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27日 星期日

鄒若齊個案,沈若蘭/ 闞凱力 談中國高教“養廉銀”





2015.9.27
據悉,經濟部長鄧振中強力慰留鄒若齊,但鄒以個人生涯規劃為由堅辭,並提前安排接班梯隊,擬由中鋼總經理宋志育接任董座,執行副總經理林弘男接任總經理,技術部門副總經理王錫欽接任執行副總經理。
中鋼工會理事長魏肇津表示,25日下午鄒若齊到工會討論事情,突表示已申請退休。據他了解,鄒若齊15日遞出退休申請,工會惋惜挽留,但鄒出示經濟部核准公文,讓工會想挽留也無力回天。
鄒若齊現年64歲,尚未到達65歲強制退休門檻,由於今年中鋼盈餘恐較去年掉一半,加上鄒若齊屢屢為了中國鋼品傾銷、台幣匯率政策不利出口槓上中央,使外界對鄒提前退休,充滿聯想。


鄒早就規劃要退休
不過中鋼高層指出,鄒若齊早就規劃提早退休,也曾向曾任中鋼董座的經濟部前部長張家祝提起。中鋼高層並指鄒個性不服輸,絕對不是被逼退,「他不是為自己爽而去做,也不是因為不爽,安排好人事就離開」。
前中鋼副總經理杜金陵表示,站在中鋼永續經營的角度,鄒不戀棧董座職位,「讓接班人早點上來,營運掌握更加順暢,是用心良苦」。
外界憂心鋼市進入寒冬,中鋼人事異動是否造成負面效果?中鋼高層則指,鄒若齊規劃由年輕一輩的林弘男、王錫欽接班,都是中鋼一路培養上來,早經歷大風大浪。魏肇津也表示,工會支持新的人事布局。




中鋼董事長鄒若齊請辭獲准,牽動新一波人事異動。資料照片
鄒若齊小檔案
現職:中鋼董事長
年齡:64歲
學歷:美國羅徹斯特大學材料工程博士
主要經歷:
.2002 / 06 自中鋼業務副總退休
.台灣應用材料副總
.華新麗華總經理
.2010 / 02 回任中鋼總經理
.2010 / 06 接任中鋼董事長
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



中鋼董座:見過陳啟祥2次

稱林益世引薦 未交代見面細節




鄒若齊昨召開記者會後,手持「著磁料」向媒體解說。林聰勝攝

【綜 合報導】行政院前祕書長林益世為了地勇公司與中鋼爐渣採購合約,向地勇負責人陳啟祥索賄案爆發18天後,身處風暴中的中鋼董座鄒若齊昨天終於打破沉默,首 度坦承見過陳啟祥2次,其中1次就是由林益世引薦,但他強調處理中鋼廢料案時,沒有感到任何壓力,對此特偵組持保留態度。
在 7月1日已被特偵組以證人身分約談過的鄒若齊,昨帶著中鋼部門主管,大動作召開記者會,坦承見過陳2次,他說:「我見過陳啟祥本人,很早了,在我才回中鋼 公司工作的時候。一個技術員同仁說要介紹一個好朋友(指陳啟祥),所以下了班後,與這名同仁去外面跟陳啟祥見面。第二次是林前立法委員(指林益世),為他 的選民服務做地勇的推薦,大概就這兩次,之後就沒有見過陳啟祥先生。」
鄒並未說介紹他認識陳的同仁是誰,也未說明是在什麼場合碰面,僅說對方於去年因肝癌病逝。



中鋼董事長鄒若齊昨坦承與陳啟祥見面兩次,其中一次是林益世親自帶陳啟祥來拜訪。

回鍋引外界質疑

至 於林所提的選民服務內容為何,鄒也未多說明,引發民進黨立委李昆澤質疑,鄒應把見面原因或細節一次講清楚,甚至應說明是否曾有其他民代或黨政高層來訪或請 託,李昆澤認為,「鄒若齊錯失一次對外說明清楚的時機。」林姓民眾也說:「鄒若齊沒有交代見面的細節和目的,反讓外界留下更多的問號和不解。」
2002 年6月從中鋼退休後,2010年2月又回任中鋼總經理的鄒若齊,同年6月升任董座,因回鍋問題致外界質疑聲浪不斷,昨他臨時決定召開記者會,據了解,並非 主管單位經濟部要求,而是他主動提出,希望一次把話說分明,充分展露直來直往的行事風格。不過,經濟部國營會執行長劉明忠昨說:「要等檢視完鄒若齊的正式 報告,才會發表評論,但經濟部一定會就事論事,秉公處理。」
經濟部官員私下表示,目前看來2次會面都僅屬禮貌性拜會,看不出違法之處。日前經濟部曾派員南下向中鋼、中聯取得地勇案相關資料,目前還在彙整中,結果未出爐。
林 益世6月27日遭踢爆向陳啟祥收賄索賄1億4000萬元後否認關說,強調與陳不熟,只見過1次面,負責處理下腳料的中鋼子公司中聯公司也稱當天林是禮貌性 拜會,隔天《聯合報》刊出陳與林走出中聯的照片後,林仍否認收賄,但改口見過陳4次,直到7月1日被搜索約談,林才坦承帶陳赴中聯談事情及收受陳6300 萬元。

疑拿不到錢斷料

鄒若齊昨大動作自清,也證實林曾向中鋼引薦陳,雖昨鄒說地勇會遭斷料,是因地勇把脫硫渣廢料堆放農地,造成周邊環境污染,且違反多項環保法規,因此在高市環保局未認定地勇有改善前,中鋼不會供料。
但因中鋼處理地勇遭斷料案時,高市環保局已發文告知中鋼可恢復供料,中鋼不理會,仍持續斷料,特偵組懷疑,極有可能是林不滿陳拒付8300萬元賄款,與中鋼聯手整肅陳,特偵組仍未排除有中鋼高層涉案。

鄒若齊小檔案

現職:中鋼董事長
年齡:61歲
學歷:美國羅徹斯特大學材料工程博士
經歷:
◎2002.06自中鋼業務副總退休
◎台灣應用材料副總
◎華新麗華總經理
◎2010.02.01回任中鋼總經理
資料來源:《蘋果》採訪整理



〔記者鮑建信/高雄報導〕林益世涉嫌索賄案延燒,其母沈若蘭擔任董事的光黎公司所涉超貸廿多億元一案,再度被媒體挖出,雖事隔多年,高雄地檢署正清查內部偵辦資料,不排除由特偵組或雄檢分案調查。
據 了解,八十一年至八十六年間,光黎工程以公司及家族名下的高雄縣仁武鄉烏材林段共十七筆土地,陸續向交銀、台銀、彰銀等公營行庫,總計貸款廿八億多元,依 八十二年公告現值計算,十七筆土地總值約僅二億多元;林益世的母親沈若蘭則是光黎公司董事,其夫林仙保當時擔任省議員。
楊秋興曾指控特權介入
九十四年高雄縣長選舉時,民進黨候選人楊秋興與國民黨提名的林益世對決,楊陣營揭露此事,認為如果不是「有力人士」特權介入,一個出現財務危機的地雷公司,有哪家銀行敢提供巨額貸款?
沈若蘭當時回應,她僅是擔任該公司董事,公司倒了,她也是被害人,希望對手不要為了選舉,刻意抹黑。
由於林益世涉貪案越演越烈,光黎超貸疑案也再度受到矚目,雄檢奉特偵組指示釐清案情,由於貸款時間距今已十幾、廿年,縣長選舉距今也有六年,雄檢連日來積極清查當時有無偵辦紀錄。
據悉,檢方欲偵辦該案,需先釐清追訴時效是否消滅,加上部分銀行改組民營化、人事變遷、當年地價等因素,因此釐清真相恐需一些時日。



-----

中國大學的體制性腐敗
作者: 李令彬

問:我們知道您有在國內外最好大學的教育經歷,首先想請您來談一下您個人的教育經歷,以及這些經歷對您個人的影響。

闞凱力:確實可以說,我一直都在中國最好的學校讀書,不只是後來念了清華,又去了美國的斯坦福大學。從小學開始,我念的是北京實驗二小,中學六年是北京四中,1964年考上的清華大學無線電系,後來由於文革開始,只念了一年半就中斷了。

我們那時候的學校,尤其是小學和中學,確實培養了學生追求真理的渴望,我覺得這一點是素質教育最核心的價值。現在的學校教育太功利了,上小學是為什麼?為了考一個比較好的中學,上中學又是為什麼?為了考上一個好的大學,上大學為了什麼?為了將來考研,然後出去能找到一個掙錢多的工作,或者是鐵飯碗的工作。這種學習目標,本身就極端地害人,是把學習變成了一種追求功利的手段。課業負擔也把學生搞得疲憊不堪,天然的求知欲和學習的樂趣從根本上被摧毀了,教育的核心就壞掉了。

小孩子天生有對世界的好奇心和求知的欲望,只要善於引導,學習本身就不會是一個負擔,而是一種樂趣。每天學到了新東西,以前不懂的弄懂了,這本身就是很大的成就感。甚至有時候,上課學的東西不解渴,自然而然還會到圖書館去,或者到網上去尋求進一步的答案。我們那時候,經常要在家裏做一些小實驗,比如上生物課,在自己家裏養幾隻蠶,或者觀察院子裏的螞蟻;上物理課,學凸透鏡的原理,就拿一個放大鏡,在太陽底下聚焦,把紙點著了;學習唯物主義和唯心主義,也要自己去獨立思考,為什麼唯心主義是不對的?要通過讀書、辯論和獨立思考,自己最後想透了才能得出結論。我覺得這些才是最有價值的教育經歷。

後來我上了清華,當時是六年制,1966年我大二還沒念完,就文化大革命了。1978年恢復招考研究生,我考了北京郵電大學。因為成績比較好,又加試了英語,結果我成了改革開放後第一批公派留學生。1979年中美建交以後,我就去斯坦福讀了通信技術。

30多年過去了,斯坦福教給我的課程也忘得差不多了,但是留下了電信技術的基礎。後來我做電信政策研究,至少在技術上誰也蒙不了我。但是更重要的,還是斯坦福的精神文化。

近年來,我在學校裏給學生講,斯坦福大學給我留下了什麼?課堂裏的東西都忘得差不多了,但是有一些東西,卻融化到了血液裏面。我在斯坦福學到的最重要的東西之一,就是“經濟效益是檢驗技術的唯一標準”。

眾所周知,斯坦福大學被稱為是矽谷的母校。有資料顯示,矽谷大大小小公司的高管,尤其是創始人和CEO,百分之七八十都是斯坦福畢業的。甚至像Google和雅虎這些公司,創始人在斯坦福都沒畢業就出去創業了,把技術變成了現實生產力和社會經濟效益。

我當時由於是公派留學生,所以從出國的第一天起,就想著回到中國要幹什麼。那時候,因為我們是第一批公派留學生,所以教育部對外面的世界也是一點都不瞭解,也就沒有限制我們出去學什麼,想學什麼都可以。我想,中國這麼大一個國家,當時全國才幾百萬部電話,有的地方一個單位都不見得有一部電話,更不要說個人家裏有電話了。而在國外電話的那種普及程度,讓我覺得中國在這方面有巨大的發展空間,所以我就選擇了學習電信。所以,我覺得學習是為社會需求服務的。後來,我在電信領域轉向了管理,又轉向了電信政策和電信體制改革研究,都是服務於這種社會需求。說的大一點,這樣的學習是一種社會責任感,是適應時代發展的需要。

現在我在學校裏教書,所以比較瞭解現在的學生怎麼想。現在的學生主要考慮的不是社會需求,而是哪個行業掙錢多或者是有鐵飯碗。這是從個人功利的角度出發去學習,而不是真正地理解和滿足社會的需求,這也導致他們學東西特別死,知識面特別窄,根本沒辦法適應不斷變化的社會環境。

問:今天中國學生的共性問題也一定就是教育系統的問題,您覺得中國的教育有什麼系統性問題?

我在2000年從電信研究院調到北京郵電大學,成為經濟管理學院的第一任院長。上任之後,我們就發生了非常大的爭論,在學校到底誰為誰服務?是老師為學生服務,還是學生為老師服務?以現在中國大學裏的普遍情況來看,不僅是學生為老師服務,即使念到了研究生,學生也還是在為老師打工!

教授搞到了項目,掙到錢就進自己腰包了,然後把任務分配出去,讓學生給自己做項目。有的教授自己開公司,研究生到教授的公司去上班,甚至還要打卡。有的教授自己沒拿到項目,也沒辦公司,那怎麼辦?讓學生去公司兼職,把學生給“出租”了。公司一個月給教授四五千,而學生只拿到四五百,變成包身工了。

很明顯,這些老師就是在賺學生的錢,難怪很多研究生都在背後把自己的教授稱為“老闆”。這些現象在中國1949年以前的大學,甚至80年代以前的大學都是聞所未聞的。這個社會的腐敗、學術的腐敗和大學的腐敗,簡直是一塌糊塗、豈有此理!

不是說學生不能在學習之餘工作賺錢,而是說學生賺了錢歸教授,這在西方絕對是非法的,不可理喻的。但是在我國已經成了普遍現象,甚至教育部都出了規定,每個教授帶研究生,要給學校交錢。理由是什麼呢?因為學生幫教授賺錢了,所以教授從學生身上賺到的錢,要分一部分交給學校——這就是教育部的規定,帶一個研究生一年要交幾千塊。

這種教育部的規定,不就是和珅規定的“養廉銀”嗎?貪官污吏在地方上搜刮百姓,朝廷不但管不了,而且要交給朝廷一部分。這就是說,你如果不去當貪官污吏,連這個給朝廷的養廉銀都交不起,實在是渾蛋邏輯。

1949年以前,我們的老清華、老北大,或者西南聯大,教授和學生的關係真是情同父子。老師就是盼著學生成才,遇到特別貧困的學生,教授會拿出自己的薪水來貼補學生。那可真是精心培育,現在卻是赤裸裸的金錢利益關係。或者說,學生在教授這裏打工幾年,給教授賺夠了錢,才給你畢業,這就是一種官方合法的賣學歷。

當然,還有很多非法的賣學歷。全中國有多少“在職博士”?很多是國企老總、高管。私企老闆要不要學歷無所謂,但是體制內的人不行,升官要看你的學歷。有幾個高官不是博士,但是你看他們又有幾個人來上過課?

他們的博士怎麼來的?無非是拿錢買的,而且是拿國家的錢買的。他們以國企或政府部門的名義,給教授一個幾十萬、上百萬的項目,做不做得出來無所謂,這是辛苦費嘛!錢歸教授,找點兒發票湊一湊就報銷出來了。這樣,教授就讓其他的學生替這些人上課、考試、寫論文,或者乾脆“外包”出去。現在已經有了一個專門的產業鏈,就是論文代寫。價格也不貴,幾千塊錢一份,還有信譽保證,不通過不收錢。美國一年才出三萬多博士,中國現在一年就出五六萬博士,世界第一。這不是活見鬼嘛?十個有九個是假的!

合法的腐敗和灰色的腐敗,做的全都是賣文憑的生意,這就是中國。整個大學教育,乃至研究生的碩士、博士教育就是這個樣子。

問:那麼您個人在學校裏這麼多年,有沒有對中國的教育改革,有過一些什麼樣的期待?

闞凱力:難呀!大學是什麼?“自由之思想,獨立之精神。”“大學者,非大樓也,大師也。”

2000年到北郵經管院作院長,當時也是滿腔雄心壯志。在我們院的成立大會上,我講話的題目就是“為建立中國的斯坦福大學而奮鬥”。我說,清華號稱是中國的麻省理工,北大號稱是中國的哈佛,我們北郵要為成為中國的斯坦福而奮鬥。結果沒過兩個月,我就不敢再提這事兒了。

我當時做院長,開始還在院裏討論“到底是學生為老師服務,還是老師為學生服務”,後來也討論不下去了。這就像我們從80年代就開始討論官員是不是要公佈個人財產。道理是明擺著的,但是現在二十多年過去了,也沒有什麼結果。現行體制下,那些既得利益集團是很難觸動的,它已經形成了一個很堅固的體制結構了。

南方科大的校長朱清時說過,中國大學要改革,第一就是要去行政化,第二就是要實現大學自治,教授治校。現在的體制不行,校長都是上面指派下來的。轉業來個什麼政工幹部,沒地方安置了,就在學校裏面添個副校長,然後他就等著混到退休了。

按照我國的《高教法》,大學實行的是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這是什麼意思?我的評論就是:領導的不負責,負責的不領導。黨委領導下的校長負責制,這個校長是負得了這個責,還是負不了這個責?

我同意朱清時的看法,去行政化,教授治校。鄧小平搞農村體制改革,包產到戶,說穿了就是一句話:“相信農民會種地。”一樣的道理,政府要相信教授會教書,而不是靠教育部的官員、中央的官員來指揮。因此,我們的大學教育改革必須沿著去行政化、大學自治和教授治校這條路走下去,才有希望。

現在我們的大學既然主要是公立大學,那麼政府就有出錢的義務。為什麼?因為辦大學是為社會培養人才,這是政府的責任。但是,政府無權干預學校內部從行政到學術的各種事務,連北洋軍閥時代都如此。

改革開放以來,有人喊出了教育產業化的口號。但是,全世界有靠教育賺錢的嗎?教育本身是一項社會公益事業,是以促進社會的發展為目標。西方的名牌大學,即使很多私立學校,也絕對沒有給股東分紅的事。私立大學的董事會,都是聘請的社會名流,能夠代表公共利益,由他們來決定我們的辦學方針是什麼,怎麼樣才能夠最好地服務社會。

現在中國大學變成了一個賺錢的系統,學校領導都是官,分什麼副部級的、局級的。這樣下來,中國的大學就是兩個字的目標:一個是權、一個是錢。錢學森的“世紀之問”是:“為什麼中國的大學裏培養不出大師?”靠這樣的大學培養什麼大師,簡直是扯淡。我們的大學已經變成了養豬場,養豬賣錢,完全失去了大學的精神。

問:那麼最後一個問題,您覺得中國學生的出路在什麼地方?在現行體制下,你會給中國的學生和家長什麼建議呢?
闞凱力:這個建議還真不太好說,恐怕還是能出去就出去。

以前我主張,在國內讀完小學、中學和大學,應該先在中國工作幾年,對社會狀況有所瞭解,然後再出國去讀研究生。這樣可以帶著中國的問題到國外去學習,學完回來能夠有用武之地。當時,對我們這一代可以說是這樣。但是,今天中國社會環境之惡劣,學校裏的腐敗的程度,已經遠遠超過了80年代。所以,我現在主張在國內上完初中就把孩子送出去。這時候,他對中國的文化和基礎知識已經接觸的差不多了,又不需要接受高考的折磨,浪費青春。

更大的問題是,在我國,現在已經很難培養子女的基本道德了。我有一位若干年前的畢業生,她的孩子三四歲了,送去全托的幼稚園。這還是一家比較好的幼稚園,花了他們不少錢,星期一早上送去,星期五下午接回家。但是,每個星期一早上,這個孩子都是哭著鬧著不肯去。有一次,孩子又在幼稚園的門口抱著媽媽的腿,哭鬧著不肯進去。這時,幼稚園阿姨出來了。孩子一看老師出來了,一下子從地上爬起來,把眼淚擦幹,對阿姨說:“老師,我來了,可想你了!”可想而知,家長在旁邊看著所受到的心靈震撼:我們的孩子,這麼小的年紀,都已經學會說假話、拍馬屁了!他怎麼變成了這個樣子?這就是因為,只有這樣,他才能在環境裏生存。

我還有一個早年的“海歸”朋友,在國內辦了十幾年的公司,而且很成功。但是,他終於還是帶著全家離開了中國。我問他為什麼,他的答復是:為了孩子。他說,我們不是為了讓孩子將來成名成家,即使做一個清潔工都可以。但是,要讓他做一個好人,做一個快樂的人。經過幾年的努力,我們發現,這在國內的環境裏已經很難了,甚至教給孩子講真話都不行。小孩子在這樣的環境裏成長,很容易成為兩面派。不要說快樂了,有一個正常的心理狀態都難。怎麼辦呢?沒有辦法,只有離開。


***鄒若齊個案


〔自由時報記者李宇欣、黃維助、彭顯鈞、黃旭磊/綜合報導〕民進黨立委昨質疑,林益世涉貪案還有兩個重要的單位「中鋼和中聯公司」,並未被凸顯討論。綠委並鎖定副總統吳敦義,質問中鋼董座鄒若齊二○一○年的人事案是哪位行政院的「黨政高層」批的?並指問題答案和媒體近日披露的「黨政高層」有關。

民進黨立委李俊俋、鄭麗君和陳亭妃昨召開記者會指出,根據「經濟部及所屬機關事業機構遴派公民營事業與財團法人董監事及其他重要職務管理要點」,在中鋼已辦理退休的人員,除非基於業務的「特殊需要」,經專案簽報且行政院核准者,可再次回到中鋼任職。

李俊俋指出,二○○二年從中鋼退休的鄒若齊,二○一○年初回任中鋼總經理,同年六月就接任中鋼董座,升官異常快速,根據林益世和陳啟祥的錄音對話,林曾說「人事是我批的……」也就是中鋼和中聯的人事任命,確實要經過行政院這一層批核。請問鄒若齊二○一○年的人事案,是哪一位行政院的「黨政高層」在一手策劃?

鄭麗君指出,從中鋼退休後、領有優退基金的員工,不得再度回鍋擔任要職,這是中鋼的「內規」,鄒若齊憑什麼打破慣例?且鄒本身在中鋼內極具爭議,在今年的總統大選中,鄒強力輔選,甚至成立「中鋼協力廠商馬吳後援會」。

此外,鄒砸十億元的重本,買下自己曾任職的中國華新麗華公司,造成中鋼嚴重虧損;中鋼國會聯絡人上官世和也是鄒若齊所指派。

吳辦、中鋼都說依法任用

針對綠委的質疑,副總統吳敦義辦公室指 出,中鋼總經理是中鋼董事長決定,董事長人事是經濟部審核後,再送行政院長批示,吳是依法尊重經濟部的提名,單純批示,而且鄒若齊是九十一年退休,並未違 反九十七年所訂定的九十七年十一月以後退休者禁止回任的中鋼內規。據了解,吳敦義昨還特別調出當年批示鄒若齊人事的公文,上面只批示「如擬」兩字。

中鋼則表示,立委質疑與事實不符,董事長鄒若齊先前在九十九年二月一日出任總經理時,是經董事會董事過半數出席,及出席董事過半數同意聘任,並無違反公司法規定。

 ***


中鋼工會點名鄒若齊下台



工會點名下台 鄒若齊強調清白


中鋼在高雄市前鎮區成功二路興建的集團總部大樓,樓高卅二層,夜間帷幕牆燈管開啟時,讓夜騎臨港線自行車道民眾都忍不住驚呼︰哇!燈光彷如夜珍珠。 這棟大樓採古代「四足鼎立」理念設計,連同有「發發」之意的吉祥門牌「八十八號」,就連AIT處長司徒文都讚嘆「風水好」,AIT未來也將進駐五樓。 中鋼近日因林益世案焦頭爛額,內部人員只能期望好風水的新總部年底完工後,能趕快走出這波風暴。 (圖︰資料照,記者張忠義/文︰記者黃旭磊)
林益世案損及中鋼形象 工會要鄒負責
〔記者黃旭磊/高雄報導〕中鋼工會昨天要求董事長鄒若齊為「林益世案」下台負責;鄒若齊則再次發出公開信給員工,強調清白。
中鋼工會理事長魏肇津表示,鄒若齊於民國九十九年任職華新麗華總經理,曾主導常州新眾合金鋼廠投資案,到中鋼後,投資華新麗華近十億元,完全不避「利益輸送」之嫌,一年多即虧損六千多萬元,難道不該為虧損負責?
魏肇津說,除了常州新眾,鄒若齊去年還欲投資馬來西亞金獅集團旗下鋼鐵廠,出價約十億美元,最終未得標,強勢主導各項投資、人事案,包括中聯公司在內的集團經營階層人事異動頻繁。
魏肇津說,鄒若齊為政黨派任,執政黨為選民服務,難免有人事請託,但甩不掉政黨黑手,就無法專業經營,此次「林益世案」是否涉及不法情事,尚待檢調單位調查釐清,但捲入疑雲讓中鋼形象受損,鄒應負起政治責任下台,日後不排除動員抗爭,要求鄒若齊下台。
鄒再發公開信 澄清回任及轉投資爭議
鄒若齊昨天繼本月五日後,發給員工第二封公開信,以「『地勇案』董事長給全體同仁第二封信」為題,表示回任中鋼總經理,是由張前董事長(家祝)推薦,並經董事會討論通過,在九十一年辦理優惠離退所領取的優惠離職金,扣除已繳交所得稅,當時即繳回公司。
鄒若齊表示,針對投資中鋼精材(常州新眾合金鋼廠)一案,…已開始接單生產鈦、鎳之類高端產品,鈦每噸售價可達到新台幣六十至一百萬元,鎳合金為每噸三十萬元左右,…非常有信心會成為中鋼新事業利基。
至於評估投資馬來西亞金獅集團Megasteel一事,完全是考量中鋼在東南亞地區(包括馬來西亞)市場佈局,…目前停止談判…但對於在東南亞地區佈局方向不會改變。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