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8月21日 星期四

Steve Ballmer (3)

  1. Business Insider ‎- by Dave Smith ‎- 12 hours ago
    When Steve Ballmer announced he was stepping down from Microsoft's board of directors, he cited a fall schedule that would “be hectic ...


 Steve Ballmer (3)---不是 Steve Ballmer特別重要而是資料稍多


年 1月份一個霧氣蒙蒙的上午,鮑爾默(Steve Ballmer)在微軟(Microsoft Corp.)總部位於轉角的辦公室里一邊踱著步,一邊通過揚聲器聽著董事們的發言。這次電話會議標志著13年來鮑爾默以首席執行長(CEO)身份執掌微軟 的生涯將開始走向終點。

儘管微軟的軟件業務收入強勁得令人敬畏,但它在重要的消費市場落後於蘋果(Apple Inc.)和谷歌(Google Inc.)。鮑爾默曾試圖提出自己重塑微軟的計劃,但一位董事打斷了他,告訴鮑爾默他動作太過遲緩。

首席董事湯普森(John Thompson)稱,他告訴鮑爾默,嗨,伙計,我們抓緊干吧,我們正處在暫停狀態。鮑爾默表示,他回應說,他可以行動得更快。

但這次充滿爭議的電話會議使他經歷了一段艱難時刻,最終他在8月份決定退休,微軟隨之陷入進一步動蕩,該公司開始尋找可以接替這位加盟微軟33年之高管的人選。


Andrew Harrer/Bloomberg
圖片:微軟CEO鮑爾默的成與敗

57歲的鮑爾默說,也許我是舊時代的一個象征,我必須離開。他雙眼略微濕潤,停了一會接著說,儘管我熱愛自己所做的一切工作,但對微軟來說,進入新時代的最佳方法是引入新領導人加快改革步伐。

鮑爾默在一系列專訪中講述了他是如何意識到自己無法繼續領導微軟的——實際上,那就是,微軟之所以無法繼續由他領導是因為這家公司的企業文化正是由他幫助形成的。他在這些專訪中展示了他標志性的咆哮風格和對這家公司的依依不舍。

鮑爾默和他的董事會已經達成一致:如果微軟想要在未來實現利潤增長以及降低對日漸暗淡之個人電腦市場的依賴,則微軟在保持強大軟件業務的同時,必須重組管理結構,并且要重新專注於移動設備和在線服務。

董事會不滿的是速度。湯普森說,董事們沒有逼迫鮑爾默辭職,而是非常努力地推動他以更快的速度行動。湯普森長期以來一直是微軟的技術高管,他目前負責領導董事會尋找CEO的委員會。


Getty Images
1986年,鮑爾默(左)與蓋茨在費尼克斯參加一個會議。
投 資者也一直在推動微軟進行改革。瑞士銀行(UBS AG)研究微軟已久的分析師蒂爾(Brent Thill)說,在這個關鍵節點,華爾街希望微軟能獲得新的血液給其帶來根本性的改革,鮑爾默是一位非凡的領袖,在他的帶領下微軟在商業領域獲得了大量利 潤和市場份額,但新任CEO必須在鮑爾默錯過的領域——手機、平板電腦、互聯網服務,甚至是可穿戴產品——進行革新。

據知情人士稱,微軟 董事會的潛在繼任者名單包括諾基亞(Nokia Corp.)前CEO埃洛普(Stephen Elop)、微軟企業軟件負責人納德拉(Satya Nadella)和福特汽車公司(Ford Motor Co.) CEO穆拉利(Alan Mulally)。知情人士透露,在微軟于11月19日舉行年度股東大會時,該公司董事會計劃召開會議并將討論繼任人選。

埃洛普和納德拉 的代表說,他們兩人對微軟尋找CEO的問題不予置評。福特一位發言人表示,自2012年11月份以來(當時福特說,穆拉利的任期至少會持續至2014年) “沒有任何變化”,該公司還稱,穆拉利依然完全專注於繼續推進“一個福特” (One Ford)計劃,我們不參與猜測。

微軟下一任CEO僅是該公司歷史上的第三位CEO。1980年鮑爾默在他的哈佛大學(Harvard University)校友、微軟聯合創始人比爾‧蓋茨(Bill Gates)的建議下加入微軟,他是微軟的第二大個人股東,也是一位億萬富翁。

鮑爾默在底特律長大,他的父親曾在那里擔任福特的一位經理,鮑爾默在哈佛大學與蓋茨住在同一層宿舍樓。他放棄了斯坦福大學的(Stanford) MBA課程,成為微軟的首位業務經理。

他 是蓋茨的得力助手,幫助將微軟打造成一個改變人們使用電腦方式的巨型公司。2000年擔任微軟CEO後,他進一步鞏固了微軟在軟件市場的地位,并維持利潤 持續高速增長。在鮑爾默任期期間,截至6月份的一年,微軟的收入增長了兩倍,達到近780億美元,利潤增長了132%,達到近220億美元。

然而微軟雖然從其傳統市場獲得了大量利潤,但錯過了劃時代的變革,這些變革包括:網絡搜索廣告以及消費者轉向使用移動設備和社交媒體。

去年鮑爾默尋求業務轉型。在去年10月的致股東信中,他宣布微軟將成為針對企業和個人的“設備與服務”供應商。

他對董事會說,他希望繼續執掌公司,直到四年后他最小的兒子高中畢業。他開始了自己的接班人計劃,以他所謂的“秘密會議”形式約見潛在候選人。

鮑爾默的轉型計劃要求對公司進行徹底的變革。他打電話給老朋友、曾任波音公司(Boeing Co.)高管的福特首席執行長穆拉利徵求意見。兩人平安夜在西雅圖附近默瑟島上一家星巴克見了面。

鮑爾默帶了一個斜挎包,從里面掏出微軟和競爭對手出的一大堆手機和平板電腦放在桌子上。他問穆拉利是如何扭轉福特的局面的。他說,穆拉利用了四個小時詳細說明如何借助團隊合作和簡化福特品牌實現重新定位。

福特發言人說,福特和微軟有著長期的商業伙伴關系,我們的許多領導人經常在一起討論商業問題。

這對鮑爾默來說如同一記警鐘。他一直高調運營這家軟件巨頭,并承認“我塊狀大、禿頂、嗓門大”。

微軟的文化包括讓同事之間彼此競爭的公司“斗場”,這種競爭環境在微軟全盛時期促進了創新,但現在有時會讓團隊專注于自己的名聲和利潤,而不是整體的科技行業情況以及整個微軟。

他回想起當時的想法:我將重新制定整個計劃,重新樹立整個品牌。

微軟董事會喜歡他的新計劃。但在鮑爾默準備實施這個計劃時,董事會成員在今年1月的電話會議上要求他加快進度。

參 與會議的人說,施壓最大的是曾在國際商業機器公司(International Business Machines Corp., IBM)和賽門鐵克公司(Symantec Corp.)任高管的湯普森,以及希捷科技(Seagate Technology)的首席執行長盧克佐(Stephen Luczo)。盧克佐拒絕置評。


Associated Press
2000年1月份,蓋茨宣佈鮑爾默將出任微軟新一任首席執行長。
鮑爾默說,他在電話會議上告訴董事會成員,他希望新一代Windows起航之后再調檔前進。他解釋說,2012年下半年他沒有更快行動是因為當時他將重點放在10月份推出下一代Windows上面,該系統一直是微軟的搖錢樹。

鮑爾默隨后開始加快步伐,擬定了一個管理層重組計劃,以在3月份微軟在華盛頓一個山景度假村舉行活動時討論。他邀請了湯普森和另一位董事,以了解董事會對他的計劃的看法。

然而他得到的卻是更大的壓力。湯普森說,他告訴鮑爾默和他的高管們,要么趕緊行動,要么放棄這個計劃。

鮑爾默說,他將這番話視為對他們的計劃的認可。那天晚上,他們當中一些人聚集在壁爐邊一起打牌,喝蘇格蘭威士忌。

第 二個月,對沖基金ValueAct Capital公布持有微軟20億美元的股權。ValueAct CEO尤本(Jeffrey Ubben)在一次會議上說,微軟的股價被低估了。其他股東則敦促微軟提高派息,并剝離非核心業務。ValueAct一位發言人拒絕做進一步評論。今年9 月份,微軟提高了派息,但未應投資者的要求剝離必應(Bing)搜索引擎等業務。

鮑爾默采納了穆拉利的建議。多年來,他一直單獨與微軟各個部門負責人進行磋商,通常是下達行動指令。現在他開始邀請這些負責人在他的辦公室圍坐成一圈來培養友情。

這是一場突如其來的企業文化變革。微軟行政副總裁納德拉說,這種方式與鮑爾默執掌微軟30多年期間我們的經營方式完全不同。

鮑爾默說,他的高管團隊一度與這種新方式對抗。一些高管在大問題(比如合併工程團隊)上和小問題(比如每周的現狀報告)上都持抵制態度。

微軟執行副總裁陸奇曾提交一份56頁的應用和服務報告,但被鮑爾默打回,他堅持讓陸奇把報告壓縮至3頁——這是新要求的一部分,旨在鼓勵簡單的行事風格,這樣有利于合作。陸奇說,他曾反駁說,但是你又總是想要了解數據和細節。

鮑爾默稱,他開始意識到之前培訓經理人看的是樹,而不是整個森林,而且許多人並沒有認真對待他的新要求。

5月份他開始思考自己能否跟上董事會對速度的要求。他表示,無論我希望改變得多快,員工、董事、投資者、合夥人、供應商和客戶等方面都會有人不願相信我是認真的,甚至可能包括我自己。

在倫敦的一條街道上他的人生出現轉折點。5月份去英國旅行時,一天早上跑完步,他閒逛了幾分鐘,這是最近幾個月他難得的閒暇時間。他首次開始想到,沒有了他微軟或許會改變得更迅速。

他表示,我們最終需要打破一種模式,而我就是一種模式。

鮑爾默表示,他開始私下起草退休信,最終大約寫了40封,內容從傷感到激進不一而足。

5月末乘坐飛機離開歐洲時,他告訴微軟的首席法律顧問史密斯(Brad Smith),或許是我要離開的時候了。第二天,鮑爾默電話告知了湯普森這個消息。

湯普森和其他兩位董事盧克佐及諾斯基(Charles Noski)通了電話,告訴他們,如果史蒂夫要走,我們是否可以繼續做下去。

6月份在華盛頓州貝爾維尤舉行的董事會議上,鮑爾默告訴董事們:雖然我願意再在這裡工作幾年,但是在我著手進行公司轉型的期間,其他人插手進來,這樣做毫無意義。

考慮到董事們與鮑爾默之間的對話,諾斯基稱董事會並不感到意外或震驚。湯普森表示,他和其他人都認為,新鮮血液可能會加速微軟目前的轉型。

熟悉微軟董事長蓋茨想法的人士表示,蓋茨曾告訴鮑爾默,憑經驗他能理解當微軟已經成為一個人的生命時,離開會有多麼艱難。蓋茨告訴董事會,如果鮑爾默離開微軟依舊會取得成功,他支持鮑爾默的決定。

在高中畢業典禮上,鮑爾默的兒子演唱了酷玩樂隊(Coldplay)的一首歌,歌詞大意是:分開對我們來說真是非常遺憾;沒有人說過這樣很容易;沒有人曾經說過分開是如此的艱難。那一晚他觀看完孩子的演唱後告訴妻子和3個兒子,他可能會離開微軟,他們都哭了。

8月21日,董事會舉行了電話會議,接受鮑爾默的退休決定。蓋茨和湯普森坐在鮑爾默的辦公室裏。這次會議不到一個小時就結束了。

鮑爾默誓言不會成為無用之人。

他依舊活躍,帶領微軟斥資75億美元收購了諾基亞(Nokia)的手機業務,還對微軟的Surface平板電腦和Xbox新遊戲主機的假期銷售策略做出了小幅調整。10月份微軟公佈了好於預期的季度業績報告。

今年9月份舉行的他最後一次年度員工大會上,在電影《辣身舞》(Dirty Dancing)主題曲《生命中的美好時光》(The Time of My Life)聲中,鮑爾默結束了自己的演講。

上個月,在華盛頓湖畔散步時鮑爾默遇見了西雅圖鷹隊的教練卡羅爾(Pete Carroll),後者曾被之前的老闆解雇,但是目前事業正在蒸蒸日上。卡羅爾表示,他告訴鮑爾默,他也經歷過類似的階段,並預計今後情況會更好。

鮑爾默表示,他正在考慮非正式的邀請信,其中既有大學教授,也有其小兒子的高中校籃球隊教練。對於未來6個月他沒有什麼重大決定,只是不會再經營另外一家大公司了。他表示,他對於繼續擔任微軟董事持開放態度。

在最近舉行的一次行政會議上,他坐在座位上評估公司的進展。他的第三張幻燈片上寫著:新的CEO。

他表示,這個房間裏面的每個人都認為我們需要完成轉型。當他站起時,他的聲音開始變得更高:我希望可以繼續當CEO,我仍然持有微軟的大量股票,我將繼續持有它們。

他走回座位,然後轉頭低聲說:請照顧好微軟。

Monica Langley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