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4日 星期五

蔡英文 Tsai Ing-wen總統:外交苦旅 (蘋論)希望有一天,對於民主和人權的看法,兩岸之間會趨向一致, Taiwan's Leader Pushes Away From China



蘋論:蔡總統的外交苦旅





今天是蔡總統就任後首次外交出訪,並且定調為「踏實外交」,也就是沒有驚奇、沒有意外、沒有鋪張、過境美國採低調務實原則,也沒有活動。.....所謂「踏實外交」,其實就是現實主義外交,也就是維持現狀,它不是只單純的針對中國,也包括對美、日、歐盟及邦交國。這項原則有5點意義:不改變台海現狀、不宣布台灣獨立、不挑釁中國、不降低與美日關係的濃度、不主動增減現有的邦交國數字。 
史家對一世紀初葉羅馬皇帝提庇留的詮釋是:「他採取的是現實主義,甚至是悲觀者的態度,對人類宿命、人性和政治全然不存幻想。」他藉由興建軍事基地、鞏固既有領土,以外交和軍事威脅並用的手段維繫對羅馬有利的和平環境。台灣沒有心存幻想的權利,現實嚴酷地掐著我們的脖子,我們軍事上難以保證安全,就更必須在外交上親近美國,並且不橫挑強梁,走現實主義路線。
如果台灣走現實主義路線,就必須強迫自己承認崛起的中國此一現實,如果無法做朋友,至少不要去激怒、挑釁它;但是要作好中國隨時可能襲台的準備,別指望《國際法》能維持秩序,國家要有足夠的力量才能維持現狀、維持和平。
台灣現在需要的不是理想主義、不是意識形態,而是審慎的樂觀主義,如果做不到,至少是建設性悲觀主義,蔡當局需要營造出這樣的國家氣氛與集體意識。 

也別過度謙卑低調


蔡出訪的原則是低調務實,這精準地反映出蔡對台灣現實的掌握。強調低調很符合台灣利益,但是不能一味地低調,歷史告訴我們過度謙卑低調,最後就是軟弱無能的苦果。統治者的特質最重要的是建立在正確評估自身極限上的謙遜態度,並從中衍生出狡黠精明的手段。希望蔡總統不只做到前半句,更要實踐後半句。 

蔡英文 Tsai Ing-wen

台灣許多書店的書架上,擺滿了有關中國大陸琳琅滿目的書籍。有許多來自對岸的朋友,會在這些書架前面停留。很多時候,他們認為,在中國看不到真實的中國,於是,他們把握機會,迫切想知道世界是怎麼看待中國。


在總統選舉期間的電視辯論,海外的中國留學生,透過網路,看到候選人間一來一往的辯論。他們覺得,這種決定公共事務的方式很新鮮。甚至,在我個人許多競選行程裡,我也經常看到來自中國大陸、港澳的朋友,隱身於人群之中。他們對台灣的民主選舉充滿好奇。多數的朋友們,在親身經歷之後發現,民主其實沒有很可怕,民主是一件美好可愛的事物。


如果我有機會,我想跟這些朋友說,今日台灣民主的美好,其實一路走來很艱辛。不同國家有不同民主化的路徑,不過,民主不會從天上掉下來,以及,民主與人權的普世價值,是透過人民的努力來爭取。這兩點,是所有民主國家共同的結論。


我相信,中國大陸也不例外。今天是六月四日,27年前,北京發生了天安門事件。有許多人因此失去了家人,有許多人因此而對改革失望,也有許多人,被迫離開了故鄉,在海外流亡。這些,台灣都曾經經歷過。這就是為什麼,27年前,每一個在電視機前面看到那些畫面的台灣人,心裡都能感同身受。因為我們也走過這一條路,我們比誰都能清楚體會,天安門廣場的學生對民主與自由的渴望。


身為總統,我不是要對對岸政治制度指指點點,而是願意真心誠意跟對岸分享台灣民主化的經驗。今日的中國大陸,經濟成長的成績有目共睹。在對岸執政黨的努力之下,中國人民確實擁有比以前更好的物質生活。這一點,沒有人可以否認。不過,也沒有人可以否認,中國大陸內部政治和社會也正在面臨轉型的壓力。如果對岸能夠給予中國大陸人民更多的權利,世人將會給予中國大陸更多的尊敬。


這是正視過去的時刻,這也是邁向未來的時刻。中國大陸正在改變。改變也正在考驗執政當局的智慧。珍惜那些在書店裡找尋另一種視角的人民,珍惜那些體驗過民主生活的留學生。他們很可能是讓中國更往前邁進的人。


不要讓六四成為兩岸之間永久的難言之隱。中國人民的過往的傷痛,只有對岸的執政黨有能力來化解。我的責任,是保有台灣人做為民主人與自由人的身分,建構一個和平的、穩定的、一致的、可以預測的兩岸關係。希望有一天,對於民主和人權的看法,兩岸之間會趨向一致。
---



蘋論:六四與蔡英文


 

今天六四,蔡英文將首度以總統身分發表六四感言。據報導,蔡不會以公開的演說或總統府新聞稿的方式來談論六四,而是透過臉書,以較「溫和」的方式表達立場,內容「不會太刺激中共」,而是強調自由民主人權價值的重要。此事讓人看到蔡希望「務實」與中共交往的轉變,但如此軟調地面對六四27周年,其中透露的訊息很值得關注。

選後軟掉自打嘴巴

1999年六四10周年時,時任台北市長的馬英九公開接見民運人士王丹說:「天安門前肅殺流血,令人感慨落淚!」「六四不平反,統一不可談。」甚而在馬首次參選總統的前一年更投書媒體,指責中共血腥鎮壓學生踐踏人權,而封殺台灣加入國際組織,更是傷害台灣人民情感。不過馬接任總統後,對六四的基調一次比一次軟,不僅未再談「平反、血腥鎮壓」,甚而極少對中共強力鎮壓中國異議人士提出聲援。
過去幾年,民進黨人總譏諷馬英九對六四態度在當選總統前後判若兩人,這標準剛好來檢視民進黨自己。在蔡英文就職典禮裡,公開演出當年畫家陳澄波被槍斃的場景,凸顯台灣爭取民主歷程的艱辛;但若民進黨要說服外界所謂「轉型正義」只為普世人權而非對國民黨的政治惡鬥,又豈能在六四議題上心口不一、前言不對後語?若為「務實交往」就可拋棄口中的民主人權價值,那,國民黨的「九二共識」豈不更務實?何必看民共兩黨扭扭捏捏,最後還是讓中國老大哥說了算。
在六四前夕,中國外長王毅在出訪時「教訓」了一位質疑中國人權狀況的加拿大記者,王毅宣稱記者提問充滿偏見與傲慢,「你去過中國嗎?」「你知道中國從一窮二白,幫助六億人擺脫貧困嗎?」「知道中國人均(GDP)8000美元的第二大經濟體嗎?」這種「養活十數億人最大」的「中國模式」謬論,不僅流貫全世界,甚而震懾台灣人心。而如今,就連我們剛選出的新總統也得全部埋單,不敢攖其鋒芒,說出屬於台灣的民主價值?
在諾貝爾和平獎頒給無法出席的中國民運人士劉曉波時,諾委會主席亞格蘭在頒獎台上表示:「歷史經驗告訴我們,要繼續保持快速的經濟增長,就需要有言論自由、研究自由和思想自由作為前提……中國在國際社會的新地位,意味它必須承擔更大的責任。中國必須做好準備接受批評,並將此視為一種積極輸入,一種改進的機遇。」 

民主人權價值之爭

以上一段話,既是對中國政府的警惕,也是對台灣民心的鼓舞,更該當成民進黨新政府面對兩岸關係的試煉。兩岸關係不是統獨之辯,而是民主人權價值之爭,這才是蔡英文面對六四時無可迴避的課題與高度。 
----
Her approach is becoming even more clear.



"Now the only question is how long the mainland will wait before taking…
BLOOMBERG.COM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