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2月2日 星期二

蘋論:蘇嘉全責任重大; 江春男:柯建銘的承擔;王金平與柯建銘


蘋論:蘇嘉全責任重大

0202
蘇嘉全當選立法院長,象徵蔡英文對全面改革承諾的初步兌現。在民主國家,國會不合作什麼改革都是空話,阿扁時代就是例子。

民意重清廉正義感

坦白說,柯建銘對國會的歷史、困境、問題的癥結、改革的方案都有精深的看法,從他出版的書《大局,承擔》中可以看出他對立院問題的了解相當全面而清晰,可惜過去多年來與王金平蜜裡調油的關係,以及立院老油條的不良形象,讓矢言新政治、新國會的蔡英文不得不陣前換將,改由形象較清新的蘇嘉全出任議長,負責國會的改革。柯建銘服從蔡的意志,沒有暴走的演出,為民進黨今後團結一致進行政治改革立下模範。
昨天的立院選舉,意謂著王金平時代走進歷史。他形塑的國會文化,曾是國民黨黨國體制的次文化,其特徵是:事緩則圓,以致效能低落;人情世故,以致關說橫行;不擋人財路,以致公然尋租並收取工程回扣等不當利益;侍從主義,以致黨意高於民意,立委和立院都缺少獨立性。
這套文化是否因泛綠成為立院多數而改變,我們不敢樂觀,畢竟已經成形60多年了。如果民進黨真的國民黨化,立院的文化沒改變就是不祥的預兆。
蘇嘉全的責任因此特別重大,須知民眾沒興趣了解個別法案的內容,但民眾很在意立委的言行表現和態度,包括是否清廉、親民、謙虛、誠懇、有正義感,也就是立委的個人特質比他提案的法律更重要。當然不分區立委執行黨的意志較個人特質重要。院長固然無權干預立委個人的言行品格,但可建議倫理委員會對離譜立委進行調查。 

不干擾立委獨特性

蘇院長也要注意不得干擾立委的獨立性。國會議員身負兩項特質,一是代表選區利益(區域)和黨的意志(不分區);一是代表立委自己的意見。兩者需求取平衡。
立院法制委員會前科長劉文仕,彙整出蘇嘉全在立院開會時相關國會改革的發言共六條:一、憲政體制的改造、二、議長中立、三、開放國會、四、委員中心主義、五、國會議員自律及六、立委操守,可作為我們監督蘇的根據,要他說話算話;此外,議事規則包括內規、立法的專業性、調查權和聽證制度也都應該大破大立。 


司馬觀點:柯建銘的承擔(江春男)

0126
經過一番選舉的洗禮,柯建銘和王金平兩人的處境大相逕庭。王金平列名不分區第一名,但深藍把他當甲級戰犯,接著親信又涉貪被捕,他的政治生命岌岌可危。反之,柯建銘在選戰中,獲得綠營大咖全力支持,三千寵愛集一身,選後氣勢如虹,立院龍頭幾乎已是囊中物。


衝最前線沾滿爛泥

王柯兩人被打成一丘之貉,並稱喬家大院的主角。黑箱作業和密室交易普受社會詬病,他們是最好的箭靶子。他們的個性有相同之處,但政治角色不同。二十多年來,民進黨在國會都是少數黨,即使民進黨執政時期也是如此,沒有柯總召的運籌,民進黨會被人吃夠夠。
不過,他在國會二十多年,資深立委都面臨新世代挑戰,何況他的目標特別大,成為綠營被改革的首要對象,時代力量的邱顯智緊咬不放,使他一度陷入苦戰。
幸好他骨頭硬、底子好,對黨的貢獻難以抹滅,在黨中央全面力挺下,通過火之試煉。
外界看到的柯建銘,很海派,交遊廣闊,滿臉江湖氣,不像傳統的正人君子,其實,他平常喜歡看書,滿屋卻是書,知識甚為淵博,政治判斷靈敏,親和力十足。更重要的是他全心投入國會工作,參加數百場協商,處理過兩千件法案,和幾萬件預算案,這種經驗無人能及。
他是牙醫生,但在戒嚴時期就參與抗爭,走上街頭,在民主運動中他是老兵,以第一名科技立委進入國會,對司法改革和科技立法用力最深。在國會攻防中,他永遠站在最前面,衝過驚濤駭浪,全身沾滿爛泥巴,他的承擔奉獻和他的形象不成比例,他有不少的委曲。 

急流勇退世代交替

他對兩岸和平,憲政改革,國會改革和終結藍綠惡鬥,有許多想法,希望以國會議長的身分去推動。但是,成功不必在我,這些事要眾人努力才行。他的委曲,整個黨替他還清了,美好的仗已打完了,現在輪到別人去承擔了。
在政治高峰退下來,生命最完滿,且人生福禍相依,必須審時度勢,順勢而為,現在是世代交替之際,何況高峰之後,只有往下一途。 

司馬觀點:王金平與柯建銘(江春男)

1203

王金平和柯建銘長期主導政黨協商,被認為密室政治的首惡,一齊受到形象傷害,但也培養出特殊革命情誼,如今兩人粉墨登場,在選戰中互相叫陣,符合彼此的政治需要。
他們兩人的形象都備受爭議,甚至被視為國會改革的主要障礙,馬王政爭因此而起,馬英九認為王是黑金政治象徵,深藍人士對王充滿深刻的敵意,王列為不分區第一名,深藍至今仍然悲憤不已。

喊改革具黑色幽默

柯建銘的處境比較幸運,他受到黨內普遍支持,但年輕世代對密室政治感到反感,時代力量的邱顯智對他緊追不放,選情吃緊,必須批王以求自救。但是,如今王柯兩人爭先主張國會改革,與社會認知剛好相反,別具黑色幽默色彩。
王金平在師大主修數學,統計數字幾乎過目不忘,對每個法案的來龍去脈如數家珍,對背後的利益糾葛,比誰都了然於胸。他樂於助人,廣結善緣,數十年如一日,有人認為這是一大缺點,但是在他圓融外表之下,他的知人之明,以及對政策的判斷力,黨內少人能及。
私底下,王金平談到各種爭議性法案的眉角,頭頭是道,比任何立委或專家還深入,他在立法院受到黨內外長期支持,並無僥倖之處。可惜,他很少有機會表達對政策的見解,一般人只看到他交遊廣闊,馬英九則只看到他幫人喬事情。
牙醫出身的柯建銘,當年是第一名科技立委,他看起來口齒不清,其實博學多聞,藏書甚多,平時手不釋卷,他長期投入法案的研究,黨內沒人比他認真,或是比他更幫助人,他對政治情勢的敏銳和判斷,黨內有口皆碑。 

龍頭當太久應換人

話說回來,江山代有才人出,國會需要新陳代謝,王柯兩人當龍頭太久,應該換人作。不過,如憲政體制不變,國會制度不改,光換人,不是改革。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