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5日 星期五

遺書: 潘木枝、盧鈵欽、李旺陽



李旺陽 ( 1950年11月12日-2012年6月6日 )
2012年6月6日,因為1989年參與民運而兩度入獄、坐牢逾20年的李旺陽,在醫院「被自殺」。
他死前一個月,在朋友幫助下逃脫了監視,接受香港有線新聞台記者林建誠訪問。儘管身體因為長期坐牢而飽受摧殘,失明失聰,但李旺陽仍然意志堅定,信念沒有動搖半分說道:「為了國家早日進入民主社會,為了中國早日實現多黨制,我就是砍頭,我也不回頭!」
訪問在該年6月2日在香港播出後,引起轟動。李旺陽在訪問中流露昂揚鬥志和不屈精神,使人相信如此一個「鐵漢」,絕不會無端自盡。他在訪問播出後四天突然死亡,極有可能是「被自殺」。





台大法律:靠北或加油
No.1216 ‪#‎一言難盡台大法‬
"給那些支持反廢死的(事蹟來源from蔡亦竹)
你知道台灣社會,曾經有個平日義務幫窮人看診還出車錢讓他回家的醫生,莫名其妙被人用各種酷刑折磨痛到哭喊到下巴脫臼。他的其中一個兒子看到遍體鱗傷的爸爸衝過去要救他時,被對方同夥一槍貫穿額頭當場死在醫生面前。另外一個兒子勉力把爸爸扶起,說「二哥死了」。醫生大叫一聲,把自己下巴頂回去後,死了。
這個兒子後來和另一個女兒精神因此出問題。另外一個兒子本來就是身障,在家庭巨變一貧如洗的狀況下沒人照顧,就放給他死了。
這個人跟下令的組織到現在還沒有被究責,絕大多數的人安享天年。
被殺的人叫做潘木枝。殺人加害者名叫國民黨,下令鎮壓的人叫做蔣中正,時間是1947年3月25日。
你怎麼沒叫國民黨的人應該都要處死刑?"
*****

cttw19: 同日有畫家陳澄波、牙醫盧鈵欽、 戲院老闆柯麟 一同被槍決
****
台灣回憶探險團


你可能不知道這位,在1947年3月25日被中國國民黨莫名槍決的嘉義醫師潘木枝。


原文引述:

潘木枝免費醫治付不出醫藥費的窮人,救了許多市民的生命,包含蕭萬長在內,嘉義市長孫志俊更稱呼潘木枝是他的再生父母,潘木枝醫師廣受嘉義市民眾愛戴。二二八事件發生時,潘木枝與多人代表嘉義市處理委員會赴水上機場與國軍談和,卻遭逮捕,經國軍嚴刑拷打、指甲被插刺鐵釘,被全身綑綁押赴嘉義火車站前槍斃示眾,潘痛極喊叫直至下巴脫臼,曝屍街頭多日不許家屬收屍,其兒子潘英哲欲救父親途中遭國軍射擊頭部中彈身亡,年僅十五歲。

三子潘英三:「當時我只有13歲,在距離火車站約50公尺處,聽到槍聲。我從人牆擠進去抱住父親,他的臉已經變形了,雙頰消瘦的不成人樣。
我跟他說二哥已經死了,家裡情形如何如何,父親眼眶開始潮濕,但仍然瞪著雙目。
最後我跟父親講, 好好安心的去吧, 用右手往下撫摸,父親才閉上眼。」

https://www.ptt.cc/bbs/Gossiping/M.1427285161.A.037.html


[爆卦] 潘木枝325槍決前遺言


潘木枝的遺言 余已絕望矣!僅書此為最後遺言,望賢妻自重自強。 一、潘木枝家全賴賢妻一人,賢妻要自保身體,切不可過悲。


Wikipedia

潘木枝[編輯]

潘木枝(1902年-1947年3月25日),台灣醫師,嘉義人。日本東京醫學專門學校(今東京醫科大學)畢業。曾任嘉義市參議員二二八事件國民政府處決

生平[編輯]

1921-1923年任教於臺南州水林公學校,之後赴日本,入東京醫學專門學校學習。
醫學校畢業後,取得醫師資格,先在東京工作,後回到日治台灣台南州嘉義市開設民營「向生醫院」。性情慈善仁厚,付不出醫藥費的窮人,潘醫生都免費治病,深受群眾愛戴。[1]潘醫生也免費為當時駐紮在嘉義的中國兵看病,嘉義市市長孫志俊也曾受救命之恩,稱潘為「再生父母」。[2]
龍應台著述的蕭萬長訪問記裏,可看到蕭萬長全家都受到潘醫師很多照顧,幼小蕭萬長的命還是潘醫師救的。[3]
1946年以嘉義市東區最高票當選嘉義市議會參議員(東區第二高票是許世賢醫師)。二二八事件時,擔任地方代表,旋即遭到軍方禁錮,3月25日沒有經過公開審判,於嘉義火車站前遭槍決,同日還有畫家陳澄波、牙醫盧鈵欽、戲院老闆柯麟等三位市參議員同時受刑。
牧師黃武東:「他還天真的以為會經過法院公判,還說將在公判時討回公道。直到槍殺的前一天,一名守衛偷偷的在香菸盒上寫字告訴他,明日即將行刑,請他把遺言寫在香菸盒上,他願意轉達其夫人。潘木枝才知道事態嚴重……」
潘木枝免費醫治付不出醫藥費的窮人,救了許多市民的生命,包含蕭萬長在內,嘉義市長孫志俊更稱呼潘木枝是他的再生父母,潘木枝醫師廣受嘉義市民眾愛戴。二二八事件發生時,潘木枝與多人代表嘉義市處理委員會赴水上機場與國軍談和,卻遭逮捕,經國軍嚴刑拷打、指甲被插刺鐵釘,被全身綑綁押赴嘉義火車站前槍斃示眾,潘痛極喊叫直至下巴脫臼,曝屍街頭多日不許家屬收屍,其兒子潘英哲欲救父親途中遭國軍射擊頭部中彈身亡,年僅十五歲。
三子潘英三:「當時我只有13歲,在距離火車站約50公尺處,聽到槍聲。我從人牆擠進去抱住父親,他的臉已經變形了,雙頰消瘦的不成人樣。 我跟他說二哥已經死了,家裡情形如何如何,父親眼眶開始潮濕,但仍然瞪著雙目。最後我跟父親講, 好好安心的去吧, 用右手往下撫摸,父親才閉上眼。」

與妻訣別書[編輯]

潘木枝遺書(用香蕉菸的包裝紙反過來,用鉛筆寫)全文照錄於下:
素霞賢妻如面:
余已絕望矣!僅書此為最後遺言,望賢妻自重自強。
一、潘木枝家全賴賢妻一人,賢妻要自保身體,切不可過悲。
二、吾母老矣,望汝孝養。
三、子女切要撫養,使其成人,木枝是為市民而亡,身雖死猶榮。
四、余一生使賢妻苦痛多矣,望賢妻恕我,我每日每夜仍在汝身邊,保佑汝們。
五、家門要自重,切不可自暴自棄,再祈保重身體。

夫 潘木枝遺[2]
其次子潘英哲,則於不久後的清鄉掃蕩中,遭國民政府殺害。

參考資料[編輯]

  1. ^ 李筱峰,二二八消失的台灣菁英二二八事件紀念基金會網站摘錄文
  2. 2.0 2.1 張炎憲 等,《嘉義驛前二二八》 P.224,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1995
  3. ^ 龍應台,《大江大海一九四九》,天下雜誌,2009-08-31






PTT.CC



*****


盧鈵欽遺書 http://www.taiwanus.net/news/press/2011/201101041512241395.htm




親愛的秀媚妻:


終於明天將往「他世」,「今世」帶給妳很多困擾和辛勞,謝謝妳了。來世一定會報答妳 ,只耽心孩子們的未來。此事請妳也轉達「滄海」。 其次有關葬儀,很簡單即可。不要「道士」超渡。葬費縮在三千元範圍內。 再者有關「債務」,……

中央工務所王君支票二萬元託存於「文欽兄」那邊。向文欽兄借 二千元。另現金一千二百餘元連同遺書,請妳收下。 人在世難免一死,請妳多保重,為了孩子堅強活下去,我在黃泉祈福你們。至於家產,一 任妳處理,可向姊姊討教,該處理就處理。

我這一生唯一遺憾的是,未盡丈夫之責,好好愛妳,但這是「宿命」,無可奈何!我將深 深、緊緊擁抱深愛的妳身影離別今世。 放心不下的是可愛的孩子們,「明彥」太過「憨厚」,請妳給他正確的「為人處事」教育 和機會。


請大家多多保重,我之所以不願逃亡,完全是為了妳,為了孩子們,雖然自認傻瓜加笨蛋 ,但「摯愛」是可以超過一切的!

另者請代我向許兄道謝,他給我難忘的「美餅」。 我將升天為「神」,最後我鈵欽向妳表白「今世有緣擁妳為妻,是我最大的滿足」。

臨別 戚戚,珍重道別! 再三叮嚀,千萬勿為我而哭泣。


你的鈵欽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