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3日 星期一

FDA護航的鬼何其多?(林淑芬)、衛福部看得見的手:許銘能等等;做為走狗、碩鼠的國民黨政府:王育敏;整群混吃等死不要臉的髒東西!蘋論:混吃等死的行政團隊蘋論:把柯文哲生吞活剝


FDA護航的鬼何其多?
2013年五月發生毒澱粉事件
FDA雖號稱2-3月就有檢舉消息,可是卻遲到4月政府才檢驗出來
五月才對外公布
其實都是謊言,
因為在2012年11/15中國官方就掃蕩了一個叫做"泰昇"台商經營的澱粉廠
因為該廠的澱粉被檢出順丁稀二酸,
所以中國在隔天就來文通知台灣政府,
只是這個公文就一直被當時蔡淑真組長隱匿.連康照洲都不知道


後來台灣廠商一度風聲鶴唳,以為政府要大力檢查
沒想到竟然沒事?
隔數月,有廠商員工檢舉,才由嘉義調查站開始調查
康照洲才發現被部屬瞞騙而生氣.
康照洲也因被質疑涉嫌隱匿讓部分業者得以更換原料而被迫下台
所以才換許銘能代理FDA署長直到假油事件

只是經過隱匿包庇毒澱粉事件及假油事件終於被葉明功調職的蔡淑真
竟然在此次餿水油事件後經然高升食安辦的代理主任!!
真是諷刺!!

-----
現在正在協商食管法,
看的出來誰是老大嗎?
連左側的蔣部長都需要向著許次長。
所以我要求許銘能應該退出食管法修法,
衛福部堅決反對。

衛福部看得見的手:許銘能等等





林淑芬新增了 8 張相片。
廢油後續(27)
談門神,說門神
地方有門神,我也來說個中央門神的故事
(1)2013年10/31發生"假"烏龍公文事件,
衛福部宣稱公文寫錯要追回,
讓味全"健康廚房橄欖油"本來要下架,變成不用下架
因為有高層指示.
案外案發現 許銘能次長早在10/28就獲得屏東衛生局告知"頂新買大統的假 油"
所以許銘能和FDA在完全知情的狀況下,還一直包庇頂新
還可以讓"健康廚房純橄欖油"不用下架,
東窗事發是因為,大統高振利自己在11/2供出賣油給頂新
如果高振利沒招供是不是頂新就沒問題?
而荒謬到邱文達也是11/2當時才知道
衛福部內隻手遮天的人就是許銘能
這樣算不算門神?
(2)我調查今年10/3彰化衛生局到彰化頂新油廠查廠紀錄,
發現頂新從101年就跟強冠買假豬油,而且牛油也是飼料牛油,
許銘能背書堅稱,頂新在3月以前跟強冠買的油政府認定是合法的食用油,
所以FDA 才不需要調查,因為頂新合法沒問題!
這樣算不算包庇?
(3)我在立法院要求清查海關沒人管的孤兒1518貨號及3823貨號有哪些食品廠 進口工業用 原料?
許銘能在9/29召集跨部會會議決定只調查涵蓋全部進口量99%的廠商,
就這麼剛好統一跟頂新剛好不用查?
而且我們要求調察"食品廠進口使用工業用原料",
卻變成調查"非食品廠使用工業 原料"的方向,
結果事實證明很多工業用假油的確是從這裡輸入的,
這樣假查算不算包庇?
(4)現在許銘能還在主導衛福部油品調查業務,
今天屏東衛生局洩密案透過公文讓我們發現,
原來許銘能早在10/9越南外交部證明大幸福賣給頂新,
不只是食用豬油是假的,原來食用牛油也是假的
而且還進口數量高達18批2476噸
事後大家都知道統一就是使用了這些假牛油嘛
因為事涉統一所以隱瞞至紙包不住火時才在10/22才公布?
(5)而今天3000萬元以上食用油廠查廠報告出來
我們又發現統一向統清買椰子油
統清的椰子油是跟頂新買的
但是許銘能10/9就知道頂新的椰子油是不能食用的
結果沒有公布統一製成什麼商品?
沒要統一下架,還默默隱匿要求統一10/20及10/31前改善
是要改善什麼?
改善換原料?
即便是到現在此事政府也都還沒對社會公布耶!
因為廠商名字是統一?
這樣算不算是門神?
(6)看看今天的3000萬資本額以上食用油廠報告,能看嗎?
福懋委託頂新作香豬油,開元食品買頂新椰子油
統清買非食用的椰子油號稱"精煉"後賣統一和開元,
統清還跟南橋買需要脫臭的牛油!
連遠東油脂買頂新棕梠油,泰山也買過頂新的棕梠油,
大家最愛吃的維義(維力)豬油油源不明?
根據我的調查維義還進口過1518的油呢!
這些就算是調查清楚向人民交代了嗎?
這就是許銘能主導的調查報告!
但門神只是許銘能而已?
鬼才信吧!
今天許銘能還在主導食管法的修法協商,
主導衛福部的所有食品安全調查,
這樣我們能安心?我們能接受?

段宜康新增了 7 張相片。
先不談是洩密還是誤傳;我們從這則e-mail看到太嚴重的問題。
感謝管碧玲和陳其邁的細心和用功,才找到㢢端!
食藥署北區管理中心王德原,10月9日17:49發給南區管理中心的林宜蓉、蘇秀琴:
「今日接到我國駐越南代表處回傳越南工商部回復Dai Hanh Phuc Co.LTD公司所外銷之脂、油類産品,僅作為飼料用,並不用於食品(食油)。而該廠自101年起迄今以食品報驗方式輸入我國多批牛、豬油脂及椰子油,經查其中以頂新公司為最大宗:含豬油26批、3216670kg,牛油18批、2476500kg,椰子油一批、110930kg。」
重點是10/9衞福部已經知道:
1.越南政府告訴我們:大幸福外銷的所有油脂,均為飼料用,不得食用。
2.大幸福銷來台灣,不只是一開始說的豬油,還有牛油、椰子油。
3.頂新是從大幸福進油的最大宗,豬牛油、椰子油都有。
但這些訊息,衛福部什麼時候告訴台灣社會?
10.10食藥署宣布:証實頂新從越南進口的「豬油」是飼料油。
10.20衛福部宣布:透過外館向越南政府了解,大幸福的椰子油和牛油是否為可食用。
10.21衛福部宣布:因為越南政府未答覆大幸福牛油是否為食用,所以頂新8項產品「預防性」下架。
10.27衛福部次長許銘能証實:已經收到官方電報,頂新購自越南大幸福公司的豬油、牛油、椰子油都是飼料油。
好,現在我們知道,這些日子以來,衞福部裝腔作勢的查証,全是演戲;因為他們10/9就都經由外館從越南政府得知真相了!
隱瞞了3個星期!
為了什麼?
難道不是為了幫頂新爭取更多時間,卻寧可讓台灣人多吃3個星期黒心食品?
不管有意還是無心,只要是洩密了,屏東縣政府絕對該負責:但誰才是自始包庇頂新的門神,還不夠清楚嗎?




反黑箱服貿協議分享了台灣農業讚近況更新24分鐘 · 
黑箱審議只會產出黑心食品!繼上週10月2日,王育敏委員一聽到在野黨立委抓到頂新使用廢油,便不管才剛開始質詢5秒即宣布散會,王委員昨日(10/8)再度出手,拒絕公民旁聽食安法修法,要求現場清場!議事人員將公民監督國會聯盟志工趕出會議室時,甚至警告將會對公督盟志工提告!
王育敏_趕公督盟志工離場:http://ppt.cc/GvN0王育敏、林淑芬_頂新的非食用油流向:http://ppt.cc/ugBq


消基會今召開郵輪行程記者會後,董事長張智剛針對近期正義油品事件痛批政府,表示油品事件連三爆,環保署、農委會、食藥署3個主管機關多頭馬車,行政院也沒有善盡橫向聯繫責任,不只衛福部長應下台,行政院長也該負起「政治責任」。

張智剛指,環保署對廢棄油未做到總量制與流向追查;農委會查工廠看見沒有飼料槽,態度就事不關己;食藥署指對出包廠商管控,未與農委會協調一併追查,各管各的才會有飼料油混充情況,根本就是管理失控。

張智剛補充,呼籲頂新無法證明自身產品安全之前,消費者應拒買頂新集團旗下所有產品,消基會嚴厲警告業者,近期將在官網公布頂新集團旗下公司名稱供民眾參考,並內部討論是否發起進一步大規模拒買行動(蔡惠如/台北報導)

這政府裡養了一群豬頭

作者:林淑芬(立委)1009

《詩經》:「碩鼠碩鼠,無食我黍!三歲貫女,莫我肯顧。」自古人民即經常控訴政府官員,領人民薪水卻背棄人民,忘記爾俸爾祿民脂民膏。當今衛福部在層出不窮的食安問題,特別是餿油事件上,道道地地就是台灣俗諺所稱的「飼老鼠咬布袋」。

9月25日當本人提案要求調查從海關管制漏洞進口的兩個號列,15180050及38231930不可食用廢油的進口廠商名稱及詳細清冊提供給立法院,從關務署到食管署一路阻擋不願提供。

10月2日當去公司辨識的海關進口資料交給立法院時,本人要求的是優先調查「食品廠進口工業廢油」的流向,9月29日衛福部許銘能次長召集跨部會會議決議,調查進口量覆蓋率99%的51家廠商,卻剛好排除頂新及統一兩大食品廠,最後變成調查「非食品廠進口工業油」的廠商。

10月6日衛福部、農委會、經濟部、環保署到立法院就「食品廠利用廢油管道進口油脂,提出調查報告」,衛福部、農委會、經濟部不管是書面報告,還是口頭報告,甚至當天下午國民黨團邀請衛福部許銘能跟其他部會官員一起開的記者會都強調,他們去查廠調查的結果都沒有問題,沒有廢油流向食品業。

10月8日,南檢查獲頂新正義的食用油事實上摻混飼料油,據本人調查,油的來源其中之二的「福瀧油脂」及「晉鴻貿易商」就是從15180050廢油管道進口,且進口量達數千噸。而且又是這麼剛好,「福瀧油脂」和「晉鴻貿易商」不在當時相關單位要查廠的名單裡面。

領人民薪水的政府官員啊!你們為何能不心虛的欺騙人民說,沒有廢油流向食品業,真是令人痛心疾首。

更可惡的是,根據10月3日彰化縣衛生局到頂新現場稽查的紀錄表,更發現衛福部早在調查強冠餿油時就知道,頂新正義在101年就像強冠買問題油共6520公斤,而衛福部對此事竟然保持緘默護航至今。若不是南檢又查到「鑫好企業」洗髒油,流入頂新正義,其實衛福部仍然會大聲的向社會大眾說「沒有問題!沒有廢油流入食用油!」

還有另一間食品財團統一企業,經調查也是大量的跟北海油脂、協慶企業買了從廢油管道15180050進口的廢油,統一以做飼料使用,就塞住了衛福部的嘴巴,經農委會證實,不可以用廢油做飼料,但是政府有去查嗎?

政府的態度,擺明著放水,保護財團、袒護業者,我們真的是養了一群「吃碗內,洗碗外」的大碩鼠,就像五花馬老闆說的「政府裡養了一群豬頭,我不想再相信政府了」。

林淑芬新增了 4 張相片。
套句小段的話“不要臉的髒東西”,
當部長在位時騙人民說「架上一切都安全」,
被趕下臺就爆料,
除了「頂新」還有「兩」大家廠商油有問題。
政府最頂級的騙術,
莫過於此啊!
10/4農委會用電話查廠,
再根據廠商說法10/6誆騙立委說,
沒發現廢油流入食品業。
國貿局叫25家廠商來查詢,只來9家,其中6家帶來資料,
然後就說沒發現有問題。
敢包庇 敢胡扯 真敢死
整群混吃等死不要臉的髒東西!
p.s.最可惡的發言紀錄
http://ivod.ly.gov.tw/Play/VOD/76898/300K
10/2號查到頂新宣布散會
http://ppt.cc/UOLuhttp://ppt.cc/ugBq
蘋論:混吃等死的行政團隊





2014年10月09日









更多專欄文章







早在15天前,立委陳其邁與林淑芬在立法院總質詢就對頂新正義油品可能混充飼料油提出示警,如今證實全然命中。不少人好奇立委怎會有這些情資?其實,只要按幾個鍵盤,所謂的「情資」幾乎全部記載在林淑芬過去陸續公開的臉書上。
海關查驗漏洞百出


從9月初爆發強冠餿水油事件以來,林淑芬不斷調閱勾稽進口油品資料,發現大量的廢油藉由邊境管理的漏洞進口卻不知去向;例如,去年棉籽油事件發生時,台灣植物性油脂供應短缺,所謂不能被食用的「植物性油脂精緻所得之酸性油」竟進口倍增,達到9450公噸。

而台灣從香港進口食用豬油比率在2007年開始大幅下降,從原本的五、六千噸,到2013年竟然沒進口了。相反的,台灣從香港進口餿水油比率2008年後逐年大增。從2007年原本沒進口,到2014年前半年就進口2114噸。

這些油是誰進口?進口做什麼?有沒有流入食品大廠重新精製降低酸價成為我們的食用油?全部沒人管理,政府一問三不知。照林淑芬在臉書揭露的查訪經驗,海關的邊境管理理論上是要填寫輸入代號與國際通用貨品號碼,但偏偏海關有很多東西進口是沒有輸入代號,造成沒有主管機關管理的「海關孤兒」,進而變成「海關管制漏洞」。

我們大量地引述這些資料,除了要表彰這些用心問政的立委外,更要質疑行政院,立委可勾稽出這些可疑的進口油品,行政部門呢?就算自己不認真,人家也已幫你彙整資料提出問題了。食安問題在於源頭管理,行政院版的《食品衛生管理法》草案除了不斷地提高對不肖業者的嚴刑重罰,有試著去整合邊境管理、用油檢驗與廢油追蹤嗎?




查油品來源喊假的


回到那15天前的總質詢,當時陳其邁要求對頂新正義的油品預防性下架,卻遭江揆拒絕,這足足又讓老百姓多吃15天的飼料油,請問你閣揆的政治責任在哪裡?江宜樺當初承諾會追查頂新正義的油品來源,請問你查在哪裡?若非台南地檢從偵辦廢油小蜜蜂,才又意外查到頂新正義用餿水油,台灣人還要繼續吃多久的飼料油?

國民黨黨鞭費鴻泰為了查辦柯文哲,痛罵審計部的部長與文官「混吃等死」。要說這個忙著圍剿在野首都參選人,卻對國計民生無動於衷的政府團隊是在「混吃等死」,實在庶幾近矣!





蘋論:把柯文哲生吞活剝





2014年10月08日










更多專欄文章











其實你我都知道,如果柯文哲沒有參選,不會有MG149案,台大醫院院長不會被送到立法院質詢台被嚴刑拷打,審計部長不會被藍委痛批「混吃等死」,廉政署不會全面清查公立醫院的研究基金。從法務部、審計部、教育部、國科會、廉政署到立法院全部動起來,清查一個民調很高的在野首都市長參選人有沒有涉及逃漏稅,這鋪天蓋地的PK戰,是要生吞活剝柯文哲。

昨天,財政部國稅局又發函給不特定的廠商業者,要求說明2011年到2013年有無邀請柯文哲演講,並提示支付相關費用的匯款單、扣繳憑單,以及捐款給台大醫院的資料。有人說,如果光明磊落,為何怕查?問題其實是,為何是這樣的時間點查?為何這樣的文件是最速件?而會有演講收入的人何其多,為何針對柯文哲以這種發函給不特定對象的天羅地網來追查?

國稅局解釋因為有人檢舉所以要查,那請問,媒體人周玉蔻早在9月22日就公開質疑連勝文於2005年與友人在海外創設的Evenstar基金,幾年來至少已經賺進了1億8千9百萬元台幣,海外所得早已超過100萬元台幣,應申報所得稅,為何這筆錢全未列入連勝文財產申報?
堅守防線別當走狗


也請問,依40%的所得稅來看,這筆錢上看7千萬元,這麼大筆錢,國稅局有沒有請連勝文喝喝咖啡或發函了解?如果有,就請拿出你們的查稅證明;若沒有,為何柯文哲區區數千元演講費要頒下12道金牌死命追查呢?

這種針對在野候選人的司法調查、公權力追緝的目的,不在於讓你入罪,而是要讓候選人陷入泥淖、窮於應付,讓中間選民厭煩、政黨選民歸隊。以前天台大醫院院長黃冠棠在立法院的備詢內容為例,不同政黨與媒體捉著黃冠棠談話的斷簡殘篇各自發揮,就讓被攻擊陣營窮於解釋,一場泥巴戰下來,就算不死也脫了層皮,難怪江揆會在當晚邀宴黨籍立委立刻慶功。

說穿了,柯文哲打不下去,連勝文民調上不來,所以馬英九急了。其實馬連向來不對盤,馬急的不是連勝文的選情,而是如果北市掉了、中市又守不住,馬英九的黨主席還幹得下去嗎?

選舉是一時的,但國家制度不能偏廢。公務員與司法人員可以被立委罵混吃等死,但心中一定要有行政中立與司法中立的那把尺,若沒有那就變成走狗了。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