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0日 星期六

王可富訴國民黨;馬英九學不會江蕙的退場身影(孫慶餘)

老教授的頭腦還很清楚,有其訴訟謀略。

他,不但是國民黨資深黨員,更是總統馬英九父親馬鶴凌生前的法律顧問、好朋友,但看到國民黨與馬英九總統的作為,隱忍多年後,他實在是看不下去,經再三考慮決定跳出來說實話........
【一起聽實話 ➲ 馬鶴凌好友也看不下去!王可富怒罵馬英九:忘恩負義的壞蛋】
http://www.setn.com/News.aspx?PageGroupID=6&NewsID=56463
⋯⋯更多
總統馬英九,繼九合一大選慘敗後,接著民調更是直直落,近日又遭周玉...
SETN.COM




孫慶餘專欄:馬英九學不會江蕙的退場身影
孫慶餘 2015年01月05日
馬英九元旦文告倡議和解合作,卻引來更多譏評。(總統府官網)
馬英九今年元旦文告突然苦口婆心,提議社會和解、朝野合作,還說「所有的不滿應到我為止,由我承擔」。乍聽之下,馬英九似乎變了。但仔細「觀其行」,他不僅沒有為過去諸多禍國殃民的政策如十二年國教道歉改過,他還駁斥所有批評,堅不撤告王金平,日前並加碼控告媒體人周玉蔻。他其實沒有變,還是那個既不「放下」也不「承擔」的馬英九。他永遠學不會江蕙漂亮的退場身影。

台語歌后江蕙宣佈今年巡演結束就退出歌壇,她會在最後一次演出「盡最大的努力,用我所有的力氣,把最完美的聲音、最完美的身影留給你們。」「希望以後大家想到江蕙這個人,心裡是溫暖的,嘴角是上揚的。」她的經紀人說她是「希望能在狀況最好時跟大家道別,能夠有個美麗轉身,讓大家永遠懷念。」政壇上流行「上台靠機會,下台靠智慧」一語,想不到一位女歌手做到了,一位大總統卻做不到。

馬英九做不到「放下」,因為他要以告止謗、以駁斥顯示自己清白。但真相與真理不同,是不可能「愈辯愈明」,只會「越描越黑」的。他誠懇表示不告周玉蔻,大家還會以為他量大,真的想「放下」(頂新已經紛擾太久了,社會早已得出「門神」結論了)。他以加重誹謗兼求償一千萬告周玉蔲,剛好坐實「此地無銀三百兩」的普遍認定。他叫總統府發言人反駁施明德,說「政府處理黑心油及頂新案一向秉公處理、絕無包庇,相關人士勿再以訛傳訛、抹黑污蔑。」「馬總統競選經費皆依相關法規辦理申報,並無不法。」同樣坐實馬式澄清的一貫浮誇。

頂新事件有那麼多證人、那麼多證據,可能靠辯駁及告人來「息爭止謗」嗎?馬英九真的想太美了!這是什麼時代了!光是專欄作家金烜煒《天意從來高難問》一文整理出的各種關係及脈絡,馬英九就辯無可辯。因為所有關係及脈絡加總,最後都只可能指向馬;除了「有權無責且無制衡」的總統,沒有人有如此「通天澈地」之能。按照合理推論,頂新最大門神絕對非馬莫屬!馬政府行政立法通通包庇頂新有份!

至於來路不明(沒有入帳)的獻金及競選經費申報,同樣不可能像馬自稱的那麼簡單。馬政府有那麼多頂新門神,頂新可能不回報嗎?頂新是靠什麼起家的?就是走權貴後門!連勝文選一個市長,頂新都要捐兩千萬,馬英九選總統,不需要更大數目嗎?那些錢既不申報,都到哪裡去了?一句回答「沒有捐獻」,就想交差了事,人民是這樣被騙大的嗎?

馬英九最可悲的是,他到今天還要硬拗。如果他真想像他元旦文告說的「所有的不滿到我為止,由我承擔」,他至少該保持沈默,不反駁施明德及社會各界合理指責,以示「以前種種譬如昨日死,以後種種譬如今日生」。但他卻在元月二日還反駁施明德,以行動證明他既不「放下」也不「承擔」。

事實上,施明德說的都沒有錯。2012年總統選舉經費,馬只報了四點四億,還比蔡英文的七點五億少三億多。這絕對不是正確的數字,有太大隱匿。國民黨競選經費一向高過民進黨五至十倍,越大的選舉越高。大選區選舉,不只是買票、綁樁、做廣告(看馬英九競選時每日數百次的各台廣告播出,可能就不只四億),還包括人事、文宣品的浪費等(國民黨選舉真的太浪費、太有錢了,遠非民進黨的精打細算可比),別說四億不夠,幾十億都不夠!

1990年代劉泰英負責黨產及選舉經費時,他告訴我,國民黨某人(非李登輝)選舉,他奉命準備了70億,仍不夠用,最後臨時叫他再湊50億,總共120億,還不包括其他政府單位的開銷。這就是國民黨式的選舉。久經陣仗的政壇人士大都略知其行情。馬英九只申報四億多,真的太「避重就輕」了!

馬英九今年元旦文告的苦口婆心,同樣「避重就輕」,把自己當成旁觀者。如他指朝野累積太多對立,不能有效合作,是他「最大的遺憾」;如他「希望官員」在處理青年、弱勢等問題時將心比心、多傾聽人民的心聲、避免一廂情願;如只要對人民有利,他對各種型態的國是會議「樂觀其成」。一切的一切,似乎都與他無關。既然他只是旁觀者,當然他「承擔所有的不滿」,就是「代人受過」,是馬政府及朝野其他人的錯,而不是他的錯了。他真是慷慨大度、菩薩心腸啊!

然而馬英九避不承認或拒絕承認錯誤,把元旦文告當或另一篇「作文比賽」,以為這些年來的「千夫所指」,靠一篇文告就能「一筆帶過」。這真的和「以告止謗」一樣,想太美了。人民縱然健忘,但對不斷折磨虐待他們的領導人是絕對不會健忘,而且是「沒齒難忘」的。歷史上所有朝代會亡,就是人心積憤的結果,是孫中山所說的「久蟄之人心乃大興奮」。馬英九以為不做一點好事(如認真修憲、撤告),只靠幾句好聽話,人民會饒過他嗎?

一個惡劣領導人下台時,是他最脆弱時,所有的報應都會來到。馬英九如果不想學江蕙留下美麗身影,讓人懷念,他就只好學阿扁及尼克森的執迷不悟,最後遺臭萬年。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