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30日 星期三

"豎子"張虔生及其部屬/沈世宏/南方朔:有貪官 始有大奸商/後勁溪整治 高市:花30年也做


捐30億「為何需要30年」?
詹順貴呼籲張虔生,
應負責任地一次性以「公害污染防治公益信託基金」方式,
捐給環保公民團體管理。
 
日月光半導體 高雄市政府 陳菊 (花媽) 市長 後勁溪
地球公民基金會 朱學恒
‪#‎張虔生‬ ‪#‎日月光K7廠‬ ‪#‎後勁溪汙染事件‬ ‪#‎捐30億‬
日月光工廠偷排廢水汙染後勁溪事件,昨天高雄高分院二審逆轉判無罪,…
PEOPLENEWS.TW



 *****
新加坡籍的張虔生先生是台語說的"豎子".....
這個人開的記者會是文過. 說的是胡說八道    騙局 ......

 某工商報的社論用"無恥".

可以用”無恥的豎子”來稱呼頂新魏家和日月光的張虔生。
日月光的所謂中壢廠區是昔日Timex創設的內壢廠,80年代中轉賣給Motorola (內有三事業部的三廠以IC裝配廠名義賣日月光-----其實是Motorola的二流供應商),90年代初轉賣給日月光。
我70-90年代在幾家國際”第一流”的公司上過班,只有DuPont公司從50-60年代就將”安全與還保”SHE列為公司之核心價值並落實之。


-----

立委這麼氣不是沒原因,就在日月光楠梓廠停工前夕,傳出中央的「環保署」槓上地方的「環保局」,署長沈世宏甚至要求陳菊出來講清楚。

環保署長沈世宏:「高雄市環保局知道跟海洋放流的連接管,同時告訴他(日月光),由他跟加工出口處來辦理。」

沈世宏爆料,原來日光月的廢水海放,民國99年早就有先例,當時還經過加工處以及環保局的同意,所以高雄市政府早就知道日月光有暗管,但9月底日月光再度申請排放廢水,卻被高雄環保局說是暗管偷排,中央要地方解釋,讓停工計劃生變。

立委趙天麟:「你是不是有改變你的立場?你如果認為支持地方政府停工,而地方政府也要停工,我們再繼續開會好不好?要不然我實在不知道這預算怎麼審下去。」
立委吳育仁:「擔不擔心日月光政商關係好,基層執法人員無法有效執法?」
環保署長沈世宏:「這一點,我說...應該...看起來沒有這件事。」






後勁溪整治 高市:花30年也做






高市農業局昨秤重收購管制採收區的花椰菜,一車一車載去銷毀。陳宏瑞攝

【周昭平、陳宏瑞╱高雄報導】高市環保局長陳金德昨宣布,近期將針對後勁溪流域展開全面污染調查、整治,儘管源頭認定困難,現行法令也不足以要求業者負擔整治經費,「但環保局會長期抗戰,花三十年也要做。」





德民橋下排水口昨又遭舉報異常,經檢測水質正常。張世瑜攝

銷毀20噸花椰菜

環保局本月十六日已在加工區陸放排放口、排放口上游惠豐橋、下游德惠橋,以及排放口中段的人行鋼橋、仕隆圳取水口等五處採集底泥,掌握該處截面底泥遭污染狀況,會另報請環保署經費支應,委託第三公正單位,做更全面詳細調查。
陳金德表示,流域底泥污染整治目前法源不足,污染事業主、範圍深度認定也有困難,但仍可比對分析流域內工廠廢水污染物,按排放量要求分擔整治經費,不過這樣的作法並無前例,環保局已經做好長期抗戰準備。
此外,農業局昨已展開援中港圳灌區管制作物收購,主祕鄭清福表示,昨共收購約二十公噸的花椰菜,收購價約一百二十萬元左右,將先由農發基金支出,未來不排除向日月光索賠。
雖然收購價格不錯,但農民看到心血被當成垃圾集中運到焚化爐銷毀,仍不免嘆息:「實在真嘸彩(台語可惜之意)!」
 *****






南方朔:有貪官 始有大奸商


古代諺語說:「一個和尚抬水吃,兩個和尚挑水吃,三個和尚沒水吃。」意思是說,當一件事情管事的人太多了,就有了推托卸責的空間,最後達不成目的。

前 陣子,我讀了哈佛大學政治哲學教授湯普遜《Dennis F. Thampson》所著的論文集《恢復責任感》,他開宗明義第一章,就談到政府的手太多了「Many Hands」的問題。他指出,現代的政府,一件事由太多機關在管,有人管政策,有太多人管執行,有人主辦,有人會協辦。一件事情經常會搞得冤無頭,債無 主。這只是現代官僚體系「集體平庸化」之關鍵。他的意思是,當政府平庸,有太多手在管事,只要有任何一隻手放水,整件事情的管理就會一塌糊塗,最後是奸商 圖利。有庸吏始有奸商。

最近這半年,台灣的偽劣混冒商品、食用油風暴,再到清境的水土破壞,日月無光的日月光濫排含重金屬鎳的工業廢水 事件。這些事件有好多起都是涉及資產幾十、幾百、幾千億的大公司,它們已可稱為「大奸商」。這些大奸商是怎麼形成的?如果我們去逐一追究,就會發現它們的 背後事實上有著庸吏的影子。

就以米商泉順為例,它從九月起雖陸續被罰多次,但每次只罰11萬元和四萬元,農委會上星期雖然祭出撤銷執照的重罰,雖看起來很重,但它的家族成員手上還有八張執照,撤了一張根本沒有任何意義。這顯示台灣的糧商管理,懲罰及發照,是多麼浮濫,再怎麼懲罰都無所謂。

再以清境的水土危機而論,政府雖號稱有管理,但對民宿卻廣開了後門,有民宿證照的一口一家,這已等於變相的承認了它的建築合法。於是內政部只得發明出一種「不合法不等於完全非法」的奇怪說辭。清境問題有太多瞻前顧後的因素,它將來如何解決,更不容樂觀。

至 於日月光事件那就庸吏更多了。以前的「水污法」只防小公司,不防大公司,罰款只有區區六十萬,對像日月光這種年營收二千二百億的公司只是九牛一毫毛。而且 事發後,各大工商團體立即向行政院長說情,楠梓加工區管理處這種親商機構更是亂開後門,使該公司可以接管海放,全部排向大海,至於經濟部則表示「輔導重於 懲罰」這種偏向資方的談話。可以想像到,高雄環保局這種小單位要辦大公司,必須承受多大的壓力了。日月光敢於長期違規,其實是有恃無恐。在政府那麼多管事 的手裡,最有力的那些官都在它的那一邊。上自行政院、經濟部、工業局,加工區管理處的一堆庸官都在幫忙護航。

有庸官斯有大奸商,因此我 強烈推薦一九九二年諾貝爾經濟學獎得主瑞貝的觀點。他主張刑法中應增加經濟犯罪的專章,例如偽商品、惡意污染、詐欺案,都應根據它意圖獲得的利益,乘上違 規被發現的或然率來懲罰,而不能像以前一樣,只是根據它所造成的傷害來賠償。相信重訂罰則,大奸商才可能根除!
------
點擊圖片可瀏覽相關圖片
日月光董事長張虔生今天下午首度現身,對外說明該公司的廢水事件。圖:翁嫆琄/攝。
新頭殼newtalk2013.12.16 翁嫆琄/台北報導

知名半導體大廠日月光違法排放廢水,引發外界批評。在神隱多日後,日月光董事長張虔生今(16)日下午首度現身,除了強調絕無故意排放廢水,並對事件造成社會不安致歉外,他表示,日月光明年起將連續30年、每年捐獻至少1億元,投入台灣環保工作的推動。

日月光高雄廠及中壢廠接連傳出汙水違法排放,造成外界強烈質疑該公司故意違規,導致河流、農田等環境遭到汙染。日月光董事長張虔生與集團營運長吳田玉今天下午共同召開記者會,對外說明此次的廢水處理事件。

張虔生指出,日月光30年前在高雄創業,「沒有高雄就沒有日月光,沒有台灣也沒有日月光」,後勁溪又是高雄的母親,「怎麼可能忍心破壞環境?」他強調,直 到12月9日當天,接到營運長來電,才得知日月光K7廠汙水外洩一事,加上後續多起事件,他感到「非常痛心」,也馬上要求同仁了解相關問題,絕無故意排放 廢水,或私自裝設暗管。

張虔生說,10月1日高雄廠的違規是「單一意外事件」,日月光會配合環保署、經濟部、高雄環保局等單位的稽查行動,並且共同參與後勁溪保護工作,若確認人員有失職或是違法之處,絕不會護短。

另外,張虔生宣布,從明年起連續30年、每年將捐獻至少1億元,投入對於台灣環保相關工作的推動,以表達對台灣這塊土地的回饋。他強調,日月光對高雄的投資不會改變,未來3年,會更進一步加速對環保的投資,創造更多就業機會。

*****偷排污防滅證 檢大搜索日月光8據點


釐清決策 查張虔生有無涉案
〔記者鮑建信、葛祐豪/高雄報導〕高雄地檢署為偵辦日月光廢水污染案,昨天派出八名檢察官率環保警察等五十多人,首度大搜索日月光五個工廠及高級主管辦公室共八個地點,主要為釐清偷排廢水決策過程和私接管線等疑點,並追查董事長張虔生、高雄廠總經理羅瑞榮等人有無涉案。
日月光則回應,高雄廠區的十五個廠,都會全力配合檢警調查,提供相關數據與資料。
日月光涉嫌污染案,廠務處長蘇炳碩和副總林顯堂兩名高層主管,分別遭羈押、五百萬元交保,檢方主要依據人證或重要物證,懷疑他們涉嫌下令偷排未經處理的廢水或私接管線等不法行為。
搜索近10小時 查扣大批檔案
不過,林、蘇在律師陪同出庭應訊時,堅稱公司有一定的排放廢水流程,過程均符合環保局規定,沒有下達偷排指令,公司也不會私接管線。
蘇 炳碩為K1至K15廠等十五個工廠主管,林顯堂則是蘇的上級長官,並負責人力資源處;檢方認為兩人供詞避重就輕,為釐清排放廢水整個流程、內部的通報機制 和決策過程,以及防範林回去串供、湮滅證據,昨天凌晨緊急聲請八張搜索票,從昨日上午起大舉搜索日月光公司,搜索時間長達近十個小時,包括K1、K7、 K11、K9、K10等五個廠,以及林、蘇兩人的辦公室等共八處據點,查扣大批證物。
辦案人員查扣資料中,包括排放有毒廢水、廢水處理設施、私設排放管等檔案卷宗,並拷貝電腦大批電子檔案及電腦主機等物;至於,蘇、林等人供詞是否實在?清查扣案公文等資料即可明瞭,同時案情是否會往上延燒至董事長張虔生、高雄廠總經理羅瑞榮等人,同樣受到矚目。
此外,檢察官吳明駿日前到日月光勘驗,發現各廠四處都裝有監視器,嚴密防範員工攜帶公物外出,認為監視器畫面有助釐清污染案曝光後,涉案員工和主管有無接觸、串證、湮滅等疑點,昨天一併查扣大批光碟。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