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9月7日 星期四

顧立雄:金管會;記者無理頭的問話而「動怒」;最短時間內 凍結國民黨現有財產;司法體系終能糾正國家暴力的錯誤行為;警若隱匿證據 將告王卓鈞 ;民主的根基;民間司法改革基金會 : 國家耍流氓,人民當自強!

"管理團隊只知應用看得見的數字,而忽略或很少考慮了有些數字是為未知的或無法得知的 (unknown or unknowable)。
   這種無知,在美國企業界尤其嚴重,....."
Dr. Deming是很資深的顧問。他最相信組織的轉型或明智的責任,需要有組織之外的人的"啟蒙"。
顧立雄先生的任命很有意思。希望他能有機會大發揮。


蔡總統應該了解到2007美國金融風暴以及解決方案的故事,也相當熟悉台灣金融黑洞裡的花樣,才會找一位法界人士清理黑洞。老實說,越是熟悉金融界的人,越不可能做出徹底的監理和治理,都是一個鼻孔出氣的官僚,期待他們自我監理,猶如期待母豬會上樹。從顧立雄的記者會講話可以得知,他已經看到了金管會的問題所在,像是金融圈「球員裁判分不清」、須透過建立評鑑制度,解決「家族化」及「產金無法分離」;未來須達成金融監理與金融創新的平衡,並且強化內控內稽與法遵。總的來說,顧立雄的施政重點是「重振金融監理權威」。看到他如此用功學習與思考,隨便指責他沒有專業背景的人,可能要吞回這個成見了。 ----蘋論:顧立雄歪打正著2017年09月08日


......這次任命顧立雄,當然是戰將。金融圈人事盤根錯節,此時最需要一個局外人來衝撞,用顧立雄可以看出小英總統整頓金融的決定,大家千萬別小看。這次內閣改組新的面孔不多,但顧立雄很可能是賴內閣頭號戰將,不管你喜不喜歡顧立雄,未來金管會會充滿活力!---謝金河

----
人民日報台北版如此大張旗鼓的報導,就可知此一任命正確無誤!


http://www.appledaily.com.tw/realtimenews/article/new/20160831/939254/
李茂生
不是我要替站起來的熊說什麼話,換成我也會因為記者無理頭的問話而「動怒」。
首先是羅的問題。如果能夠理解羅的判刑的緣由,應該會知道這是兩大法律資訊系統間的鬥爭問題。羅的確實有做錯事,但是沒那麼嚴重。況且,法沒有規定有前科者不能當委員。當然記者可以質疑,有前科者就是沒有立場當政府官員,但是採取這麼嚴苛的標準的話,記者可以去質疑更多的政府官員。
其次,顧的要不要脫黨的問題,記者真的秀下限。法僅規定不得從事政治活動,並沒有要求退黨。不然所有的公務員都退黨好了。
記者為了維護黨的尊嚴與財產發問是沒問題,反正也沒有人要求記者必須「政治中立」,但是發言前,面對法律專家的顧,是不是先讀清楚法律規定再來發言會比較好。
我覺得站起來的熊確實是有點咄咄逼人,但是站在理這方的人咄咄逼人,也僅是彰顯出發問記者的不用心而已。
至於巧巧巧巧我愛你的回應,我不做任何評論。其實是懶得評論。不過,我真的是好愛你喔。


不當黨產委員會成立的第1天,新任主委顧立雄就在記者會上演出「大主委」…
UDN.COM|作者:UDN.COM 聯合新聞網


《星期專訪》顧立雄:最短時間內 凍結國民黨現有財產

2016-08-15

記者鄒景雯/專訪

追討國民黨黨產是一個龐大且艱難的工程,未來究竟該怎麼做?甫獲政府發表為不當黨產處理委員會主委的顧立雄受訪指出,這個委員會將以四年為期,分別從國民黨現有財產;可能奪自民產;在他人名下、海外、或一般稱為涉及弊端者;以及附隨組織等四個部分,進行調查與追討。讓政黨得以公平競爭,則是其在最短時間內必須達成的首要目標。



(記者王藝菘攝)
四年四區塊 全力追討黨產

記者問:接下這個任務,你準備從何處著手?

顧立雄:我準備分為四大塊來處理,第一塊是就國民黨現有財產的部分,按照「政黨及其隨附組織不當取得財產處理條例」的規定,除非能證明是黨費、政治獻金、競選經費的捐贈、競選費用補助金及其孳息,否則即推定為不當財產,故國民黨負有舉證責任,必須說明歷來黨費、政治獻金、政黨補助款有多少,因此這一塊我們擁有的武器比較多。

根據我的理解,國民黨的黨費、政黨補助款根本不足以支應其每年應有的開銷,從這個觀點來看,其所積存的現有黨產,我們會要求除了履行法定義務以外,就予以凍結,不宜再用於我們不認為是正當的支出。過去國民黨被詬病的,就是運用這些不是正當來源的財產,去從事政黨活動,包括挹注候選人、選舉期間的造勢等,這些必須在很快的時間內就把它停止下來。換言之,第一步我們要做到的工作,就是有效達成政黨在從事相關活動時,必須是一個公平的競爭,我希望在最短時間內可以做到。

我們可能遇到的一個困難是,國民黨或許會主張其現有黨工的薪水要發、已經退休的黨工也要發退休金,如何在一個合理的範圍內是可以被接受的?我們恐怕需要與國民黨好好地協談一下。基本上,我認為有多少錢做多少事。這多少錢,不是以它不當取得的財產來論,而是以黨費、政黨補助費等這些正常來源的收入為度。

第二塊是可能奪自民產的部分。國民黨的不當財產,除了來自國產、日產之外,還有一部分是民產,我們要接受民間人士提出申訴、陳情,而後主動介入調查,並根據證據進行判斷,如果是的話,我們將要求國民黨將這類黨產歸還,如果財產已經轉讓,就該賠償,至於如何計算,也可以協調。如果協調不成,則可協助民間追討。

第三塊,則是掛在他人名下、海外、或一般稱為涉及弊端的部分。國民黨在處理不當黨產的過程,是否有放在人頭、隱藏在海外、利用黨營事業層層轉投資下去的情況,至今外界一點也不清楚實際狀況,一方面希望國民黨誠實申報,另一方面又認為不能期待,對此我們需要根據各方提供的很多線索,例如三中等,在收齊線索後進行約談,要求進一步的資料,我們也會提出獎勵辦法,也就是吹哨子條款,此外,亦包括對國民黨內,曾經負責過黨營事業的人員,進行約詢的動作,希望透過這樣的機制,來逐案了解。立法賦予我們一些工具,針對我們的調查,不可妨礙或拒絕,否則可處以罰鍰,我們也可以進入其處所,以取得相關資料等。

第四塊是附隨組織。這涉及到定義,涉及到曾經是、但現在不是,現在呈現的樣貌不是,但其實還是,這一塊是一個棘手的問題,大家一方面怕我們株連過廣,另一方面又怕打擊不到位,兩方對我們都有期待。

在立法過程中,我們對於附隨組織一再斟酌,目標是國民黨不要再藉由實質控制的方式,影響這些民間團體,因此未來將依據法律的定義,謹慎加以認定,經認定的隨附組織,若有不當取得的黨產,當然也要加以歸還。
委員會成員月底到位 下月行動

問:你打算花多少時間完成這些事?

顧:對於推動時程,我充分感受到急迫感,最近要緊鑼密鼓去齊備人才,包括法律、會計、稅務或地政的專業人員,甚至也需要一些調查實務的專家來參與。除了副主委已經確定(廉政署副署長洪培根),三位專任的委員,希望有法律、會計、稅務或地政背景,接下來有三個分組,組長是借調的,其中一位是具備調查能力的,不論來自檢察官或調查局系統,要能帶領大家立即上手,我希望基本人力在八月底能夠到位,九月一開始就能投入相關工作。

這個委員會的任期是四年,我絕對不想還有第二任期的概念,因此在進度上,前述四大塊中的第一塊,政黨競爭的公平正義要愈快實現愈好,如果二○一八年選舉,國民黨候選人還可以拿黨中央的錢從事競選,相信沒有人可以接受,所以第一塊應在年底,或二○一八年以前,一定要實現。其他第二、三、四塊也會分組同時並進、陸續提出進度,有關第三塊,也不只是本會的人力,我們也會與檢調合作與配合,結合過去一些調查進度,以及新的資料舉報,更全面地來做。

四年的期程,其實很緊湊,但是我們必須宣示決心,同時自己的律師性格,也不容許拖吧!我希望以做事的方法,以及我自認為還可以做事的個性,也就是蒐求證據,講究程序,最後適切的處理,不成為藍綠之間的惡鬥者,看看能不能給大家一個期待的結果。
組最好團隊 應付國民黨提釋憲

問:國民黨批評黨產條例與委員會違憲違法,你怎麼說?

顧:黨產條例在立法院討論時,有十一個版本,如何將其濃縮為一個版本,經過了博採周諮的過程,例如附隨組織的認定需要聽證程序,就是國民黨立委曾銘宗提出的,我們加以採納,條例完成三讀後,國民黨應該已經找過很多學者、律師逐條審視條文,但是到目前為止,沒有看到哪個人很明確的講,哪一條條文內容違憲或違反民主法治的原則。

聽到最多的指控是所謂的「針對性立法」,但是在黨國不分的那個年代,一黨獨大執政的就只有國民黨,不是民社黨或青年黨,德國針對東德共產黨進行轉型正義,不也是針對性,然也並未被宣告違憲,這是這個條例的本質,是沒有辦法的事情。

違憲這個議題,不管國民黨能不能找到三十八名立委,達到提案門檻,我不希望國民黨提出釋憲,耗掉我做事的能量,但我會組一個最好的團隊,去應付這個無謂的戰爭。至於有關違法的指控,我也會依據我的律師性格、法律性格、專業性格,盡量運用條例給我的授權,在正當的法律程序之下,做好我應該做的事情。國民黨當然可以對我們有所挑戰,但如果國民黨執意在一些處分上爭訟,這不應該是委員會的工作,我也不會與其政治鏖戰,一切會交給律師們去處理。
募款取代黨產 國民黨才能重生

問:如果與國民黨對話,你最想說什麼?

顧:這段時間我聽到許多國民黨人士的反映意見,其中副主席詹啟賢講的話,我認為最中肯。詹啟賢說,國民黨現在要認真考量,今後應該採取募款的方式,來維繫黨的生存,不要再仰賴黨產,這就對了啊!說明詹副主席已經體認到國民黨轉型的必要。這個條例已經討了大半年,國民黨早應該改弦易轍,而其快一點浴火重生的方法,就是今後與其他政黨一樣,應該依法對外募款,做為黨生存與活動的經費來源。

其次,國民黨中央與代表民意的三十五席立委間的關係,也應該認真思考。過去黨中央靠黨產挹注來鞏固黨中央的權威,中常委都不是民意洗禮出身的立委,這是一個很奇怪的黨結構。國民黨應該設想當其在朝與在野時,如何成為一個比較內造型的政黨,以回應民意,例如在朝時,行政首長是否成為當然中常委,在野時是否立院成員也成為當然中常委,另外,地方縣市議員也可以納入,將民意的期待落實在黨的結構之中,這樣國民黨的發展方向會比較符合台灣社會對它的期望。國民黨不應該耽溺於黃復興黨部的人成為其領導人,其最大的民意基礎就在那三十五席的立委,他們為何不能成為黨的決策核心?

如果從以上兩方面雙管齊下,國民黨就還有未來性,但如果它不是,還是要死抱著黨產,這就會讓它逐步走向衰敗。

問:最後請教,你的工作使命是什麼?

顧:台灣實施民主已經二十多年了,居然還有一個政黨擁有幾百億黨產,這是民主社會不可想像的,因此我的使命是:深化民主,完成台灣民主的最後一哩路。

顧立雄

「顧立雄表示,判決結果未超出預期,依警械使用條例規定,當時執行勤務的台北市警局若有失職過當,的確應由北市府負責,對此,他感謝承審法官楊坤樵的辛勞與努力,讓司法體系終能糾正國家暴力的錯誤行為。然而,義務律師團仍強調,江宜樺的命令下達,才是行政院事件流血鎮壓的主因。」


法律白話文運動 Plain Law Movement


‪#‎法律白話文PLM‬ 白字第4號IG文

Que: 暴民好可怕,不把暴民打暈怎麼鎮暴

Ans: 林明慧在去年318反服貿運動中參與佔領行政院行動,並與同伴以非暴力方式於行政院主建築外手勾手靜坐,卻在警方強制驅離過程中遭警棍毆打頭部,當場一度昏厥並受創流血後,向法院起訴請求國賠。


法院審理警方執勤手段是否必要、政府決策流程與責任歸屬,以及抗議民眾是否侵入「住居」等爭點後,認為警察行為違反比例原則,且可能造成寒蟬效應,判決台北市政府敗訴,須賠償30萬。可見公權力執法不僅受到法律拘束,更須謹慎使用不得隨意逾越必要範圍。(全案仍可上訴)

相關新聞:
http://goo.gl/3CCyoM(自由時報)
http://bit.ly/1Ng8k5Q(公視)



顧立雄:警若隱匿證據 將告王卓鈞
劉明堂/台北報導 2014-04-11 17:26

324遭警方暴力驅離中受傷的高中老師林明慧,聲請保全證據獲准,委任律師顧立雄今天(11日)表示,警政署日前以「偵查不公開」理由拒絕提供資料給立法院,現在法院裁定講明了,保全證據沒有違反「偵查不公開」的問題,他警告警方不要再找理由塘塞,也不要想隱匿或湮滅,否則一定提告隱匿證據。

顧立雄指出,日前警政署長王卓鈞在立法院以「偵查不公開」為理由,拒絕提供蒐證錄影帶及勤務文書給立院,他質問警方現在有誰列為被告?如何立案偵查?有什麼偵查不公開?他抨擊警方是為了辦另個案子(太陽花學生),而拒絕提供「涉案員警」資料,這簡直是警察國家。

他點名王卓鈞在立法院的發言,竟然用「偵查不公開」的理由,拒絕立法院調查權的行使,暴露「警察霸權」的心態,讓台灣淪為「警察國家」,他認為王卓鈞應該下台。

如今台北地院行政法庭裁准保全證據聲請,並且認為沒有違反「偵查不公開」的問題,顧立雄說,他要看看警方是否也會拒絕法院的要求,他警告警政署及台北市警局,如有敢隱匿、故意不提出電磁記錄及勤務文書,他一定追究到底,一個就控告王卓鈞。

顧立雄等人今天收到台北地院行政法庭的裁定書,隨即舉行記者會對警方提出警告。法院裁定保全證據範圍,包括從3月23日晚上7點到24日上午6點,在行政院院區內及院區四周路段固定式錄影設備之電磁紀錄,及員警蒐證錄影之電磁紀錄;以及 專案勤務的計畫編組表、警力部署圖等。

法院裁定理由書中,聲請保全之證據,有助於瞭解聲請人遭員警擊傷過程、辦識員警及其所屬單位,以確認聲請人的傷害與員警使用警械間的因果關係,而准予證據保全。而且認為證據保全是為了確保證據不會滅失,沒有違反偵查不公開的原則。法院要求警方在5日內提供前述資料給法院。


國家是人民理性的結合,我們將屬於理性的那部分託付給了政府,才讓它擁有了權力。
政府沒有一丁點的理由可以不理性的使用暴力對付它的人民,因為人民沒有託付給它這樣的權力。下令使用過度暴力的人應該要受到制裁,這是民主的根基。
不管學運持續到哪一天,義務律師團一定跟各位站在一起,做各位堅強的後盾。

國家耍流氓,人民當自強!
330凱道集結!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