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11月18日 星期三

笑蜀:“習馬會”恐難以制約蔡英文(《金融時報》)



2015年11月18日 07:35 AM
“習馬會”恐難以制約蔡英文


美國哥倫比亞大學訪問學者 笑蜀 為英國《金融時報》中文網撰稿




應當承認“習馬會”是兩岸關系的一個突破。最大突破則在“對等”二字,“對等”即意味著雙方實際已默認“一國兩府”。台灣的“安全”與“尊嚴”,是台灣朝野的普遍關切,“對等”則是初步回應。從只講求經濟上的“讓利”,到開始重視“對等”,回應“尊嚴”,無疑是北京對台政策調整的信號。


這次調整不排除北京有意為之,但主要還是危機倒逼的產物,即北京單純的對台經濟“讓利”已窮途末路,始有兩岸服貿協定之爭引爆的台灣“太陽花學運”。“太陽花學運”既是對馬英九政府據說過於“親中”的兩岸政策的狙擊,也意味北京單純的對台經濟“讓利”的失敗。


經濟“讓利”之所以失敗,不僅因為它不考慮台灣朝野對“安全”與“尊嚴”的關切,更因為它實質上無非是傳統糜邊政策的現代版。即在中央政府鞭長莫及的邊遠地帶,選擇性地扶持地方豪強,予其既得利益,以保持其忠誠,作為中央政府代理人,對當地實行間接控制。這就註定了對台經濟“讓利”不可能是公平的和均衡的,而是被北京在台灣的“白手套”悉數壟斷,反而加大了台灣社會的兩極分化。這在素有“均富”傳統的台灣,不可能不最終觸礁。


事實上,“太陽花學運”之後,北京已有反思,如對台“三中一青”新政的快速推出。但“三中一青”畢竟屬於長線工程,馬英九任期卻已來日無多。馬英九在任,兩岸政策調整的彈性空間較大。明年蔡英文領導的民進黨執政,兩岸關系就進入了不確定期,兩岸政策的迴旋餘地將大大收縮。馬英九在任的最後時段,幾乎是北京調整兩岸政策的倒計時。媒體披露,此次“習馬會”是10月中旬北京方面主動提出。從提出到事成不足半月,可說迅雷不及掩耳。可見北京之迫不及待,亦可見北京憂心之重。


但事實上,兩岸危機之深,仍超出北京預計。蔡英文近日公佈的民進黨不分區立委名單,就是一個印證。這可以說是台灣選舉史上前所未有的一份名單,納入了相當比例的社運人士和專業界人士。如果明年蔡英文當選總統後,組閣也是此一方向,則明年台灣將不再是通常意義的政黨輪替,即不再是單純的民進黨執政,而將初步具備民進黨與台灣公民社會聯合執政的意味。這將是台灣政治生態的大翻轉,即台灣的公民社會將不再停留於在野狀態,而是既在野又在朝。此後北京面對台灣,將不再只面對民進黨,而將不得不同時面對台灣公民社會。


台灣政治生態的這種大翻轉,是以台灣的世代交替為背景的。以去年台灣“太陽花學運”為標志,“太陽花世代”即35歲以下的台灣新公民正式登上歷史舞臺。他們是在台灣解嚴後生長起來的,一方面從小接受自由民主的熏陶,對大陸意識形態及政治體制天然抵觸;另一方面,陳水扁執政時教科書的大修改以去中國化為方向,新教科書的潛移默化,註定了他們不再像前輩那樣具有對中國的天然情感,反而因為接受的中國信息基本負面,他們對中國大多懷有排斥心理。所以,這個世代在台灣被公認為天然綠,規模則達500萬之眾。“太陽花學運”之後在台灣漸露頭角的第三勢力,即時代力量、社民黨、綠黨等新興小黨,都以這個世代為其基本盤。


心理上與中國大陸越來越遠的同時,“太陽花世代”與另一個鄰居日本越來越近,日本殖民史在他們的記述中越來越正面,甚至連“慰安婦”問題也被合理化。今年安倍強推安保法案,激起日本左翼的強烈抗議,爆發日本近年最大規模的社會運動,十餘萬人走上街頭抗議。但台灣朝野尤其一向左翼的台灣社運界,竟對此默不作聲。而當2014年香港占中爆發時,台灣社運界則一邊倒地傾力聲援,雖然歷史上的台港關系總體上比較冷淡。對日本反安保抗議和香港占中的不同立場,足以反映“太陽花世代”在中日之間的情感偏向。他們之所以更親近日本,不僅如他們所說,日本五十年殖民統治奠定了台灣的現代化基礎,更因為日本對台灣來說是一個“無害且友善”的國家。即今天的日本對台灣只有友誼而沒有“霸凌”。考慮到中日兩國當下的緊張關系,台灣“太陽花世代”和台灣社運界的這種情感偏向就更值得玩味。


當安保法案之爭白熱化,剛剛以總統候選人身份訪美回台的蔡英文,竟不惜在中日關系高度緊張之際馬不停蹄地訪日,曲線見安倍,令北京大為惱火。蔡英文未始不知此行敏感,但一定程度也是不得不然,即綠營內部有一股強大的推動力量。這股推動力量,在前總統李登輝今年7月親日演說發表後,第三勢力新星爭相歡呼、公認李登輝為其精神教父,即可見端倪。甚至屬於最左翼,最應該批評李登輝右翼立場的社民黨主席范雲也不能免俗,也隨同其他第三勢力新星朝拜李登輝。這即意味著,親日拒中,在第三勢力及其基本盤“太陽花世代”中,已接近政治正確了。這同時意味著,大陸學界普遍認為民進黨操縱台灣公民組織及第三勢力小黨,台灣公民組織及第三勢力小黨只是民進黨外圍組織,此說未必靠譜。真相可能是另一種情景:民進黨及蔡英文本人很清楚要執政就必須向中間靠,但“太陽花世代”氣勢太盛,一方面對民進黨及蔡英文頗具誘惑力,認定“民氣可用”;另一方面也受到某種倒逼壓力。於是不得不一方面爭取中間市場,另一方面更要爭取“太陽花世代”的市場。


這是台灣最強大的新興政治市場。社會運動起家的民進黨,憑本能發現了這個市場,搶先介入,因勢利導。國民黨則因過於老邁,反應遲鈍,執政理念陳舊,而跟這個市場完全脫節。兩黨高下立判,註定國民黨頹勢難輓。“太陽花學運”後台灣九合一大選,國民黨即遭重創。嘗到甜頭的民進黨及蔡英文,自然加緊了對“太陽花世代”的耕耘,加快了與代表“太陽花世代”的第三勢力結盟的步伐,不僅在新一屆的台灣立委選舉中給第三勢力“禮讓”了部分選區,立委不分區名單納入很多社運人士和專業界人士,更是給第三勢力送了一個大禮包。


將於明年誕生的民進黨政權,顯然是一個民進黨與第三勢力及其代表的“太陽花世代”深度融合的新型政權。北京對台灣明年的政黨輪替早有準備,在民進黨身上沒少下功夫。但是這個樣子的政黨輪替,向來缺乏公民社會視角的北京,則是始料未及。原來的準備,原來對民進黨下的功夫,到時未必好用。第三勢力及其代表的“太陽花世代”是統戰的絕緣體,北京無法總體上收買;而且彼此文化差異太大,無論價值取向,還是話語體系,還是生活方式,都無從對接,溝通會特別困難;同時因為年輕、理想化,第三勢力及其代表的“太陽花世代”在兩岸、人權、社會公平正義等議題上,將更執著、更強硬,更難妥協。如何面對台灣新的執政聯盟,尤其如何面對“太陽花世代”,將是兩岸關系的新問題,新危機,也可能是有史以來最大的危機。


如前所述,從單純的經濟“讓利”到重視“對等”,回應“尊嚴”,的確是“習馬會”的重大突破。但遺憾的是,有如當下中國大陸其他改革措施出手晚了整整十年一樣,對台交往的這個突破,也晚了整整十年。十年前胡錦濤執政時,已有嘗試調整兩岸關系。但一方面執政理念所限,另一方面也是體制所困,胡時代的對台調整雷聲小雨點更小。那時其實是調整的最佳時機,錯過了那個時機,就錯過了後來的十年。後來十年中,“太陽花世代”的世界觀尤其兩岸觀徹底定型,最終翻轉了台灣的社會生態及政治生態,也翻轉著兩岸關系。島內既有“太陽花世代”支撐的民意後盾,國際上更有美日默契,未來的蔡英文政府,手中不缺好牌。指望一個“習馬會”制約蔡英文政府,可能太樂觀了。明年台灣總統大選之後的台灣海峽,註定了不會平靜。


(註:本文僅代表作者本人觀點。責編郵箱bo.liu@ftchinese.com)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