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5日 星期二

陳為廷:退學是陳為廷與所上老師共同做出的決定 (姚人多);丟鞋案有罪,但免刑 【我在革命現場】總指揮林飛帆表示總統已失去統治正當性;當一份真相 隻手能隱藏 直到人們遺忘(陳婷婷); 群眾體力逼近臨界點,上午9人送醫: 素樸勛:我舉起我的拳頭母,擦掉我不爭氣的淚水

姚人多:陳為廷是我教過最特別的學生
新頭殼newtalk |  台北報導
清大社會所所長姚人多15日下午在臉書中表示,退學是陳為廷與所上老師共同做出的決定。圖:新頭殼資料照片
318學運的風雲人物陳為廷15日驚傳遭其就讀的清大社會所退學,清大社會所所長姚人多在消息證實後在臉書中表示,退學是陳為廷與所上老師共同做出的決定。姚人多認為,陳為廷為了報答幫陳義務打官司的律師邱顯智恩情,而無法專心於學業,因此付出了代價,「這也是學習的一部分。」

姚人多指出,與其說是陳為廷被退學,不如說,那一晚陳跟所有老師共同做了這個決定。既然陳為廷放不下邱律師的選舉,割捨不下邱律師這幾年來義務辯護的恩情。同時陳也明白,社會所的課業很重,根本無法兩頭兼顧。所以,當所上老師詢問未來的計畫時,陳為廷就做了選擇。

姚人多說,他謝謝陳為廷的成熟與誠實,讓他們在必須做決定的時候不需要這麼牽腸掛肚。

但姚人多也表示,如果清大社會所的訓練是要培養學生獨立思考,能為自己行為負責,同時希望他們不斷思索在人生的每一個不同階段,要跟社會維持什麼樣的關係,那他可以拍胸脯保證,陳為廷比誰都清大社會所。沒錯,因此付出了代價。可是,這也是學習的一部分。

姚人多指出,任何一個學生被所上退學,身為老師,都會不捨。所以,不要再打電話來問他的感受。這幾年來,一起經歷了很多事。在他所長任內,所上必須做出這個決定,他的心情比誰都複雜。

姚人多說,陳為廷是一個會唸書的人,只要有心,會唸得比誰都好。當然陳有自己的問題,但是,「如果你問我,他是一個怎樣的學生。我會說,他是我教過最特別的學生。」



*****

陳為廷丟鞋案有罪,但免刑

「判決書指出,劉政鴻是民選首長,為政本應該用謙卑之心傾聽人民聲音,為民服務,行政更遵循法令,尤其是土地徵收造成的強迫搬遷,原有財產喪失,影響人民權益甚巨,更應謹慎。
台中高分院指出,劉政鴻卻對對人民提出的和平、合理、理性訴求置若罔聞,引發龐大民怨又不知反省檢討,拆除包含張家在內的大埔四戶,更對外宣稱是「天賜良機」,引發的民怨更加難以收拾,對張森文溺死事件之後,應該知道張森文的死亡,跟他下令拆除大埔四戶有關連,卻沒有任何知會張家同意之前,就擅自去探視慰問,完全沒有考量張家的心境,引發丟鞋一案,劉政鴻也要負責。」

2015.6.25

剛剛在台北地院開三一八的準備程序庭,今日重點是勘驗蒐證光碟,基本上對於內容沒什麼太多爭執,其餘的法律評價就留待正式審理辯論時再說!
然後剛剛又接到消息,大埔事件抗爭的816晚會對縣府丟蛋、為廷對劉政鴻丟鞋等案件,關於丟蛋,我及其他六位被起訴「傷害、侮辱公署等罪名」的被告,二審台中高分院判決無罪確定!
唯一有罪的,是為廷的丟鞋案,被判「有罪,但免刑」!看新聞裡的判決理由,實在荒謬。
「法院判決認為,審酌相關卷證,可確認陳為廷丟鞋,並非基於個人恩怨,而是出於長期關注大埔拆遷事件,與拆遷戶張家緊密關係猶如家人,藉此反擊劉政鴻不當作為,「其情尚非不可憫恕」,依刑法第61條判陳為廷有罪,但免刑。」
怎麼看,真的都很像法院只是不好意思承認他鞋丟得好而已!

青年比下政客 鬼島台灣變回寶島

當一份真相 隻手能隱藏 直到人們遺忘
寫一頁莽撞 我們的篇章 曾經如此輝煌
《By 五月天 入陣曲》

原 來靜坐這麼累,今早起床腰酸背痛的,我才坐多久而那些人還在坐的人(心疼)。靜坐心得是.......食物好多,鳳梨酥、牛奶糖、便當、水煎包、鍋貼、菜 包、豆花、米粉湯、巧克力、餅乾、羹湯、咖啡、飲料…等還有什麼我沒寫到的嘛?各種五花八門的食物,讓你吃到飽。只知道一直有志工走過來詢問,要不要吃, 會不會餓?如果怕冷現場有提供薑湯,紅豆湯,暖暖包跟毛毯可以取用,感謝各地好心人貼心提供物資(衷心感謝)。

現場還提供濕紙巾與衛生 紙,不用自取也不用動口,只要舉手東西志工就送過來了,就連丟垃圾也是舉手就好,還順便幫你做垃圾分類。有老師免費上課,有各地人士的心得感想,有音樂表 演,還有健康操帶動,救護模擬…等。隊伍中還分支道與幹道,為了讓醫護人員方便也讓你出入方便,怕你坐在地上髒,周遭人還會給紙板來分你坐。這種媲美5星 級的高規格,竟然是抗議場合欸…(好諷刺)。

靜坐中不時有長輩走過來為我們加油打氣,面對政府的不聞不問,雖然這是一開始就知道的結果,我本來就沒抱啥希望,但我不後悔參與了, 至少我沒對不起我的意見,親眼見證了原來版上人所謂的鬼島裡的青年人這麼棒!好讓人驕傲。頭一次覺得 台灣人超讚素養超好,媽快看,我在這(揮手),長這麼大,第一次覺得自己很閃耀。

台灣教育沒失敗,失敗的是總統跟這個政府及政治人物,看到新聞說,某老師說抗議學生是白痴,超想說我們這些白痴是你們教出來的欸(幹麼去打自己的臉,不痛嗎?)這一天下來我果然還是很厭惡政治人物,一堆綠營拿著旗子穿著背心在我們旁邊整隊前往他們的舞台。

這些人公然抽煙,大聲喧嘩,2、3小時後走回來說著『我們的部分都結束了吼?那我們要回家囉…』某橘黨的發送反服貿布條但上面卻印自家黨旗,抗議順便置入性行銷嗎 ?跑來靜坐隊伍中,對著電視台 喊喊口號…然後你們人呢??

青島東路跟中山南路口一堆誇張到不行的旗幟、布條(請問可以跟環保局檢舉嗎?)還有某些人,跑來靜坐隊伍裡發放傳單,宣揚自己政治立場!很想說…你們到底來幹嘛的,表演作秀?還是打工領便當?

而這些繳稅人民養出來的政客們(超棒的 ,你們又搏版面了,我有看到你們做事喔)。就這樣消費了,這場為了民主而站出來的人民們…(老闆選錯人可以fire員工  我有付你薪水我可以fire掉你們嗎?)這刻我打從心裡鄙視你們。

辛苦了,台灣警察(他們真的很辛苦,很想說他們不是圓仔,一堆人在拒馬外拍照,還有人比YA )。

辛苦了,各位靜坐的人民們(立法院不是觀光區,真的不用特地來打卡 到此一遊)。

辛苦了,各家媒體工作者(我知道你們真的很辛苦,用盡力讓大眾關注著這些你們口中的暴民)。

這一天我學到了好多,這不是努力念書認真賺錢能得到的,我不說服你們要與我同理念,但請你們眼見為憑用心去體會。因為我們也熱愛這片土地,台灣真的是寶島而不是鬼島。

最後謝謝我的朋友與家人們,支持及關心我們,超感動的!

政府~你咁有聽著咱唱歌
陳婷婷


***
佔領國會》馬中外記者會 陳為廷:毫無誠意的回應 【10:33】
新聞圖片
總統馬英九今日在總統府召開中外記者會,回應外界對兩岸服務貿易協議的質疑與意見;集結在立法院議場的反黑箱服貿學生同步關注記者會內容,學運總指揮林飛帆(左)、陳為廷(右)兩人交換意見,準備下午進行回應。(記者廖振輝攝)
新聞圖片
集結在立法院議場的反黑箱服貿學生對馬總統的發言內容無法認同,高呼口號「退回服貿協議,通過監督條例」。(記者廖振輝攝)
〔記者王文萱/台北報導〕馬英九總統今天上午10點親自上火線召開中外記者會,說明《兩岸服貿協議》的重要性,但「318反黑箱服貿」學生在馬記者會結束那一刻,在學生代表陳為廷帶領下,馬上高喊「退回服貿協議」,在場學生紛紛群聚抗議。陳痛批:「這是毫無誠意的回應!」

 幾位學生高舉反服貿的中英文旗幟,顯示「七成五人民要求服貿逐條審查」等訴求,多數學生則群聚坐在議場正中央,仔細聆聽馬英九總統舉行的中外記者會,學生各各面色凝重,有人低頭沉思,有人閉眼聆聽。

 不過,馬總統記者會內容讓學生大為失望,陳為廷在馬總統召開完記者會時,馬上高喊退回服貿協議,陳表示,馬並沒有回應訴求,「他把我們訴求搞錯,都幾天了,我們訴求也搞不清楚」。

更多相關新聞請見【抗議服貿黑箱 學生佔領國會】專區

----




〔本報訊2014.2.24〕捍衛苗栗青年聯盟等團體,去年8月16日在苗栗縣政府前廣場舉辦「拆政府.守護苗栗音樂會」,事後蛋洗縣府、撒冥紙,苗栗檢方今依妨害公務罪嫌 將音樂會活動主持人陳為廷等7人提起公訴,陳為廷傍晚在其臉書發表聲明,認為這些控訴相當荒謬,乃為縣府意欲打壓人民抗爭自由的司法濫訴,並指苗檢的處分 是「為虎作倀」。

 檢警今依妨害公務、傷害、公然侮辱以及違反集會遊行法起訴7人,分別是音樂會申請人林一方、代理人傅偉哲、主持以及丟鞋子的陳為廷、載雞蛋到會場的王曰舒、涉嫌丟雞蛋的吳宏銘、林飛帆以及陳光軒。

 陳為廷在臉書作出聲明,解釋音樂會當天的目標是縣政府並非員警,指出現場指揮官未拉出安全距離,還刻意指揮蒐證警員進入人群、站在雞蛋射程前沿,置警員安全於不顧。

 陳為廷強調,蛋洗縣府是對苗縣府強拆大埔四戶一個月來毫不理會訴求的「沉痛抗議」,警方卻以妨害公務、侮辱公署、傷害等罪移送,是「濫訴」行為。而檢方以「傷害罪」起訴,更是「不分青紅皂白的抹黑。」

 而針對檢警以「違反集會遊行法」罪名起訴陳為廷一案,之所以未向苗警局申請集遊,陳為廷在聲明中指出,在「816拆政府晚會」的申請過程中,警方各種嚴 重侵害集會自由的處分,2度強制更改集會時間,甚至限制集會「不得定點演講」等規定,使其不信任苗縣警局,遂決定不申請集遊,表達抗議。

 丟鞋事件,陳為廷則認為這是起訴案件中尤為「可笑的」,劉政鴻強行拆掉張藥房,導致張森文死亡,家屬已明確表達不願劉政鴻前來,劉仍帶著十幾名員警來侵踏喪家,將門前的家屬、聲援者壓制在一旁。陳主張自己在不得已的情況下,才丟鞋阻止劉政鴻受訪作秀,以維護家屬權益。

 陳為廷在聲明中感嘆,苗檢再一次與苗縣府、劉政鴻牢牢站在一起,這種處分,就是「為虎作」,站在暴政這邊,打壓抗議者的言論、集會自由。他呼籲法官做 出公正裁決,遏止政府、財團以濫訴對付抗爭者的亂象;同時,他們將持續向縣府、內政部抗爭,直到大埔四戶的訴求得以落實。


《星期專訪》清大陳為廷與學運學生︰反媒體壟斷 新學運潮湧

王浩。(記者王敏為攝)
林沁。(記者王敏為攝)
陳為廷。(記者王敏為攝)
郭冠鈞。(記者王敏為攝)
記者黃以敬/專訪
「學生不是只會在街頭衝撞,在立法院疾聲抗議,大多數時間是要分析問題,找解決方案;但是政府高層聽到學生的心聲嗎?看到年輕人就學、就業的壓力?看到年輕人對台灣公民社會逐漸被侵蝕的憂慮?」
從華隆紡織罷工圍廠事件、文林苑靜坐抗議,到反媒體壟斷運動,清華大學人文社會系學生陳為廷和一群同樣走出校園的大學生,親身參與台灣社會脈動發展,看到許多不公、不均的問題。學生們說:「如果我們不跳出來,誰還會出來發聲?」
反教育商品化 擴財源應向企業課稅
Q:陳為廷在立法院備詢時質疑教育部長說謊引發爭議,到底青年學子的憤怒所為何來?
陳為廷:最近教育部提出「大專學雜費彈性化調整方案」,要把學雜費調整權力放給各校,每年可自由調五%至十%;以最便宜的國立大學人文學院一學年六萬多元,四年就可漲一萬多元。目前每年學貸人次近八十萬(近四十萬人),未來更要增加多少?
這方案在台中舉行公聽會,有二十多位諸如朝陽科技大學等學校學生到場陳情,大多只是大二或大三的學生,卻都已背負二、三十萬的學貸。
有女學生雙手發抖拿著紙條、以微弱的聲音一再懇請:「有決定權的大人們、官員們,做決定前,要真的為學生好好想一想…。」
大學常喊苦,辦學成本、教授薪資比不上國際,問題在於教育經費不足,更基本是長期的國家稅收不足。國家稅金七十%是受薪階級在繳納,有錢企業及老闆的稅金卻課不到。反教育商品化,希望政府擴大教育經費來源、課徵企業稅,畢竟大學是為企業培育人才的搖籃。
這種訴求呼籲多年,教育部卻只有兩行字回應:「意見已行文財政部反映,因涉及國家稅制改革,恐曠日廢時,有困難」。政府真的有聽見百萬學生的心聲嗎?
郭冠均:三月文林苑都更案強制拆遷引發爭議,我到現場靜坐抗議;背後讓我憂慮的更是,台灣社會這種居住正義的無法伸張,就算學生也都難免身受其害。
教育資源不均,優勢學校集中在都會,但許多大學推BOT案變相住宿費上漲,私校則校地不足而迫使學生校外租屋。有同學念台師大、在附近打工,校外租三坪大小套房,月租就要一萬五。
我們呼籲政府推動「青年社會住宅 」,平價租屋,只租不賣,讓就學就業被迫集中在都會區的年輕人,有喘息生存空間。
政府施政傾向資本家 剝削勞工所得
Q:國內青年失業率已達十三%,比平均失業率高出三倍,大學生對就業也有憂慮?
王浩:在「振興經濟」的大帽子下,政府施政長期以來都是傾向資本家。先前實施大學畢業生短期就業方案補貼,說穿了就是用全民公帑去補貼企業。
全國產業發展會議中,經濟部官員宣稱的共識,說要提升外勞比率,由四十%增至五、六十%,還有部分工時要延長等,整體看來,只是要幫企業再降低勞工成本、剝削勞工所得。
因此會場有企業主會脫口爆出「再吵,連十五K都沒有」,看似擦槍走火,其實潛意識是企業主普遍認為勞工是我養的、薪水是我給的心態。
我目前最關切的,是自一九九六年全國各地爆發惡性關廠風潮,各自救會組成的「全國關廠工人連線」,當初勞工抗爭才促使勞委會出面以貸款形式發給「代位求償」金額讓員工可以生活下去。怎知十六年後,勞委會又提告要求工人償還「貸款」。政府也成了被惡性關廠勞工的加害者。
這樣的勞動環境與勞資發展走向,到底能給年輕人什麼希望?
捍衛公民社會 拒中共政權侵蝕滲透
Q:各地大學生為什麼又如遍地開花般,出來反對媒體壟斷?
陳為廷:反旺中併中嘉、反對壹傳媒被旺中、中信、台塑併購案等等的媒體壟斷問題,有比較多的擔心是「中國因素」。
中共政權透過台灣資本家的力量,逐漸侵蝕台灣公民社會。媒體只是一個案例,這種侵蝕力量若再進入各行各業,台灣公民社會恐怕連反制力量都沒有了。
過 去中國對台灣的威脅也許是飛彈與壓縮國際空間,現在卻是透過資本流動、透過資本家的經濟力圍殺。這種狀況在過去十年、國共平台建立後,越來越明顯。現代年 輕人面臨比以前更嚴峻的環境局勢。要防止壟斷, 第一個就是應該要真正思考「媒體公共化」,不能放任買賣,第二個則是要靠媒體勞動者的自我強化。
王浩:有人說年輕人都上網,不用擔心輿論集中,但其實報紙還是很重要的內容提供者,不能有壟斷陰影。
搶救弱勢 年輕人應跳出來爭取發聲
Q:從華隆工運、搶救樂生、文林苑都更爭議,到反媒體壟斷行動,年輕學生為什麼相繼投入?甚至因此成為被控告、被警察壓制、被特定媒體圍剿的對象,不怕挫敗嗎?
林沁:過去,學生通常都被放在舒適安全的位置。但聽到大學生廿二K問題,我很氣憤,難道跟我一樣的大學生只值每月兩萬二?
又像樂生療養院被強制搬遷徵地,當初前台北縣長周錫瑋說不遷無法蓋捷運,現在台北市長郝龍斌、新北市長朱立倫卻說可以分段通車,監察院報告更質疑當初台北捷運選址不當,古蹟樂生療養院八年前根本可以不用拆的。
台灣好多弱勢民眾,好像可以被欺負,自主自救意識還不夠。年輕人不跳出來,還有誰會出來發聲?
陳為廷:八○年代,學生爭取的是政治自由,因此很多人說學生是意識形態的動物。近年來,學生會觀察身邊人物、自己權益是否受到影響。學生其實也是勞工,也會受到居住不正義的損害。就像大埔事件、國光石化,學生也會受到環境破壞的影響。
新生代不怕挫敗 累積能量準備爆發
學生團體過去依附在工運、社團甚或政黨之下,可能是被引導的,但現在,學生運動逐漸茁壯成為一股有組織性的力量,且會直接到第一線與民眾接觸。
很多父母、師長、前輩,可能不喜歡學生靜坐抗議、不喜歡我們在立院高聲質疑,在第一線衝撞抗爭;但其實這都只是學運的一%, 絕大多數時間,學生是在分析問題,在討論解決方法。
能量與經驗是不斷在累積的。就像反媒體壟斷,也許媒體巨獸會在這次吞噬學生的聲音,我想學生團體不會因此挫敗的,下一次併購案會有更大的反彈聲音出來、會有更大的力量再發展出來,這應該是台灣社會可以對年輕一代的期許吧。
受訪學生小檔案
陳為廷:清大人文社會學系四年級
社團:清大基進筆記、反媒體巨獸青年聯盟
關注議題:華隆工運、苗栗大埔事件、反教育商品化、反媒體壟斷等
-----------------------------
王浩:台灣大學農化系五年級
社團:台大大學新聞社、桃園縣產業總工會
關注議題:華隆工運、全國關廠工人連線行動
-----------------------------
林沁:台灣大學社會系三年級
社團:台大勞工社、青年樂生聯盟
關注議題:樂生拆遷案、台北華光社區拆遷案、反媒體壟斷
-----------------------------
郭冠均:台灣大學社會系三年級
關注議題:文林苑都更案、台北捷運線十四張拆遷案

300名學生參加弔念儀式 高喊「清華精神已死」

NOWnews.com 今日新聞網
2012年12月6日 01:10
  • 300名學生參加弔念儀式,高喊「清華精神已死」。〔圖/翻攝網路〕

政治中心/新竹報導

清大學生陳為廷,日前在立院對教育部長蔣偉寧的批評,引發連串爭議,而清華大學選在第一時間,為陳為廷的個人行為發出道歉聲明,又引起學生極大反彈,5日中午,約300多名清大學生,冒雨在前校長梅貽琦墓前,舉行弔念儀式,哀悼清大精神已經死去。

儘管天空下著毛毛細雨,氣溫不到20度,但不少學生撐傘到現場,他們拿出「清華大學精神已死」、「反媒體壟斷」、「學生要言論自由」等標語,用力表達他們的不滿。

現場還架起祭壇,請來祭司大聲喊出,「清華精神已死」,不過事件男主角陳為廷,從頭到尾都未現身。

清大研究生魏揚表示,很多人都忽略了一件事,當人民學生彬彬有禮的提出訴求,卻從來沒有被認真對待過,當學生在行政院前面,辛苦等候行政院長陳冲跟大家對話的時候,卻關上大門派出武警,擺出蛇籠拒馬,拒於千里之外。但清華卻大動作且草率的道歉,他認為,「這所學校就已經失格了、清華精神已蕩然無存。」

現場學生離開時還不斷高喊,「堅守大學批判精神,捍衛學生言論自由」,大家都對校方的做法非常不滿。

最後清華大學學務長呂江平出面緩頰,他表示,學校的意思,主要是希望學生在態度、基本禮儀上,能有更好的表現,如果能做到這點,會讓整件事情更完美;但不少學生無法接受,仍有人高喊「學校亂搞,作夥來瞧」。不管事情如何落幕,原先反媒體壟斷訴求,已經完全遭到模糊。

*****

媒体看中国

比卡夫卡笔下世界更荒唐

2010年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依然系狱,其妻子刘霞亦失去人身自由,—2年来一直遭软禁,为人类当代文明史上所罕见。《南德意志报》刊文强调,刘晓波、刘霞事件之荒唐甚于卡夫卡笔下世界。《法兰克福汇报》注意到德国著名公司博世因可能向中国提供监狱监控设备受到批评。
(德国之声中文网)美联社记者本周成功避开监视人员,采访到中国著名异议人士、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的妻子刘霞。自刘晓波成为诺奖得主,2年来,刘霞一 直处于软禁状态,每月只能有一次探监看望刘晓波的机会,每星期外出购物一次,—都是在安全人员目光监视之下。12月7日一期的《南德意志报》在副刊上发表 一篇署名文章指出,当局的做法让人百思不得其解:
“即使是依照中国自己的法律,刘霞也从未犯有什么过失,从未受到过审判。她是抒情诗人和摄影家,从1996年起成为刘晓波的妻子。颁奖仪式结束两天 后,刘霞探望了狱中丈夫,之后,她告诉全世界:刘晓波将诺贝尔奖献给1989年六四大屠杀的牺牲者。此后,在整整一年时间里,她不得看望刘晓波,并一直被 软禁在家。
“其他亲属也受到压力。当局的谋算就是:拿走外国媒体的素材。这一点的确奏了效。……刘(晓波)是中国的第一位诺奖得主,北京为此暴跳如雷。现在,莫言获 得诺贝尔文学奖。具有讽刺意味的是,恰恰是这个中国官方也欢呼的奖引发了对仍然系狱的另一名男子的关注。134位诺奖得主本周公开呼吁释放他;而且,或许 更重要的是,40名富于勇气的中国律师、维权人士和作家向中共新领导人习近平发出一封公开信,提出同样的要求。
“莫言没有签名。12月10日,当这位作家在斯德哥尔摩颁奖台上领奖时,人们将回想起,正好是2年前,在奥斯陆,一位老人(和平奖委员会常任秘书伦 德斯塔)坐在那里,身旁是一把空椅。颁奖仪式上,女演员乌尔曼朗诵了刘晓波在法庭上的辩护词。其中有一句话是给妻子的:‘即使把我碾成粉末,我也会用灰烬拥抱你’”。
博世公司遭批评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等人权组织指控德国著名电器公司博世为中国提供监狱监控装备,从而为不公正的中国司法提供了支持。博世日前通过一名发言人发表声明, 否认了相关指控。周五(12月7日)一期的《商报》在“企业与市场”栏目上刊登一篇报道指出,即使博世没有直接向中方提供用于监狱的电子监控设备,但至少 在中国作了大量相关广告:
“国际声援西藏运动的维权人士批评博世在中国介绍相关产品,并指出了中国司法制度的弊端:在中国,法院不过是共产党的实施机构,谁要是同当权者有良好关 系,通常就可以逃避遭判决的命运。谁要是象诺贝尔和平奖得主刘晓波那样致力于自由和人权,就会被判处长期监禁。据大赦国际报告,仅在11月份的中共代表大 会前的数星期内就又有130名异议人士被失踪。二周前,作家李必丰就被判处了12年监禁。这项判决被认为是当局对他帮助廖亦武逃亡的报复。廖亦武是本年度 德国书业和平奖获奖人。”
摘编:凝炼
责编:洪沙

Liu Xia, wife of 2010 Nobel Peace Prize winner Liu Xiaobo, reacts emotionally to an unexpected visit by journalists from The Associated Press at her home in Beijing, China, on Thursday, Dec. 6, 2012. Liu trembled uncontrollably and cried Thursday as she described how her confinement under house arrest has been absurd and emotionally draining in the two years since her jailed activist husband was named a Nobel Peace laureate. (Foto:Ng Han Guan/AP/dapd)

新闻报道

美联社记者成功探访被软禁两年的刘霞

深陷囹圄的人权人士刘晓波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以来,他的妻子刘霞一直遭到中国当局的软禁。最近,美联社的记者成功探访了刘霞并与她短暂对话。
(德国之声中文网)
刘霞微微颤抖着,眼泪不由自主地涌了出来。这是她26个月来第一次有机会接受采访,第一次有机会简短讲述自丈夫刘晓波2010年获得诺贝尔和平奖以来她被 软禁至今的经历。当美联社记者趁看守去吃饭的时机敲开房门站在她面前时,刘霞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她用颤抖的声音讲述说,她被软禁在这套公寓里,没有 互联网,不能往外打电话。那些人只允许她每周去买买菜,看望一下她的父母。
"卡夫卡也不能写出更荒谬的故事"
刘霞说,对她的长期软禁是那么不可思议,和今年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后北京的欢呼形成天壤之别。她说:"我们生活在这样一个荒唐的地方。太荒唐了。我以为 我对刘晓波获奖后的后果做好了精神准备。但是,我完全没有想到他获奖之后我根本不能离开家。这太荒谬了。我想卡夫卡也无法写出更荒谬,更难以置信的故事 来。"
Liu Xia, wife of 2010 Nobel Peace Prize winner Liu Xiaobo, poses with a photo of her and her husband during her first interview in more than two years at her home in Beijing, China, on Thursday, Dec. 6, 2012. Liu trembled uncontrollably and cried Thursday as she described how her confinement under house arrest has been absurd and emotionally draining in the two years since her jailed activist husband was named a Nobel Peace laureate. (Foto:Ng Han Guan/AP/dapd)
刘霞每个月被带到监狱里见丈夫一次。不清楚的是,她是从什么时候获准每月探监一次以及这次接受美联社记者访问后是否还可以继续探监。诺奖委员会宣布将和平 奖授予刘晓波两天后,刘霞曾到狱中探望并向外界表示,刘晓波说他希望将该奖献给1989年六四屠城中死去的人们。从那以后,刘霞一年多不被允许探监。
人权组织:诺贝尔奖得主家庭受到的最严重侵犯
迄今为止,因煽动颠覆国家政权罪被判11年监禁的刘晓波已被监禁4年。诺奖委员会2010年宣布将和平奖授予刘晓波时尤其强调了他在08宪章中发出的民主呼吁以及20年来追求公民权利的非暴力斗争。
Ein Bild von Liu Xia in der Ausstellung ‘2012 Witness to Silence International Photography on Human Rights’, die zwischen 14. Juli und 28. Okt. 2012 im 228-Museum in Taipeh stattfindet.
Photographin: Bi-Whei Chiu. 
Ort : Taipei, Taiwan, am 19. Juli 2012. Zugeliefert durch Ying Yang am 19.7.2012. Copyright: DW 刘霞的摄影作品2012年7月至10月底在台北展出
中国当局将刘晓波夫妇一个关在离北京450公里的监狱里,一个软禁在5楼的公寓里,试图以此阻止57岁的刘晓波成为其他中国人追求民主的力量源泉。人权组织表示,对刘霞的软禁是有史以来一个政权对一位诺贝尔奖得主家庭最为严重的侵犯。
虽然刘霞被禁止向刘晓波透露她的现状,但刘霞说,刘晓波知道她也被监禁。刘霞说,"他多少知道一点。我告诉他,我几乎正在经历你所经历的一切。"
来源:美联社  编译:乐然
责编:洪沙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