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月26日 星期一

吳淑敏“傳奇台灣青年創新網絡”; 莊淑芬談台北市行銷


2015.1.12.與媒體分享新書之新聞資料
由 Shumin Wu 發佈 · 2015年1月12日 22:59
覺醒行動下一章
選舉結束了,城巿改造正拉開序幕!2014新竹巿巿長選舉中,來自科技界的巿長候選人吳淑敏說,覺醒行動才正開始。今(12)日,她在新書發表早茶會,鄭重呼籲科技界重視自已對台灣未來的影響力,不要單顧眼前,否則下一代立即承受苦果!她也拜託巿民以“一人一書”的行動協助她解決選舉債,並開展下一章帶動新竹新願景﹣傳奇台灣青年創新網絡的行動。
這位真正無黨、無派、無金、無援的職業婦女表示,投入選舉,正因為看到台灣政治下沉,快速流失未來,而新竹巿正是可同時帶動政治創新、社會創新、產業創新的唯一城巿。
因此選戰結束了,全台灣的政治仍是兩黨對決的局面,黑金仍是主宰台灣發展的權勢,特別是新竹巿,獨立參選人在巿議會全部落榜,可以說是既有權勢更鞏固。為了下一代,覺醒行動必須繼續!
吳淑敏表示,選後兩天,她即注意到,她的政見新竹一五七,五個價值與創新網絡,不必當巿長即可推動,讓城巿的人因為共同的價值與創新目的而連結,特別是大環境快速下沉,公民的自發力量必須更積極!
她期盼能推動“傳奇台灣青年創新網絡”,將以新竹巿在地問題與需求為研究目標,帶動青年在社會關懷中累積視野與解決問題的能力,並連結全國性的科技與文化專業人士,打造創新的接棒導師網絡,尋求從社會創新到產業創新的機會。她表示,五都及各縣巿、機構都在推動青年創業,然而,創業是一條漫長而充滿挑戰的路,都不是單點的協助可以有效解決,而,消化預算、一頭熱的施政方式,也勢必在熱潮過後,全然退場;此外,一個有果效的社會企業,正是真實面對社會需求的有效創新。她認為,新竹巿是最佳的社會企業創新基地,因為:創業家雲集,科技文化能量俱備,且,新竹巿軟實力建設落後,政黨力量薄弱,如何著眼下一代,集結專業職場的能量,推動新竹進步,帶動台灣進步。
放棄前後在工研院服務近26年的工作,投入了新竹巿巿長選舉~一場她自比為"小孩"挑戰政治大怪獸的戰爭。結果:得票數5,101,負債近300萬.在人看為不可承受之慘敗,淑敏卻閉門寫書,在短月內出版了一書:"自由-12個關鍵決策".獻給巿民及所有關心台灣政治的人,她邀請錯過她的政見發表會的民眾務必買書、讀她的政見,一起督促新政府有更大的遠見來建設新竹,而不只是短線的炒作土地,否則,這一批有限的綠地、農地、生態環境炒作完,新竹竹巿交通是是死結,未來的發展也會完全停止!
這本書寫下一個100﹪的政治素人,投入選舉的種種艱難與克服的歴程,並完整收錄相關政見,重要文件與設計。她也期待,2萬多位粉絲,及5,101位投票支持的巿民,能透過購買這本書再支持她解決選舉債,能儘快推動下一步的城巿軟實力建設!她說:用新的自由心,做自由人,讓台灣的政治有新的面貌!
購書地點:
工研院書房(竹東鎮中興院區53館B1)
清大蘇格貓底咖啡廳(新竹巿光復路2段,清華大學成功湖畔)
迦拿禮品書坊(竹北巿莊敬南路53號)
校園書房(竹巿建功一路2號)
銓民書局(竹巿食品路476號,近教育大學)
網路購書:
定價350元/本,2015.1月底上巿熱情價:300元/本(含稅,郵資)
請匯款:
@銀行:台灣土地銀行(005)工研院分行
@帳號:156﹣001﹣004000 戶名:力和博原創坊
@請將姓名、地址、匯款帳號末5碼,email至:shumin.wu2014@gmail.com
  • 莊淑芬:我為什麼臨陣脫逃?

奧美大中華區副董事長莊淑芬,原本是大家引頸期盼的台北市副市長。如今婉拒,仍希望分享她的建議。因為她說,「我出爾反爾,欠大家一個道歉。」
  • 2015-01-06 天下雜誌 564期    文/吳琬瑜採訪整理

奧美大中華區副董事長莊淑芬,原本是大家引頸期盼的台北市副市長。她是進入奧美全球董事會的首位華人女性董事,也是二○一三年《Forbes》亞洲最有影響力的五十位女性領導人之一。
以她品牌行銷上的專業,能為台北市說一個好故事;以她的國際視野與專業,能為台北市打開能見度。
她單身,無後顧之憂,在耳順之年,想為家鄉貢獻,的確也曾答應台北市長柯文哲會考慮擔任副市長一職。最後,她為什麼臨陣脫逃?除了個人因素,也反映了台灣公部門獵才的困境。
她做每一件事總是認真準備,即使是考慮中的工作職位,也做足了對台北市願景的規劃。如今婉拒,仍希望分享她的建議。因為她說,「我出爾反爾,欠大家一個道歉。」以下是專訪內容:
問︰當初是誰來接觸?有什麼樣的心路歷程?
答︰我的動機很單純,希望用我的專業、經驗、對兩岸市場的了解,為家鄉做些事。去年十一月中,我的母親往生,更強化我希望能在未來為生命做更有意義的事。不過,「從政」從來不是人生選項。我的家訓更是「不要從政」。
辦完母親的後事後,回到北京。有一天,作家朋友胡晴舫打電話給我,提出回台北市擔任副市長的想法。那時候我在喝水,當場嗆了出來說,「Are you kidding(你在開玩笑嗎)?」心裡正經歷母喪,哀傷不已。
我隨即問了宋秩銘(奧美大中華區董事長)及北京的好友,他們都覺得台北要做城市行銷是滿有趣的。當時我想,如果有一個力量能轉移我對媽媽的思念,也是滿好的。
於是,我自掏腰包,飛回台北見見人,沒想到展開一段驚心動魄的旅程。
● 為家鄉做事,不是為了錢
我始料未及這件事引起那麼大量的電視和報紙頭條的報導,浪費不少社會資源。整個過程反倒成為reality check(實境確認),瞬間了解公眾人物所需承受的代價和壓力。
例如,媒體說我年薪兩千萬台幣,完全不正確。這樣的謠傳,可能讓我的洋老闆覺得,我的操守有問題,還引起公司內部不必要的誤會。
還有提及因為公部門薪資低,是我後來拒絕的原因,也不正確。任何人到耳順之年,考慮從民間企業轉到公共領域,絕對不會是為了錢。我一路走來,幾十年的職場選擇都不是考量錢。廣告業利潤太薄,留在這行的人,都是認為創意或創造力可以改變社會,而不是為了賺錢。
我十二年不在台灣工作,雖然定期看報、看《天下雜誌》、看網路新聞,關心台灣,究竟還是有距離,對政治圈、公共領域不熟悉。是否將要變成公眾人物,我不太確定。
問:最後拒絕的關鍵是什麼?
答:我當時真的答應柯P去試試,結果愈接近家鄉,愈近鄉情怯,簡直是寢食難安。廣告傳播是一個比較單純的環境,這樣的轉變不是一個改變,而是一個大跳躍。朋友有的贊成,有的不贊成,給我建議的最後一句都是「follow your heart」(跟隨你的心),但我找不到我的心。
回到台南家鄉的一個晚上,突然我聽到心裡的聲音:「you are not ready」(你還沒準備好)。
過去我的工作都是我自己主動爭取,但這一次人生的意外,讓我很猶豫,我原來只是單純想做事,沒想要從政。我發現要勝任這個工作沒有那麼簡單,我對政治和公共領域的涉獵實在有限,不禁想也許還有其他方法可以為台灣貢獻。
做廣告或是做創意的人都有著自由的靈魂,自由慣了,自己生活慣了,想幹嘛就幹嘛。回到台灣的時候,正在新聞風頭上,必須戴帽子、眼鏡,讓人看不出我。「自由這麼多年的靈魂,就要這樣改變了嗎?」這是我對自己最後的問句。
我臨陣脫逃、出爾反爾,欠大家一個道歉,因為I am not ready(我還沒準備好)。
問︰你覺得台灣公部門要吸引民間優秀人才,能做些什麼?
答︰我眼中的柯P是個說話很直白的人。他希望,我們一起協助他建立市府企業文化,提高市府的績效,也希望我專注城市品牌行銷,包括「二○一六台北世界設計之都」與「二○一七台北世界大學運動會」等工作。他是個想做事的市長,我也認同他的一些想法。
● 質詢更文明、媒體更自律
我想,如果是吸引政治任命的政務官,要吸引年輕的優秀人才入公部門政府(必須強調「青年才俊」),未來可以考慮的若干層面是:
一、薪資競爭力。像我們這種年齡不在乎薪資,但在青壯年時,這些人才還在職場奮鬥,台灣薪酬待遇一定要有市場競爭力。否則你就只能吸引到包括從職場退下來的專業經理人、有政治使命的政治世家、或是學者,卻無法吸引真正在企業或各領域有實務經驗的優秀人才。
二、進步的議會監督。台灣的民代質詢風格,也是阻礙商界人士轉進政治跑道的原因。現在民意代表比較年輕,議會質詢可以隨著時代進步,質詢風格可以更文明、更就事論事。期望兩黨鬥爭造成惡質質詢的文化可以改善。我不認為商界人士願意把一生聲譽,因從政陷入晚節不保的地步。
三、媒體自律與專業。大家都是希望來做事,我們不是演藝人員,不希望天天上媒體,吸引眼球。現在從政的人都要練就對媒體百毒不侵的功力。
四、彈性的顧問組織。如果不是在體制內,也可以在體制外廣納多元人才。像美國芝加哥城市有一個和政府有關的非營利經濟發展組織World Business Chicago,邀請六十位企業領導人成立董事會,提供多元意見,並備有工作成員運作。
我不知道台北市政顧問如何運作,是否可以在不違法的範圍內,吸引多元人才來幫忙,但不要只是顧問而不執行,是一個有執行團隊的運作方式。否則只是提供意見,效益可能有限。
● 現代、時髦、創意的台北
▲ 莊淑芬在演講提到,想打造人生大學堂,讓前後浪交流。(圖/莊淑芬提供)
問︰你覺得台北市如何做城市行銷?
答︰台北市的城市定位可以重新釐清。柯市長談過Smart City(智慧城市),我以為如何Smart可以闡釋得更清楚、也必須落實。如果台北市是一個品牌,要有一個差異化的品牌故事,把它說得動人,引起共鳴。
台北不只是吃喝玩樂,還有文化與設計創意,我以為它的定位可以是「釋放台北現代、時髦、創意無所不在的魅力!」讓世界看到台北,台北走向世界。並且加強兩岸文化交流,使之更活絡。此時此刻,城市的定位與願景都應該是針對年輕世代,為下一代勾勒更好的未來,讓年輕人對未來充滿希望。
所有的城市行銷,目的不外幾個:第一是經濟,為了招商;第二是觀光,吸引觀光客。但我覺得對台灣來說,還有一個很重要的目的是吸引人才、留住人才、培育人才。
吸引多元化人才對台北市非常重要,創意的人才是需要混血,也能讓台北年輕人有更多元化的國際視野。
剛剛所說的,是我初步對台北市勾勒的大方向。如同任何企業品牌的行銷,一定先從組織內部開始,台北市也是。台北市政府有八萬名公務員,他們都是品牌大使,如果柯市長希望提升效率,應該讓大家知道台北市未來的大方向。
當初我設想,以台北市的願景舉辦內部workshop(工作坊),讓大家參與,也讓創意滲透組織,用激發性的創意活動,釋放員工活力,也趁機整合資源、凝聚共識。城市行銷不能光靠一個市長或是局處首長,而是全面鼓動市府員工共襄盛舉。
問︰當初柯市長也希望你負責設計之都與世大運活動,有什麼想法?
答︰台北市爭取到二○一六年的世界設計之都。
現在全球都在思考城市的未來,到了二○三○年,全球有六成人口都居住在城市。我剛剛提到的願景「釋放台北現代、時髦、創意無所不在的魅力」,設計之都可以是一個基礎,不應該只是專案,它應該不斷深耕下去。
而世大運是一個屬於年輕人的全球性活動,應該當作一個平台,讓年輕人和國際有接觸,培養視野,鼓勵他們走出去,無論是實際或虛擬。
簡言之,世大運是一個短期活動,可發揮短跑似的爆發力;設計之都則是長期目標,需要馬拉松的耐力,全面考量如何落實。
問:你覺得台北市在亞洲城市裡,它的差異化特色是什麼?
答︰過往,台灣是IT一把手,但你也不能否認在華人世界或亞太區,台灣的人文是在水準以上。我的大陸同事朋友去了台灣,沒有人不喜歡,而且是愈了解愈喜歡。他們說,台北硬體是像中國大陸的二、三線城市,但台北人與人文卻讓人印象深刻。
如果科技與人文交融,力用科技發揮台北的人文創意,將如虎添翼。例如,成立一個創意實驗室或平台,孵化創意,培養年輕人的創意才能,打造未來的機會,這是政府可以投資的事。
● 學習不要被自由綁架
政府資源一定有限,學習和民間團體形成伙伴關係,在合法範圍內、透明化的過程下,和企業合作。我以為,創新這件事可以和民間合作。例如,IKEA曾在其他國家幫助年輕人的創意商品化,至於有沒有市場銷售力,沒關係,先做測試,實踐創意,不斷演進。
行動載具是未來最主要的溝通工具。很多城市都有city app,透過app,市民可以隨時隨地參與,因為參與就會引以為傲。因為願景很清楚,每一個市民都是台北市的品牌大使。
還有如何善用大數據幫助政府管理,減少浪費與花費。從數據分析發現改善的機會,提高市府服務績效,並滿足市民的需求。
台灣有很多優點,台灣要更有信心。品牌說故事的時候,要引進專業公司或專業單位協助它。故事行銷、內容行銷,不一定要靠傳統主流媒體,有很多社交媒體讓內容非常動態,根據全世界各地的反應不斷修正,就是內容行銷。
訂優先順序,擬訂一個四年計劃。柯P一任是四年,兩任是八年,城市行銷也應該是一個四年計劃。
問:除了台灣的優點、特色,有感受到台灣流失了什麼嗎?
答:自由言論是台灣的特色,我們要學習不被自由綁架。
言論自由,不表示可以隨便傷害別人。自由的定義是,有自己的自由,也尊重別人的自由。不能因為你不同意,你就羞辱別人或用網路霸凌。
最近有一個朋友轉發了一個對柯P有意見的貼文,就有人回應很難聽的留言。台灣的自由在華人世界是引以為傲的、被人羨慕的,但要學習不要被自由綁架。
【更多精彩報導】
- See more at: http://m.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63492#sthash.29uxRHnh.dpuf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