx?Para=2|22|377&unkey=22
  3. ^ 行政院文化獎揭曉 廖瓊枝 郭雪湖獲獎,自由電子報
圖片
http://www.google.com.tw/images?client=firefox-a&rls=org.mozilla%3Azh-TW%3Aofficial&hl=zh-TW&source=imghp&biw=1280&bih=835&q=%E9%83%AD%E9%9B%AA%E6%B9%96&btnG=%E6%90%9C%E5%B0%8B%E5%9C%96%E7%89%87&gbv=2&aq=f&aqi=&aql=&oq=&gs_rfai=


-----

老校長的身影 2010-12-02中國時報【?楊佳嫻】  〈雪盲〉是我最喜歡的郭松棻小說。米娘的金扣紅鞋,總督府發行魯迅小說散發的海砂氣,大稻埕紅磚亭仔腳下金鉤蝦江瑤柱麻油香。〈雪盲〉所描述的世界有一種熟爛而荒涼的氣息。而從大稻埕到主角教書的美國沙漠學校,為一貫串著的,是魯迅筆下〈孔乙己〉那跽折陷落的身影。  第一年在大學裡頭教課,全揀自己心愛的作品來講,迫不及待地想帶著學生讀長達三萬字的〈雪盲〉。小說內容太豐富了,一點一點講,好多自己的感受,好多歷史的、政治的、詩的草蛇灰線。教了三個禮拜還沒結束。於是學生抗議了,他們說:「老師,怎麼教這麼久啊?可不可以趕快教下一篇啊?」那時候我才發現,〈雪盲〉的世界,對於這些九○後出生的少男少女,委實是太沉重了。  〈雪盲〉裡,老校長把哥哥自殺後留下的總督府印行的魯迅小說集送給心愛的學生時,是否有一種想把兄長的精神傳遞交付的意思呢?這名心愛的 學生,尚且讀書讀得一臉蒼白,那孱弱的身體怎才能提振呢?當我翻讀著從舊書店買到的《雄獅美術》第102期,「郭雪湖專輯」,謝里法先生詳細地敘述了郭松 棻的父親郭雪湖先生習畫與自我鍛鍊的過程,提到他年少時?志旺盛而身體虛弱,懷疑是肺癆,一日閒蕩過日新公學校門口,就順便拜訪了退休老校長大島真太郎,老校長還來不及恭賀他參與「臺展」的佳績呢,就先被那如菜的面色驚嚇了,遂教導他如何調養身體。果然,郭雪湖日後依言而行,總在天未亮時步行上圓山小丘,活動筋骨後下山回家,剛好天也大亮了,身體逐漸強盛起來。  我不知道郭松棻當年寫作〈雪盲〉時,是否曾從父親與公學校老校長之間的故事得到靈感。小說裡的老校長是台灣人,現實中的老校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