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2月12日 星期四

姜文:“中國無需被惡搞,它就是最大的惡搞”


繁簡轉換,表達等有錯字。


姜文:“中國無需被惡搞,它就是最大的惡搞”
《一步之遙》導演姜文在柏林接受德國之聲的採訪時,解答了一些令觀眾不解的問題:例如,是否因為審查刪減而導致看不懂,影片有無諷刺意味等。
Berlinale Premiere „Gone with the Bullets Jiang Wen Roter Teppich
姜文、周韻出席柏林電影節
(德國之聲中文網)在中國,姜文影片的特立獨行總會激起觀眾討論的熱情。子彈三部曲的第一部《讓子彈飛》獲得好評如潮,網上湧現各種隱喻的分析和解讀。續集《一步之遙》雖然是唯一入選主競賽單元的華語片,但似乎沒有籠絡大多中國人的芳心,拿姜文自己的話說就是:"很多誇讚都是在瘋狂的批評之後出來的,這部電影在中國兩極分化得很厲害。"《一步之遙》原定於去年12月8日在北京舉行的 首映禮遭遇延期。製片方當時給出的理由是:因影片審查工作尾聲中出現新的情況,只得拿出時間做最後之調整。 姜文11日在柏林接受包括德國之聲在內的四家媒體的群訪。當被德國之聲問及影片是否像傳言所說的那樣因為刪減才導致看不懂時,他回答說:"在中國每個電影都要通過審查,我不是一個特例。當然審查會影響電影的表達。但是我覺得我的電影在中國被一些人是認為看不懂,並不是完全是審查的原因,因為也有些人看得如醉如痴、表示看得懂。我覺得,中國觀眾所謂得看不懂是一種自我表達,這些觀眾覺得自己很重要,他們覺得聽不懂、看不懂的就不好,那這個世界就會變得很簡單很不好,因為人們聽不懂、看不懂的東西太多了。"


Berlinale 2015 WETTBEWERB Gone With The Bullets EINSCHRÄNKUNG
《一步之遙》是本屆柏林電影節唯一入選主競賽單元的華語片


外國觀眾也雲裡霧裡?

一些外國觀眾在柏林看完片後告訴記者,影片場景很絢麗,眼花繚亂。還有人認為這部影片裡融入了很多西方元素。另一名德國老記者甚至把主要女演員舒淇和周韻當成了同一個人。看來,外國觀眾也看得有些雲裡霧裡。姜文猜想外國觀眾的反應說:"可能也是褒貶不一吧。拍一部大家都能看懂的片子我覺得自己是可以做到的,甚至是相對容易的,但是要拍一部反應內心真實的(就困難了),例如這個故事對我來說不是一個諷刺的故事,因為人性當中和人類生活當中需要諷刺的東西太多了。" 據姜文介紹,他二十多年前就曾來過柏林,也去過一些電影節,他發現那個時候,"世界對中國的認識還非常少,交流上有很多誤讀,這種美麗也導致我們得了很多獎,現在好多了,但仍有誤讀,但是現在比那個時候的信息量大,彼此更加了解。"他還表示自己此次受邀來柏林參展的目的很純粹,沒有想通過自己的影片讓世界認識中國,因為已有很多其他途徑了,他繼續說: "我覺得自己越來越回歸到電影本身,無論是哪個國家,讓大家看到曾經有這樣一些人、居然發生過這樣一個故事,對我來說就夠了。" 姜文另外坦言,這個故事裡跟普通人建立的認知有相悖的地方,比如妓女和嫖客的形象。"但問題是,很多真相都是對常識的一種顛覆,如果對常識都沒有顛覆,很難接近更遠的真相。因為社會為了穩定,為了大家都能清楚,只能告訴你一個最基本,最簡單的東西。"



Berlinale PK „Gone with the Bullets Jiang Wen
姜文、周韻、洪晃2月11日出席《一步之遙》新聞會

找到接近真相的方向"

姜文在接受采訪過程中多次提及自己對歷史的興趣以及對追求真相的渴望。因此,記者不禁問道:許多人相信歷史都是由勝利者書寫的,您是如何尋找真相的呢?姜文認為這是個很好的問題,他告訴德國之聲說:"第一步,首先就是不要用電影重現勝利者所撰寫的歷史。第二 ​​步應該超越,當然要以探索為基礎,與大家已經習慣的認識保持距離。第三,我可能不知道真相到底在哪,但我盡量會排除假象,也許我們永遠找不到真相,但是我們也許能找到接近真相的方向。" 將電影背景選在20年代的上海,姜文的考量是:"我想把北洋時期當成一種類型電影的背景,就像美國牛仔時期的電影。中國的北洋時期……17年的時間里大概換了20多個總統,雖然也叫中華民國,但實際上是分裂的。軍閥各佔一方,其實這17年當中是中國少有的很熱鬧,很蓬勃的時代,……它有點像中國古代存在過的春秋、戰國,就是在都說中文的情況下,有不同的意識形態同時發生,那這個是很有喜劇性的,這個戲劇性對錶達電影當然是非常方便的。" 無論拍什麼電影,都會有人說這是對中國的惡搞" 姜文闡述了影片主角馬走日最吸引他的地方:"馬走日意外面臨了眾人對他自己的評述,又意外的面臨了他必須按照眾人對他的評述去演電影,他才能活,他以為自己可以做沒有底線的事,他沒想到自己其實受不了的。他說自己綁架了武六,而不是武六,他還是一個羞於得到過分好處的人,他 ​​自己以為自己是個混混,騙子,但其實他是個有尊嚴的人," 姜文還覺得自己在馬走日這個角色身上看到了自己的影子。他說:"我覺得馬走日所要面對的也很像一個導演,或者說像我本人面對的世界、觀眾、市場或者評論。電影中的這個人不想也沒有辦法幫助大家朝假象的方向前進,我也在試圖通過電影尋找真相的方向。" 有人感覺姜文的新作跟之前的作品相比商業色彩較濃,姜文自己卻不這麼認為,他介紹:"我其實沒有太多界限,作為導演我還是想拍有意思的電影,但是這樣有意思的電影在中國越來越少了,因為大家都過分考慮錢的問題,都會拍一些簡單的,讓大家都能懂的片子,作為年紀稍微大的一點人,想讓十幾,二十歲的人都能懂,能拍什麼呢?魔怪神話?那不就像哄小孩睡覺之前的狀態。好演員又不甘心做這些事,如果想做演員繼續過癮的話,我可能會回到本行演話劇。" 當被問道影片是否在惡搞當今的中國時,姜文笑著回答道:"中國現代的社會不需要被惡搞,中國本身就是最大的惡搞,全世界都搞不過他,不用惡搞。所以你無論拍什麼電影,都會有人說這是對中國的惡搞。" 經歷過兩部電影的如潮評論後,姜文對子彈三部曲中的第三部已有初步想法,他說:"第三個可能是拍施劍翹,一名北洋女殺手的故事,用十年時間報仇成功,有點像教父裡的Michael。"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