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21日 星期日

朱立聖 、何鴻榮(段宜康)蘋論:國民黨一路反動反改革,踐踏青年和小黨的權益;




端午節剛過,大家粽子吃撐了吧?
再講一回「朱門酒肉臭」給大家聽聽,開脾兼助消化。
上次朱立倫大市長回應,說我講他老弟2013年的故事,是「很多年以前的事」。意思是躲著沒要解釋。
今天就來講個還在進行中的故事吧。
這個故事,先從何鴻榮開始講吧。
馬英九的助選大將何鴻榮,在2005年颱風天帶著女秘書到峉里島開房間,因而辭職下台。
2008年6月,馬英九執政後,就把何鴻榮擺到「關貿網路股份有限公司」當董事長。
關貿網是政府𨍭投資的公開發行公司,最大法人股東是財政部。
也因為這樣,關貿網近年承攬了許多政府的網路申報業務。金額不一定很大,但掌握個資牽連甚巨。
例如財政部的海關網路申報系統,也不知透過什麼程序,糊里糊塗就委託給關貿網了;所有公司的進出口資料就這樣進了關貿網。
何鴻榮從2008年6月當了董事長;一直到去年6月改組,董事長也還是他。
誰知到了9月,何鴻榮的董事長突然被拔掉。10月初只好去當了連勝文的競選執行長,成了實際上的操盤手。
2008.6和何鴻榮一起上任的關貿網監察人,有一位叫做朱立聖,就是朱立倫唯一的弟弟。
朱立聖歷經第5、6、7屆董事會,到現在也還是關貿網公司監察人。
朱弟弟再怎麼樣,也只是亞洲大學的講師;憑什麼以自然人身份穩佔寶座?
執政的好康,國民黨這些大官真是享受到極致!



蘋論:踐踏青年和小黨的權益



洪秀柱說,18歲投票權一定要和不在籍投票權綁在一起通過,因為年輕人都在外求學,通過不在籍投票權,才能落實18歲投票權。這是強辯、狡辯,事實是國民黨知道年輕人很鄙視國民黨,多數選票都支持在野各黨,鑑於去年11/29的青年票造成的國民黨慘敗,當然不願18歲投票權成功過關。這種不顧國際潮流的自私、卑鄙、低級、下流的報復嘴臉,一下子被國人看光光。 

選舉脫鉤藏心機

更何況《憲法》增修條文第二條並沒禁止國內不在籍投票,完全沒有修憲的必要,只須修《選罷法》或另訂《不在籍投票法》就可以解決。國民黨念念不忘不在籍投票,是發現他們在國內已逐漸陷入遭選民拋棄的慘狀,亟需海外的泛藍選民以不在籍投票方式在僑居地投票支持國民黨,而如果一旦可以應用在中國台商及台胞身上更是妙不可言,由老共情治人員代替國民黨監視、警告台商台胞:除了國民黨不准投其他政黨。這樣就保證國民黨什麼選舉都贏定了。正是這點見不得人的下作心思,才會用與修憲無關的不在籍投票案綁架18歲投票案。
國民黨對明年的選舉還有個遮不住羞的心思:想把總統和立委選舉脫鉤,眉角是藍營的老傢伙們深知洪秀柱是銀樣的鑞槍頭,不堪一擊,大選敗率高於勝率,還會拖累國民黨立委選舉的選情,所以把原來決定合併選舉改為分開選舉,立委1月選、總統3月選,以免總統選得難看,還傷害立委的選情。其心機之深沉險惡,是簡單直率的洪秀柱難以抵擋的。脫鉤論的大前提正是對洪毫無信心。 

國民黨蹉跎憲改

國民黨一路反動反改革,從這次憲改的蹉跎,再度證明把豬牽到北京還是豬的定律。年輕人和小黨們,放棄幻想,聯合起來! 

我只有一個結論:朱立倫很愛我打他屁股。
上次明明警告過,叫他乖乖別説話;結果又跑出來硬要把修憲破局的責任,栽到民進黨頭上。
逼得我只好把「朱門酒肉臭」的故事,繼續往下寫。
各位看倌,上回小夫(前次自稱老夫,就被孩子的媽唸了一頓,說:「太不稱頭」。老夫既然不成,小夫當下正紅,先借來一用)表過朱大市長之兄,如何擔任中資財團負責人,大標「台灣菸酒」工程的故事。
今天小夫再為各位看倌表一表朱市長之弟的來由。
朱爸爸會取名字。
各位請看這朱門三兄弟的大名:立德、立倫、立聖,真正就是儒家精神與目標之體現!
話說朱立倫在2010年12月25日風光當上首任新北市市長,聲勢一時無兩,隱隱然有馬英九接班人之身價。
那時還沒出事的國寶人壽公司明明已經在當年的12月10日產生了新的董監事;卻又在2012.7.11莫名其妙新増了第三名監察人,就是朱弟弟立聖先生。
朱立聖是以「國寶服務公司」法人代表的身分,出任國寶人壽的監察人。
國寶服務、北海福座、國寶人壽同屬國寶集團。國寶服務是葬儀社,北海福座經營靈骨塔。朱立聖怎麼又和葬儀社有了關係?
原來北海福座雄偉的靈骨塔,恰恰好座落在朱立倫市長轄區的新北市三芝;朱市長上任後,他的弟弟又恰恰被延攬到國寶集團。其中奇妙之處,請恕説書人口拙,真叫難描難繪呀!
更玄的是,朱立聖這個監察人當了一年半到任,國寶人壽改組董事會,居然就不再設監察人,讓朱弟弟安全下莊。
為什麼這麼說?
因為朱立聖卸任8個月後,金管會就接管了國寶人壽,前後任董事長都因為鉅額掏空案吃上官司。
掏空公司10億發生在2009.12到2013.4,正好在朱立聖的任期中。這位「經營管理專家」擔任公司監察人,一聲不吭任由公司被掏空,不是共謀包庇;就是怠忽職守,居然可以不負任何責任;時間一到,拍拍屁股走人!
事先沒得到消息?你相信?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老夫即是小夫,小夫即是老夫;哥哥即是弟弟,弟弟即是哥哥。是耶非耶?
我醉欲眠君且去。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