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24日 星期一

蘋論:連道歉的規矩都不懂連家何處去(江春男) ;連戰、郝柏村發動族群戰爭(陳芳明)

蘋論:連道歉的規矩都不懂

 
選舉到了,我們看到更多的虛偽不誠和皮笑肉不笑。
從小開始,我們就被告知,對人說謝謝時,要雙眼看著對方的眼睛,才是誠懇的表現。尤其在向人道歉時,更須眼睛緊盯對方。感謝和道歉眼神都飄向他處,對方一定認為你沒誠意,甚至覺得遭到輕視或羞辱。

這是基本禮貌了,文明社會老早就習以為常。可是我們看見連戰道歉卻是對著空氣,沒有受詞地走過場了事。明明從連講話的前言後語,說話脈絡,就是在罵柯文哲「混蛋」,在選情壓力下勉強道歉,卻說:「沒有針對任何人、特定的人」,用字遣詞強烈一些,引起不安,感到非常抱歉云云。這哪裡是道歉,毫無誠意。道歉的定義包括有明確的對象、明確的含意、明確誠懇的態度,以及最重要的悔過定改,沒有滿足這些要件,油嘴滑舌道歉比不道歉還惡質得多,是二度傷害。
我們常看見餐館門口的服務生對著進門的客人呼喊:「歡迎光臨」;對著離去的客人大喊;「謝謝光臨」,但他們眼神根本就沒放在客人身上。這就是訓練不足,不如取消。這方面大百貨公司的電梯小姐表現最好,她們一定眼神專注在客人臉上,讓客人感受到她們的誠懇。
不只是道謝、道歉態度馬虎沒有誠意,政客們,尤其老一輩,與人握手時常5指伸直,你握他,他不握你,眼神還四處張望,尋找下一個或更重要的人物,極為不敬。這種基本政客的禮儀都不懂,難怪失勢後受人冷落。
柯林頓與人握手時,不論對方階層貴賤,一定右手緊緊握住對方的手,左手伸去緊抓對方右肩膀,兩眼定定地注視對方雙眼,讓被握手的人感激感動。這是他選舉勝利的祕訣。 

政客說道歉像示威


台灣這方面的禮貌教育不足,說謝謝像罵人,說道歉像示威,說不敢像炫耀,與人握手像癱瘓(不使力),眼珠亂飄像蕩婦,讚美別人像吹牛……政客們的表現尤其惡劣,連小學生都不如,小朋友說謝謝和對不起都還知道眼睛看著對方呢。 

司馬觀點:連爺爺何處去(江春男)


 陣營說,這是一場不公平的選舉,因為,媒體一面倒,反連的網民如排山倒海而來。但是,連陣營擁有豐沛資源,柯P難以望其項背,豈不是更不公平。可喜的是,政治不是數學,在政治領域中,二加二不等於四。政治像藝術,更像化學,各種成分攪混在一起,一定會起微妙的化學變化。
剛出場,連勝文就先聲奪人,他的大連艦隊,由航空母艦、驅逐艦、巡洋艦和核能潛艦所組成,他主張新思維,以新生代改革派自居,用大明王朝暗諷馬政府,贏得不少人喝采。想不到碰到柯P,很快就吃足苦頭,現在大連艦隊幾乎觸礁,船上乘客呼天搶地,哀爸叫母,氣氛一片淒迷。
最難以理解的是,連戰和郝柏村多次挑起族群對立,他們痛罵柯文哲是日本官三代,是皇民,是漢奸,是混蛋。說柯缺乏國家民族觀念,應該叫「青山文哲」,這種高級外省人的口吻,是國民黨來台接收期間,最引起台灣人普遍反感的話,後來才發生二二八事件。連戰應該很了解這個背景,因為他父親就是接收台北的大員。 

批柯文哲給北京看

連郝兩人表面上批柯一家人,其實罵到幾世代的台灣人;他們不是站在中國人角度,而是站在中共對台工作的角度;他們不是失心瘋,而是故意罵給北京看的,照大陸的流行語,這是曲線表功。
選舉勝敗不過是一場選舉,連勝文還年輕,將來有的是機會,但連戰除了當大陸的連爺爺之外,在台灣還能扮演什麼角色,令人好奇。 
政大教授陳芳明:連戰、郝柏村發動族群戰爭
 顏振凱 2014年11月20日

政大教授陳芳明:連戰、郝柏村發動族群戰爭
政大台文所教授陳芳明20日在個人臉書發文,稱連戰(左)、郝柏村(右)不只是羞辱柯家,也同時羞辱了所有台灣人。(葉信菉、余志偉攝)
針對前副總統連戰、前行政院長郝柏村對在野台北市長候選人柯文哲的「漢奸」、「日本皇民」攻擊,政大台文所教授陳芳明20日也在個人臉書為文,痛批連郝說法已不只是羞辱柯家,也同時羞辱了所有台灣人。「這已經超出選舉所能容忍的界線,而是正在發動一場族群戰爭,甚至是一場種族歧視的戰爭。」

陳指出,說台灣人是漢奸、是日本皇民,那是戰後初期國民黨來台接收時的官方語言,對當時台灣人極盡羞辱之能事,殘酷地在省籍問題上硬是做出血淋淋的撕裂,而終導致228事件,這樣的歷史記憶,是台灣社會全體百姓的共同噩夢。1990年代,由李登輝代替國民黨對全民道歉以來,經過一連串賠償、公布史料與建立紀念碑之後,省籍衝突才逐漸緩和下來。

陳表示,如今連、郝又再度輕啟歷史傷口,對候選人進行人身攻擊,顯然使官方所有的道歉毀於一旦。把台灣人說成「漢奸」與「皇民」,是非常殘忍的人性。台灣人並未選擇要當日本人,而是中國無能保護自己的安危時,未經台灣人同意,就輕率割讓台灣給日本。

陳更引用法國小說家莫泊桑的《脂肪球》。在普魯士人佔領法國期間,1位法國少女為了馬車上貴族、貴婦、神父安全,獻身給普魯士士兵,事後,馬車上的人卻看不起那位少女故事,痛陳「人性的醜惡,竟有如此。連戰與郝柏村正好擺出這樣的嘴臉,他們內心是如此輕蔑台灣人,以種族歧視的眼光看待殖民地時期的台灣人。」

陳在文中強調,選舉輸贏是一時的,歷史功過卻是永遠的,為了貪圖選票,連戰竟然到了語無倫次的地步。而連戰自稱其祖父離開台灣去參加中國抗日,這是明顯的說謊。連雅堂從來沒有抗日過,真正抗日的人,其實都留在台灣。在台灣抗日的人,反而在228事件遭到國民黨屠殺,連戰父親連震東卻那危疑時期,正在忙著接收日產。連戰本人,也從來沒有為台灣民主運動說過正義的話,就像他祖父、父親,他們永遠都是歷史的獲利者。如今,又遊走兩岸,國共通吃,居然還扮演起歷史審判者。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