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24日 星期五

蘋論:小燈泡羽化為小天使;劉克襄:四歲的星星──給小燈泡。錢.選票.台灣人(陶傑); 薛雅文(綠川里里長),

小燈泡父母親之"表現",很令人尊敬。




蘋論:小燈泡羽化為小天使
2016年04月15日
內湖遭殺害的女童小燈泡前天出殯,父母把儀式取名「小燈泡歡送會」,用美好的方式為她送行。「歡送會」擺滿了小燈泡最愛的小熊維尼玩偶,入口處設有小燈泡姊姊畫的一家六口牽手圖,牆上貼滿了民眾追思小燈泡的卡片,棺木上也彩繪許多玩偶圖畫。

小燈泡的父母表現一直理性溫和,哀而不傷,彰顯出他們的良好教養、高尚人格和莊重的氣質,足為現代父母的典範。
環境失能造就罪犯


小燈泡的父親說他的心被狠狠撕裂,但他發現「怨懟和仇恨不是對的方法,只會讓邪惡滋長,惟有愛與原諒才能獲得真正的平靜。」母親說:「未來希望每個人、每個組織都能盡一份力,把社會推向更良善的方向,讓社會的不幸能更減少發生。」

「歡送會」會場看板上寫著小燈泡父母的話:「每一個犯罪者,都曾經是單純的孩子,若不是家庭、學校和社會失能,冷血與兇殘也不足以養成。真的很希望小燈泡的離去,不是白白消逝,而是喚回更多對他人的愛與關懷。」多麼美麗的良心,多麼優雅的靈魂。

敘利亞的一個難民小男孩陳屍海邊,讓歐洲人心都碎了,成為梅克爾更進一步收留難民的轉捩點。小燈泡的不幸也讓台灣人心碎神傷,但政府有任何政策性的改變嗎?還是喧鬧一陣就忘了?

一個社會重大悲劇性事件發生後,被害人家屬親友和社會的反應,可作為評鑑該社會整體品質的指數。

小燈泡的父母所展現的正面態度和許多民眾對小燈泡追思懷念的方式,可以知道我們社會的文明程度已經相當高;但是還有不足之處,像是追打加害人、情緒性地把焦點轉移到惡罵主張廢死的概念、人士和組織,都顯示社會仍有幼稚、情緒、不文明的地方,需要改進。
以關懷救贖罪惡感


小燈泡的不幸造成社會上每個大人都產生罪惡感和內疚,覺得自己沒有保護好小燈泡。我們的救贖何在?就在她的父母所說的話:「更多對他人的愛與關懷。」

■■四歲的星星──給小燈泡

有一顆星星悄悄升空了
那兒並不是我們熟悉的黑夜
也不是一處星座閃亮的國度
而是懸垂於比夜空更遙遠的一角
帶著有些清冷的距離
但或許,或許我們能
努力的超越悲傷和哀愁
經過劇烈的震懾後,依舊能
清楚看到星光,散發著天燈樣的溫暖
以及形成指引的方向
那是理解一件事情的熱度
那是比包容還近的距離
縱使不伸手也可以碰觸得到
而若伸手,它就會靠過來
繼續明亮著,高掛在我們的身邊

——— 2016.3.28夜3.29重修

●附記:經過昨天的震憾,一時情緒激動的寫了這首詩。今晚情緒稍稍撫平,因而重新修改,希望它能更符合我的心意。





「中國人貧窮久了,最近十年發了點財,多得意忘形,常常High爆。」
【錢.選票.台灣人(陶傑)謬讚】
全文:http://bit.ly/12xii1r⋯⋯

錢.選票.台灣人

台灣縣市選舉,國民黨大敗,敗得很愚蠢。
國民黨跟這個世界脫節,不知道年輕一代厭惡「大一統」。馬英九雖然想維持現狀,卻偏偏強推「服貿協議」,他以為讓大陸──也就是年輕一代所謂的「中國」──的資金進來,會令台灣的經濟有活力。
但是中國的資金,豈是經濟之簡單。馬英九和國民黨之蠢,是讓在大陸投資的台商,高姿態回台,以一副暴發家長的嘴臉,手拿一大叠從大陸賺來的鈔票,威脅利誘,叫台灣人投國民黨的票。
台灣的商人在大陸混了幾年,都沒有了儒家「溫良恭儉讓」的氣質,他們在北京上海的貴賓室跟中國官員喝多了茅台,沾了一身酒肉的「牛B氣」。譬如美國蘋果手機的買辦郭台銘,親自在台灣各市站台,包括支持台北的國民黨少爺連勝文,像大陸人講的,他郭老闆就會加碼投資。
這副得意忘形的姿態,在一個成熟的民主國家,是對選民的侮辱。設想如果有一天,英國首相金馬倫,帶他的兒子去北京見中國的習總,叫兒子認習總做乾爸爸。然後金馬倫回英國,舉行大選,然後中國的華為、中石化、阿里巴巴的老闆CEO,由北京飛來英國,馬雲在BBC發表講話,叫英國人投保守黨一票,如果保守黨勝出,中國這三大企業,包括馬老闆,會加速在英國投資,另每個英國選民,派發賞金一百英鎊。
中國人貧窮久了,最近十年發了點財,多得意忘形,常常High爆。連戰帶着連勝文去北京見總書記,然後郭台銘挾錢回台灣叫選民選連戰的兒子。中國人盲目相信,錢是萬能的,而且都迷信「教父」的名句:「我能給他開一個他無法拒絕的價錢。」
但是這一次,台灣人偏偏拒絕了。他們的人生觀與唯財是尚的中國人不同。中國人連戰和中國國民黨,這次打錯了算盤。這一點文化隔閡,不但將中國和台灣,也將是世界,分割開了。 




劉克襄的相片。

劉克襄的相片。

劉克襄的相片。
劉克襄新增了 3 張相片 — 與 Hsueh Ivy 。


        ■■這次最微小而美好的勝利

這次選舉,有一場微小而美好的勝利,在老台中發生。綠川里里長,終於換人了。

一位學建築的女生,薛雅文,在十一月初返郷投入選舉,以五票之差,打敗了任職二十多年的里長。


選後隔天,我帶領一群朋友,沿中山路進行一日小旅行,介紹這座舊城的發展歷史和水紋地理。她在綠川橋邊謝票。若以這次選舉的歷練,她想必比我對此地人文生態更加了解,但還是在旁,靜靜聆聽我這老派文史工作者的觀點。

綠川里有哪些範圍?此里包括了外來遊客最愛走逛的宫原眼科,外勞集聚的第一廣場,艾美酒店即將進駐的神鑑大樓,還有再一年很可能結束營運的台中火車站。老台中諸多著名地標,都在此區內。目前極待恢復昔時榮光的老台中,這兒便是核心。

近幾年,好幾支文創團隊或工作室都已在此蹲點,著名店家如宮原眼科的出現,也帶來一些老街舊景再造的效應。但萬事俱備,彷彿只欠東風。仍需要一位最基層的民意代表,協助推動地方社區的事務。她的出現,有可能彌補了這個空白。

數千位里長當選,為何特別推介她?原來,她的政見展現了迥異以往的內容。過往我熟識的里長,多著眼於基層建設的爭取。她卻拉高視野,想要從老城再造和社區參與出發。

仔細看她的背景,除了建築系畢業,她的經歷彷彿是為年輕人進入舊社區改造而量身訂作。除了太陽花學運,參與寶藏巖藝術村整建工程,還當過夢想社區的駐村藝術家。

選上里長前,她也有長期建築事業的經驗,知道城市房地產炒作的黑暗。不少財團建商深黯房產交易遊戲,台灣的房子早成了商業結構的一部分。在建物土地的繁複交易下,貧富差距擴大,生活空間也不斷被侵蝕。

十月中旬參選前,她在臉書留了這一段話,或許不是政見,但反映了年輕人對未來的不安:「昨日聽到一位在花蓮正在努力參選議員的獨立候選人說,12/1號要正式開放中資來台灣買房買地,不知道這消息是否真實,很努力的克制住眼淚不要落下。」

她從小在綠川里成長,生活回憶豐富。如今綠川里成為一個沒落的環境,自是感慨良多。她想要有一小小改變,但改變的源頭,必須從自己開始,從爭取最小單位的民意代表出發。

在薛雅文眼裡,這裡並非殘破的舊城區。除了第一廣場有許多東南亞文化影子,周遭的鳥店、青草街和刀具店,都是經營許久,具有特色的商家。每個行業都有精彩的工藝、專業的職人。它們經過長時提煉,不斷地傳承,本身即是一種藝術。可以配合藝文活動重新包裝,提昇綠川里的質地。

早在選舉前,她即參與了「舊城美術館:生活在舊城的30天」活動。那是好伴等在地年輕團隊,進行的小規模改變,希望當地民眾感受到綠川里的煥然一新。身為公共藝術家,她也參與了街頭壁畫活動。

我幾乎可以預期,日後她會更積極地透過藝術展演、市集活動,與當地民眾更緊密交流,營造社區的整體感。台中火車站周遭,應該會注入更多充滿創意的年輕活力。

里長絕非只是政策的溝通橋樑,或者傳統辦理雜事的服務選民。這次選舉,類似台中老城區,各地都有年輕的里長當選。希望他們都有新見識,帶來家園的改變。

(第2張圖片取自其臉書,第3張於選後拍攝。)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