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4月4日 星期六

施明德:「匪諜就在你旁邊」

(只有施明德是純正民進黨員?)
Kuosh Sh 當初被懷疑的可多著呢...六十幾歲的黨主席...五十幾歲的國大代表 以及黨外雜誌商人跟警總上校的交易等等不一而足...脫黨的 林義雄...還有 林濁水(有人是 無辜滴)...)



民進黨創黨大老告訴施明德:我是調查局派來臥底的
吳典蓉 周怡孜 2015年04月04日 18:54



產生縮網址



民進黨前主席施明德接受專訪,談及他近年來最關切的白色恐怖歷史真相問題。(葉信菉攝)


法務部推薦美麗島大審軍檢林輝煌出任大法官,從未痊癒的台灣歷史傷痛再度被掀開,對我們大多數人而言,這只是「想像的痛苦」,然而,對一生歷經無數次背叛的施明德而言,這一刀切下去,仍然汩汩的流著鮮血。

政界、學界質疑,馬政府提名林輝煌,無疑是對轉型正義打了一個大大的耳光,然而,對親身參與那段抗爭的施明德,歷史卻無法如此黑白分明。

「林輝煌算那顆葱」! 當局在1979年12月12日進行大逮捕,8日後「一二一0專案偵訊工作指導綱要」出爐,施明德拿出一份機密檔案,上面清清楚楚的寫著,由當時的調查局長阮成章,行文台灣警備總司令部(軍法處),要求速訊速結,並已未審判的羅織各項罪名,如將黃信介、蘇慶黎、王拓、陳忠信列為「共匪」偵訊對象;姚嘉文、林義雄、陳菊、張俊宏、呂秀蓮、張富忠、魏廷朝列為「台獨」偵訊對象;而施明德則被列為「重點追訊」對象。

美麗島事件大逮捕的8天後,調查局行文當時的警備總部,就是所謂的「一二一0專案偵訊工作指導綱要」
 

在這份「一二一0專案偵訊工作指導綱要」中,要羅織的罪名都已寫好。

罪名早就寫好了,林輝煌日前還說,曾斗膽為黃信介、施明德「求免死」,才讓施得以從死刑轉為無期徒刑,施明德只能苦笑,「太抬舉自己了」!

這幾年,施明德和妻子陳嘉君急切的向檔案局追查已解密的檔案資料,其間有切身的不平,「竟然連我和艾琳達當年的結婚證書都扣留,不還給我」,然而,更讓他無法接受的是,自己是美麗島事件的「首謀」,歷經36年,選民都用選票來為受刑人平反了,但是美麗島事件仍隱隱有一個大謎團,連他們這些當事人都無法探究。

對施明德而言,謎團之形成,絕非偶然。
只有無間道才會怕公開檔案

「為何陳水扁八年執政檔案不能打開,包括這些院長不願將檔案打開,若干年後來看這一場,誰最怕檔案揭露」,施明德認為,國民黨是很清楚的,本來就是敵對陣營,那麼,誰最怕檔案掀開,「無間道是不是最怕」!「所以民進黨不願揭開,我們就有正當合理理由懷疑有無間道在裡面。」

施明德認為,民進黨8年執政,只選擇性的公開相關資料,這涉及人性本質問題,蔣介石政權一再強調,「匪諜就在你旁邊」,這隱涵之意是,同樣的,特務也在你旁邊,監視你的人也在你旁邊,「黨外沒有臥底的人嗎?民進黨沒有臥底的人嗎?當然有。」

然而,這麼多年來,只有一位民進黨大老曾經向施明德誠實的告白。這件事發生在施明德卸任黨主席之後,「他是民進黨創黨大老,有一天約我去菊之鄉吃飯,他是有備而來,告訴我他出身自調查局,但他參加黨外沒有害過任何人,他說他是負責監視我哥哥,所以施明正所有資料都放在他那裡。」這位大老過世後,他太太才將資料請人送還給施明德,而這些退還的資料都是從調查局拿出來的。
梁肅戎:我哪裡勇敢 是蔣介石要我幫雷震辯護的

施明德其實並不意外,他1990年出獄後,當年曾代表國民黨和美麗島政團談判的國民黨大老梁肅戎也退休了,常常會找施聊天,有一次在喜來登請他吃飯,施稱讚梁肅戎勇敢,在肅殺年代竟敢為雷震辯護,梁說,「我那裡勇敢,有一天蔣介石把我找去,告訴我,雷震的案子一定要公開審判,公開審判一定要有律師,別的律師他不信任,不曉得會講些什麼,所以找我來當雷震的律師。」

「最後演了一場檢察官代表政府,辯護律師也代表政府的審判,蔣介石就可以完全控制。」美麗島事件時期離白色恐怖不遠,仍是匪諜還在你旁邊的時代,「整個審判他們會不知道嗎?」

然而,面對這些告密者,施明德的態度是矛盾的。
如果角色易位 我也可能是------

「那個時代被國民黨吸收很正常,你們還很年輕,特務機關最喜歡吸收的對象,包括記者,文化人律師老師,或是和社會活動有關的人。」「民進黨主席你知道誰沒參加國民黨?只有我一個人沒有參加。」但施明德坦認,如果當年不是擔任礮兵上尉時就因案被逮補,要升到連長時他一定會參加國民黨。

「那是一個時代」,施明德嘆氣的說。

當年向施明德告白的創黨大老,到過世前都是施明德的好朋友,「我心中一點點疙瘩都沒有,說開了就好了,如果角色易位,我也可能是那個角色」,對於這樣的「平凡之惡」,施明德認為這是命運使然,不是本質的邪惡。

「因為,隨便找一個理由,你的升遷、日常生活、乃至出國念書,都可能受到影響,會影響你命運的因素根本不知道,每個人都處在不可預知的情境下,那是一種莫名的恐懼感」,現在的人可以說,不要做就好了,當時誰敢!?連說這句話都不敢。

可以同情並理解當年的特務,對施明德而言,最不能忍受的,也許是真相不明吧!他為白色恐怖受難者落淚,因為最殘忍的是,「那些勇者身前歷經痛苦,死後不知真相為何」?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