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0日 星期三

史上最統的國民黨總統候選人:現代俠女洪秀柱(江春男);蘋論:給洪秀柱拍拍手 。劉兆玄,藝人戎祥,羅淑蕾,李來希,


柱柱姐說
她是史上最窮的國民黨總統候選人
其實她漏了一句
她也是史上最統的國民黨總統候選人
柱柱姐從不掩飾自己的兩岸主張!
1 兩岸一中共表
遠超過馬英九一中各表
朱立倫兩岸同屬一中
2 加速簽署 兩岸和平協議
3 陸配四年可以取得公民權
如此坦白的女漢子
即使不同意她的主張
也值得尊敬




蘋論:給洪秀柱拍拍手


 

看看這段時間以來的國民黨,社會真該給洪秀柱熱烈的掌聲。一個瘦小女子,靠著鋼鐵般的意志,不理會冷嘲熱諷,忍辱負重,堅持參選總統,即使她真的選輸,就憑這種氣魄與決斷,慚愧死黨內一票A咖、B咖。

2008年民進黨大潰敗,當時民進黨所有大老天王都對黨的風雨飄搖袖手旁觀,沒人敢出來鐵肩擔道義;蔡英文洞悉了歷史的機會,擔起了黨主席的職位,重新振奮士氣,給予黨最需要的希望和願景,才有2012年大選順利代表民進黨參選,雖然戰敗,但明年還是她捲土重來。兩次代表民進黨參選大位,是她臨危不懼,勇於負責的報酬。
與蔡英文相同的是,洪秀柱也在去年11/29國民黨大敗後集體心理崩潰,造成A咖們個個避戰、畏戰,使藍營士氣低落至極的時刻,勇於站出來宣布競選黨的總統候選人。她雖矮小,在宣布自己參選時的氣魄、擔當,遠超過朱、王、吳的高度,特別顯得像巨人。若不管她的深藍意識形態,僅就勇氣與擔當來看,必須對她致以敬意。這樣的膽識,是民主體制需要的政治人物。
這兩位女士都身形較小,但膽識都超過她們黨內的大男人們,相信無論哪一位當選總統,都比那些男士當選要優。在危急時刻推卸責任的人,沒有資格做國家的領導人。我們很期待、也很高興看到兩位女士的君子之爭。 

防磚條款羞辱人

與蔡不同的際遇是,洪一直不被黨內的大男人們看好,還搞個「防磚條款」意圖排擠掉洪。「磚」是有貶抑羞辱的意思,也就是說,黨內把洪看成工具,目的在「引玉」。若洪通過黨內初選但民調低於30%,將放棄洪而由黨徵召A咖參選。對洪秀柱這位老黨員太不公平、太刻薄寡恩、太令人心寒。一路走來黨內同志說她是B咖、C咖、是磚、是煙幕彈等,都是莫大的羞辱。 

洪蔡戰精采可期

民進黨早已決定蔡英文是總統候選人,並整軍經武以逸待勞。國民黨的A咖們卻哼哼哈哈,模稜兩可,矯情做作,洪女士看不下去才警告說若再蹉跎下去傷了藍營的心,她只好出來參選。原意是逼A咖們出馬。不料A咖還是扭扭捏捏,洪只好假戲真做,變成今天這種讓國民黨進退兩難、首鼠兩端的窘狀。
別迷信A咖,他們未必贏過蔡英文;讓願擔大任的洪秀柱出來對戰蔡,未必會輸,絕對精采可期。 




司馬觀點:現代俠女洪秀柱(江春男)


 
「君王城上豎降旗,妾在深宮那得知,十四萬人齊解甲,寧無一人是男兒」,立法院副院長洪秀柱,看到黨內大咖畏謗避禍,嗟嘆於私室,於是登高一呼,以現代秋瑾自況,策馬快鞭,順利通過連署門檻,眼看非她莫屬。


國民黨表面上對她表示祝福,黨中央強調一切按黨內程序走,其實內心暗暗叫苦,擔心她代表國民黨出馬,後果不堪設想。最後只有一招可以治她,就是利用防磚條款,把她這塊磚頭排掉,她的民調如不超過30%,即可改採徵召方式。
依照民調,朱王都有與小英一戰的本錢,輪不到現代秋瑾。若要徵召,最可能的是吳敦義,他是馬英九屬意的接班人,不過,他的民調與朱王差距太大,甚至比不過洪秀柱,欠缺正當性。
洪秀柱做人爽快,做事利落,口才犀利,善於爭辯,被稱為「小辣椒」,頗為寫實。她是白色恐怖的受難家屬,從地方基層黨工,多次連任立法委員,憑自己努力做到立法院副院長,在政治上的表現,絲毫不讓鬚眉,以現代秋瑾自況,也有幾分神似。
那她的問題在哪裡呢?在於她的黨性太強,黨性太重,意識形態屬於深藍。她對統獨的主張,比馬英九更激進,不是未來終極統一,而是本來是一國。把她推出來,國民黨就要對她概括承受,這將是難以承受之重。
許多人對她猛敲邊鼓,沒有魚,小蝦子也好,她看起來不差,期待這是兩位女人的戰爭。民進黨表面上按兵不動,私底下磨刀霍霍,喜不自勝。她以前的主張,一被掀開來,國民黨要拔腿也來不及。 

旅日歸國大搞革命

其實,秋瑾曾有一個高帥富的老公,但她拋夫棄兩幼子,跑到日本留學,回來搞革命,以男裝出現,思想激進,性格激烈,先後參加過6個革命組織,署名俠女或女俠,現在大陸有不少翻案歷史,解構她的神話。 


2014.7.4
段宜康新增了 2 張相片。
我倒也沒有要和洪副院長秀柱過不去;只是許家做事也太明目張膽。
為了擋國立陽明大學附設醫院,在宜蘭擴建成醫學中心,威脅博愛醫院的生意;洪立委一再提案刪預算、擋預算。
關係有多深?看博愛醫院大老板,許國文之父許文政獲頒宜蘭大學榮譽博士的典禮上,彼此的互動就一目瞭然。
羅許基金會算什麼公益事業?唯一的事業就是經營羅東博愛醫院。
博愛醫院一年獲利逾益,拿出來濟貧的只有別人捐給醫院的一百多萬!
先是鑽營投機找金溥聰當基金會董事,4月17公告的董事也還是金溥聰,為什麼到了許國文的提名案一進立法院,董事就悄悄換了人。
接替金溥聰的,偏偏恰好是洪副院長秀柱。

洪秀柱、羅淑蕾 再隔空交火

〔記者蘇永耀、彭顯鈞、曾韋禎/台北報導〕立法院副院長洪秀柱本週二批國 民黨立委羅淑蕾「電視上每句話都傷害黨」,遭羅回應不曉得在說什麼,兩人昨繼續隔空交鋒。洪秀柱說,民代本來就要監督政府,但分寸之間應要拿捏;羅淑蕾回 擊,洪以立法院副院長高度,應維持中立,她也籲批評者不要以偏概全。
傳藍初選擬「排綠民調」擠掉羅淑蕾
洪秀柱的批評這兩天在國民黨內持續延燒,甚至傳出國民黨打算改採「排綠民調」,讓羅淑蕾下次無法通過黨內初選。不過,國民黨慎重其事澄清,強調初選機制尚未啟動,「黨內沒有是否排綠條款的問題,目前尚無規劃」。
洪、羅兩人昨則繼續隔空交鋒,洪秀柱說,她是在黨內會議提到國民黨的困境,及如何用嚴明紀律提振黨內士氣時,有感而發提到羅淑蕾的問政風格,是用國民黨副主席身分發言,不是用立法院副院長身分。
洪秀柱強調,國民黨不是一言堂,民代本來就要監督政府、批判政府施政,但要有分寸之間的拿捏,她沒有對特定人進行無情批判,只是反映基層聲音;而對黨內會議討論過程被媒體引述釀成風波,洪秀柱覺得遺憾。
羅淑蕾則回擊說,洪秀柱以立法院副院長高度,應該維持中立。而她在為國民黨辯護時,都沒有人看到,她籲批評者不要以偏概全。
羅淑蕾說,最近有很多黨內同志批評政府比她還嚴厲,為什麼只針對她?她知道是誰在操作,明眼人一看就知,不要把觀眾都當成傻瓜,如果還要說,就隨便他們吧。
國民黨兩位女立委互嗆,台聯立委許忠信昨在立法院藉由核四公投發言參一腳,當著主持院會的洪秀柱面前,力挺羅淑蕾。許忠信強調羅的發言不是傷害國民黨,而是在救國民黨,若沒有羅淑蕾,國民黨的形象早就一敗塗地。



李來希︰文鬥開始了
曾嗆關中放肆 處長調技監

〔記者黃宣弼、林恕暉/台北報導〕身兼全國公務人員協會年金小組召集人的勞委會綜合規劃處長李來希,曾為公務員年金改革嗆考試院長關中「放肆」,他在上週遭調離主管職轉任技監,引發勞委會秋後算帳的質疑。勞委會主委潘世偉昨強調,調職純粹是整體考量,以讓同仁有更寬廣的職務歷練,且薪水、加給都未少。
有人嗆李︰為己爭利 不顧勞工
關中上月起拋出十八趴應落日等軍公教退休改革主張,李來希在一月八日嗆關中霸道、放肆,要求關中與公務人員協會對話。他的嗆聲引起各方議論,也有人反嗆他身為勞工官員,不為勞工爭權益,卻大力爭取自己及官員權益。
對於是否因嗆關中遭調職,李來希不承認也不否認,但坦言調職是預料中的事,只是沒想到會這麼快;他並強調對個人去留沒意見,出來嗆聲只是希望讓年金改革能更透明、能有對話,因此他仍會繼續為基層公務人員發聲。
李並在臉書以「文鬥真的開始了!Peace Struggling Is Beginning!」為題貼文,宣告自己還要再戰,還呼籲「公務伙伴們提起你的筆,用你的鍵盤,把訊息傳遞出去,展現我們的力量…。不要怕文鬥,文鬥(Peace Struggling),多麼溫和的手段與用語,只是用筆、用嘴、用選票而已,又不是要動刀、動槍,也不會要你的命,名嘴們!你們在罵什麼啊?親愛的政客們!您在怕什麼?」
勞委會駁秋後算帳︰整體考量
針對秋後算帳之說,潘世偉駁斥說,他在去年十二月就向行政院長陳冲報告,將進行一級主管調動,純粹是整體考量,且這批調動高達十多人,從處長、副處長、專門委員到科長都調了;況且「薪水、加給都未少,這是打壓嗎?」
不過,公務人員協會副理事長葉仁成卻認為,李來希擔任公務人員協會幹部,站在公務人員的觀點發表批評關中的論述沒多久就被調職,不管關中有無施壓,都會像是秋後算帳,而勞委會更是在拍關中馬屁。此外,李來希依法替公務員爭取權益,勞委會卻打壓工運,已違反公務人員協會法,協會將要求監察院調查。
葉仁成說,協會兩週前就聽聞調動事宜,協會理事長陳川青曾分別與潘世偉、行政院副院長江宜樺溝通,認為時機不宜,呼籲他們不要在此時調動人事,以免讓公務員覺得有寒蟬效應,勞委會更不應打壓工運,但勞委會卻堅持將李調職。




最近朋友傳來"劉兆玄的幽默:做愛與做官 -- ---還蠻有學問的".
我猜這是偽作. 就請YY 問  劉兆玄的主秘丁女士-- 她回話:

當然不是,肯定是哪個老共惡作劇,很老共腔啊!

劉兆玄-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第一段:

劉兆玄(1943年5月10日),中華民國政治人物,湖南衡陽市[1] ,出生於四川成都市[2],戰後隨雙親移居台灣,於加拿大修得化學博士。曾任國立清華大學東吳大學校長等職。
2008年中國國民黨重新取回執政權後,劉兆玄獲總統當選人馬英九的組閣邀請,入閣擔任行政院院長,翌年9月10日八八水災所引發的政治風波而率領內閣總辭。於2010年1月14日接任國家文化總會會長。

 *****

 演藝圈最「重量級」的藝人戎祥昨凌晨與弟弟戎威等飲酒後昏迷,經送醫急救,3時55分宣告不治,得年43歲。戎祥猝逝震驚演藝圈,他的妻子賴芊合昨晨證實丈夫因心肌梗塞過世,無法接受噩耗的她含淚說:「我想他只是在演戲吧!可能明天就醒過來了。」戎祥的將軍老父淚流滿面自責:「我做父親的沒有好好照顧他,我很失職。」

*****立委/名嘴羅淑蕾

《星期專訪》羅淑蕾︰馬續兼主席 國民黨的不幸
國民黨立委羅淑蕾。 (記者林正堃攝)
記者鄒景雯/專訪2013.1.27
國民黨立委羅淑蕾指出,馬總統兼任黨主席並沒有給國民黨加分,也沒有給自己的執政團隊加分,如今連任的適法性也被挑戰,實在很難看。馬總統若續兼黨魁,會把國民黨拖垮,將是國民黨的不幸。黨內有志問鼎大位者,應該要站出來,對馬總統勇敢說不。
國政一團亂 以黨領政零零落落
問:馬英九今年要再次競選連任國民黨主席,黨內出現了不小異議,妳的看法是?
羅淑蕾:一個人體弱的時候,病毒就會上身。我在馬英九聲勢最旺的時候就反對他兼任黨主席,從來沒有變過。為什麼反對?我是學會計的,講究實際,一個人的時間、精力、體力都有限,能夠肩負這麼多的重擔嗎?例如,二○一四年七合一選舉快到了,兼任黨主席要不要到處去輔選?總統又將如何、何時處理國事?現在國政一團亂,能夠稍有懈怠?
過去五年「以黨領政」,有「領」得比較好嗎?很少看到一位總統提出一個政策卻讓所有人都討厭,理論上,任何一個政策總是會有兩方,既得利益者不高興,沒有利益的應該會鼓掌才對,但例如年金改革,造成軍公教反彈,現在連勞工都生氣,這就是作法出了問題。
重大決策如果一開始就堅持立場,總會獲得一方支持,如果歹戲拖棚,延誤時間,就會連要支持你的人都厭煩。再者,現在的決策經常與民意對抗,例如油電雙漲、退休年終慰問金,怎麼會弄到反彈這麼大卻無感?第三,就是政策很少始終如一,起頭說我要改革、要公平正義,到最後,出爐的內容都與當初的目標不一致,成了「不公不義」。證所稅、二代健保就是例子。馬總統似乎只講究「改革程序」,但是卻不管「改革內容」。所以,以黨領政的結果,一樣「零零落落」。
縱使馬總統沒有兼黨主席,只要提出來的政策是對的,誰會反對?沒有人是會與民意對抗的。
國民黨內現在確實很多人反對他再兼任黨主席,基層的聲音更是直接,我們每天都接到很多黨員的反映。國民黨現在真的很慘,到地方去跑行程,常常被罵得要死。如果兼任黨主席的結果,沒有把黨弄得更好,黨務也很亂,再兼下去的必要性就會受到質疑。最近馬主席到各地去與黨代表座談,大家都認為這是為了自己的黨主席選舉,不是真的要去聽大家的意見,甚至黨員發言都是事先過濾的。
黨產守緊緊 被質疑想控制提名
問:但是國民黨中央認為不兼會更亂,妳又怎麼看?
羅:為什麼會更亂?理由在哪裡?根本不合邏輯,堅持兼任的主要原因,有人質疑是不是想要繼續掌控黨產?再以黨產來控制立委與黨內人士?這還比較「合理」,問題是現在立委也沒全聽你的啊!
問:當局引用美國憲法、民進黨黨章,主張任期未過半不算一任,適當嗎?
羅:其實,有guts一點,就說:我就是要當主席,黨章這樣規定有問題,就去修黨章。
執政黨的主席,又是總統,該遵守的法律原本就該比一般民間團體更為嚴格,現在包括憲法、地方制度法,都是連選只得連任一次,康世儒的案子已經講得很清楚,只要是「同一屆」選舉過一次,不管是改選或是補選都算「一次」,其立法的精神就是不希望有萬年首長、萬年理事長,讓一個人長時間控制某個團體。假如可以這樣解釋通過,是不是可以任期差不多屆滿時就辭職讓別人做,下一屆再來選,那不是永遠沒完沒了?就法律來講,有灰色地帶,會被別人質疑的話,都應該好好地考慮才對。
問:妳點到黨產問題,但是馬主席自稱清廉執政?
羅:國民黨擁有龐大的黨產,但是基層黨員看得到、吃不到,只有權力中心少數幾個人有掌握資源。我所謂他要控制黨產,是不是像有些人說黨產是選舉重要經費來源,造成不公平競爭的問題。其實,以過去的例子看來,絕大多數黨員都是受黨產之累,例如每次都被外界責罵是不是靠黨產買票?但多數人根本沒拿到好處,上面或許想控制黨產只給一些他喜歡的人,如刺客參選,或用以控制某些立委等等,這是一般人的猜測。除了這個原因,我實在想不出兼任黨主席的目的在哪裡?
問:妳反對馬總統兼任主席,那麼你認為執政黨比較好的黨政運作方式是什麼?
羅:國民黨有中常會,但中常會現在已經變質了。早期,包括兩蔣與李登輝時代,當中常委不是件容易的事,當時是權力中心,許多成員來自各界代表,可以反映不同民意,「黨」與「政」可以在此平台就政策形成一些討論,甚至修正,現在這功能已經幾乎沒有了。
另外一種定位情況是,金溥聰也講過,黨就專門負責選舉變成「選舉機器」,其他政策不用過問。我認為,黨主席與總統一樣,都須專職,黨內反映意見提供參考,由黨主席與總統交換意見,兩個人商量,絕對比現在只有一個人決定一切,來得周延,有助於彌補脫離民意的現況。
一人下決策 脫離民意賞罰不明
問:這些年一人決定的問題有多嚴重?
羅:馬總統許多決策都是少數人決策,幾乎與立法院、民意是脫節的,他有什麼政策,事前我們立法院完全不知道,缺乏徵詢過程,沒有廣納意見,黨政平台沒有運作,都是媒體拋出來後,我們才後知後覺,驚訝為什麼這樣做,這樣做不對,這時要再收,就很難了。而且許多政策過度匆忙,為提出改革而提出,這很糟糕。甚至不少人認為諸多問題都是金先生的決策,也傳出所謂麻疹要一下出完的話,我也說過,麻疹一次發完,體質太弱,沒有吃藥配套,是會死人的。
少數決策的問題,早就備受詬病,箇中最大要害就是「權責不分、賞罰不明」,例如交通部,司馬庫斯車禍死了十三條人命,居然無人負責;桃園機場是國家門面,漏水修了四、五年還沒修好,這樣的部長還能留?經濟部長居然不知道油電雙漲會造成多大的衝擊,這個人還在用?
問:國民黨現在有誰有擔任黨主席的主客觀條件?
羅:講難聽一點,除非馬總統主動宣布不再兼任,否則黨內根本沒有人,國民黨有這樣guts的人幾乎不存在,特別是黨齡三、四十年的老黨員,威權傳統觀念、服從的心態,早已根深柢固。我比較叛逆,因為加入國民黨才五年。受到這種所謂倫理的壓制,只要馬英九不鬆口,沒有人會出來,如果馬說不選,一定會有很多人出來選。
問:問題就在這裡,馬英九已經說他要爭取再連任了。
羅:那就是國民黨的不幸。這會把國民黨拖垮。現在國民黨整個支持度、滿意度已經降低,接下去也會把國民黨的民意代表、民選首長都拖垮。
想問鼎大位 必須勇敢向馬說不
問:馬英九還有三年任期,未來三年對台灣很關鍵,國民黨菁英可以眼見妳說的「不幸」發生?
羅:蔡正元委員提出選黨主席的法律問題以後,沒有幾個人出來替馬總統講話,只有他身邊發言人硬拗,吳育仁委員本來要修人團法,現在縮回去了,他以為在幫馬,其實是害馬,如果真去修,豈不證明現在是不合法的。我相信陸陸續續還會有人提出諍言,不會讓台灣這樣繼續下去,大家一定會逼馬總統做些改變,包括內閣的更換,一些政策該如何調整等等。黨意不能違背民意,民意不能違背天意,出來要求馬總統改革的聲音一定會有。
問:妳對國民黨充斥「鞏固領導中心」,有何意見?
羅:國民黨幾位有志問鼎大位、有心改革的人,應該要很勇敢地站出來,如果是為國民黨好、為台灣好,就必須對馬總統勇敢說不,我覺得大家要有一點政治良心,很多政策議題方面,確實是做得不對,不對就該反對,而不是一味護航。若一味護航,就不是國民黨不幸,而是全台灣人民不幸。
反對馬主席 但支持好好做總統
問:妳對馬總統有沒有話想講?
羅:我希望馬總統好好把總統做好,不要把反對他選黨主席的人都當作是反馬,我是反對「馬主席」,但我支持「馬總統」。自去年一月十四日當選之後所提出的一連串政策,真是天怒人怨,假如再這樣繼續下去,整個國家會被拖垮,因此,希望內閣儘速改組,該換的閣員要換掉,換人、換腦袋執行才有新氣象。同時,年金的改革攸關台灣的未來,也攸關公平正義、不同階級的保障,更攸關下一代的負擔,到底國家財政要不要走到懸崖?非常重要。好的改革方案提出後,不要瞻前顧後、虎頭蛇尾,如果過去的錯誤案例一再發生,他的歷史定位將會非常難看。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