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16日 星期四

招允佳、黃民奇、許金榮、Peter Wennink(ASML)


我約30多年沒見過電子(ERSO)所同事許金榮先生,看了這張照片,真覺得歲月不饒人。

漢微科成為 ASML 集團旗下一員後,有人說台灣的好公司逐漸消失,也有人認為台灣公司的價值終於被外界看到。不管如何,對於漢微科可說是熬出頭了。
6 月 16 日的一早,從櫃買中心傳來的重大訊息,荷蘭半導體設備商艾司摩爾(ASML)宣布將收購國內半導體電子束檢測設備大廠漢微科 100% 的股權。在成為 ASML…
FINANCE.TECHNEWS.TW|作者:財經新報

連賠12年
曾慘賠12年的漢微科在2012年5月21日以208元掛牌,僅僅在10個月內即成為台股股后至今,並數度與大立光爭奪股王寶座,曾艱苦抗癌的漢微科董事長許金榮憑藉卓越技術和用心帶領公司,受到國際客戶肯定,功不可沒。
許金榮是當年工研院第一批赴美國RCA學習半導體的種子部隊,與台積電副董事長曾繁城、聯電榮譽董事長曹興誠、聯發科董事長蔡明介同期,回台後在工研院、台積電及聯電任職。
許金榮任職聯電期間,有天突然不太舒服,先是覺得疲倦,數月後發現淋巴有腫塊,檢查才知已是鼻咽癌第二期。得知罹癌後,許「擔心卻不慌亂」,努力調整作息,維持飲食規律、絕不熬夜,更告訴自己凡事不要緊張,搭配醫院療程,最後病情終獲控制。

靠誠意打動客戶

許金榮戰勝病魔後,相當重視養生,更重視運動,靠打乒乓球維持健康。
離開聯電後,許金榮被漢微科母公司漢民董事長黃民奇挖角,先到漢民擔任總經理,再轉戰漢微科當董事長。半導體業界人士說,許憑藉著在半導體業界經驗,靠著毅力和對客戶需求的體貼,屢屢獲得訂單,終於替漢微科打下一片天。
業界人士透露,為解決客戶問題,許金榮甚至主動將逾億元的機器搬到客戶廠房提供測試,「光是這點,就讓客戶相當感動。」
記者蕭文康 

許金榮(65歲)

●學歷
1973年交大電子工程學系
1985年交大光電工程碩士
●經歷:
台積電資深副總
聯瑞、合泰總經理
聯電共同總經理
漢民總經理
●身家:持有漢微科股票361張、約5.09億元(以每股1410元收購價計算)
●現職:漢微科董事長
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 

彭博商業周刊 / 中文版
.......全球半導體設備採購量近年集中在積極衝刺先進製程的英特爾、三星、台積電,其中台積電位在台灣,使其成為全球半導體設備主要市場。ASML收購漢微科,除了漢微科設備檢測領域技術發展的潛力,也因為漢微科位在台灣,有靠近主要市場的優勢,未來ASML有機會在台灣深化其本地研發團隊。
漢微科董事長許金榮今日在台灣櫃檯買賣交易中心舉辦的重大訊息記者會中表示,ASML與漢微科約兩年前就開始接觸討論併購,但最近才開始詳談細節,雙方「情投意合」。他表示,漢微科將成為ASML旗下百分之百子公司,但漢微科既有的編制不變,員工全數留任,不會裁員。
ASML是全球半導體設備大廠,在晶片微影設備領域全球市佔第一,客戶包括英特爾、三星、台積電等大型晶片製造商。漢微科主要以電子束技術,銷售晶圓檢測設備,在電子束晶圓檢測領域市佔超過八成。ASML與漢微科在聯名新聞稿中表示,漢微科的電子束核心技術,將能強化ASML的微影技術解決方案。ASML與漢微科表示,半導體製造進入更精細的製程階段,相關技術與良率控制更困難,雙方整合後技術提升且服務更加完整,有助於應對此項挑戰。
ASML與漢微科已簽署股份轉換契約,ASML將以每股新台幣1,410元,現金收購漢微科全數流通在外股份,併購金額與漢微科15日收盤價新台幣1210元相比,溢價幅度約16.5%。併購案宣布後,漢微科與ASML股價雙雙上漲。
在交易細節部分,ASML將以自有現金、約15億歐元的銀行融資、以及增加發行約590萬股,折合市價約5億歐元的股份,支付此次交易金額。ASML表示,增發股份主要由漢微科及其經營團隊認購,以顯示漢微科對此次交易案的信心,增發股份總額佔ASML股權不超過1%。
此項併購案仍需要經過台灣公平交易委員會、投資審議委員會、韓國與新加坡等國公平交易委員會同意,併購完成後,漢微科在台灣櫃檯買賣交易中心掛牌的股票將下市。(記者:黃國蓉)

漢微科從慘賠12年到身價千億 寫下傳奇

發稿時間:2016/06/16 
(中央社記者張建中台北16日電)台股股后漢微科以新台幣1千億元賣給荷商ASML,震撼市場,其實漢微科1998年創立後整整賠了12年,但在創辦人暨執行長招允佳堅持、大股東漢民科技董事長黃民奇不離不棄下,寫下傳奇。

「創新創業是必要,不過,埋頭苦幹把想法實現更加重要」,去年7月在工研院院士授證典禮上,漢微科創辦人招允佳道出他創業的心路歷程。

招允佳畢業於國立交通大學電子系,為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電機與電腦工程博士,1991年至1998年於美商科磊(KLA)擔任資深研發工程經理,負責研發前瞻性電子束檢測技術。

當時因科磊對電子束檢測技術投入態度消極,招允佳毅然決定與友人走上創業一途,正好主要代理半導體設備的漢民科技董事長黃民奇有意自己做設備,因而催生了漢微科。

只是漢微科創立後並不是一路順遂,成立後整整虧了12年,不過,在招允佳與黃民奇的堅持下,漢微科總算熬出頭,在電子束檢測設備領域囊括全球8成以上市占率。

熬了12個虧損年頭的漢微科,因擁有多項電子束檢測設備關鍵專利,備受市場高度肯定,2012年5月21日掛牌上櫃後,僅在10個月內即登上台股股后,並曾一度超越大立光(3008),搶下台股股王寶座。

如今,隨著半導體製程技術不斷推進,10奈米以下及3D立體結構製程的製程技術及良率控制難度提高,漢微科多年專注高解析度及電壓反差成像電子束產品及應用開發,位居電子束檢測設備龍頭,讓國際知名的設備大廠艾司摩爾(ASML)看上其優勢,宣布跨海來台收購漢微科。

漢微科從創立到今天被國際大廠捧上千億元巨資收購,千里馬招允佳與伯樂黃民奇可說是寫下漢微科傳奇的關鍵人物。1050616


****
世界半導體設備第一大廠艾司摩爾(ASML).....


.......事實上,艾司摩爾過去五年的股價,已漲了二四九%。讓這家業界之外籍籍無名的專業設備廠,成為僅次於皇家殼牌石油以及聯合利華的荷蘭市值第三大公司。

EUV:半導體業的終極武器

這全靠總部後頭那棟最高機密的巨型廠房,裡頭身穿無塵衣的員工正在組裝,如同貨櫃車般大的EUV微影系統3350B之賜。這是令全球半導體業引頸期待的「終極武器」。

台積電、英特爾都寄望,這台史上最昂貴的「工具機」,會在二○一七年開始試產的七奈米製程大發神威,成為主力機種。

全球每年生產上百億片的手機晶片、記憶體,數十年來都仰賴程序繁瑣,但原理與沖洗照片類似的曝光顯影製程生產。

其中以投射出電路圖案的微影機台最關鍵、也最昂貴。過去十多年,全球最先進的微影機,都採用波長一九三奈米的深紫外光,然而英特爾、台積電量產的最先進電晶體,大小已細小到僅有數十個奈米。這形同用同一支筆,要寫的字卻愈來愈小,最後筆尖比要寫的字還粗的窘境。

要接替的「超細字筆」,技術源自美國雷根時代「星戰計劃」,波長僅有十三奈米的EUV;依照該技術的主要推動者英特爾規劃,二○○五年就該上陣,量產時程卻一延再延。

因為這個技術實在太難了。EUV光線的能量、破壞性極高,製程的所有零件、材料,樣樣挑戰人類工藝的極限。例如,因為空氣分子會干擾EUV光線,生產過程得在真空環境。而且,機械的動作得精確到誤差僅以皮秒(兆分之一秒)計。

最關鍵零件之一,由德國蔡司生產的反射鏡得做到史無前例的完美無瑕,瑕疵大小僅能以皮米(奈米的千分之一)計。

這是什麼概念?艾司摩爾總裁暨執行長溫彼得(Peter Wennink)接受《天下》獨家專訪時解釋,如果反射鏡面積有整個德國大,最高的突起處不能高於一公分高。

「滿足這類(瘋狂)的要求,就是我們的日常工作,」兩年前由財務長接任執行長的溫彼得說。

因為EUV的技術難度、需要的投資金額太高,另外兩大微影設備廠──日本的Nikon和佳能,都已放棄開發。艾司摩爾儼然成為半導體業能否繼續衝刺下一代先進製程,開發出更省電、運算速度更快的電晶體的最後希望。

「如果我們交不出EUV的話,摩爾定律就會從此停止,」溫彼得緩緩地說。因此,三年前,才會出現讓艾司摩爾聲名大噪的驚天交易。

英特爾、台積電、三星等彼此競爭的三大巨頭,竟聯袂投資艾司摩爾四十一億、八.三八億、五.○三億歐元。(台積電已於今年五月出售艾司摩爾的五%持股,獲利二一四億台幣)

溫彼得解釋,當時各大廠都要求EUV的研發進度加快,他告訴這些顧客,「希望加快EUV的研發進度,我們就得加倍研發支出。」

於是,艾司摩爾研發經費倍增到現在的每年十三億歐元的規模。多出的一倍,艾司摩爾自己出一半,三大半導體巨頭合出另一半。

「能夠讓顧客幫你買單,製造做到最厲害就是這樣了,」台灣半導體設備大廠,帆宣總經理林育業佩服地說。

「ASML(在半導體業)的關鍵地位,真是無與倫比,」上銀董事長卓永財也表示。

十三年前的上一場革命

半導體業上一個革命性變革,發生在十三年前。現任台積電研發副總、世界微影技術權威林本堅,在當時力排眾議,認為將市面既有的一九三奈米微影透過水折射,效果可較當時被期待接棒的一五七奈米為佳。

艾司摩爾也迅速呼應台積電,一年後,推出世界第一台以水為介質的浸潤式微影實驗樣機。該技術大受歡迎,迅速成為業界主流,日本的Nikon與佳能投入鉅資研發的一五七奈米微影技術,竟從此被擱置。

這是這家半導體設備業的後起之秀,成為世界第一的關鍵轉折。該公司在微影市場的市佔率因此從二○○一年的二五%,一路快速爬升到現在的八○%。

為何在歷史性的關鍵時刻,艾司摩爾可迅速抓住機會,並達成技術的跳躍發展?

溫彼得對這個問題胸有成竹, 「這得歸功於我們『開放式創新』(open innovation)的架構。」

最關鍵技術 自己發展

日本一橋大學創新研究中心教授中馬宏之,曾對日本微影雙雄的敗因深入檢討。他在研究論文指出,艾司摩爾微影機台有九○%以上零件向外採購,比例遠比競爭對手Nikon與佳能為高,「這種獨特的採購策略,是艾司摩爾成為市場領導者的關鍵。」

中馬宏之認為,高度外包的策略,讓艾司摩爾可以快速取得各領域最先進的技術,讓自己專注在客戶的需求,以及系統整合等兩大關鍵重點。

這種大膽的外包策略,最大的隱憂在於,半導體科技發展快速,每個供應商每一年都有嚴苛的新任務待達成,萬一有人掉隊,拖累整個系統的進度怎麼辦?

「有些(關鍵)技術我們得自己發展,」艾司摩爾總裁暨技術長布令克(Martin van den Brink)說,他是三十一年前艾司摩爾從飛利浦獨立出來的第一批工程師成員。

例如,兩年前台積電公開表示,EUV要商用化,全新光罩的原生缺陷(defect)還必須進一步降低十倍。否則製出晶圓的良率會低到市場難以接受。

不找供應商 找的是長期伙伴

布令克率領的技術團隊,針對這個重大的技術瓶頸,在今年推出革命性的可移動光罩薄膜(removable pellicle)技術,大受業界好評。

「我們只挑選最關鍵的部份來突破,」布令克得意地笑著。

二○一一年,艾司摩爾到台灣林口設立研發中心,並開始甄選台灣供應商。最後共有五家台廠入列,包括半導體設備廠帆宣,以及上銀旗下的大銀微系統。

帆宣南科廠內,無塵室裡頭組裝中一個個窗型冷氣大的機電模組,便是艾司摩爾當前主力機種,浸潤式微影機台的部件之一。造價不下於一台進口車。

艾司摩爾對品質要求極為嚴苛,帆宣投入研發初期,長達三年時間,只有極少量訂單。負責的主管苦不堪言,跑來問總經理林育業,「不要做了好不好?」

但通過考驗之後,艾司摩爾就當帆宣是「自己人」。其他美國大廠要求代工廠「一顆螺絲釘都不能變」,奉行「開放式創新」的艾司摩爾態度截然不同,「他希望你改,還會邀請你參與設計,」林育業說。

林育業接受訪問時,雖為能打入「高不可攀」的艾司摩爾供應鏈沾沾自喜,但他也一再認真地反問記者,「EUV是不是確定能量產?」

這充分反映當前業界的焦慮,不但擔心EUV能否克服所有技術障礙,達到量產要求;另一派更擔心即使EUV上陣,但高昂的生產、設計成本,會讓IC設計廠望之卻步。摩爾定律仍舊會因為經濟投資報酬率下滑而止步。

面對種種質疑,溫彼得依舊信心滿滿,要大家不要擔心,「我們會搞定的!」



--------------------------------------------

專訪艾司摩爾執行長 溫彼得

政府角色 在為企業製造胚胎



《天下》於四月造訪艾司摩爾荷蘭總部的一個多月後,回到台灣,在竹科外圍一棟辦公大樓,專訪艾司摩爾總裁暨執行長溫彼得(Peter Wennink)。以下是專訪摘要:

問:之前摩爾定律差一點因經濟理由走不去,但後來iPhone出現,推動業界對省電、高效製程的迫切需求,才逆轉局勢。造價高昂的EUV製程會不會遇到類似困境?

答:我有另一種看法,iPhone能出現,是因為浸潤式微影技術(造就的新一代省電處理器、高密度記憶體),這是真的。

人們常問我,「Peter,下一個殺手級應用是什麼?」

我都回答:我不知道。但我能確定一件事,當我們持續推動摩爾定律,讓晶片性能大幅提升,自然有人會找出用途。世界上有很多聰明人,賈伯斯是其中一個。

現在新一波的浪潮是物聯網,沒錯,物聯網所用的感測器不需要太先進的製程。但它們背後的基礎建設,更省電的伺服器、雲端硬碟非常需要。

問:艾司摩爾出自飛利浦。而當年的飛利浦是有名的高度垂直整合,樣樣自己做。你們為何會走出「開放式創新」的研發模式?

答:只有一個字就是:窮困(poverty)。窮困激發創意。

1984年,我們懷抱著顛覆產業的夢想,從飛利浦獨立出來。當時飛利浦經濟情況很糟,正執行一個很大規模的裁員計劃,沒辦法給我們經費。

那我們怎麼辦?我們去找政府爭取經費,去找供應商,告訴他們我們的構想,問他們一起做好嗎?我們跟你分享利潤。我們因此打造一個很大的研發網路。

艾司摩爾的供應商不只供應零件,還供應知識。我們還有很多研發伙伴,包括荷蘭的大學、歐洲研究機構。例如,我們跟距離不遠的比利時校際微電子研究中心(IMEC)關係很密切。他們永遠可以用很低的價格,拿到我們最新的機台;我們也可以藉此提前了解下一代晶片技術的需求。

問:飛利浦雖然已解體,但卻蘊育出艾司摩爾。請問荷蘭是怎麼做到的?可以給面臨後PC時代的台灣一些建議嗎?

答:長期對研發的持續投入非常重要,這也是我對荷蘭政府的建議,因為我認為荷蘭政府對於基礎研究仍不夠重視。

基礎研究主要該由政府、企業支持的法人機構進行,它們負責製造源源不絕的「胚胎」,企業承接之後再將之扶養成人。

企業應該與研究機構密切合作,拿到胚胎之後就該專注。為什麼艾司摩爾這麼成功,因為我們專注。

當初飛利浦樣樣都做,最後解體了。這證明大型企業巨人的時代已經不合時宜了。未來的主流該是企業、研究機構分工的「開放式創新」。(陳良榕採訪整理)

- See more at: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68998&utm_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