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1日 星期三

Wilkes McDermid; 鄭立德、靳竹生、黃子晏、秦義明、魏良穎、黃顯勝等6受刑人


美食部落客「厭倦倫敦」 寫完最後一餐跳樓死

麥克德米德與他的最後一餐。翻攝自《每日郵報》2 

英國美食部落客麥克德米德(Wilkes McDermid),當地時間周日(8日)傍晚在網路上發表名為《最後一餐》(The Final Meal)的文章後,便從倫敦市中心的高檔法國餐廳「Coq d'Argent」離地80呎高的露台墮下身亡。

39歲的麥克德米德墜樓前幾小時,才在部落格寫下一篇標題為《最後消息》(Final Message)的文章,講述自己享用最後一餐的細節。他選擇在高級牛排餐廳Hawksmoor Spitalfields用餐,「網路上似乎有許多人對『最後一餐』十分感興趣,我選在Hawksmoor Spitalfields享用」,他的最後一餐包括了400公克牛排、凱撒沙拉、炸薯條佐以萊姆醃黃瓜蛋黃醬、搭配寇斯頓巴瑟藍紋乳酪。文中他也談到他尋死的原因,他認為,男人要約會需具備3個條件:5呎10吋(約175公分)的身高、非高加索人或黑人、擁有財富或其他權力象徵,他認為自己只具備其中2樣,坦言:「這代表我玩完了」,才會決定自盡以促成「大自然的淘汰過程」,讓自己別再受更多的苦。

他還引述了英國文學家強生(Samuel Johnson)的話:「當一個人厭倦了倫敦,也就厭倦了人生,因為生命所能給予的一切,倫敦都有」。麥克德米德的部落格擁有7000多名追隨者。警方表示案件仍在調查中,但不認為事件有可疑處。(於慶中/綜合外電報導)





台灣監獄挾持事件:6名囚犯飲彈自盡 人質獲釋


監獄內6名囚犯挾持人質與超過250名荷槍實彈警員對峙。

台灣高雄大寮監獄挾持事件歷經14小時多落幕。6名囚犯全持長槍飲彈自盡,典獄長安全獲釋。

中央社報道,台灣高雄監獄受刑人挾持典獄長,與警方對峙,警方12日凌晨近5時凖備攻堅行動,但監獄內傳出多起槍響。

台灣法務部門官員陳明堂受訪證實,經確認6嫌犯舉槍自盡,典獄長陳世志安全獲釋。

現場警方受訪說明,約5時左右先有4嫌自盡,5時以後,最後兩嫌出來查看,還對已經死亡的同伙補彈後,再飲彈自盡,典獄長陳世志隨後自行走出戒護區,平安獲釋。

在此之前,兩名人質之一的戒護科長王世倉獲釋。

6名囚犯挾持人質與超過250名荷槍實彈警員對峙。

早前帶頭的囚犯鄭立德提出解決事件的3個方案,要求警方在凌晨2時半前答應,否則會與警員火拼。

台灣矯正署長吳憲璋(周三)11日晚間進入高雄大寮監獄與挾持典獄長和戒護科長的受刑人鄭立德等人談判,隨後公開逐字念出嫌犯要求公布5項書面訴求,包括假釋以及提高獄中工資等。

吳憲璋說,未對嫌犯訴求做任何允諾,囚犯保證兩名人質生命安全。

中央社報道,高雄監獄鄭立德等6名受刑人,串通謊稱生病,打傷管理員後挾持3人。副典獄長賴振榮、戒護科長王世倉、典獄長陳世志先後自願當人質,讓管理員等得以脫險。

6名囚犯周三下午搶奪10支長短槍和200多發子彈,挾持獄長和戒護科長,當局出動200警力及特警荷槍實彈包圍監獄。

警方也安排囚犯家屬到監獄,嘗試勸喻囚犯投降。

台灣法務部門表示,這6名受刑人分別是鄭立德、靳竹生、黃子晏、秦義明、魏良穎、黃顯勝。

談判專家引述事件帶頭的囚犯鄭立德表示「不想傷人,但如有必要會自我了結」的口訊。

監獄挾持事件帶頭的囚犯是有黑幫背景的鄭立德。台灣傳媒報道,他是竹聯幫高雄分會會長,曾經涉及有組織犯罪、槍械、盜竊等罪行,作風兇殘。

鄭立德12年前涉嫌持槍勒索入獄,3年前因為車禍撞死人及找人頂包被判監28年6個月。

其餘5名挾持人質的囚犯,涉及的罪行包括毒品、強盜及盜竊,全部人被判監25年至無期徒刑。

(撰稿/責編:路西)



******
高雄大寮監獄昨發生受刑人搶槍挾持典獄長欲逃獄事件!歷經14小時對峙,6嫌自盡,典獄長平安獲釋,《蘋果》今上午出版號外,讓民眾免費索取。

高雄大寮監獄鄭立德等6受刑人昨下午衝進戒護科,搶走10支長短槍與223發子彈,挾持典獄長陳世志與戒護科長王世倉當人質,他們想逃跑時與警駁火,隨後對峙。

凌晨監獄陸續傳出槍響,期間鄭立德提出要求宣讀重審18年殺人案冤獄等5點訴求,並放話「見白狼就放人!」直到今天凌晨5點35分,監所人員透過監視器確認4名歹徒自殺身亡,5點39分再度確定另兩名歹徒也自殺,遭挾持典獄長平安獲釋,挾持事件歷經14小時落幕。



剛剛才來的訊息。受刑人自盡,典獄長獲救。
其實,陳典獄長是舊識,一開始的時候,我就感覺到他想救這幾個人,因為他知道這些人只是在無望中想讓自己的最後能夠重新找回人生,縱然僅是虛幻而已,他們只是想在瞬間得到自由。
為何這個社會在最初的時候,不伸出援手,而且在最後的時期,也僅是要求法與秩序?
什麼人權,什麼復歸,其實都僅是幻覺而已。特別在這個悲情的鬼島。

Richard Lee 刑事政策四目標:嚇阻、應報、隔離、教化。有很長一段時間大家都在那裏教化教化,但從加州證明有效的三振法開始,許多社會已經慢慢從前幾十年獨尊教化中移動。真正有效而被社會支持的刑事政策應該平衡且並重這四個目標,一種米養百樣人,盲目只重教化、認為人人可教化或是每個罪犯都值得社會花大量資源、冒大量風險去教化,是無視現實的。



楊亭萱 他們犯罪太多被關覺得無望⋯那被害人呢?他連感到無望的情緒都不可得,家屬的痛苦呢?自己犯罪自己擔,別倒因爲果了。幹了這麼多壞事還理直氣壯,死了只是剛剛好而已。



Paul Shen 我暫時不問整個事件有沒有陰謀。

即便有陰謀,是什麼樣的動機,可以讓一個人放棄那與生俱來的,也是最強烈的本能——生存的意志?

當一個人需要被救助,還可能被教化的時候,整個社會既無法提供援助,更多時候是選擇了漠視。

然後當這些人選擇用激烈的手段來抵抗這個社會時,我們想要的,卻是讓他們消失。

這就是我們眼中的秩序與正義?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