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15日 星期四

楊運生(遊民服務);法國喜劇演員狄爾多尼(Dieudonné M'bala M'bala)

    In the news
  1. Controversial French comedian Dieudonne M'bala M'bala has been detained by police for a ...
  2. More news for Dieudonne

  3. Dieudonné M'bala M'bala - Wikipedia, the free encyclopedia

    en.wikipedia.org/wiki/Dieudonné_M'bala_M'bala
    Dieudonné M'bala M'bala (born 11 February 1966), generally known by his stage nameDieudonné is a French comedian, actor, and political activist. His father ...

法國諧星袒護恐怖主義 即將受審
:2015/01/15 09:03(中央社巴黎14日綜合外電報導)頗具爭議的法國喜劇演員狄爾多尼(Dieudonne)今天因曾發表似乎同情巴黎其中1名攻擊者的貼文,依涉嫌美化恐怖主義被捕,即將面臨審判。

伊斯蘭主義槍手7日起連3天在巴黎大開殺戒,除鎖定諷刺性雜誌「查理週刊」(Charlie Hebdo)、槍殺1名警察,並在猶太超市挾持人質,共17人喪命。之後當局開始掃蕩「袒護恐怖主義」或「揚言發動恐怖行動」者,共逮捕54人。


狄爾多尼在臉書上發表「就我而言,今晚我感覺像是查理.柯利巴里(Charlie Coulibaly)」的貼文後,檢方12日開始鎖定狄爾多尼。

查理.柯利巴里這個名字混合了向「查理週刊」(Charlie Hebdo)受難記者致敬的「我是查理」(Je suis Charlie)口號及凶手之一柯利巴里(Amedy Coulibaly)的姓氏。

柯利巴里9日在1家猶太超市殺害4名猶太人,並在前1天殺害1名女警。

他昨天上午被帶到警局問話,司法界消息人士後來表示,他將因袒護恐怖主義受審。

狄爾多尼其人頗具爭議,他常因做出像在像納粹致敬的「quenelle」手勢登上頭條,但他都堅稱,這個動作只是表示反對當權者。(譯者:中央社鄭詩韻)法國911愛國者法案

----

Kuosh Sh 華盛頓郵報決定刊登周刊新封面,紐時仍拒登,遭到某些言論自由的支持者批評懦弱。紐時總編輯巴凱透過聲明表示:「其實,本報刊登過數幅查理周刊的漫畫,包括伊斯蘭國首腦和其他政治人物。本報通常不會刊登蓄意冒犯宗教的圖像或其他內容。」
法國諧星姆巴拉二○一三年表演時謔稱,一名猶太記者沒死在毒氣室真可惜;他也曾擺出類似納粹舉手禮的動作,結果鬧進法院,好幾場表演被禁。
十一日巴黎大遊行後,姆巴拉在臉書上寫「我是庫利巴里」,向猶太超市血案凶嫌致意,也和「我是查理」別苗頭。巴黎地檢署十二日表示開始調查姆巴拉是否涉嫌鼓吹恐怖主義,姆巴拉對此大呼不公。
法國憲法保障言論自由,但有不少例外。總理瓦爾十三日在國會表示,法國法律沒有「瀆神罪」,將來也不會有。但瓦爾不願對查理周刊和姆巴拉的諷刺作任何類比,只說「兩者間有根本的差異」。
對新聞媒體而言,是否刊登周刊漫畫也引起爭議。法國世界報執行副總編輯費諾李奧表示,該報有權刊登任何漫畫,但不會刊登「不好笑且蓄意冒犯他人」的漫畫。他認為新聞自由是絕對的權利,至於是否刊登,各報有自主權。http://udn.com/news/story/7533/643601


*****

人間異語:富人落難街頭 不也活好好的

 24759


楊運生 遊民服務

Q:怎麼走上遊民服務這條路?

A:我念世新採編,當攝影記者1年多,弄到胃潰瘍,想說老是紀錄別人,不如直接服務可能比較快樂。正好有組織急缺志工到柬埔寨做遊民服務,我就去了。簽1年約,管吃住,每月1萬塊零用。才到第2周就發生內戰,我們還協助撤僑。
我還是想做直接服務的工作,就去唸世新社會發展所,去了才發現唸的是社運。那時正好遇到陳菊,她當時是台北市社會局局長,我還不知道她是誰。她聽我做過遊民服務,就叫我去社會局上班,成為第一個專門做遊民的社工。我做5年辭職,隔年發生SARS,社工都被隔離了,我又被找回去照顧遊民。後來申請雲門流浪者計劃去日本看遊民,回台就創辦了芒草心協會服務遊民。 

Q:實際工作在做什麼?

A:台灣遊民較多是中高年齡或身心障礙,要輔導就業其實有困難。他們大多工作能力跟不上,又不到資格申請社會福利,像還沒到65歲,但身體不好難以工作,大部份介紹當清潔跟臨時工。其實很多遊民有工作,只是收入不多,租房子可能就沒了。很多人認為遊民好吃懶做,其實他們有各種狀況。 

讀書瘋了 家人離棄

公館有個年輕人,可能念書壓力太大發病跑出來。他家人有錢但一直躲,我打電話去,很兇問我怎麼知道電話?我找精神科醫生來幫他看病,開藥給他。有天他喝掉整瓶藥,跟我扭打,把我臉抓傷5條。後來我將他安置到療養院。有個女生本來開咖哩店,為了照顧媽媽收掉店,從此個性也變了。我們帶她去迪化街買食材,辦美食活動很成功,結果有山莊請她住別墅當廚師,微風廣場要免費提供店面給她,但她都不要,只要照顧她的流浪狗。我們請她來煮飯,她把錢存下,送狗到德國給人收養。
看到日本都在做社區服務,像辦劇團,歡迎高齡、身障者來,還到英國表演,我們也開始每週在社區辦電影欣賞,請社區的人來吃飯,認識遊民;也培訓幾位遊民做萬華的觀光導覽。 

Q:怎麼看自己的生涯?

A:我媽說我幹麼這麼累,又賺不到錢。我沒結婚,目前在家照顧心臟開過刀的爸爸。但整天待在家也會瘋掉,做遊民服務很有意思,他們每個都像一本書。當然也很累,我每年會跟個醫療團去泰北邊境美斯樂,半義診半玩,當做舒解調劑。就隨遇而安吧。以前賺很多錢,當過老闆的,現在都在這裡,不也過得好好的?想想沒什麼好怕的,也不太計較得失。他們有一套生存方式。我曾在大甲鎮瀾宮遇過這邊的遊民,他們參加各地廟會,幫陣頭掌旗,有流水席可以吃。我也跟他們去繞境,拍台灣的地方節慶,也更認識台灣。
特約記者董籬採訪整理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