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3日 星期四

「向世界炫耀--習近平在中國首都的第一次外交盛宴」(The Economis);讓安倍吃排頭(江春男);萬國天朝、《時代》封面:「習皇帝」;習近平文藝座談會接見的作家: 「人類靈魂的工程師」要弘揚社會主義價值觀

APEC即將於北京召開的上週末,英國《經濟學人》(The Economist)發表一篇名為「向世界炫耀--習近平在中國首都的第一次外交盛宴」(Showing off to the world--The capital is about to host President Xi Jinping’s diplomatic coming-out party),專文內容指出,北京為了這場APEC會議,費足了好大勁兒,一方面勒令當地工廠關閉數天,也下令數百萬輛汽車從首都中心的馬路上疏散出去,蔚藍的天空再現,掃除了北京予人霧霾籠罩的印象,這個高規格的大掃除動作,預示了北京大喜日子的到來。
從2008年北京奧運,直到6年後,才有如今包括美國、俄羅斯及日本等世界大國的領導人,重新在中國首都聚會,商討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相關議題。對於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而言,這是他展現外交實力的重大時刻;因為,在中國境內,他是自鄧小平以降,最有力量的國家領導人,不過,這還不夠看,他甚至希望勝過老鄧,他要成為更具主導性,更重大,扮演更受國際尊重的角色。
張牙舞爪的中國霸權
專文指出,當然啦,希望得到國際尊重,首先要擺出一幅好臉色給客人瞧瞧。之前,中國對於南海海洋主權的霸凌式姿態,現在就要柔軟下來。特別是,中國與日本近來關係,簡直是糟透了;北京政權對於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態度,只用「仇恨」二字不足以形容,甚至還帶有輕蔑、不屑之意,根本是把安倍視為密室裡的軍國主義者;中日關係已經跌落谷底,所以在APEC高峰會場合上,縱使只是面無表情的握個手,也算是彼此關係的顯著改善。
其二,就美中關係而言,習近平在11日、12日兩天,跟美國總統歐巴馬(Barack Obama)在北京會面,這是2013年以來,美中2國領導人的第二次高峰會談。2013年於美國加州安納伯格莊園,展開2國首領會議,被視為國際間二個強國,新關係之建立,之後,美國在國際間角色的重要性,出現下跌。美中兩強能夠合作的議題,幾乎多半集中在氣候變遷、經貿投資等方面;除此之外,雙方多半係虛應故事。
專文指出,習近平對歐巴馬的尊重已經所剩不多了,之所以不把美國看在眼裡,主要原因是歐巴馬的外交政策優柔寡斷,這對中國而言,反而暗自心中竊喜;如此一來,習近平的雄心,就可在國際舞台上,盡情揮灑。華盛頓智庫《戰略與國際研究中心》(Centre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就指出,中國正夢想重返國際舞台的「正統地位」;所謂的正統,就是把中國當作全球的中心點,任何事務的考量,都不能將中國觀點與利益,排除在外。
專文指出,習近平今年初,在俄國總統普亭受邀參與的一項安全高峰會上表示:「沒有任何國家,應對區域安全事務全面主導,甚至侵犯一些國家在該區域的法定權利」。習近平當時並沒有指明,究竟那個國家在一些區域內搞破壞;不過,一個月後,美國就強調「美日安保條約」的聯防立場,並將防禦範圍延伸到爭議中的日本尖閣諸島,中台則稱之為釣漁台群島。中國對於東南海域的擴權行為,早已引起鄰近國家的不安,例如中菲之間,就有菲律賓200海哩以內的環礁島(中國稱之為黃岩島)之爭;中越之間則有,西沙群島的中國「海洋石油981」號設置鑽井平臺,探勘石油之爭。
中國日愈擴張的外交影響力
國際強人習近平的夥伴搭檔,是俄羅斯總統普亭(Vladimir Putin),僅管中俄存在著互不信任的歷史芥蒂;隨著2013年3月,習擔任國家主席之後,首次出訪莫斯科,並且簽訂了長期天然氣供應中國的貿易合作案,以及網路安全協定;之後,2國開始出現穩定的結盟關係。當聯合國安理會提案介入,敘利亞執政黨引發內戰的不當行為時,俄國則在會議中幫敘利亞執政黨護航,中國也在一旁讚聲響應;另一方面,當俄國在烏克蘭境內,力挺克里米亞及烏東兩省區的獨立叛離運動時,聯合國安理會主張,國際社會聯合發表不予承認聲明,中國卻對該提案表達棄權立場;並喜歡吹噓說,中國對於國際事務採取不干預的中立立場,實則意是在暗助俄國入侵烏克蘭。
經濟學人專文指出,當美國推動TTP《跨太平洋戰略經濟夥伴關係協定》的時候,中國就順勢打出另一招式,發起FTAAP《亞太自由貿易區》;大體而言,中國發揮影響力的作法,能夠獲得一定功效,形成美中2國分庭抗禮局面。習近平近來也拋出「和平發展」的大標題,招徠國際社會跟中國做朋友,就中國推出的AIIB《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銀行》(Asian 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Bank)為例,就有許多中國鄰近國家包括印度在內,已經簽署加入成為創設會員。由中國所推動創設另一家跨區域發展銀行為《金磚四國》(BRICs),囊括了巴西、俄羅斯、印度及南非等大國。
就中國的全球雄心而言,習近平當然想扮演強國的大角色,然而,相對應而言,中國就必須在國際間的大議題,例如環保、恐怖主義以及健康等議題,付出更多心力。然而,與其主觀意願相反的,中國到目前為止,還是算不上,夠資格擔當國際大老角色,例如,就在上週,中國與俄羅斯聯手封殺,一項在南極籌設海洋保護區的國際性計畫。
另一個例子為,中國一直放大發言說,新疆遭到恐怖主義的蓋達組織所威脅,卻未對全球日愈惡化恐怖主義所帶來的動盪不安,付出相對心力。在國際健康的對抗伊波拉議題上,中國近來提高發言分貝,表示要捐款1.2億美元,中國認為這個金額已經夠多了,然而,國力遠遠不如的英國政府,已承諾會捐款2億500萬英鎊,幾乎是中國捐款的2.75倍;至於個人方面,美國微軟(Microsoft)共同創辦人暨慈善家艾倫(Paul Allen),承諾關於對抗西非伊波拉疫情擴散,將捐款1億美元。由此觀之,中國自以為是的立足全球雄心,從慷慨層面,關懷視野,以及實質發揮作用等層面觀之,顯然還距離當國際老大哥的主觀期待,有一大段明顯差距。







讓安倍吃排頭(江春男)



習近平故意擺著臭臉接見安倍,兩人面無表情,連眼神也沒有交會,這一幕戲,在北京人民大會堂上演。習大人對日本首相下馬威,違背外交禮節,找不到一絲泱泱之風,但是對國內反日情緒,有了交代。
其實,當天晚上,習近平夫婦和身穿峰會裝的安倍夫婦再度見面,那時氣氛正常,四人互相含笑握手,符合外交禮節。當然,那時沒有電視轉播。
和2001年在上海主辦的APEC不同,那時中國加入世貿組織前夕,準備融入西方經濟體系當中。13年後的今天,中國已成第二大經濟體,北京宣布成立亞洲基礎設施投資開發銀行,又有新絲路經濟帶,中印緬經濟走廊和中巴經濟走廊的各種倡議,中共利用這個機會,強化習大人的領導權威。
北京把這次會議搞得轟轟烈烈,以為中美主客易位,今後中國可以主導亞太經濟遊戲規則似的,實際上,APEC即將被TPP所取代,影響力大不如前。歐巴馬兩次缺席,這次,印度總理莫迪受邀但未湊熱鬧,專家視為明智之舉。
北京大張旗鼓地推出絲路經濟的戰略,普丁心中一定不是滋味,因為他擔心歐亞共同體的弱化,畢竟俄羅斯在中亞深耕數十年,不希望中國插足。
中韓簽訂FTA,對韓國是大事,對台灣更是大事,但對中國沒什麼大不了,中日關係比它重要,習近平給安倍顏色看,這件事最受網民叫好。其實,日本媒體不論左中右各派社論,都在呼籲兩國修復傷痕,發展互利互惠的關係,不少人批評安倍祭拜靖國神社。 

中日仍有解凍機會

在習近平接見安倍之前,中日達成四點共識,最重要的是日本承認釣魚台存在爭議,滿足了中國的要求。其實,安倍不會說自己不去參拜,但也不意謂著他會去。
安倍在北京吃排頭,但中日僵局有解凍機會,這是北京峰會上最具體的成果。 


The Economist
From November 10th China's President, Xi Jinping, will welcome world leaders to this year's Asia-Pacific Economic Co-operation (APEC) summit. Not since the Olympics in 2008 have so many leaders gathered in the capital, and they will include the heads of the United States, Russia and Japan. It is a defining moment for Mr Xi's foreign policyhttp://econ.st/1vP4wOs



登《時代》封面 習近平被稱「習皇帝」


2014年11月08
2014亞太經濟合作會議(APEC)在北京召開,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作為東道主,再度成為國際關注的焦點。預定11月17日出版的《時代》雜誌亞洲版,便以習近平作封面,並稱他為「習皇帝」(Emperor Xi)。

美國《時代》雜誌亞洲版文章指,習近平是中國多年來「最強勢領導人」,他推動中國在世界競爭中爭取領先,在國內外享有正面評價。

文章還引述《上海觀察》網的評論,形容習近平風格大膽但腳踏實地,作風嚴謹而節奏快速,數小時就辦妥外交大事,是天生的外交家,他的目標,就是把中國推向國際巔峰。(國際中心/綜合外電報導)








*****
習近平文藝座談會接見的作家:

铁凝(中国作协主席)

王蒙(中国作协全委会民誉副主席)

莫言(中国艺术研究院文学院院长、中国作协副主席)

冯其庸(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中国红楼梦学会名誉会长)

王安忆(中国作协副主席)

叶辛(中国作协副主席)

贾平凹(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

冯骥才(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

张抗抗(中国作协副主席)

麦家(中国作协主席团委员、浙江省作协主席)

徐贵祥(解放军艺术学院文学系主任)

阿来(中国主席团委员、四川省作协主席)

梁晓声(当代作家)

熊召政(湖北省文联主席)

周小平(网络作家)

花千芳(网络作家)

高洪波(中国作协副主席)玛拉沁夫(蒙古族著名老作家)
王树增(报告文学作家)
曹文轩(儿童文学作家)

時報看中國

習近平要文藝弘揚社會主義價值觀

什麼東西造就偉大的藝術?在北京的一個座談會上,中國國家主席、中共中央總書記習近平提出了自己對這個問題的看法:
「好的文藝作品就應該像藍天上的陽光、春季里的清風一樣,能夠啟迪思想、溫潤心靈、陶冶人生,能夠掃除頹廢萎靡之風,」據國家通訊社新華社報道,習近平周三對參加一個座談會的著名演員、舞蹈藝術家和作家們這樣說。
中國領導人常給創造性的作品應該遵循什麼道路指明方向。1942年,毛澤東發表了他在延安文藝座談會上的講話,宣稱創作的追求必須首先與建設社會主義國家的目標一致。鄧小平後來也曾以贊成的口吻引用過斯大林給作家和其他藝術家制定的路線,即他們是「人類靈魂的工程師」,鄧小平還說,在文化領域工作的人要學習馬克思、列寧和毛澤東,以了解究竟如何鑄造自己受眾的靈魂。
自從中國的經濟改革在20世紀70年代後期開始以來,藝術家已經不像以前那樣強迫讓自己的作品符合國家的意識形態要求。然而,想在中國環境中享受成功事業的藝術家,仍需做出支持官方指導的姿態。數百名明星參加了2009年的《建國大業》和2011年的《復興之路》的拍攝,那是兩部由政府支持的宣傳中國近代歷史的影片。兩年前,在毛澤東的延安文藝座談會講話發表70周年之際,100名中國藝術家為出版講話的紀念專版親手抄寫了毛澤東的講話。幾位頂級作家、包括莫言參加了抄寫,引發了人們對他們認可打擊藝術自由的批評。莫言後來在那年被授予諾貝爾文學獎。
雖然現在沒人具有毛澤東那樣的威力,但中國領導人在繼續為文藝提供應該遵循的方向。習近平的前任胡錦濤把文藝稱為提高國家威望和軟實力的載體。他提出中國的作品需要與來自海外的電影和音樂競爭,那些海外的東西在中國擁有熱心的受眾。
「西方的國際文化很強,而我們的則很弱,」胡錦濤在2012年的一篇文章中寫道。
習近平提到文藝時也用了文化競爭的說法。
他在周三的講話中說,「只有堅持洋為中用、開拓創新,做到中西合璧、融會貫通,我國文藝才能更好發展繁榮起來。」他還說,藝術要「傳承和弘揚中華優秀傳統文化,傳承和弘揚中華美學精神」。
但是,他沒有強調商業成功,他說文藝不應該成為市場的「奴隸」,「不能在市場經濟大潮中迷失方向,不能在為什麼人的問題上發生偏差,否則文藝就沒有生命力。」習近平說,藝術應該為人民服務,這是在繼承毛澤東70年前的觀點,毛澤東曾說藝術家需要與群眾「打成一片」。新華社引用兩位與會者、劇作家嚴蘇和中國作協女主席鐵凝的話說,此次座談會讓人回想起毛澤東延安文藝座談會講話的精神。
習近平還對中國建設熱潮中出現的激進派建築設計提出了批評,呼籲不要搞「奇奇怪怪的建築」,據《人民日報》網站報道。他嚴厲批評了中國的娛樂業,說雖然文藝作品的數量前所未有地多,但行業中「存在着抄襲模仿的問題,存在着機械化生產、快餐式消費的問題。」他說,最近有些作品為了迎合低級趣味,「扭曲經典,顛覆歷史;是非不分,善惡不辨。」
習近平的講話充分反映了他廣泛打擊腐敗的決心,截至8月,已有51名省部級以上官員在這次反腐運動中落馬。他有關藝術應該啟發人們「掃除頹廢萎靡之風」的說法,反映了他一再對官員提出的防止揮霍浪費和官僚主義的要求。
雖然習近平的講話中也許沒有讓人心靈升華的東西,但他警告說,任何遠大的藝術追求必須腳踏實地。
他說,「藝術可以放飛想像的翅膀,但一定要腳踩堅實的大地。」
王霜舟(Austin Ramzy)是《紐約時報》記者。
翻譯:Cindy Hao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