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0月1日 星期三

周潤發, 顏慶章


周潤發今晚接受香港蘋果日報電話訪問,表明挺佔中學生、市民,稱讚學生勇敢、理智、聰明。說如果政府沒拿出港人滿意的普選新方案,他認為抗爭不會停止。
周潤發受訪全文普通話版:
發哥表示:個人感受,我遇到的市民啦,學生啦,他們這樣去爭取訴求是非常勇敢,令人感動的。警方呢,我覺得他第一天已經是做錯啦。須不須要用到這個催淚彈呢?還有,所有學生都很理智,還有一樣就是說,如果政府不是有一個新方案,使香港市民或者學生滿意的話,我估計這個抗爭是不會停的。
政府在這個議題上(普選),整天叫我們香港人先擱著。為什麼不可以換成政府先擱著他們的方案?學生叫梁振英下台,其實你叫誰下台都無補於事。現在最主要的問題就是先解決掉(普選)方案。如果這個第一步都行不通的時候,大家都沒輒了。
如果政府再用暴力手段對付學生的時候,你會讓香港市民很反感。他們的訴求很清楚啦!為什麼你整天叫人先擱著,你卻不接納一個新訴求,應該是政府你先擱著(普選方案)。我不覺得有甚麼問題,(香港政府)這麼有錢,你後面又有中國這個國家給你撐腰,你怕甚麼呢,我不明白你怕甚麼?
那些學生或者香港市民如果達不到他們的要求時,大家只會繼續拉布條去,這事情不會了。先解決這件事……不管誰上台(做特首)。你找去和學生領袖談判的人,一定要是政府的人,而且是社會上廣大認同的人,雙方討論出一個可以接受的方案,這才是一個解決的方法。
民間特首劉德華已就公民抗命「發表言論」,表示「不要催淚彈、不要武力、不要謾罵....」,願香港平安。...
HK.APPLE.NEXTMEDIA.COM



周潤發最近的消息是他們夫妻決定將全部財產十多億港幣捐出做慈善事業。

周润发-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周潤發,SBS(英语:Chow Yun fat,1955年5月18日-),知名香港男演員,出生於香港南丫島,籍貫廣東开平市。1970年代於無線電視參演多套電視劇,後來參演電影。


早年生活 - ‎電視生涯 - ‎電影事业 - ‎个人生活


Search Results

  1. 顏慶章-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zh.wikipedia.org/zh-tw/顏慶章

    Translate this page
    顏慶章(1948年4月7日-),台南縣下營鄉紅厝村人,前中華民國財政部部長、前駐世界貿易組織常任代表。2005-2013為元大金控董事長。2013年赴美國威斯康辛大學 ...

延宕13年 顏慶章將赴美任教

記者鄭琪芳/特稿
5月底卸下元大金控董座、將於8月中前往美國威斯康辛大學擔任客座教授的顏慶章,於3月初出版《我之所以為我》一書,這本新書被他稱為「非典型自傳」,剛好為他數十年公職生涯及金融工作做個小結。至於《我之所以為我》被「艾森豪學人」總部列為學人著作典藏之一,則是一段美麗的意外。
顏慶章的本行是法律及政治,台灣大學法律系畢業後,先後取得台大政治學碩士及美國密西根大學法學碩士,並歷任財政部法規會執行秘書、財政部稅制會執行秘書、總統府第一局局長、財政部政務次長、財政部長及我國駐WTO(世界貿易組織)首任常任代表,2005年卸下公職後,轉任金控董座。
在專業領域之外,顏慶章還有相當高的藝術品味,繪畫、書法等都有相當水準,更是專業品酒人士與知名紅酒作家。自1981年出版《反傾銷法與關務政策》以來,顏慶章已有10餘本著作,且涉獵範圍甚廣,從專業生硬的租稅、經貿及WTO到葡萄酒鑑賞,充分反映他專業與品味兼具的特質。
顏慶章擔任元大金董座8年,已超過他原本設定的6年,決定離開金控後,他就在思考「如果能夠回到學術界,是多美好的事情」,因為2000年政黨輪替後,擔任財政部政務次長的顏慶章原本就要卸下公職,當時美國威斯康辛大學麥迪遜校區法律學院教授Charles R. Irish邀請他擔任客座教授,後因他繼續留任財政部而未能成行。
這次顏慶章詢問Charles R. Irish當時的邀約是否仍有效,結果得到了肯定的答覆,且威斯康辛大學還提出讓他擔任「法學博士候選人」的想法,1年內可修完法學博士,他不僅可以去當老師,又可以當學生,這個邀約非常吸引人,因此他決定前往美國,履行這個延宕13年的教書工作。
尚未赴美任教之前,他5月中先受邀出席「艾森豪學人」研討會,這場全球只有20位艾森豪學人受邀出席的會議,顏慶章是唯一受邀致詞者,甫出版的新書還被艾森豪學人總部列為學人著作典藏之一,不僅專業領域的表現受國際肯定,也為台灣做了一次成功的外交。

〈自由共和國〉顏慶章/服貿協議事件應有的省思

2014-03-31
顏慶章/ 前駐WTO大使
三月十七日立法院內政委員會審議服貿協議,由於未遵照去年六月二十五日立法院黨團的協商結論:「逐條逐項審查」,召集委員被質疑以「三十秒時間」逕行宣布送交立法院院會。引發眾多青年學子衝入立法院佔據議場,持續阻斷立法院議事程序。在由衷期盼這個事件儘快落幕之際,倘非青年學子以如此驚天動地的舉措,怎會震撼起國人對服貿協議的省思?從而朝野對如此代價不菲的事件,能不淬化出若干省思嗎?
去年七月十五日,本人在接受「自由時報」專訪時,即已指出沒有國家會將FTA的談判當成機密。並詳述美國運作數十年的國會與行政部門的貿易談判機制,建議可借鏡來建立我國的作業程序。此具法律邏輯與學理根據的論述,並未引起朝野人士的任何重視。從而,本人對這次事件並不感到意外。
回顧服貿協議的相關環節,在台灣行政部門於去年六月二十一日宣佈已與中國完成簽署前,立法院全體立法委員甚至王院長毫無所悉,引起國內一片譁然。經王院長與朝野立委共同簽字的上述協商結論,似乎稍見平息國人錯愕。但幾個月來政府官員與民間人士對該協議的多所交鋒,國人累積的體會,顯然是疑問多於肯定。
本人無意呼應在野黨人士的意見,甚至要質問民進黨對ECFA究竟立場為何?三十年鑽研GATT/WTO的學術興趣,加上擔任我國首任駐WTO大使三年有餘的工作心得。本人必須指出ECFA是「自由貿易協定」(FTA),而全球數十年來洽簽FTA的國家,從未僅定位在經貿層面的考量,而不涉及政治角度的衡酌,甚至往往後者是促成FTA的最重要元素!一九八五年九月一日,美國第一個簽署的FTA是以色列,充分詮釋FTA與其在發展更緊密的經貿關係,不如說是源自於政治因素的驅使。
既然FTA簽署的原動力,政治領域超過經貿層面的考量,最起碼應該確認未有負面的政治因素。但截至今年元月底,WTO體系生效的三百七十七個FTA,中國與台灣的ECFA是絕無僅有的案例,亦即一方徹底否認對方是個對等的主權國家。國民黨是基於何種決策思維,而無視於如此負面政治因素的存在,本人無意揣測。但在敬佩台聯主席黃昆輝先生每有鏗鏘有力言辭之餘,民進黨可曾有效凸顯ECFA如此情境?則既然讓ECFA輕騎過關,也明知ECFA需要去完成服貿協議及貨貿協議等子協議。如今在青年學子驚動國內外的抗議後,民進黨總該審慎省思對ECFA的基本立場究竟為何。換言之,倘僅以議事程序拖延服貿協議的審查及表決,請問對ECFA最後的子協議:貨貿協議,難道也僅有如此無關宏旨的招數?
至於執政黨官員一再指責民間人士尤其若干教授的誤導青年學子,但鑒於政府官員具有最完整的資訊,也擁有絕對充裕的資源,為何眾多國人不認同官員的陳述?於是願意以愛因斯坦的這句話相贈:「你如不能簡單的說明,你就是沒有充分了解。」(If you can’t explain it simply, you don’t understand it well enough.)此外,從WTO規範探究ECFA所須完成的四項子協議,貨貿協議的難度將更超過服貿協議。則政府官員因應民間人士的必有質疑,對服貿協議呈現出如此欠缺的說理能力,則當貨貿協議完成簽署後,又將會是個如何景象?
誠如上述,美國運作數十年國會與行政部門的談判機制,絕對不只是簽署完成後的逐條審查或表決,而是在展開談判前,必須先獲得國會的明確授權,參眾議院財政委員會主席等十位議員所組成的「國會督導團」(Congressional Oversight Group),在談判過程扮演著談判代表團的官方顧問,行政部門需要定期向國會報告。換言之,國會能充分知悉並適時協調行政部門的談判策略,這難道不值得台灣學習?
本人完全認同,推翻國際談判承諾會損及國家的信用。但這句話的背後,更應籌謀如何確保立法院的認同談判結果,而不是憑藉強勢動員表決。涉及需要立法院審議的可長可久機制,並非僅在簽署後的逐條審議及表決,而是談判過程立法院即有適當參與及掌握狀況。
此外,立法院的代議制度倘若無法自我合理定位,當然會激起直接民意的發聲。這次青年學子的舉措,不僅是殊值禮敬的直接民意展現,立法院也應藉此省思如何合理自我的定位!

*****

顏慶章:台灣經濟過度依賴中國 讓人擔心

2014年06月28日
列印字級:RSS
 
  • 分享到Facebook
  • 分享到Plurk
  • 分享到 Twitter
前財政部長顏慶章在演講中表示,目前台灣經濟過度依賴中國大陸不是一個可喜的現象(記者霍斯琦/攝影)
前財政部長顏慶章在演講中表示,目前台灣經濟過度依賴中國大陸不是一個可喜的現象(記者霍斯琦/攝影)

【記者霍斯琦/芝加哥報導】前財政部長顏慶章22日在芝加哥僑教中心發表主題為「台灣當前應有的經貿發展策略」的演講,從經濟的專業角度分析台灣經濟形勢。他在演講中表示,目前台灣經濟過度依賴中國大陸不是一個可喜的現象,數據顯示台灣依賴中國的嚴重度已經達到警戒狀態,目前的競爭力不斷的被吞噬,讓人非常的擔心。
顏慶章表示,不談政治,只是從經濟的專業角度來分析目前台灣的經濟,台灣曾經歷過經濟發展的奇蹟階段,到現在過度的依賴中國不是一個可喜的情形。中國與香港占台灣出口總值的40%,台灣全年對外投資總額的80%是注入中國,台灣因與中國投資或貿易的往來,每天平均超過一百萬台灣人民居住在中國。去年,國際貨幣基金(IMF)的一份研究報導直指,中國經濟若衰退1個百分點,台灣便將同步衰退0.9個百分點,對台灣是一個嚴重的打擊。
從各方面數據顯示,中國未來的經濟展望是很負面的,包括房地產過度的開發,造成很多的空城,地方財政失控情況的拖累,自然環境的破壞等等。顏慶章表示,台灣企業接單,但在海外生產,國人薪資自然難以增加,消費能力減弱,使得民間消費下降;舉例來說,台灣約有一百萬人住在中國,這些國人相對所得收入較高,消費力也強,卻沒在國內消費,若這種現象持續下去,必然不利於我國經濟成長表現。
顏慶章說,80年代早期,台灣很多的學者到美國學習,受到西方民主自由法制的陶冶,直接或間接的影響了台灣經歷了民主化的過程,撇開政治,單從經濟角度看這個過程影響了台灣經濟的提升,它把台灣經濟發展所能遭遇到的束縛全部解散出來,整個民主化的過程是經濟成長的過程。
他並提到1989年蘇聯柏林牆的倒塌,整個蘇聯解體,曾經可與美國抗衡的大國,一夕之間就解體,就目前中國的經濟情況遠不如當時的蘇聯,所以台灣經濟成長過度依賴中國,不符合市場機能的風險控管。
台灣經濟發展的最佳策略,就是政府要善於使用在WTO的機會,讓國內的經貿的決策融入多邊概念,有關ECFA的這部分(兩岸經濟合作架構協議)政府與民間的溝通並不是很充分,在國際上是一個值得改進的地方,從整體國家經濟發展的角度政府必須要好好的思考, FTA 並不是國家發展的唯一途徑,應該與WTO連結在一起,政府應該積極設法鼓勵我國企業回到台灣在當地生產,讓「MADE BY TAIWAN」變成 「MADE IN TAIWAN」。◇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