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日 星期一

李家同;蘋論:反廢死與廢死的戰爭;無差別殺傷事犯に関する研究 (法務省:研究部報告50)

蘋論:反廢死與廢死的戰爭

龔重安殘殺女童案剛報導出來,網上一片惡罵聲,奇怪的是,網友激動痛罵的對象竟是對廢死聯盟多於對龔重安,廢死聯盟躺著也中槍。
網友拿臭罵廢死來發洩對龔的憤怒。那些老話再度上陣,像是:如果劉小妹是你們廢死派的女兒,你還會主張廢死嗎?
反廢死派認為廢死後將鼓勵壞人隨便殺人,因為有個殺人犯說,殺一、兩個人不會判死刑,所以反廢死派主張立刻執行死刑。反廢死派又說,廢死之後終身監禁,會花很多錢,應該由你們廢死派和兇手家裡負擔,我們反廢死的納稅人拒絕付兇手的終身生活費。他殺人要我們養他一輩子,還有天理嗎?
這些都很有道理,義正詞嚴。可是有時候某些案件偏偏無法適用上述的邏輯,龔重安案就是。龔說他想死,但不敢自殺,遂藉殺小孩被判死刑來完成生命的終結。如果他真的這樣計劃,那麼反廢死派剛好稱了他的心,如了他的願;反廢死也無意間莫名其妙地成為他的共犯結構。
廢死派也有很多理論,包括誤判和冤獄太多,死刑會殺死無辜的人,像江國慶案;死刑從來就沒有嚇阻、減少犯罪,台灣一直在執行死刑,還有鄭捷、龔重安隨機殺人,不是反證了死刑的無用嗎?
西歐、北歐都已廢除死刑,犯罪率全球最低,又反證了廢死並不會鼓勵犯罪。大量執行死刑的國家如中國、非洲某些國家,以及激進的伊斯蘭地區,並沒有因不斷執行死刑而犯罪率降低。
擁護死刑的一個關鍵理由是殺掉壞人滿足報復主義的意識,產生「很爽」的感覺,為群眾對被害人產生罪惡感和內疚做出心理上的救贖與安慰。如兇手沒有伏法,他活生生的存在就是對大家的嘲諷和對靈魂的鞭笞,更加深社會對死者的罪惡感和內疚,尤其死者是個活潑可愛的小女童時。 

全民辯證理性交談

反廢死派的意識裡是把兇手「敵人化」,並且出現「仇恨意識」,對付敵人當然是惡之欲其死,不但力主死刑伺候,也視廢死派如寇仇,並且認為自己在主持正義,罵廢死派偽善假道學,助紂為虐。廢死派則視兇手為同胞、對人性有過度天真的善意,認為可以矯正,也對正義有不同的詮釋。
龔案是個全民辯證死刑的好機會,應理性交談,不該像現在這樣由情緒主導討論。 




無差別殺傷事犯に関する研究
(只能看懂漢字…Orz)

PDF形式のファイルをご覧いただく場合には、Adobe Readerが必要です。 Adobe Readerをお持ちでない方は、バナーのリンク先から無料ダウンロードしてください。 リンク先のサイトはAdobe Systems社が運営しています。
WWW.MOJ.GO.JP






近20年來 李家同教授跟我們講過許多愛人/宗教故事,多感人。

李家同 ~ 靈魂

在柏克萊念博士的時候,交到了一位美國好朋友,他叫約翰,我當時是單身漢,他已 婚,太太非常和善,常找我到他家吃飯,我有請必到,變成他們家經常的座上客。約翰夫婦都是學生,當然收入不多,可是家裡卻佈置得舒適極了,他們會買便宜貨,收集了不少的瓷 娃娃,有吹喇叭的小男孩,有打傘的小女孩,也有小男孩在摸狗等等的娃娃,滿屋子都是這種擺設,窗臺上更是放了一大排。我每次到他們家,都會把玩這些瓷娃娃。
.
約翰告訴我他們的瓷 娃娃都是從舊貨店和舊貨攤買來的,有一天,我發現一家舊貨店 ,也去買了一個瓷 娃娃,是一個高高瘦瘦的少女,低著頭,一臉憂鬱的表情,等約翰夫婦再請我去的時候,我將他帶去,他們大為高興,告訴我這是西班牙Lladro 娃娃,這家名牌公司的 娃娃個個又高又瘦,也都帶著憂鬱的表情。他們一直想要有這麼一個娃娃,可是始終沒有看到,沒有想到,我買到了。
.
我們先 後拿到博士以後就各奔前程,約翰的研究是有關感測器,畢業後不久就自己開 了一家公司,用感測器作一些防盜器材,他很快地大量使用電腦,生意也越來越大,成為美國最大的保全系統公司的老闆。由於中東問題,美國飛機好幾次被恐怖分子所劫持,約翰的公司得了大的合約,替美國大的機場設計安全系統,畢業二十年以後,他的身價已是快四億美金。
.
有一年,我決定去找他,他欣然答應接待我,那時已近耶誕節,我先去他的辦公室, 他親自帶我去看他的系統展覽室,我才知道現在的汽車防盜系統幾乎都是他們的產品,體 積極小,孩子帶了,父母永遠可以知道他在那裡,我也發現美國很多監獄都由他們設計安 全系統,以防止犯人逃脫。
.
看完展覽以後,約翰開車和我一起到他家去。那一天天氣變壞了,天空飄雪,約翰的 家在紐約州的鄉下,全是有錢人住的地方,當他指給我看他的住家時,我簡直以為我自己在看電影,如此大的莊園,沒有一點圍牆,可是誰都看得出這是私人土地,告示牌也寫得一清二楚,有保全系統,閒人莫入,約翰告訴我他的家有三層紅外線的保護,除非開飛機,否則決不可能闖入的,如果硬闖的話,不僅附近的警衛會知道,家裡的挪威納犬也會大舉出動,我這才知道約翰的公司會代人訓練這些長相兇猛的狗。
.
約翰的太太在門口迎接我,我們一見如故,他們的家當然是優雅之至,一進門,迎面 而來的就是一個明朝的青花瓷花瓶,花瓶裡插滿了長莖的鮮花,後來才發現約翰夫婦愛上了明朝的青花瓷,滿屋子都是,他們的壁紙也一概用淡色的小花為主,好像是配這些青花瓷。我住的客房,附設了一個浴室,這間浴室的洗澡盆和洗臉盆都是仿製青花瓷,約翰告訴我這是他從日本訂作來的,他還訂作了一個青花瓷器,一按,肥皂水就出來了,浴室的瓷磚來自伊朗,也是青色的,聽說伊朗某一皇宮外牆就用這種瓷磚,我不敢問他們是否這也是訂作的。
.
這座豪宅當然有極為複雜的安全系統,我發現,入夜以後,最好不要四處走動,恐怕 連到廚房裡拿杯水喝都不可能,必須打電話給主人,由他解除了系統,才可以去。約翰家 裡靜得不得了,聽不到任何聲音,可是每隔一小時,他們的落地鐘就會敲出悅耳聲音,這個鐘聲和倫敦國會大廈的大鵬鐘一模一樣。
.
約翰唯一的女兒在哈佛念書,那一天要開車回來,到了六點,還沒有回來,他們夫婦 都有點不安,原來這個女孩子厭惡有錢人的生活方式,開一部老爺車,也不肯帶行動電話,他們擔心她老爺車會中途拋錨。我們一直等到八點,才接到女孩子的電話,果真她的車子壞了,可是她現在安然無恙,在人家家裡,要約翰去接她。約翰弄清楚地址以後,就要我一起去接他女兒,雪已經下得很大了,他女兒落腳的地方是一幢小房子,屋主是個年輕的男孩,一臉年輕人的稚氣表情。他女兒告訴我們,她車子壞了以後,就去呼救,沒有想到家家戶戶都裝了爸爸公司設計的安全系統,使她完全無法可施。總算有一家門口有一個電話,可是屋主坦白地告訴她,屋主本人是一個弱女子,在等她丈夫回來,不敢放她進去,因為她不知道會不會受騙。她女兒說當她被拒的時候,她相信家家戶戶都在放聖誕音樂,平安夜,聖善夜,聖誕節應該是充滿了愛與關懷的日子,可是她卻被大家拒於千里之外,虧得她最後找到了這一座又破又舊的小房子,她知道這座小房子是不會用安全系統的,果然也找到了這位和氣而友善的屋主。
.
這位年輕的男孩子一面給我們熱茶喝,一面發表這個奇特的看法,他說家家戶戶都裝 了安全系統,耶穌會到那裡去降生呢?可憐的聖母瑪利亞,可能連馬槽都找不到。約翰聽了這些話,當然很不是滋味,於是他一再謝謝這位好心的年青人,也邀他一起去吃晚飯, 年青人一聽到有人請他吃晚飯,立刻答應了,我想起我年青的時候,也是如此,從未拒絕過任何一頓晚飯的邀約。晚餐在一張長桌上吃的,夫妻兩人分坐長桌的兩端,一位臉上沒有表情穿制服的僕人來回送菜,每一道菜都是精點,每一種餐具更是講究無比,可是我想起當年我們在約翰家廚房吃晚飯情形,我覺得當年的飯好吃多了。約翰的女兒顯得有點不自然,那位年青人卻是最快樂的人,有多少吃多少,一副不吃白不吃的表情,吃完飯,已經十點了,約翰的女兒將年青人送走了。我卻有一個疑問,那些可愛的瓷娃娃到那裡去了?我不敢問,因為答案一定是很尷尬的。
.
第二天約翰送我到機場,他似乎稍微沉默了一點,下了汽車,他碰到另一部汽車,立刻警鈴大作,這又是他的傑作,自作自受地,我假裝沒有聽到,可是我看到他一臉不自然的表情。他也無法送我去候機室,安全系統規定送客者早就該留步了。
.
一年以後,我忽然在《華爾街日報》上看到一則消息,約翰將他的公司賣掉了,他一夜間得到了四億多美金,他的豪華住宅賣了五百萬美金,約翰在記者會上宣布,他留下一個零頭,用四億多美金成立一個慈善基金會,基金會的董事們全是社會上有頭有臉的人,他不是董事,他也不會過問這個基金會如何行善,他完全信任這些董事們。
.
幾天以後,約翰夫婦不見了,他的親人替他們保密,他的女兒已和那位年青結了婚,到非洲去幫助窮人了,這位科技名人就此失蹤了。可是我有把握約翰會找我的,因為我們的友誼比較特別,果真我收到他的信了,他告訴我他現在住在英國一個偏遠的鄉下,這裡沒有一家人用安全系統,他給我他的電話和地址,可是他故意不給我他的門牌號碼,他叫我去找他們夫婦二人,而且他說我一定會找到他家的。
.
我找了一個機會去英國開會,也和約翰約好了去看他的時間,下了火車,我找到了那 條街,那條街的一邊面對一大片山谷,沒有一幢房子,所以我只要看街的另一邊就可以了 。我在街上閒逛,忽然看到一幢房子的落地大玻璃窗與眾不同,因為這個窗臺上放滿了瓷娃娃,好可愛的瓷 娃娃,我想這一定是一家舊貨店,我想挑個瓷娃娃,決定進去買一個送他們,沒有想到當我抬起頭來的時候,我看到約翰在裡面,這不是舊貨店,這是他們的家,只是他們的家完全對外開放,又放滿了瓷 娃娃,才使我誤解。
.
約翰夫婦熱情地招待我,他們的家比以前的豪宅小太多了,據他們說,這座小房子比 他們當年佣人住的房子還小,也比他們當年的花房小,我記起他們家在冬天也有如此多的花,原來是有花房的緣故。他們的明朝青花瓷器完全不見了,約翰夫婦將那些瓷器捐給了紐約的一家博物館,他們夫婦二人認為人類文明的結晶,應該由人類全體所共享。他們的園子也小得很,可是約翰夫婦仍然在園子裡種了花草,他們的後園對一大片森林,約翰說據說當年羅賓漢就出沒在這一片森林裡,而他們所面對的山谷由英國詩人協會所擁有,他們不會開發這片荒原的,英國人喜歡荒原,約翰夫婦也養成了荒原中散步的習慣。
.
約翰告訴我為什麼他最後決定放棄一切。他的公司得到了一個大合同,改善整個加州 監獄的安全系統,他發現了加州花在監獄上的錢比花在教育上的還多,而他呢?他越來越有錢,卻越來越像住在一座監獄裡面。美國人一向標榜「自由而且開放社會,其實美國人卻越來越將自己封閉起來,越來越使自己失去自由。」約翰決心不再拼命賺錢,只為了找回失去了好久的自由。約翰夫婦在附近的一家高中教書,這所學校其時有點像專科學校,約翰教線路設計,書館和實驗室,他太太在那裡教英文。約翰告訴我他們兩人的薪水就足足應付他們的生活了,因為他們生活得很簡單,平時騎自行車上班,連汽油都用得很少。
.
當我們坐下來吃晚飯的時候,我才發現我的那座女孩子瓷娃娃放在桌子中間,他們當 時念舊,捨不得丟掉那些瓷 娃娃,可是替他們設計內部裝潢的設計師不讓他擺設這些不值 錢的東西,現在那些值錢的東西都不見了,不值錢的瓷娃娃又出現了。
.
我總算吃到了我當年常吃到的晚飯,也重新享受到約翰夫婦家中的溫暖。我離開的時 候約翰送我去火車站,他告訴我他還有一些錢,他的女兒不會要他的這些錢,等他 和太太 都去世了,他的錢就全部捐出去了。我說我好佩服他,因為他已經捐出他的全部所有,他忽然一笑,告訴我他仍然有一樣寶物,沒有捐掉。我對此大為好奇,問他是什麼,他說他要賣一個關子,他用一張小紙寫了下來,交給我,但叫我現在不要看,上火車了以後再看,上面寫的是他不會捐出去的寶物。
.
火車開了,我和站在月台上的約翰揮手再見,等我看不見他以後,打開了那張紙,紙 上寫的是「我的靈魂」。我坐在火車裡,不禁一直想著,有些人什麼都有,卻失落了自己 的靈魂。

 李家同︰學生很清楚在做什麼

〔記者黃以敬/台北報導〕清華大學講座教授、總統府資政李家同昨日面對媒體追問反服貿學運,他不表達反對或支持服貿的立場,但他認為,「這些都是很好大學的學生,我們的大學生都知道什麼時候,什麼事情可以做、什麼事情不能做, 他們絕對知道得一清二楚。」
馬應多與學生對話
他呼籲,馬英九總統應該多和學生們對話,而且不只是和反服貿的學生談話而已,可以多跟全國的學生談。
李 家同昨日出席國父紀念館演講活動,對反服貿學運表示意見,他沒有表達自己對服貿的立場,不過卻指出,他有一點感到失望的,不是對政府、不是對學校,而是對 宗教界一句話都不講,好像與宗教界無關,這是他感到遺憾的一件事。他認為,宗教界總可以出來講一些使得國家愛與和平更加扎實的話,「你們講的話大家也比較 能接受,信徒也比較能接受。」





****給了年輕人許多想法和忠告:遠流版《胡適 四十自述》

前幾年 遠流版《胡適 四十自述》請李家同先生寫推薦序 很強調書中的科學見識

告誡我們的科技發展要生根......
種種李家同版的意見都相當寶貴
---

李家同-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李家同(英文:Richard Chia-Tung Lee,男,1939年1月5日-),

****

http://search.books.com.tw/exep/prod_search_author.php?key=%A7%F5%AEa%A6P

***
李家同:這是退休的定義是什麼東西的問題。政府說你一定要退休,他是說你不能夠再做專任的教授,這也是對的,我想你的職位應該讓給年輕人。可是他並沒有說你不能教書,那是兩回事。
馬雨沛:李教授講到這個退休的概念,顯然在李教授現在的腦海當中其實沒有什麼退休的概念,所以我想引用一個李教授在很多演講說故事的時候, 常常會提到的一個人,就是德蕾莎修女。德蕾莎修女在她一生的工作也幾乎是沒有「退休」這個字的。所以德蕾莎修女的事蹟,或者她的語錄,常常都是李教授您在 引證的、說明的,轉述給大家聽。所以能不能談一下,德蕾莎修女對您有什麼特殊意義嗎?
李家同:我想她最重要的是…,第一,使我知道世界上有這麼多貧窮的人。過去我對貧窮其實是沒有什麼多大的概念,也不知道事情的嚴重性。自從我訪問了德蕾莎修女以後,我開始特別注意到,人類嚴重貧富不均的問題。這是第一點。
第二點,德蕾莎修女對我最大的影響,恐怕還是說人類最需要的是我們互相的互相相愛。世界上最嚴重的、最可憐的人是那些沒有人關懷他的人。我想對我來講,是最大的影響。

*****


聯副故事屋/解藥(上)

圖/甘和栗路
大 約六個月以前,我有一天晚上在看電視新聞,忽然看到了一則新聞,有一顆很大的隕石落在墨西哥和美國的邊境。雖然還弄不清楚這顆隕石有沒有打死人,但已經引 起了美國政府的注意,有一批專家正在以最快的速度趕去那裡。十分鐘以後,另一則插播新聞報導說,俄羅斯和中國的邊界也有一塊隕石掉落,好像也不小。當天已 晚,我睡覺去也。第二天早上,再看BBC新聞,這下有趣了,有十七顆隕石在前一天晚上落在地球上,其中十六顆全部落在國與國的邊界,只有一個落在墨西哥中 部的鄉村。雖然有這麼多隕石落下,卻沒有一個人受傷。我當時就注意到這件事的不尋常,因為有十六顆隕石落在國與國的邊界上,怎麼如此巧呢?
到了晚上,我發現事情似乎鬧大了,因為隕石下落,各地的雷達實際上是知道的,有人根據全世界各地所報告來的資料計算了一下,結論是這些隕石是同時落地的。 換算到格林威治時間,這十七顆隕石落地的時間是格林威治時間17時17分17秒。再過兩小時,聯合國官員宣布另一個驚人的資料:隕石形狀不一,但重量卻是 完全一樣的:一百七十公斤。
聯合國祕書長要求全世界的電視台同步播出他的演講,幾乎全世界重要國家的電視台也照做了。祕書長的主要觀點是:這次隕石落下絕對不是一件單純的自然現象。 地球以外,必定有智慧的生物存在,這次,十七顆隕石同時落下,時間正好是格林威治時間17時17分17秒,重量又一概是一百七十公斤,可見有人要告訴我 們,他們是很有智慧的。但是祕書長又告訴世人一件事:科學家已經在隕石上發現了細菌,細菌傳播得非常快,落地附近的人都傳染到了這種細菌,可是值得大家放 心的是所有被傳染的人都沒有任何發病的現象。祕書長最後的話是呼籲世人冷靜,他已和全世界重要國家的領袖們商量過,大家同意成立一個緊急小組,隨時注意外 星人入侵的可能性。
外星人始終沒有入侵,細菌四處散播,全世界的科學家都投入了消除外星人細菌的工作,但是一點進展都沒有,好在世人雖然傳染到了細菌,誰也沒有發病,久而久之,大家都不再注意這件隕石入侵的事了。
大約一個月以前,我在一家咖啡館喝咖啡,忽然碰到了我的老友,這位老友是我的中學同學,我學生物科技,他當了記者,目前專門跑財經新聞。當時是下午三時, 通常這仍是記者最忙碌的時候,但是他卻跑到咖啡館來鬼混,他一看見我,大為興奮,過來和我一起坐。他告訴我他最近快完蛋了,因為簡直找不到什麼新聞。通常 他總會找到一些有趣的新聞,比方說,某某公司併購某某公司,或者某某公司的股票大跌等等。可是,最近完全變了,什麼新聞都找不到,我的朋友說好像台灣的銀 行家都變得非常保守,沒有人在做任何冒險性的投機,當然也就沒有什麼新聞了。
我問他我們的中央銀行總裁有新聞沒有,他說也沒有。最近沒有什麼人帶了大批外匯到台灣來買台幣,也沒有什麼人在大賣台幣,他說難道世界上的銀行家都去度假了不成。
我對他的故事大為好奇,我問他有沒有朋友是跑政治新聞的。他說他有一個好朋友是跑政治新聞的,我鼓勵他打電話給他的朋友,問問他政治新聞多不多。不問則 已,一問,他的朋友在電話裡大發牢騷,十分鐘以後,這位跑政治的記者也到咖啡館,他說他已經好久沒有找到什麼精采的政治新聞了。國民黨的中常會雖然仍然在 開,但是會開得很短,會後也不會給記者一份報告,據說他們的確沒有什麼好告訴大家的。
我問他總統最近有什麼新聞,他忽然想起來了,他說他已經有一個月沒有看到總統了。他知道總統一定仍然很健康,因為他曾好幾次偷偷地到總統府前面去看,他的確看到總統的車隊到達總統府,也看到總統下車進入總統府,但是好像他在總統府休息,因為他從來不露面。
我們三個人決定上網去看國際新聞,發現了一件非常奇怪的事:世界上的領袖級人物都好久沒有出現了,美國總統、英國首相、中國的國家主席都已經有一個多月沒有出現在新聞裡,唯一出現在新聞裡的重要政治家是聯合國的官員,世界上領袖級仍有新聞的,都是宗教界的人。
就在我們三人會面的晚上,我又在電視上看到聯合國祕書長的演講,他說他必須向全世界報告一件壞消息,雖然外星人細菌看起來不是嚴重的事,可是很多世界上領 袖級的人物都得到了嚴重的疲乏症,他們成天幾乎都在昏睡之中,很多重要問題都沒有人管了。有些國家幾乎變成了無政府狀態,有一個國家發生了水災,老百姓都 希望官員來救災,左等右等,政府的高階層官員就是沒有出現,老百姓只好等水自己退掉。這場水災規模不算太大,但是死亡人數非常之高,虧得水退得還算快,否 則死亡的人數會更高。
祕書長雖然給了大家一項壞消息,但也說了一項值得讓人放心的事。他說幾乎全世界的人都已傳染到了隕石細菌,而發病的程度各不同,真正發病的全都是領袖級的人物,一般人只是多多少少有一點感到想睡覺的現象,情況並不嚴重。
還有一個好消息,那就是全世界的自殺性攻擊已經完全絕跡了。這究竟是怎麼一回事?沒有人知道,但是自殺性攻擊的忽然絕跡的確是出現在隕石襲擊以後。
我是研究生物科技的,隕石細菌散播到全世界,我工作的單位當然也開始了這種細菌的研究。上個月,聯合國在紐約召開了一個有關這個細菌的研討會,我的論文被 接受了,所以就坐飛機到紐約去開會。沒有想到一下飛機,就有人來找我,他說他是聯合國官員,因為有要緊的事拜託我,我可以快速通關。通關以後,我的行李也 沒有拿,就被那位官員請上了車,向聯合國開去,他說我的行李一定會送給我的。
在路上,這位官員告訴了我一件非常有趣的事,他說有一顆隕石掉落在墨西哥的一個地方,那個地方全是農村,很窮,但是這是全世界唯一完全沒有人發病的地方, 就連最起碼的症狀都沒有。聯合國已經兩次派了專家去檢查當地人的生理狀況,結論是這些人並沒有任何生理上的特殊之處。他們是農人,生活非常簡單,食物當然 也不講究,聯合國發現以這種方式生活的人在全世界到處都有,別的地方的農人中至少有輕微的病狀,這個地方的人沒有發病,對生理學家來說是講不通的。
到了聯合國以後,我發現有另一位委內瑞拉來的生物科技教授也和我有同樣命運,糊裡糊塗地被人非常禮遇地請來。喝過咖啡以後,一位聯合國國際衛生組織的官員 告訴了我們這是怎麼一回事。聯合國要再做一次努力,以解開這個謎。他們要再派兩個人去那個小鎮,這兩個人要有以下的條件:
他們都要信天主教,因為這個小鎮居民全都是天主教徒。
他們中間至少有一人會講西班牙話。
他們都懂生物科學。
他們一定要來自小國。
他們至少要有一位不是中南美洲的人。
為什麼一定要信天主教?這是因為這兩個人必須要觀察他們生活的細微部分,聯合國官員認為這個地方的居民的生活習慣一定與眾不同,要觀察到如此細微,去的人當然要能融入他們的社會,如果不是天主教徒,那是絕不可能融入他們的社會的。
為什麼一定要來自小國?理由是那些大國的人去了以後,常常表現出一種優越感,當地沒有現代化的旅館,那些偉大的科學家抱怨連連,也就引起了當地老百姓的反感,這種反感也自然會影響了調查的品質。
為什麼至少要有一位來自美洲以外的國家?這無非是希望這個外國人更能發現一些特別的事。
就是這些原因,我被選上了。聯合國替我們準備好了聯合國護照,買好了機票,下飛機以後的計程車也訂好了。我們將住進當地的一座天主堂,所以無需訂旅館,其實那裡的旅館也實在不怎麼樣。
有一天下午,他發現全村的人都準備了食物,主要是麵包和麵餅,也有瓶裝飲用水,不久以後,一輛火車開進了這個小鎮的郊外,因為這是小鎮,火車不停,但顯然慢了下來,男女老幼紛紛將準備好的食物和飲用水丟進火車……
圖/甘和栗路
聯合國還替我們準備了現款、衛星手機、電腦,以及一些最基本的儀器,我打了電話告訴家人這個奇遇,第二天一早就上飛機了。
我們墨西哥的計程車司機技術很好,他和我的同伴有說有笑。他說從機場到那一個小鎮大概要開一小時;他又說這個小鎮很窮,很少人去那裡,這一點我注意到了,我們往小鎮去的路上,只追上一輛汽車,而沒有看到任何對面開過來的車。
開了一個多小時後,司機忽然將車子停了下來,因為在我們前面出現了兩個蒙面人,他們都手持衝鋒槍,示意我們兩個人離開車子,也示意我們將大部分現款交給他 們,但是沒有拿走任何證件。然後這兩個人進入計程車,車子掉了頭,開回去了,留下我們兩個人在路上不知如何是好。自始至終,這兩個人沒有說一句話,也沒有 對我們動粗,看來他們只對我們的財物有興趣。
因為無法呼救,我們兩人決定步行至小鎮,好在他們臨走時,給了我們一人一瓶水,墨西哥天氣很熱,如果沒有這瓶水,我們一定吃不消的。我們並不是很會長途跋涉,走了四個小時以後,都筋疲力盡了,一路上我們都希望有一輛汽車經過,這樣就可以搭便車了。
四個小時以後,總算看到一間房子,房子很簡陋,一看就知道是農人住的。我的夥伴毫不猶豫地去敲門,門開了,一個小男孩好奇地看了我們,立刻將大人叫了出來,我的夥伴簡短地講了一些話,房子裡的人熱烈地歡迎我們進去休息。
這戶人家是農家,但是整理得很乾淨,他們看到我們累得不得了的狀況,立刻讓我們洗了手、臉和腳,招待我們坐下來吃晚飯。晚飯有一碗肉湯、一盤沙拉和麵包, 因為我們兩人都餓得發昏,不知吃了多少片麵包,湯喝了,主人又給我們一人一碗。這頓飯吃得真舒服,我回想起來,那些麵包一定是自己家裡做的,果醬也一定是 手工做的。
飯吃完,當地的神父來了,他聽說了我們的事情,立刻趕來。他先帶我們去買換洗的衣服,當初我們被搶的時候,皮夾裡仍留下一些現款,大概是他們給我們的零用 金,所以我們至少有乾淨的衣服穿。在車上,神父問了我們的情況,他對我們所遭遇的事情甚感困惑,因為這個地方雖然貧窮,但從未出過盜匪,更令他不解的是這 些強盜如何知道我們要來了。他問我們的計程車是哪一家公司的,我們說了,他說這家公司信譽極好,很多有錢人僱用這家公司的計程車,因此他認為那位司機和盜 匪串通的機會極小。
神父招待我們在教堂裡住下,我們兩人呼呼大睡,第二天好晚才有機會和神父談話。這位神父會說極流利的英語,他是捷克人,曾去過台灣,對台灣記憶猶新。原來 他是教廷駐外的外交官,曾經在土耳其、台灣、英國、埃及和墨西哥待過。在墨西哥的時候,有機會到各地去訪問,有一次,在這個小鎮裡住了幾天。有一天下午, 他發現全村的人都準備了食物,主要是麵包和麵餅,也有瓶裝飲用水,不久以後,一輛火車開進了這個小鎮的郊外,因為這是小鎮,火車不停,但顯然慢了下來,男 女老幼紛紛將準備好的食物和飲用水丟進火車。
神父後來知道,這個班次的火車裡幾乎全都是從中南美洲打算偷渡到美國的窮人。他們都是窮人,在火車上常常是餓著肚子的,這個小鎮的居民因此將食物拿來送給 他們。神父發現村民一點都不認為這種善舉是一件大事,他們都是天主教徒,也徹底遵行耶穌的指令:「如果有兩件衣服,送一件給窮人。」
神父到過好多地方,也不知遇到多少天主教徒,但是他認為這裡的天主教徒才是真正的天主教徒,立刻愛上了這個地方。他辭去了教廷外交官的職務,恢復了普通神 父的身分,也得到當地主教允許,在這裡唯一的天主堂擔任本堂神父。聽了神父的話,我們才了解那家人對我們這麼好,原來這種招待路過的旅人是他們的傳統,也 是他們生活的一部分。
提到隕石,神父說隕石就落在村子裡,沒有人受傷,他知道大家都已被病毒傳染,但的確沒有一個人發病。
為什麼沒有發病呢?我忽然有了一個想法,我向神父借用電話打到了聯合國總部,請他們清查所有公益團體的高階負責人。我建議他們清查的公益團體包含世界展望 會、德蕾莎修女所創辦的仁愛修女會、Oxfam、紅十字會、慈濟功德會等等,我也要他們設法了解,那些有執行自殺攻擊傾向的極端分子現在情況如何。不到兩 小時,答案來了:「凡是誠心誠意替別人服務的團體負責人,都沒有發病,狂熱極端分子,現在都昏睡不醒。」再過一小時,聯合國總部的電話來了,告訴我們,我 們已經大功告成,可以準備回家了。
聯合國總部效率不錯,有一輛計程車來接我們,回程的機票等等都已準備好了。在機場,我聽到聯合國祕書長向全世界人民的廣播,內容大致是:「我們已經找到了 對入侵病毒的解藥,這個解藥是我們一定要彼此相愛。外星人雖然有能力入侵地球,但地球上的人類仍有能力抵抗外星人入侵。他也警告世界上過分自私自利的人, 以及心懷仇恨的人,他們如果不改,生命對他們是沒有意義的,因為他們一定會永遠感到疲倦。」
對於我們兩人來說,這件事並非如此簡單,因為聯合國官員告訴我們一件怪事:我們當時被搶走的東西全部都被寄回了聯合國,現款也寄了回來。那天,司機快到城 市的時候,被那兩位人士強迫吃了一顆藥,就昏睡不醒了,那兩位先生將這輛車子開進了公司總部,然後一溜了之。但是他們留下一張字條和一些錢,請公司將汽車 內所有的器具都寄回聯合國。那位司機醒來以後,將整件事情報告了警察,因為我們兩人和司機都沒有受到任何傷害,所有被搶的東西又都物歸原主,警察就不想管 這件事了。司機還透露了一件事,自始至終,這兩位先生沒有講過一句話。
我和我的夥伴在紐約待了好幾天,到處逛逛,我們的疑問是:「為什麼這兩個人要做這件事?」看來,他們絕非搶匪,神父也曾告訴我們,那個地區從來沒有過強 盜。當然,他們不可能是為了好玩。最後,我們得了一個結論:他們要我們極為狼狽地進入這個村莊,親身體驗這個村莊居民的愛心。在過去,聯合國人員都是以很 有錢的架式進入村莊的,因此沒有一個人感受到村民的愛心,他們也沒有和神父談過天,我們不同了,我們進入村莊的時候,已經快是乞丐了,因此可以很容易地感 受到村民的愛心。
這兩個人究竟是誰呢?要回答這個問題,必須注意一個線索,他們知道聯合國要派人進入這個村莊,知道我們坐什麼樣的車子進入,也知道我們什麼時候會快到這個 村莊。換句話說,他們知道整個事件。有兩種人知道這些訊息,一類是聯合國官員,一類是旅行社的職員,但我們實在無法想通為什麼這些人會做這件事,如果世界 上有任何人要使我們狼狽地進入村莊,他一定早就知道病毒的解藥了。
我們的結論是:這兩個人絕對不是地球上的人,難怪他們沒有在地球人面前說過任何話。
聯合國祕書長說我們已經可以抵抗外星人入侵了,但是他自己一定也知道,外星人能夠將十七顆隕石在同一時間落到地球,而且又是在17時17分17秒,可見他 們有非常高級的智慧,如果他們真的要入侵地球,危害人類,應該可以散布更可怕的病毒,而不是如此溫和的病毒。說實話,我們實在看不出有任何理由外星人要入 侵地球,我們這個星球的生態環境已經被破壞得非常厲害,他們不會對地球有興趣的。
我們知道在所有的隕石中,只有一顆沒有落在國與國的邊境,顯然地,外星人從未要入侵地球,他們只要我們人類注意這個村莊,希望我們知道相愛的重要。地球上有的是各式各樣的問題,也許外星人要提醒我們:唯有相愛,才能解決這些問題。





博幼社會福利基金會需要你幫助
【董事長李家同的理念】

我們國家一直有非常嚴重的教育落差問題,要考上建中,學力測驗一定要高達290分,但是很多鄉下的國中,平均學力測驗只有50分,有些孩子到了小學四年級,仍不 會加法,到了小學五年級,仍不會減法。至於英文,情形更嚴重,很多弱勢家庭的孩子們在唸英文的時候,完全跟不上其他同學,只好放棄英文。

我們該注意的是:大多數功課不好的孩子來自弱勢家庭,大多數弱勢家庭的孩子功課也會不好。弱勢家庭的孩子功課不好,使他們長大成人以後,相對缺乏競爭力, 缺乏競爭力的人當然又是弱勢團體的一份子,因此我們必須知道,如果這種情形繼續下去,我們國家的貧富不均問題勢必越來越嚴重。






要停止這種惡性循環,我們必須拉拔弱勢孩子們的學業程度。我們發現弱勢孩子們往往回家不做功課,博幼基金會就在這種思維中成立了,我們的工作是吸引弱勢孩 子晚上來到我們這裡,我們請專人督導他們做功課。以埔里為例,孩子們每週五天會來到基金會,每天三小時,一切都是免費的。




約10年前在過台大聽李家同演講 (管理學院)
已經有點不妙了
不過李先生的書還是很暢銷.....
現在Gaga 風行......
這雖是上周的新聞 還可以一記
學生其實很不用心辦事
大家都忘了

李家同台大演講只來6人 氣憤離去遭網友批「很草莓」

臺灣新浪網NOWnews - 3 天前
李家同台大演講,發現台下只有6名學生,憤而離去。(圖/資料照片) 清華大學榮譽講座教授李家同受邀至台大演講,沒想到學生不給面子,僅有6人到場;他一氣之下,沒 ...
17 則相關文章
李家同台大演講 台下6隻小貓- yam天空新聞
僅6人聽講 李家同拂袖 PTT論戰- 中時電子報

李家同:校長難為…多想想學生吧! - 天下雜誌

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38394 - 頁庫存檔
最近,我們都聽到台大李校長中風的消息,李校長年紀不大,顯然做台大校長可能壓力太 ...



2012.9.9 (老師先生博士等等敬稱省略)
(謝謝) 官生平傳給我李家同的一篇我日用糧 (請點擊: 我日用糧 )
令人感動 又讓我想談一下這位我不認識卻熟悉的偉人
最早聽到李家同  是從電子所(ERSO/ITTI)所長胡定華的一段話 (1982) 那時知道清華有一位著名的資訊工程教授 不過我只在台大聽過一次他的演講(2001)

我之所以說熟悉 是因為李家同近十年來成為台灣的名家著書可能進十本 近百篇感人的宗教-人生故事 影響力真是深遠 (姑且不談他近來為某些基金會勸募的成績 我說的是他文章中的宗教情操的感人至深)  對於台北產業的發展之見解也很不俗

起頭甚妙:
李家同(英文:Richard Chia-Tung Lee,男,193915日-),出生於上海市,台灣資訊巨寰宇作家,

更應該參考他的個人網站 李家同個人網頁 (這我數年前造訪過  現在更豐富    )

他的報紙文章等請參考 1998.1.5---.2012.8.6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