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6月8日 星期三

李怡:不要問喪鐘為誰而鳴。訪談;最高的輕蔑是無言;評梁振英(Leung Chun-ying) :欺騙;「是可忍孰不可忍」?不能讓窮人市民主導政治大考驗:香港佔中或持續長時間;香港的雨傘革命(江春男) Hong Kong’s vote

2016.6.7
何韻詩的Lancôme事件,不是一樁個人與一國際品牌之間的個別事件,甚而不是公關事件,它涉及我們在香港還能不能做一個正常人、還可不可以進行正常商業活動這些大問題。
何韻詩昨天就事件發表聲明,稱「我們從來不是獨立的個體」,並非表示她是某群體一分子,而是指在強權欺凌下,我們每一個人都會受害,因此曾經表示討厭政治的王菀之也在微博撐阿詩,不是因為她們是朋友,而是因為Lancôme對一個歌手極不尊重,其實也反映了對客戶、對用家的不尊重,說到底是對自己的品牌不尊重。作為另一個歌手王菀之也感到受傷害。如果一家公司為了爭取更大市場,可以不顧商業倫理而屈從於某政權的政治意向,那麼它為了經濟利益,會不會採用劣質材料去製造產品?會不會欺騙用戶?
因此,何韻詩說,一家公司的畏縮,「牽動了一整個社群的恐懼,助長了另一個極權的橫蠻」;「這早已不是我個人層面上的事情,而是整個世界價值觀的嚴重扭曲」。十七世紀英國詩人John Donne說:「沒有人是孤島,每個人都是整片大陸的一部份,沒有人是完全的自己,而總是社會全體的一部份。當喪鐘為他人響起,你不要問喪鐘為誰而鳴,喪鐘是為你而鳴。」這是阿詩的遭遇,也可以是其他人的遭遇。這正是「我們從來不是獨立的個體」的含意。
有人認為,做生意追求利益天公地道,沒有人願意同錢鬥氣,Lancôme的跪低也不過是「睇錢份上」。然而,中共的財大氣粗,用錢在國際社會要其他國家或國際品牌遷就它的蠻不講理,已牽動了「整個世界價值觀的嚴重扭曲」。去年6月在美國國會聽證會上,位於紐約的明鏡出版集團總裁何頻提出了「中國式病毒」這個詞語,所指的是中共以黨國體制的腐敗,「賄賂開道、欲達目的不擇手段、有奶便是娘、毫無道德倫理底線、將金錢置於自由、人權、環境、公平、正義之上的經濟發展模式和價值觀像病毒一樣在世界各地大舉擴散,而且勢不可擋」。「中國式病毒」這個詞語在去年10月後廣泛流行,因習近平訪英受到隆重接待而英國在定單掛帥下不提中國人權。英女皇不久前私下表示,中國訪問團對英駐華大使「非常粗魯無禮」,王毅訓斥加拿大記者,都顯示「中國式病毒」正在腐蝕西方社會的價值觀。
「中國式病毒」的強大潛能,來自於它的低道德甚至是零道德優勢,來自於人性的貪婪和信仰的崩潰,來自於對負面人性的迎合和駕馭。國際品牌已經不是第一個跪低了。如果西方世界都難抵禦「中國式病毒」入侵,那麼處於「中國式病毒」入侵最前線的香港,是否就得向病毒全面投降呢?也許正是由於我們站在最前線,就更能感受到病毒的可怕。香港女兒寄望香港人挺直腰桿,「用行動展示香港人團結不畏懼霸凌的實力」,是對香港人很好的警醒。
李怡

周一至周五刊出




重要訪談,有字幕。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QuBZbTlePxg
Published on Feb 6, 2015
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指出:要全國人大常委會撤回831決定,中央和特區政府都是「退無­可退,讓無可讓」。
香港人是否還有需要、或者是否有能力和中央討價還價?今日嘉賓有親身體會。
他生於抗日時期,經歷國共內戰,曾經熱烈擁抱共產黨,七十年代創辦雜誌推動認識祖國,­後來發生文革、四人幫倒台,他由認同走向另一個極端;三十多年來不間斷監察掌權者,當­年的同路人,指他為境外勢力出賣良心。
他說一個人是自己一生行為的總和,不在意其他人怎樣看他,最重要是自己怎樣看自己。三­年前論香港局勢,他是出「在香港建一個小中國,就言論層面,又有何不可呢?」
今日來《星期五主場》作客的是專欄作家李怡。



最高的輕蔑是無言

三十年前,我脫離左派陣營後,在學識、見地和人格上,深受兩位學者影響,一是徐復觀教授*,一是勞思光教授。1981年,我分別對兩位大學問家作訪問。他們都談到知識分子的問題。勞教授認為中國和香港特別需要知識分子的努力,因為觀念的建立,對客觀事理的了解,不是依靠媚俗言論可以成功的,它要靠知識分子以理性態度、堅持公平要求、提倡嚴格思考,才能為社會未來發展建立普遍基礎。徐教授則認為中國知識分子受兩千多年專權政治影響,崇拜權勢,有奶便是娘,早已把傳統文化中「以天下為己任」的基本價值丟掉了。他對香港和海外知識分子的看法是負面的,他說,他們口頭講愛國,實際上愛權勢;他們自己不願意在中共統治下生活,卻要叫老百姓去接受。對於毛澤東整知識分子,他說:「中國知識分子最缺乏的是人格,毛還要他們更沒有人格」。經過幾十年的扭曲人性的鬥爭,知識分子的人格更趨墮落。
西方關於知識分子的定義,不僅指有知識的人,而且是能夠以懷疑和批判的眼光,為社會提供理性、公平和獨特見解的人。知識分子一定要跟權勢保持距離,對掌權者永遠抱置疑態度。依附權力的知識人,被戴上「公共知識分子」的帽子,應感羞愧。
中國成語有「文人無行」,即指知識人多沒有品行。徐復觀講的缺乏人格,崇拜權勢,是其中要害。凡依附權力者,也會藉對掌權者出謀獻策來自抬身價,其中之一是以其酸澀多忌之心,獻策整其他文化人。魯迅說,對這樣的人,「最高的輕蔑是無言,而且連眼珠也不轉過去」。

* 關於李怡訪徐,可參考徐的紀念集。


欺騙

(李怡)

10,041






























679



適中字型
較大字型


■梁振英和港府日前發表《施政匯報》,總結過去一年的政績。資料圖片





【小評】

梁振英是否行騙長官?大話精?語言偽術家?只要看他上任三年的《施政匯報》怎麼寫就知道了。封面是他落區,市民爭相與他合照。這不妨與他長期居大比率的民望負值作聯想。其二是所列多項政績,包括今年香港花卉展覽展出逾35萬株花卉,入場人次打破歷年紀錄,和香港運動員在幾個運動會合共得93面獎牌。我們也不妨想想這跟政府施政有啥關係。其三是他講政府工作的三大方面是:推進民主,發展經濟,改善民生。民主方面,香港有史以來最大的民主運動,就是去年歷時79天的雨傘佔領運動,在這份《施政匯報》中隻字不提。經濟方面,可以想到的是沒有實際效益的高鐵工程超支。民生是房價繼續飆升,大陸人來港跟本地人爭奪資源。

《施政匯報》可議之處甚多,單單以上幾點已足以說明,這份匯報不是寫給香港人看的,它的作用是拿來欺騙北京。對香港人來說,它的唯一價值是證明梁特是甚麼物體。




點 忍?
(李怡)


【小評】
行騙長官昨天說,香港是法治地方,政府對佔領運動一直忍讓,但現在已經「是可忍孰不可忍」。暗示要把暴力清場的行動升級。
他多次重複「是可忍孰不可忍」,但顯然沒有想到,市民、學生才真正是「是可忍孰不可忍」呢。從每年7.1、元旦的溫和遊行,發展到提出「佔中」,又從佔中的醞釀發展到爆發十多萬人佔領三區的雨傘運動,再發展到前晚癱瘓政總,皆因市民已忍無可忍。香港是法治地方,選舉辦法改變是《基本法》列明自治範圍的事,中共卻頻頻插手,還一再搬龍門,市民點忍?行騙長官從僭建到秘撈,從放出眾愛字頭惡犬到放生陳囤地,從每日一謊言到無視一切持不同意見者,市民點忍?港共梁特施政一再踐踏香港人的尊嚴,點忍?
特首與市民對立,彼此都「是可忍孰不可忍」,怎麼解決?要多數市民去繼續「忍」他,還是要他去「忍」多數市民?答案不是太清楚了嗎?
(本欄每周二、四出版)
https://www.facebook.com/mrleeyee

李怡 

香港獨立媒體網
梁振英指清場呼聲愈來愈高

「是可忍,孰不可忍」


【即時】2014.12.1 (14:04) 特首梁振英表示理解部份市民包括青年學生追求民主,但香港是法治社會,要達到「真普選」必須根據法治,《基本法》是香港法治重要基石,必須依遁,「希望佔領街道的人知道咩係『真普選』」。他重申人大決定不可能修改,又稱市民表達意見一定要用合法方式。


梁振英指過去兩個多月政府和警方極度忍讓,「萬不得已都不想清場」,因為清場而拘捕市民,尤其是青年學生,判罪後會留案底,影響日後出國深造、工作,甚至返內地。但學聯和學民思潮昨日號召圍堵政府總部,市民感到「是可忍,孰不可忍」,要求清場的呼聲愈來愈高。

他又呼籲佔領者及今晚打算回到金鐘的市民,不要以為警方過去忍讓等於軟弱。

梁振英:不能讓窮人市民主導政治

〔本報訊〕香港佔中迄今已超過3週,日前香港特首梁振英接受外國媒體訪問,強調將堅定維護北京的立場,對於佔中人士爭取的「真普選」表示不可接受,因為這樣會導致較窮的市民成為主導政治的聲音。
梁振英昨日在禮賓府接受了包括《金融時報》、《紐約時報》和《華爾街日報》在內的英美三家媒體的專訪。他承認很多示威者是因為香港缺乏社會階級流動和房價過高而感到憤怒,但他也強調民粹壓力是他抗拒示威者訴求的重要原因。
梁振英接受外國媒體訪問,強調將堅定維護北京的立場,對於佔中人士爭取的「真普選」表示不可接受,因為這樣會導致較窮的市民成為主導政治的聲音。(彭博社)
梁振英接受外國媒體訪問,強調將堅定維護北京的立場,對於佔中人士爭取的「真普選」表示不可接受,因為這樣會導致較窮的市民成為主導政治的聲音。(彭博社)
據《紐約時報》報導,梁振英的談話反映的是香港菁英階層的普遍看法,不信任一般大眾治理這個城市的能力。他的論點可能會再次激怒那些因對經濟情勢不滿,由年輕一代帶動的街頭抗爭民眾,要求改變香港的政治未來。
梁振英表示,如果按照學生要求在普選行政長官時實行公民提名,選舉將變成「數字遊戲」,選舉將傾斜至勞動人口和收入低於1800美元(約新台幣54655元)的市民,做法並不可行。
梁振英強調,他希望今日舉行的高官與學生領袖對話,可以緩和緊張局勢。但《紐時》分析,他的此番言論,顯示他依然在捍衛與一般市民對立的政治制度。



〈梁振英:我無問題,唔需要就個5000萬交稅〉
提到自己被指涉嫌違法一事,他沒有正面回應,只表示自己沒有違法及利益衝突的問題。為甚麼不申佈利益?他強調合約內容當中沒有任何服務要求及提供服務。為何收了5000萬而不需交稅,他認為是次問題上,曾向其稅務顧問查詢,是補償金,無需交稅,所以連入息稅也不需要交。他又提到在離開戴德梁行事件上,在專業及道德上都沒有問題。
此外,梁振英再三強調,在對待示威者的問題上沒有任何政治原因,所以也一直沒有清除路障,希望佔領者在提出訴求的同時,也不應犧牲別人的利益。他又表示,因為不想示威者受傷,所以警方才沒有出動大規模的武力清場。
被問到怎樣定性是次事情,他表示是一件失控的事情。他指佔中發起人把事情想得太理想,群眾運動易發難收,現在已沒有人能估計事件如何發展。他表示只是一場群眾運動,不是革命。
他表明,當局其實十分希望和學生及市民對話,但要放下基本法的框架及人大8月31日的決定作前設是絕對不可能。他竟指學聯的取向一直十分反覆,而當局不可能為了對話而對話,而應在憲制內基礎下解決。
被問到在群眾力量下,是否也不能修改人大的決定?他沒有正面回應,只表示立法會有權力去否決議案,不能只把責任拋到人大身上。他認為,按現在人大常委的框架,在2017年實現普選,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被問到最後如何解決事情,他只表明萬不得已都不想清場,但一旦清場,希望能用低武力,不想有任何人受傷。而他再三強調,公民提名是違法,所以不可能接受。


中共此時不挺梁可不是自打嘴巴。明年初前見真章。



Cunning wolf? Working class hero? Or bland Beijing loyalist?
CNN.COM|由 KATIE HUNT, CNN 上傳



溫紳
中共充分信任梁振英,對他工作十分滿意,貫徹「三個堅定不移」: 堅定不移貫徹一國兩制、堅定不移支持香港依法推進民主發展、堅定不移維護香港長期繁榮穩定。中央堅決支持特區警隊處置非法活動,「佔領中還」活動把政治訴求凌駕於法律之上,為一己之私綁架香港民意, 這行為本身就是對民主和法治褻瀆?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international/20141002/480174
繼《中央電視台》以口播乾稿的方式批評香港的「和平佔中」後,中共官方媒體《人民日報》也在今天(2日)頭版的《社論》,以《堅決貫徹"三
APPLEDAILY.COM.TW




China Has Limited Tools to Use to Quell Hong Kong Protests

Analysts say President Xi Jinping of China will need to find a solution that keeps Hong Kong stable without sparking copycat calls for change in mainland China.



香港獨立媒體網

2小時 · 編輯紀錄 · 
〈梁振英:佔中或持續長時間〉
【佔中即時】(09:57)梁振英在召開行政會議前見記者,被問到是否會辭職,梁振英指落實普選前任何人事變動,都不會改變現時選委會的選舉方式,又指自己競選特首時,已是以非常接近普選的方式進行選舉工程,包括派傳單,到「偏遠地區」如新界西北,在空地上舉行活動。
他再次表示中央不會因為脅迫而收回說話,相信人大不會收回政改框架的決定。梁又呼籲集會者盡快散去,避免進一步影響香港安定繁榮。
梁振英表示,佔中或長時間延續,代價會愈來愈大。他又表示希望市民不要相信出動解放軍的謠言。他沒進一步回應記者提問後便離去。
佔中運動至今已有89人被拘捕。
‪#‎hkclassboycott‬ ‪#‎OccupyCentral‬

司馬觀點:香港的雨傘革命(江春男)



更多專欄文章


























香港經過這場民主洗禮,正在改變自己的命運,創造自己的歷史。台灣人看到港人的街頭抗爭,好像回首前生,一切情節如此熟悉,我們就是這樣走過來的。歷史上,台港之間很少如此聲氣相通,如此互相感應。

與太陽花何其相似

年輕學生帶頭衝撞體制,把泛民黨和佔中運動晾在一邊,和台灣的太陽花何其相似。鎮暴警察過度動用武力,警棍和催淚彈齊飛,民眾拿雨傘抵擋,雙方在街頭追逐,透過媒體現場轉播,幾乎是小型六四的預演。
解放軍駐紮在巿中心,近在眼前,一旦動用軍隊,中共在國際上難以立足,梁振英急急澄清,但是大陸官媒多主張港府應以果斷手段清理現場,也有人建議派武警平亂。可惜香港不是北京,梁振英不是鄧小平。
罷課學生本來要跟梁振英對話,梁嚇壞了躲起來,事情才會一發不可收拾。當年六四鎮壓之前,中共領導人還多次出面與學生對話,香港連這一點都做不到,這位愛港愛國的特首,做得多麼窩囊!
梁振英真的很窩囊,但他一無社會聲望,二無政治經驗,三無執政團隊,四無民意基礎。而且立法會成員半數以上是反對派,上面有多位公公婆婆,每人都可對他指指點點,旁邊的財團經常上京領旨,他的權力簡直連個縣長都不如。除非改由真正民選,情況無法改善。 

民主都是爭取來的

民主是爭取來的,它不是一種賞賜。不努力爭取民主的人,不配享有民主。
台灣的民主是從街頭運動起家的,沒有黨外街頭抗爭,蔣經國不可能解除戒嚴。如今看到香港人終於走上街頭,初試啼聲,即表現不俗,如再接再厲,民主有望焉。
香港出了亂子,北京在國際上很沒面子,一定把箭頭指向外部勢力,但是,梁振英一定很快下台,他再怎麼愛港愛國也沒用了。 

香港不應錯失首次普選機會香港特首梁振英:英國治港期間從未就港督人選咨詢過港人意見,《中英聯合聲明》也未提及普選,只有《基本法》提到了普選。有人認為,北京的方案過於保守,但香港政改的法律依據只能是《基本法》。


『梁振英是誰?這麼皮笑肉不笑、鐵石心腸的人何解能當上特首?讓我提醒讀者,他正是當年的「基本法諮詢委員會」秘書長。現在大家都知,諮委會其實是個徹頭徹尾的政治花瓶,而梁振英的任務,就是以收集港人意見的名義,當上政治傀儡……
歷史已經告訴我們,那個對雞蛋的碎裂完全無感,絲毫不會猶豫站在高牆一邊的人,就是人稱政治幹部的梁振英。』
答問會上,梁振英說:「一國兩制是史無前例的,所以不是說讀一般法律...
INMEDIAHK.NET



2012.3.31
梁振英“同志”再惹“共党”嫌疑
  近日被北京中央政府正式任命的第四任香港特首梁振英,中国官媒人民网昨日刊登他的简历时,称其为“同志”,至晚间人民网删除“同志”二字。民众再质疑其为中共党员。


 

FT社评:梁振英的历史使命
Leader_Hong Kong’s vote




Leung Chun-ying won the election to become chief executive of Hong Kong with 689 votes, one ten-thousandth of the 6.89m garnered by Ma Ying-jeou in the recent Taiwanese presidential election. Unlike in democratic Taiwan, an election committee of just 1,200 “elite” personages determines who runs Hong Kong, a global financial centre and a special administrative region of China since 1997.梁振英(Leung Chun-ying)凭借689张选票当选香港特首,票数是不久前台湾大选中马英九(Ma Ying-jeou)得到的689万张选票的万分之一。与民主的台湾不同,一个仅由1200名“精英”人士组成的选举委员会决定由谁执掌香港。香港是一个 国际金融中心,自1997年以来是中国的一个特别行政区。
Despite this elite backing, Mr Leung may be under more pressure than if he had won in a democratic election. Hong Kong can be a hothouse of media scrutiny as the scandal-tainted election for chief executive demonstrated. Beijing’s presumed favourite, Henry Tang, a civil servant close to the tycoons who dominate the territory’s economic and political life, was felled by a series of press scandals. That obliged Beijing to switch sides at the 11th hour.尽管有精英阶层的支持,但梁振英目前所受到的压力,也许比他在赢得民主选举后面临的压力更大。 香港可能成为一个媒体关注的温室,正如本次丑闻不断的特首选举所展示的。与主导香港经济和政治生活的富豪们关系密切的公务员唐英年(Henry Tang),就是因为媒体曝光的一系列丑闻而落选的。这迫使北京方面在最后一刻更换支持对象。
Mr Leung, better known as CY, has a few ghosts of his own to slay. He has been accused of being a closet member of the Communist party – something he has always denied – and of favouring the use of teargas on demonstrators. It was unfortunate and a little ironic that his victory was marred by police firing pepper gas on protesters.常被称呼为CY的梁振英,也有几个需要驱散的鬼影。他被指是共产党的一名地下党员(他本人对此一贯否认),并被指支持对示威者动用催泪瓦斯。他的当选由于警方对抗议者施放胡椒喷雾而被蒙上阴影,这件事既不幸又带有一些讽刺意味。
The new chief executive, then, has much to prove. He should prioritise three areas. First, he campaigned on a platform of social justice. That is what rattled tycoons, who fear he could limit their ability to make money. Mr Leung is right that Hong Kong leans too heavily towards the interests of big business. Competition law is weak. Cartels are allowed to dominate land transactions. Public housing is insufficient. Mr Leung’s challenge is to fix some of these problems without resorting to dirigiste policies that could damage Hong Kong’s vibrant capitalism.因此,香港新特首需要在很多方面证明自己。他应当重点关注三个领域。首先,他的竞选纲领是社会 正义。这使富豪们不安,担心梁振英可能限制他们赚钱的能力。梁振英的看法是正确的:目前香港过于照顾大企业的利益。竞争法相当无力。卡特尔被允许主导土地 交易。公屋不足。梁振英面临的挑战在于,既解决一部分问题,又不至于采取可能损害香港活力十足的资本主义的干预政策。
Second, Mr Leung must defend Hong Kong’s freedoms to the hilt. There are suspicions that he is less finicky about western-style liberties. If Hong Kong is to preserve its status as a global financial centre, freedom of the press, freedom of speech and an independent judiciary must be preserved at all costs.其次,梁振英必须尽力捍卫香港的各项自由。目前有人怀疑,他对西方式的自由不那么注重。香港若要保持其全球金融中心的地位,就必须不惜代价地捍卫新闻自由、言论自由和司法独立。
Finally, Mr Leung is charged with bringing in universal suffrage for the chief executive election by 2017 and for parliament by 2020. Hong Kongers are rightly sceptical that Beijing will ever allow such a thing. Mr Leung should prove them wrong. He should press for a system of one person one vote in which candidates are not pre-screened. If he accomplishes that, he may even deserve to be re-elected – and with considerably more than a few hundred votes.最后,梁振英负有让香港在2017年实现特首普选、2020年实现立法会普选的使命。香港人对 北京方面会否允许这样的安排表示怀疑,这种疑虑是合理的。梁振英应当证明他们错了。他应当争取实现一人一票、且候选人不受预先筛选的制度。如果他做到了这 一点,他也许理应再度当选——并得到远远多于几百张的选票。

译者/和风

---
論出生,梁振英的貧窮身世顯然比富家子弟唐英年較為有利。梁振英父親在1930年代隻身從山東來到香港,後來當上警察。從小梁振英和家人居住在擁擠的公家宿舍,必須和其他10戶人家共用一間公廁。
但憑藉優異的成績,梁振英取得香港知名公立中學英皇書院(King’s College)的獎學金,畢業後就讀香港理工學院建築測量系。1974年遠赴英國布里斯托理工學院(Bristol Polytechnic),為了籌措學費,在餐廳打工,半工半讀完成大學學業,最後以全校第一名成績,取得房地產管理學士學位。
1977年,何其幸運、生而逢時的梁振英返回香港之際,正值中國大陸確立經濟改革開放路線,這位警察之子躍身成為富甲一方的生意人。
中國各地地方政府積極開發不動產,以取得經濟發展所需資本,梁振英的建築測量專業更是炙手可熱。他走訪中國各省,訓練當地建築測量專家、四處演講,之後成為英國房地產顧問公司仲量行(Jones Lang Wootton)的合夥人,協助上海、深圳與北京等城市,建立土地使用權私有化的制度規範。
1993年,羽翼已豐的梁振英,揮別仲量行,創辦梁振英測量師行。2000年,與英國DTZ和新加坡戴玉祥產業顧問公司交換股權,成立DTZ戴德梁行。2006年,梁振英成為DTZ戴德梁行最大個人股東,隔年成為戴德梁行亞太區主席。
直至2011年年底為了參加香港特首的選舉,宣布辭去戴德梁行董事局以及亞太區主席的職務。
商場得意的梁振英,開始拓展自己的政治影響力。他的政治仕途,隨著香港回歸中國而日漸嶄露頭角,與北京政府的關係日益密切。1985年,為蒐集各界對於1997年香港回歸中國後的憲法依據《香港基本法》的意見,中共特別成立基本法諮詢委員會,梁振英也受邀參與。1997年,梁振英獲選為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會議成員。1999年,成為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會議召集人。而近年來他一直是中國人民政協的委員之一。
貧窮出身的梁振英,他的翻身故事原本能獲得多數基層民眾的認同,然而他與北京當局密切的政治關係,卻又在他與香港民眾之間豎起一道難以翻越的高牆。

--
2012年3月25日﹐梁振英獲選為香港新一任特首。

我們來認識一下新香港特首吧。梁振英(也就是港人口中的“CY”﹐因為他名字的拼法是Leung Chun-ying)1954年出生於底層﹐在香港主要商業區西邊一套狹窄的、十幾戶人家共用一個廁所的公屋裡長大。和前任曾蔭權一樣﹐梁振英的父親也是警察。上世紀30年代﹐梁父為逃避當時動盪的時局跟隨其他很多內地移民從山東來到香港。

作為一名優秀生﹐梁振英拿著獎學金進入香港最好的公立中學之一──英皇書院(King’s College)。畢業後﹐他在香港理工大學(Hong Kong Polytechnic)學習測量﹐後來去英國留學﹐同時在餐館打工幫助自己完成學業。他在英國布里斯托理工學院(Bristol Polytechnic)獲得了地產管理學位。從1975年讀書時候起﹐梁振英一直用同一個公文包。

1977年﹐梁振英回到香港。當時毛澤東剛去世不久﹐中國內地正在開始經濟改革。受鄧小平鼓勵﹐地方領導人急於利用房地產開發積累資本﹐因此急需梁振英所學的專業。梁振英在內地四處講課、培訓﹐很快就在英國房地產咨詢公司仲量聯行(Jones Lang Wootton)獲得晉升﹐並在上海、廣州和北京幫助建立了土地使用權私人所有的監管體系。

在中國開始為香港回歸的事宜與英國談判時﹐梁振英在其中起到了領頭作用。1988年﹐他以34歲的年紀被任命為基本法咨詢委員會的秘書長。這個委員會負責幫助香港順利回歸中國﹐具體工作是為起草《基本法》收集意見。1989年後﹐英國力圖加快《基本法》勾劃的政改步伐﹐但遭到北京的強烈抵制。在這段時間內﹐梁振英被認為在幫助北京取消部分改革措施﹐遭到民主派活動人士的敵視。1997年﹐梁振英成為首屆行政會議成員﹐側重於房地產領域。1999年﹐他被任命為行政會議召集人﹐後來一直擔任這個職務﹐直到去年辭職參加行政長官競選。

梁振英與太太唐青儀(Ching Yee)名字的首字母都是CY。他們育有三個孩子﹐孩子們名字的首字母也都是CY:兒子是老大﹐叫傳昕(Chuen Yan)﹐兩個女兒分別是齊昕(Chai Yan)和頌昕(Chung Yan)。2007年﹐梁振英成為倫敦上市的房地產公司戴德梁行(DTZ Holdings)的最大個人股東。

Te-Ping Chen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