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3日 星期四

詹慧君,林庭妃,王村煌,周星馳

【企業社會責任】
14年前,921大震後第二年,林庭妃和詹慧君在台中新社開了第一家薰衣草森林。2013年,薰衣草森林創立的12年後,相關品牌「好好」,選擇在八八風災重災區的高雄甲仙開店。「我們一直在想,好像我們過得太好,有沒有辦法再重新勇敢一次?」薰衣草森林執行長王村煌說。他們要和甲仙「共好」,要走進甲仙,和他們一起努力。
「好好」說故事 為甲仙災民再勇敢一次
http://www.cw.com.tw/article/article.action?id=5070156⋯⋯
更多
十四年前,九二一大震後第二年,林庭妃和詹慧君在台中新社開了第一家...
CW.COM.TW|作者:天下雜誌





我最好的一場戲】  文/周星馳



母親與父親離異那一年,我才7歲。我和姐姐周文姬、妹妹周星霞一同判給了母親淩寶兒。在1968年的香港,母親帶著我們3個孩子討生活,其艱難可想而知。為了維持生活,母親一人打了兩份工。我們幾個都特別乖巧懂事,這讓母親很寬慰。尤其是我,由於成績十分優秀,最得母親鍾愛。

那時我們3個孩子都正是長身體的時候,所以不管多麼困難,每個星期,母親都要稱點肉或買尾魚給我們加餐。每當吃這些豐盛的“大餐”時,菜一上桌,我就把菜端到自己的身邊,專挑好的吃。姐姐妹妹卻懂事得很,從不和我爭。但是我的飯量很小,吃了兩塊就吃不下去了。然後,我就開始胡鬧,總還要揀兩塊,放到嘴裡嚼兩下,再吐到碟子裡。我嚼過了的,姐姐妹妹哪還肯吃啊!

為了不浪費,母親只好自己吃。為這事母親沒少批評我,但是一點作用都沒有。好在我別的方面表現都很好,日子久了,母親就隨我了。小孩子嘛,哪有不頑皮的呢?

可是有一次,母親真的生氣了,並狠狠地教訓了我一頓。那一次,母親兩個月沒發工資了,好不容易從娘家弄來了一些錢,買了幾隻雞腿,燒得金黃噴香。菜剛上桌,我就小猴似的爬上桌,一邊用手抓起一隻雞腿啃,一邊沖著姐姐妹妹做鬼臉。一不小心,手一滑,雞腿掉地上了,沾滿了塵土,落在了一攤雞屎旁邊。

母親又是生氣又是心疼,買這幾隻雞腿容易嗎?再想想我平時的頑皮表現,母親取過一根桑樹條,狠狠地抽了我十幾下:“讓你頑皮,讓你不知珍惜!”直到姐姐妹妹撲過來把我護在身體下面,母親才放下桑樹條,摟著我們3個抱頭痛哭。

哭了好一會兒,才開始吃飯。母親把雞腿撿了起來,用開水沖洗一下,捨不得扔,自己吃了。那天晚上,母親撫著我身上的傷痕:“還疼嗎?”“不疼了。”“下次還調皮嗎?”黑暗中,我眨著亮晶晶的眼睛,並“嘻嘻”地笑著:“睡吧,媽,明天我還要上課呢。”

2001年,我和母親做客鳳凰衛視時,又說起了這件往事。

“是的,那時他可真頑皮啊!全不知道,這飯菜來得多不容易,一點也不珍惜。”母親笑容慈祥。

“不,媽媽,我懂得珍惜,”我接過話茬,聲音開始哽咽,“您想想,我要不是把雞腿弄到地上,您會捨得吃嗎?那幾年裡,有什麼好吃的,您全給了我們姐弟,您成天就吃鹹菜啊!於是我們才想出這辦法,我把幾塊肉嚼得不像樣後,我們就有藉口不吃了。只有這樣,您才會吃啊!”

聽著這話,母親情緒變得激動起來:“其實,我早該想到。你樣樣乖巧懂事,怎麼偏偏吃飯這麼頑皮呢?”母親哽咽著掏出手絹擦眼睛。

我掛著兩行淚水滿面微笑。在億萬觀眾的電視面前,我們母子抱在了一起。無數的觀眾也在這一刻,流下淚來。

雖然我演戲無數,但是我要說,我最好的戲,是在7歲那年,演繹的是一份血濃於水骨肉連心的摯愛親情,唯一的觀眾,是我的母親。



薰衣草森林  進軍北海道 圖片來源:鍾士為 薰衣草森林創辦人之一的詹慧君罹患肺腺癌昨天去世(圖右),11年前熱愛香草及插畫的詹慧君放棄了在台北外商銀行的工作,與學音樂 的林庭妃一起胼手胝足到台中新社山種植香草、開庭園餐廳,兩個女生,一畝香草田,築起營收五億、橫跨五個品牌的休閒產業小巨人。從一家小咖啡館到今年將版 圖拓展到日本北海道,薰衣草森林怎麼做到的?

2010年五月,日本北海道美瑛鎮將出現第一家台灣人跨海開設的「緩慢民宿」。

在台灣,緩慢民宿一直都擁有讓顧客等待排隊的實力。目前在嘉義奮起湖與北縣金瓜石有兩處分店的緩慢民宿,曾創下開放三個月後的入住預訂,不到三十分鐘內,湧進四萬筆訂單的紀錄。直到今天,經常要提前兩個月預訂。

很多人可能不知道,緩慢民宿是創辦薰衣草森林的兩個女生詹慧君、林庭妃的第二系列產品。
二○○一年,原本在台北花旗銀行任職的詹慧君,與在高雄當鋼琴家教的林庭妃,一個懷抱擁有一畝香草田,一個夢想開間咖啡館,兩個女生在台中縣新社鄉的山上相遇、圓夢,一起創辦了一家種植一小片薰衣草的景觀咖啡館。

五個品牌 五億營收
不到十年的時間,這兩個女生現已在休閒、餐飲、民宿、婚宴及零售領域創出五個品牌,預計今年總營業額五億元。

除了台中新社、新竹尖石、苗栗明德各有一家「薰衣草森林」外,在苗栗三義還開了一家同樣是景觀餐廳性質的「桐花村」。

再加上兩間「緩慢民宿」、八間周邊商品店面「香草舖子」,整個薰衣草森林體系去年締造三.五億的年營收。

今年一月才正式營運的婚宴休閒場地「心之芳庭」,整年宜嫁娶的好日子就幾乎全被訂滿。薰衣草森林執行長王村煌預估,心之芳庭今年約可挹注約一.三億元營收,五個事業體今年總營收將達五億元。
 
一家小咖啡館,已經躍升為台灣休閒產業裡的要角。「本來只是想開一家可以種香草、過簡單生活的山中咖啡館,」林庭妃形容,「像是順著大風而起,一下子就飛得好遠。」
除了機運,兩個女生在御風前行時,對夢想起點的堅持是薰衣草森林版圖不斷壯大的關鍵。
先問三個問題
從在新社開第一家開始,一直到決定在北海道開民宿,王村煌說,薰衣草森林這一路走來做任何拓展,一定要先能回答三個問題:「喜不喜歡?快不快樂?有沒有意義?」

王村煌說,顧客滿意與感動度,是詹慧君和林庭妃的首要堅持,其次是員工滿意度,至於賺不賺錢,考量順序反而排在後面。

王村煌是林庭妃的表哥,當年就是他撮合兩個女生合夥創業,並提供自家土地蓋薰衣草森林。原本在台中市一家物業管理公司上班的他,在兩個女生創業的第二年加入,帶領薰衣草森林走向企業化。

從夢想到企業化過程中,挑戰也隨之而來。逢甲大學經營管理學院院長、同時也是王村煌就讀逢甲EMBA指導教授的蕭堯仁觀察,薰衣草森林在轉型中常會面對的,是愈來愈多習慣營運績效導向的專業經理人,無法理解兩個女生訴諸感性的經營思維。

例如詹慧君和林庭妃非常堅持旗下任何據點都不接團客,不跟旅行社合作。一個打造遠離塵囂環境的夢,對許多員工來說,「接團客不是可以增加業績嗎?」王村煌說出員工們此起彼落的疑問。

所幸,雖然嘴巴說兩個女生常「不切實際」,但包括王村煌在內許多員工骨子裡仍很清楚,這是薰衣草森林能有今日局面的關鍵。「太理性做出來的產品就和大家一樣,」他說,所以很多事情經過深層思考後會發現。兩個女生其實才是「最聰明的老闆,」他說。

所以,薰衣草森林最大的挑戰不是管理,王村煌說,而是如何平衡夢想與現實,「這是公司到現在每天都在辯證的主題,但每個人都樂在其中,」他說,雖然常會陷入理想與現實的掙扎,但大家依然充滿活力,「我們很重視起心動念的念頭,只要那個念頭對了,一切都會如此不同。」

因為對夢想的堅持,讓薰衣草森林走出一條很不一樣的路。逢甲大學建築系助理教授彭志峰說,一般業主在蓋一家店面或商業空間時,為求快,幾乎很少就人的行為與 環境的出發點去深度融入設計。和王村煌是十多年老友的彭志峰,就被找來負責大部份建物的設計。「我要有感覺才會開始設計,所以找我時間會拉很長,」彭志峰 當時這樣和兩個女生說,出乎他意料之外的,兩個女生竟然回答沒關係。

 結果彭志峰做緩慢民宿時,奮起湖那棟他花了三年的時間才完工。而金瓜石則是交給他的學生主導,他要求學生必須充分融入當地,才能進 行。結果學生在金瓜石住了一年,從當年礦工的淘金過程,到附近流域的水文、氣候條件,乃至鄰居們通通熟稔以後才開始動手。「其他業主聽到肯定跳腳的,」彭 志峰說。
兩個外行人感動內行經理人
兩個「外行」女生,因夢想的堅持折服「內行」專業經理人。

二○○三年,兩位女生是知名酒商約翰走路「夢想起飛,Keep Walking!」計劃示範案例之一,當時的約翰走路品牌經理曾美玲深受感動。後來她成為了薰衣草森林品牌長。

「你們的廣告預算多少?」當王村煌找曾美玲見面時,她劈頭問道。「○,沒有廣告預算,」王村煌回答。當時在約翰走路手握一年三億廣告預算的曾美玲,沒有猶豫,決定到台中一起享受追夢的滋味,一待已經六年。

薰衣草森林也因為曾美玲的協助,累積出強大核心能力。從人力資源、行銷企劃,到客戶服務,詹慧君和林庭妃為了捍衛夢想,把所有對品牌會產生影響的部門通通交給曾美玲負責。
曾美玲也為此製作了一本薰衣草森林的聖經,雖然名為品牌手冊,但內容不是作業流程,而是兩個女生創辦薰衣草森林的理念。

蕭堯仁分析,薰衣草森林會廣受歡迎,不是它的景觀特別好看,也不是它的美食特別好吃,而是它的以人為本,「能讓人感動,而且是持續感動,這樣就有回憶,」他說,每一個環節都扣得很好,重點就是靠那本品牌手冊串起來的。
蕭堯仁舉例,詹慧君和林庭妃從創業第一天開始,就秉持待客如友的服務哲理。「會跑到那麼遠的山裡面喝咖啡的,只有朋友才會這樣,」蕭堯仁說,就是因為有品牌手冊,兩個女生這樣的想法才能持續延續。

三月底,暖陽投照金瓜石的山澗,蜿蜒山谷間,一棟咖啡和乳白色相間的建築恰得其份地座落著。「車開很久喔,有沒有迷路?」第一次踏進緩慢民宿,接待的「管家」用聊天取代制式的「歡迎光臨」。

曾美玲分析,每道服務儀式、每個融入當地的概念,依循的是品牌手冊,也就是兩個女生最初的希望作夢的感動。因為這個感動,讓薰衣草森林有了故事行銷題材;因為築夢的堅持,締造出一年可達五億元營收的休閒產業事業體。
專家診斷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