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1月12日 星期三

蘋論:上陣父子兵;連營頻頻失言。柯連一番舌戰(江春男)、談富豪必須高消費(HC)。柯文哲 vs 連勝文、蕭永達


蘋論:上陣父子兵

 
連、柯大戰都有陷入失言的遺憾。俗話說︰「吃下肚的東西吐不出來;講出去的話收不回來。」尤其是政治人物的言行必須謹慎。孔子說,言寡尤,行寡悔,祿在其中矣。
柯文哲一開始失言多次,輿論群起攻之,迫使他公開道歉並誓言改過。在辯論會中,他直指陳水扁是廢人,也是對人的不尊重。直率固然是優點,但不得體反而是缺陷。你能直率地稱呼身心障礙人士是智障、低能兒嗎?那不叫直率,叫冷血、無禮、傲慢、殘忍。
失言分4大類︰最糟的是羞辱侮慢他人或出言不遜;次糟的做出與事實和常識相反的陳述;再來是牴觸政治正確的言辭;最後是推理與說詞違反邏輯。像江宜樺跑到基隆去幫謝立功助選,竟然說「基隆發霉生鏽,像是二流城市」,忘記了多年來除了一任民進黨市長,其他全是國民黨籍。在貪官污吏治理下,基隆不是「像」二流城市,它「就是」台灣的二流城市。若放在世界範疇裡,基隆是四流城市。基隆山水繁複,景色優美,可惜在幾十年來國民黨治下,貪污橫行,糟蹋了好山好水,無法跟歐美日的港口城市在優雅、美麗、古典、閒適上相提並論。江是閣揆,基隆發霉他也有責任,這樣說是自我打臉,也是失言。按照馬總統邏輯,江應該學會說基隆的落後是民進黨市長李進勇(1997╱12-2001╱12民進黨只此一任)造成的。
連勝文的流浪狗送給雲嘉說,是標準失言,被雲嘉人痛罵後竟又說︰若民進黨縣市長沒有保護流浪動物的愛心,可找有愛心的縣市長合作。唉,真是孺子不可教也!用新的失言去為舊的失言補漏,只會更low。別的縣沒有義務處理你的麻煩,邏輯上不等於別縣沒有保護流浪狗的愛心。這就叫死纏爛打、理不直氣壯,標準的天龍國X腦。 

吃飯睡覺何關權貴

有其子必有其父。連戰前晚為兒抱屈,說連勝文被說成權貴,「我很不甘願」,強調「我一天只吃兩餐,每天睡差不多7小時而已,也沒比別人多」。人老了本來就吃少、睡少,跟權貴有什麼相關?邏輯不通嘛。很多富貴之人減肥吃更少、睡更少,還是權貴。大學時沒修過邏輯嗎?父子一起失言,真是上陣父子兵啊。 

談富豪必須高消費
穿西裝15萬、開瓶酒20萬.....這是中國、香港、台灣的基本消費......
"柯文哲公佈明細"業配"是“0”元,要連也公佈一下吧。連又變成顧左右而言他了......"


1990年代初,我經常(或路過、開會)過香港,所以決心多了解這個先進地方。他們連李嘉誠先生到酒店,應該給多少小費才有起碼的尊嚴,都計算出來:馮光遠先生捐給輔大的200元的20倍多一點。
(馮光遠:於是估算了一下我的財力與連家財力的差距,得到下面這結論:如果有數百億家產的連家以200萬買下輔仁大學榮譽校友頭銜,那以我的財力,要花多少呢?算了算,大概200塊錢吧。)
前2期的"壹周刊"專訪柯P---不用花錢,而同期的封面和內頁,多有國民黨的連勝文買的廣告。




蘋論:連營頻頻失言


連陣營似乎慌了,說話都頗不得體,也不知所云,完全沒有辯論會那天的穩重流暢。這樣下去,想贏真的除非使用奧步。

連勝文前天在廣播電台的專訪中,竟主張把台北的流浪狗送雲林縣和嘉義縣處理,引來兩縣的一陣痛罵。批連的意見基本上有6種︰1、歧視兩縣,一句「嘉義縣總可以吧」,充滿了輕蔑與不尊重。2、這種台北中心的思惟使人不舒服。3、雲嘉是窮縣,保護動物的經費不到台北的十分之一。4、台北不該把自己的問題丟到其他縣市。5、這種說詞是「從台北看天下」的偏見。6,動保團體認為連是「用權貴角度看世界」。
藍委廖正井在立院為退休軍公教呼喊全面恢復年終慰問金,不惜推翻馬的改革──只給月退俸2.5萬元以下的人1.5個月的年終,還厲聲恐嚇行政院人事長︰「如果年底選舉台北市、台中市輸得一塌胡塗,絕對唯你們是問。」
退休軍公教憤怒的理由是「感到人格被羞辱、尊嚴被踐踏。」這是放屁。對比社會的巨大不公,退休了還有年終可拿非常不合理,沒做事還領年終,不是國民黨慷你我納稅人之慨變相買票嗎?馬改成月退2.5萬元以下的人才可領還算合理,現在要全面恢復,為何不連退休勞工都發?勞工不是人嗎?勞工比多數公務員辛苦百倍,對社會的貢獻也大於多數公務員,何以厚此薄彼?軍公教是自己人,勞工是外人嗎?此事與尊嚴毫無關係,就算有關,那退休勞工沒一毛錢年終,豈非奴隸般更無尊嚴?那些驕將悍吏一到選舉就拿選票恐嚇國民黨,破壞體制,貪得無厭,怎可慣壞他們?為什麼要怕他們?應是堅持改革才能獲得更多民眾的選票。國民黨的懦弱顢頇,由此一覽無遺。 

所有挫敗推給前朝

連戰出馬為兒子緩頰拉票,解釋兒子落後的原因,竟怨大環境不友善(藍綠基本盤6︰4,還不友善?)怪綠營執政時改教科書,推動去中國化,改變年輕人的認同,造成理念與價值的代溝。那為什麼朱立倫、吳志揚就沒這問題?當年只有台北市改教科書嗎?連和馬一樣,把任何挫敗都歸因於前朝執政,可是馬已執政6年了,還受前朝的制約嗎?太不負責,也太沒用了。 

司馬觀點:柯連一番舌戰(江春男)


 柯連兩人唇槍舌戰,有線電視的收視率,創下十年來選舉辯論新紀錄。一位是名醫,一位是富少,不論體形、家庭、個性、職業、價值觀和人生觀,都是最好的對照組,選民在投票時,內心不必糾結。
兩人的表現都比預料中好很多,連勝文從容自信,展現CEO的架式。但柯文哲的反應靈敏機智,他的論點有層次有邏輯,一掃白目形象,令人刮目相看。兩人民調差距拉大,並不意外。
連勝文人高馬大,穿起西裝很有派頭,習近平和他一比都矮了半截,柯和他站在一起更會相形見絀,怎麼辦?結果柯乾脆領帶也不打,白襯衫上場,以凸顯平民和權貴的不同。這種以守為攻,借力使力,把不利變成有利的本領,讓連陣營吃了大悶虧。
柯文哲肯定蔣經國有政績,肯定郝龍斌支持阿扁保外就醫,聲稱地方選舉黨主席不必負責,把話放在連勝文的嘴裡。
柯又說,當年聲稱自己是墨綠,是為了證明槍傷是真的,為了社會和諧。現在你說我是墨綠,是為了撕裂這社會,這一辯白,連營措手不及。
他為了化解藍營疑慮,宣示當選後,絕不加入民進黨,局處首長不能參加政黨活動。連陣營卻一再挑起藍綠對抗,重提撕中華民國身分證一事,柯抓到機會狠狠倒打一把,重申堅守中華民國底線,並希望「中國的買辦」在習近平面前大聲說出中華民國。
連勝文要讓台北市變成光榮偉大的國際化都巿,柯文哲則把這次選舉定位為良知、良心和價值的選擇,兩人的境界差很大。柯又說他當選巿長,「會讓國民黨接近國民,會讓民進黨更進步」,這些話可能如連爺爺說的「天馬行空、奇幻之旅」,但比偉大光榮的台北可能更實在。 

公民團體令人失望

提問的公民團體太令人失望,尤其是台大出身的彭錦鵬,把競爭力發揮在這種場合,好像在公眾場所小便,沒公德心又不衛生。 




柯文哲 vs 連勝文
蘋論:連柯誰懂我們的心

2014年11月07日

更多專欄文章
柯文哲(左)和連勝文(右)今晚將進行首場電視辯論。資料照片

今天晚上連勝文和柯文哲將進行電視辯論,我們希望看到的是關於市政政策的抒發,而非無關緊要的細節糾纏和人格謀殺。

民看政策不愛鬥嘴

冷戰時代捷克的公民自由運動已經開始,共黨政權與民間自由主義份子(如哈維爾)談判多次,都因主題空泛、漫無章法、隨意插嘴打岔而淪為空談。後來反抗組織提出談判的幾項原則,才使談判獲得若干成果。那些原則包括︰每次只談一項具體議題、不得離題、不可節外生枝、不糾纏於細微末節等。加上已經成為常識與定論的不得人身攻擊、發言須有憑有據、不做動機揣測(不誅心)等,成為政治辯論的普世通則。
作為市民,我們關心的是基本面︰食品的安全、都更的改革、如何終結政商關係、治安、交通、人行道的平坦安全、老人照護等,不想聽到相互的羞辱與爭吵。這不僅是政策的辯論,還是辯論人的素質高低、人品優劣、內外是否一致、風度魅力的大比拼。

洞悉需求才能勝選

最終,我們希望從他們身上看見他們期待的台北是什麼樣的城市?台北市的精神是什麼面貌?未來是什麼模樣?有什麼核心價值?城市不是永遠進步,而可能退化、庸俗和崩解,美國底特律就是例子。台北市的城市面貌老舊庸俗,如何激起市民共同改造的企圖心,是市長的任務。
今晚就看誰能洞悉我們的內心需求,誰就是將會勝選的市長。


蕭永達~風格別具綠色戰士 勇往直前的政治良心

記者薛兆基/分析報導 2014-11-05 00:00

陳菊讚譽蕭永達是推動民進黨拼過半的最關鍵人物,如果沒有他這位勇往直前的政治良心,民進黨想要拼過半,恐怕是困難重重。(薛兆基/攝)


2013年11月19日,台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宣判高雄市議員蕭永達正副議長選舉亮票案二審無罪定讞。這遲來的正義,不但讓蕭永達成為高雄市目前亮票無罪的市議員,更成為今年市議員選舉,撼動全台各地議長寶座爭霸的風雲人物。

特立獨行的政治人物

放眼高雄政壇,蕭永達對於藍、綠而言,都是一個特立獨行的「怪咖」,為了理念跟原則所做的堅持與固執,甚至被人稱為「瘋達仔」。教師出身的蕭永達,1992年原擔任台北台北景文工專電子科主任,1993年向民進黨前主席林義雄學習「非武力抗爭」,對蕭而言,林義雄可以說是他的政治啟蒙老師,令其十分敬重。

回顧2012年2月7日(中央社)新聞引言這樣寫:「民進黨高雄市議員蕭永達不滿監督市政卻遭官員干擾,甚至檢舉他未為市府「護航」,讓他面臨黨紀處理的危機。他今天尋求議長許崑源聲援,但卻遭到民進黨團的批評」。

不到3年,蕭永達一把亮票承諾的大火,點燃民進黨市議會拼過半的火苗,讓民進黨拼過半的氣勢銳不可當,連市長陳菊日前在蕭永達總部成立會上,讚譽他是推動民進黨拼過半的最關鍵人物,如果沒有他這位勇往直前的政治良心,民進黨想要拼過半,恐怕是困難重重。

從2012年快要被黨內同志六親不認、打進黑五類的「瘋議員」,到2014年市長口中盛讚的民主鬥士,這個過程,也只有蕭永達議員冷暖自知。

新唐吉訶德式的執著

主張「公民運動」與「議會路線」應齊頭並進的蕭永達,為了實現他的政治主張,隻身投入公職人員選舉,從1994年到2006年之間,歷經了5次落選,可說是驚天地、泣鬼神。

從1994年台南市議員、1998年高雄縣議員、2002年高雄市議員黨內初選、2004年高雄市議員補選與2006年高雄市第六屆議員都落選,直到高雄縣市合併2010年的第一屆市議員選舉才順利圓夢。他曾經自嘲像高齡90餘歲仍堅持參選的老前輩林景元一樣,屢敗屢選,而當年放棄薪水不錯的教職從投入選舉,受到周遭親友相當大的指責與誤解。

推動更正雄中228歷史卻低調

當選後的蕭永達,還是開著多年前買的二手車,過去在街頭敢衝,在議會同樣以敢講聞名,有時候放砲放太重,雖然「顧人怨」,卻因為多有所本,想批評他的人只有在心中恨得牙癢癢,連市長陳菊都曾為他的頑強固執而頭痛。例如,高雄輕軌雖已勢在必行,他仍表達反對興建輕軌的立場,在議會總質詢時以「運量不足,財政負擔,交通安全」三大理由反對輕軌,並認為「輕軌就是小火車,只是把平交道及柵欄改為紅綠燈」。簡直讓執政團隊氣到吹鬍子、瞪眼睛!

這樣的蕭永達,卻在推動228雄中自衛隊歷史更正時,義無反顧的付出,甚至出資與台灣戲劇家合作公演「天若光」舞台劇,吸引6千多人次觀賞。對於這樣的成果,很多人認為如此「政績」應該要大肆宣揚,卻為他所拒絕。他認為228受害者家屬與年輕一代不願意公開露面與參加活動,都因為太多政治操作、不斷被消費而令其厭惡;他只希望能藉由這樣的歷史更正與戲劇的帶動,能讓家屬與新一代改變印象。

三年煎熬,為貫徹人民做主

理工科出身一板一眼、有追根究柢精神的蕭永達,其固執與堅持,從他的選舉紀錄可見一斑,更充分展現在正副議長選舉票案的官司上面。2010年12月25日高雄市議會正副議長選舉中,66名議員中,54名議員認罪協商、12人被起訴,其中只有民進黨籍的蕭永達堅持自己亮票是為了向選民負責、亮票無罪,並還上訴至台灣高等法院高雄分院。

在亮票案官司期間,「蕭永達」成為議會同仁眼中的「異類」,檢察官眼中的「頑強份子」;同黨同志與他疏遠,政黨對手冷眼旁觀看好戲;檢察官除了以罪名恐嚇他,甚至祭出「褫奪公權」威逼就範,但他都不認輸,因為他認為一旦認輸,也代表民意淪喪、賄選跑票勝利。

如今,蕭永達亮票案在去年底獲高雄分院二審無罪定讞,判決書並明白記載亮票行為是符合政黨政治與責任政治之精神,這樣的判決,讓他大呼3年的煎熬都值得了!

當年民進黨震天價響要罷免立委,點名高雄小港、前鎮選區國民黨籍立委林國正,被視為民進黨罷免立委的指標區,我們來聽聽蕭永達怎樣說,「他不諱言地表示,不會通過且浪費資源」!冷冷一句潑了民進黨支持者一大盆冷水,這是讓人又愛又恨的蕭永達,卻又是引領民進黨在議會過半,議長選舉中的超級猛將!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