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6日 星期一

蘋論:罷免蔡正元:痞子不怕雷打(江春男)、偉大的笑話;委員誰治國最好;鼓勵「被討厭的勇氣」:北柯南賴令人期待;賴神看見未來(江春男)





痞子不怕雷打(江春男)
2015年02月16日

罷免案未通過,是意料中事,但是蔡正元大喜過望,聲稱這是一場民主法治的偉大勝利,說他有金剛不壞之身,誰也打不倒,並影射民進黨是政治詐騙集團,太陽花是職業學生所領導,絲毫不改其痞子本色。

割闌尾運動的目的,是要伸張民意,把那些言行乖張,不把民意當一回事的民代拉下馬,或至少給他們足夠教訓。但是,這一招對蔡正元根本沒用,他從頭到尾毫無反省悔過之意,反而以嬉皮笑臉的方式,嘲笑罷免案,把公民怒吼當作一件丑劇。
在這種情況下,民進黨還宣稱,人民已透過這次行動,展現公民力量,這不是很阿Q嗎?
罷免的門檻太高,又不准宣傳,這些不合理的規定,當然應該設法修改。但要對付不屑議員,最有效的辦法,還是推出人馬單挑,取而代之。只要有兩、三個成功案例,就很有教育作用。
蔡正元的口才能力都不錯,多年來一直想要選首都巿長,但他亦正亦邪,爭議甚多,言辭辛辣刻薄,喜歡挑釁,有時令人牙歪齒冷,他偏偏以此為樂、為榮,更讓人火冒三丈,才會名列割闌尾之首席,但是他具有痞子個性,且已不打算選舉,罷免沒在怕。 

代議制度有缺陷

罷免不通過,反而長了他的志氣,使他更為搖擺,花了那麼大的力氣,動員那麼多人,結果他未得到教訓,還反過來嘲笑公民團體。要割其他闌尾,氣勢已消,更難成事。
其實,以憤青方式,高舉公民團體的大旗,對付狡詐政客,即使降低罷免門檻,成功機會仍然甚微,這是代議制度之缺陷,不是台灣獨有。
割闌尾運動,精神可佩,但是痞子終究不怕雷打。唯一有效的辦法是推人直接和他對決,這次,馮光遠準備向吳育昇單挑,吳立委立刻緊繃神經,言行謹慎,不敢再張狂。 

蘋論:偉大的笑話



罷免蔡正元委員終因投票率僅24.98%而告失敗。這意謂著罷免的門檻過高,與當選的多數決完全不合比例原則。但也顯示反藍的情緒已經緩和下來,由立委補選國民黨的平盤和蔡正元罷免案的失敗,可以看出藍營已經止血。

蔡正元在去年11月29日的選舉時,是連勝文的總幹事,與柯營常針鋒相對,惡言相向;結果柯文哲大勝,邏輯上支持柯的選民應該很討厭蔡正元,罷免蔡正元應該也輕騎過關,結果並非如此,意謂著什麼?可以推理成選舉時擁柯的選民若非不討厭蔡正元,就是柯的魅力呈邊際效率遞減。如果柯已經不是萬人迷,那麼柯的朋友和敵人都會重新評估柯的實力,並採取新的對策。
現在國民黨變哀兵;民進黨變驕兵,從蔡英文的表現可以看出蔡對明年大選的過度信心。柯魅力的減弱並不值得民進黨心頭暗喜,柯的除魅也隱喻著民進黨風頭的轉緩,國民黨和反國民黨人士之間的奇正關係,正在微妙地翻轉,下次選舉蔡英文和民進黨未必獲勝,即使柯力挺蔡及民進黨,也許效果有限,甚至產生反效果。誰知道呢?
不過,雖然羊年來臨,蔡正元也不必洋洋得意,說什麼「這是一場民主與法治的偉大勝利」。其實,靠著大多數人懶得出門投票,又是情人節,年輕選民不是在把妹,就是在陪男友,要不就是在家當婉君,並不能引申出他們支持蔡的結論;何況出來投票的7萬9303名選民,竟有7萬6737人主張罷免蔡,反對罷免的只有2196人。當然不投票就形同反對罷免,但我們不知道不投票的選民有多少是反對罷免蔡、有多少無所謂、有多少支持罷免但不如把妹重要。情人節把妹才是王道,才熱血澎湃,罷免個什麼勞什子鳥立委,哪有妹妹要緊?「偉大的勝利」?笑話一句。 

仍須修法降門檻

為了合乎比例原則,立院已修《選罷法》,將來罷免公職人員比較容易。現在還有《公投法》、《憲法》也須修正,例如降低投票年齡、改革政府體制……革命尚未成功,同志仍須努力。 




蘋論:鼓勵「被討厭的勇氣」
2015年02月10日
台南地檢署檢察官在議長李全教前天下午前往廈門時,趕赴機場攔截,把李帶回地檢署漏夜偵訊,應是懷疑李欲潛逃出境而採取必要手段。南檢這次霹靂行動大快人心,值得大家鼓掌致敬。

沒證據不代表沒犯罪,只是證據遭湮滅;有證據也不代表真犯罪,可能是錯誤的證據(江國慶冤案)。這是基本常識。即使最後找不到證據無法定罪李全教,他的形象與社會觀感也聲名狼藉。一個傳統台灣地方的黑金政客,完全無視台灣政治文化已大幅改變的現實,還在玩老狗的老把戲──買票賄選,以為像以前那樣船過水無痕,案發後還聲聲喊冤要「以死明志」;如此膽大妄為,身陷囹圄,只是最基本的報應罷了。
除了南檢,還有幾項因素導致李全教陰溝裡翻船:首先是市長賴清德拒絕進入貪腐的市議會接受質詢,使這件事情鬧大造成全民矚目的焦點,李及其同夥賴以孳生的陰暗濕霉之處,被太陽照到而無所遁形(賴清德語)。按昔日縣市長與議長同為共犯結構的情勢,李全教絕對「貪成身退」。但賴市長勇敢打破這個行之久遠的食物鏈,難怪深受民意愛戴。
其次,太陽花社運形成了新的公民運動,召喚出公民自主意識而主動監督政府,壓迫政府不得不使自己透明化,並以去年11月29日的選舉表達公民監督的意志,徹底翻轉往日見不得人的暗黑政治文化,呈現出民主機制自我矯正的功能。
相信南檢和賴清德都從這股新啟蒙中獲得鼓舞和力量。黑暗勢力不像外表上和想像中那麼強大,只要勇敢,想要摧毀它並不難。
輿論每天拿探照燈照著李全教案使它無所遁形也功不唐捐。電視名嘴其實對減少政壇暗黑行為厥功甚偉,他們的緊咬不放,是北市5大案和南市李全教案難以被搓湯圓搓掉的原因之一。
民進黨負責前往台南監督議長選舉黨籍議員的立委陳亭妃,在選後因有5人跑票遭指摘而哭著表示,在2000萬面前,實在很難勸阻跑票。這句話說明了賄選確實存在以及阻止受賄的困難。 

北柯南賴令人期待

北柯南賴打破了台灣的政治生態,他們都有「被討厭的勇氣」。期待這兩位市長掀起全面的政治文化大變革,促使台灣蛻變轉型。
****小學生作文題目


蘋論:誰治國最好


工程師治國、律師治國、醫生治國、學者治國,台灣都實驗過,其中最失敗的是學者治國、其次是律師治國。工程師和醫生表現最好。
專業能否影響人格特質,並無證據證明,但不同專業形成的不同工作習慣則有目共睹。學者治國失敗,並不是無能顢頇,而是工作習慣所致。學者研究習慣是等資料蒐集齊全,經過反覆論證,以及與其他同領域學者「互為主觀」的交叉審訂,達到學術界要求的素質後,才能提出公布。所以學者的工作習慣不是快速有效,而是周延縝密。出來做官這個習慣就成了反應遲鈍、顢頇無能、迂腐緩慢,不食人間煙火,遭到事事要求速效的台灣急驚風社會咒罵,也就不奇怪了。
律師治國原是成熟民主社會常態,因民主機制強調事事依法合法,又有人權、民權的優先考量,政府與人民的關係受到法律的規範,律師最了解這套機制的意義與運作,因此出任政治領導人較能讓人民放心。但是台灣連續兩位律師總統都讓人失望,應該是我們的法學教育出了嚴重的問題,是否可改為法學院必須大學畢業後才可申請進入?以免除了法律其他一概不懂。此外,律師打官司經常纏訟甚久,習慣與人爭辯,又須顧及各方權益,不免曠日費時,若從政也習慣拖延時間,引起民眾不滿並不意外。
工程師治國的優點是他們的工作習慣較注重準確度和效率,刻苦耐勞,講究科學,並且有務實的長期規劃,做事按部就班,因此很快看出績效。孫運璿就是例子。但問題是他們往往把效率置於人民的權益之上,不惜犧牲民眾權益達到國家的集體目標。 

醫師明快表現最佳

醫師的工作習慣是快速解除病患的痛苦,針對即使很小的病灶也希望及時藥到病除。他們充滿科學精神,敢於嘗試,勇於解決問題,有時不懼孤注一擲,行事明快。柯文哲和賴清德都是醫生,可以看出他們的施政工作習慣。但問題是醫師相對於病人頗具有威權人格,不太能接受挑戰與質疑,也傾向於不擇手段達到目的。孫中山就是例子。
目前為止,柯、賴都比學者、律師表現好,也許我們這個病態社會需要醫師而非工程師、律師來施以治療吧! 


*****



司馬觀點:賴神看見未來(江春男)


 
賴清德出版《看見未來》一書前一天,台南地檢署即全面出動,議長李全教在機場被攔下,賄選案似乎即將有了結果,許多人對賴神的未來更有所期待。

國民黨在台南議會只有16席,李全教卻得到29票,這種事太誇張了,一般人用膝蓋想,也猜得到其中必有金錢在推磨。李全教把責任推給賴神做人失敗,說服力十分薄弱。此事對民進黨也是大傷,難怪賴清德堅持釐清案情前,不進入議會。市長向市民負責,但我們實行代議制,不是直接民主,所以巿長須接受議會的質詢和監督,賴神拒絕進入議會,法理上站不隱,實際上也有具體困難,短期可以拉扯,長期則行不通。他幾乎拿自己的政治前途對賭,支持者都替他捏把冷汗。

其實,賴神並未把話講死,只說要等案情釐清,並未說一定要收押或起訴。現檢方出動上百人大搜索,不論結果如何,賴都可解套,也許還倒贏了一大把。 

這件事已過了一個多月,現在才搜查,有人嘲笑是「放尿安狗心」,做做樣子而已。但是更可能的是,金錢都在中國經手,檢方只能鴨子划水,暗中撒網。表面上風聲快要過去,當事人心防開始鬆懈,李全教再度赴中國時才收網。 

李全教向黨中央控訴政治迫害,甚至質疑地檢署受賴巿長壓力,這種事連國民黨也難相信,且他以前選中常委也涉嫌送禮,這幾年又努力經營兩岸關係,此次無人替他的清白背書,即使和他合唱《你是我的兄弟》的朱主席,也不想被他纏住。 

只有一位黨籍立委義氣薄天,不計個人毀譽,揚言大刪台南地檢署的預算,這位立委名叫呂學樟,不過,呂委員可能不想再選了。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