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6月15日 星期一

李友邦;曾永賢《從左到右六十年》。馬英九的垃圾作為:兩件不堪入目的醜事

台北教育大學台文所教授李筱峰,曾以李友邦的悲劇探討課綱微調爭議。他直指,微調課綱強化台灣與中國的連結,指定要將抗日英雄李友邦寫入課本,卻刻意迴避他後來被國民黨政府槍決的事實。這種無情的歷史教訓,才需要被記取下來。
白色恐怖受難者李友邦的遺孀、爭取推動將蘆洲李宅申列為文化資產的李...
NEWS.LTN.COM.TW



林保華:
文中提及的曾永賢,原是台共黨員,組織被破獲後被捕,受到政府賞識而一直在調查局第二處(研究處)服務,從事研究中共的工作。許家屯到美國“旅遊休息”,他都有到美國見許家屯,還長與日本交流。李登輝總統重用他,退休後他還擔任過歐亞基金會副董事長。張炎憲擔任國史館館長時訪問他,寫出口述歷史《從左到右六十年》。但是馬英九上台後本書才出版,賣沒有幾本就說賣完,並且不會再版。可見馬英九國民黨對本書的恐懼。2004年我來台灣時,曾前輩特地到我所住的旅館來看我,讓我十分感動。去年,我們還到他家裡看望他。老人家今年91歲,身體健康,就是走路不太方便。兩個星期前香港媒體人程翔來台灣,我與他聊天中還談到曾前輩,因為程翔10年前在歐亞基金會寫稿被指是台諜判刑5年。祝前輩健康長壽。

《星期專論》總統不能亂選

2015-04-26
◎盧世祥
隨著中國國民黨進入黨內初選,民進黨提名人蔡英文積極活動,二○一六年總統大選競逐已然開鑼。台灣選總統,有各國總統選舉的共通性,也有台灣的特殊性。總統是地位最高、權力最大的公職,吸引自認雄才大略之士參與,其競爭之激烈,凡有總統普選的各國皆然。但台灣面對中國併吞壓力,內部且有國家認同分歧,總統選舉乃具特殊性。
  • 盧世祥
有別於正常民主國家,台灣選總統遭外力積極介入,總有外國不樂見台灣人民當家作主,不當旁觀者,試圖左右其結果。美國曾有的放話猶屬婉轉,所持理由是唯恐改變現狀。中國最明顯,多年來文攻武嚇、劃定「紅線」、透過政商買辦表態助陣,手法五花八門,強要台灣人依其好惡投票。正因外力介入,爭取外國支持或至少不礙事,成為有些選總統者的必要之舉。

黑手介入 選錯總統恐亡國

再從選舉結果看,各國若總統所選非人,至多國家進步放緩或停滯;但台灣因敵國黑手伸入,最嚴重的情況,選錯總統,台灣或淪為敵國附庸,或甚至亡國。因此,台灣人選總統這一票不能不投,卻不能亂投。同樣地,總統雖位高權重,壓力考驗隨之,政治人物須自稱斤兩,以免小人玩大車,自誤誤國,甚至身敗名裂。
由於台灣總統面對嚴厲挑戰,要把這一職務幹好,個人的資質能力之外,堅強幹練的幕僚團隊尤不可缺。以國家安全會議所代表的智囊團事關重大,主要是總統日理萬機,國政錯綜複雜,本非一人所能獨當;加上中國野心覬覦,非組成預謀長遠、深思熟慮、機靈應變制變的國安團隊,不足以善盡總統之責。
就此而言,李登輝無疑是民選總統的佼佼者。他飽覽群書,深謀遠慮,信念堅定,魅力十足。他的國安團隊,延攬外交、安全、法政專家,包括熟諳中國的前共產黨員曾永賢,是一支文武、智謀、專業兼備,老中青三結合,可以為國家打仗的隊伍。有這樣的總統及國安團隊,方足以帶領台灣因應九二一大地震、台海飛彈危機等內外重大挑戰,並在「建構台灣主體性、強化國家認同、邁向正常國家」之路卓有進展。
相形之下,馬英九創下民選總統最低公眾滿意度,「九趴總統」可能成歷史定位;《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以Bumbler相稱,也就是台灣話的「無路用人」。他的總統職務幹得辛苦,任期未了,希望他安於「跛鴨」現實,藏拙不再「假敖」,甚至籲請他早日下台的民意不止。何以曾是「萬人迷」,當初獲得最高得票率的直選總統,短短數年之內極度顧人怨,竟成「眾人譙」?
在指責馬英九已成顯學的今天,答案多不勝數;不妨仍從檢視國安團隊和他個人表現來看。
上任伊始,馬英九其實有機會組成優秀的策士群。國安會在民進黨執政期間,體制、功能、運作都經調整強化,若總統知人善任、包容大度,新國安團隊當可大有發揮。然而,在同質性高、偏重蛋頭學者、智謀專才不足的情況下,國安團隊今遠不如昔,馬英九總統大業幹得鴉鴉烏,在一開始地基就沒打好。

加入亞投行 一人獨斷獨裁

但最根本的問題,仍在總統本人。這方面的事例不勝枚舉,就以近月來幾件時事說明。
為加入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IIB)引發軒然大波,是一顯例。把中國的亞歐政經戰略規劃視同台灣良機,馬英九對中國一廂情願已不是新聞;但在經過太陽花、九合一的民意明顯表達之後,他仍一人獨裁,不顧民意、不問國會,且向中國國台辦遞件申請。如此偏執,令人匪夷所思。

偏執九趴總統 改課綱媚中

同樣偏執的是其史觀。兩週前,他盛讚蔣渭水反抗日本統治當局,是「台灣的孫中山」。蔣渭水從文化、民主、民族推進社會運動,是日本時代的台灣賢者。馬英九側重抗日,淡化蔣渭水以台灣為主體及文化認同的特質,反映馬英九的唯中國史觀,對台灣人民及土地的過去偏頗解讀,顯係「選擇性歷史記憶、片面而取巧」。同樣被馬英九因中國連結而推崇的先賢陳澄波、李友邦,其實都死在國民黨政府槍下,顯見選擇性解讀歷史,不免左支右絀。
再如最近下令加強政府文宣,聲稱他總統七年,「台灣更幸福了」,也是不顧人民實際感受的偏執作為。同樣的調調,還有「兩岸關係六十六年來最和平穩定」、「台美關係三十六年來最好」,都自以為是、自言自語。
孔老夫子當年論政治人物時,指有大惡五類︰心逆而險(內心悖逆而陰險)、行僻而堅(行為邪僻又固執)、言偽而辯(言談偏邪卻巧辯)、記醜而博(廣記邪說而博達)、順非而澤(跟隨錯誤卻堂皇)。今天綜觀馬英九言行施政,似乎集五大惡於一身;他的總統幹到千夫所指,其來有自。
這就印證總統大位不能亂坐的道理:在各方檢視、誘惑、壓力的測試之下,不適任者終必缺點盡出、原形畢露。對台灣人民來說,總統不能亂選,選錯人的代價眾人擔,選對人方有好未來。選對人至關緊要,台北市民選了不一樣的柯文哲,短短四個月,追回數以百億元計的市民應有權益、去除「天龍國」污名,都指日可待。台北市長如此,台灣總統亦然。
(作者為資深新聞工作者)




蘋論:馬總統莊家通吃



馬總統在他的跛鴨垃圾時間做了(或容許、放縱)兩件不堪入目的醜事,一是偷偷摸摸修改課綱;二是馬堅持提名4位大法官,故意使15名大法官全是馬提名的人馬。

歷史課綱先黑箱作業修改,再偷渡過關企圖洗腦中學生,其過程雞鳴狗盜、賊頭賊腦,政府的臉都丟光了,目的在呼應中國的史觀,討好中國和一小撮台灣統派。
吃乾抹淨大法官名額更不像話,明知一定受朝野和社會的撻伐還堅持搞下去,很多人說只有一個理由:馬屆滿離任後恐官司纏身,需要法界錦衣衛來保護他,於是豢養了15名司法錦衣衛,以備不時之需。
馬只剩1年任期,其他民主國家的慣例是餘任總統通常進入看守政府的時間,不制定和執行任何重大的政策,也不做政務官的人事調動,避免妨礙新任總統的職權。馬違背這些民主慣例,不是不懂,而是滿腹的苦衷。
馬任命滿額大法官嚴重違背《憲法》精神。民主國家《憲法》設計大法官交錯任期,就是避免同一位總統任命全數大法官。馬理應把目前或即將出缺的4個大法官名額空出來由新任總統提名,以滿足《憲法》任期交錯的原則。 

違憲提名15大法官

此外,《法治時報》社長黃越宏指出,馬在08年補提名5位大法官,任期應從07年起算8年,於2015年卸任;但馬在派任令上把每任8年曲解為每人8年,使他們做到2016年才屆滿,多做1年。這難道不算圖利大法官?
為維護大法官的獨立性,在任命大法官時有「不分屆次,任期個別計算」的特殊設計,目的在避免新任總統一次掌握所有大法官的任命。此前,馬已任命11名大法官,加上這次4人,馬莊家通吃,15名大法官全都是他的人馬,置《憲法》原則與精神於何地?豈非剝奪新總統重要的司法人事權?不是違憲亂政嗎?馬的法學博士到底是在美國念的,還是在前蘇聯和中國拿到的?
希望立院堅持原則,否決馬提的4名大法官人選,除彰顯立法權對《憲法》原則的堅持,也自己的聲望而奮鬥,因為此事是歷史性事件,會載諸史冊的。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