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15日 星期二

蘋論:王金平急流勇退吧; 政客王金平的軟骨功(江春男)



蘋論:王金平急流勇退吧

0915 2015

今天是立法院第8屆最後一次會期的開議日,讓人好奇是不是王金平院長最後一次主持議事。如果是,代表立法院一個時代的終結,將進入另一個時代,一個沒有王金平的時代。

之所以讓人好奇,與王的特殊處境及人格特質有關。馬對他很有意見,兩人關係不佳;朱立倫對他期望很高,但礙於馬的態度,只能若即若離。洪秀柱希望他助選,兩人也有私交,但也礙於馬而疏遠王。宋楚瑜不排除和王聯手問鼎大位,可是王的人格特質阻止了這種超現實主義政治的出現。國民黨內的本土派對他們的派系頭子王金平期望很高,一直沒放棄伺機拱王選總統。然而又是王的人格特質冷卻了本土派發熱的頭腦。
王是國民黨長期培養本省菁英的典型:柔若無骨、逆來順受、善觀臉色、謙卑恭順、含蓄內斂、不露鋒芒、明哲保身、事事不為天下先。這種特質我們在謝東閔、林洋港等人身上看到過,王金平比他們稍許多了一點自我,敢於被動成為派系領袖,那是因為台灣民主開放,本土意識高張的結果。
國民黨中常委廖國棟打算在黨內提案修改「不分區立委提名辦法」,把原來連任兩屆不分區立委就不再提名的規定,修改到能讓王續任立委,希望以王與各黨的良好關係而能繼續擔任院長,以免王處處落空,尷尬狼狽。
修改黨章不是問題,問題在馬英九是否同意;就算同意,王續任立委,但若民進黨過半或接近過半,民進黨願意不讓自己的人當院長而讓王當院長嗎?
撇開這些不談,黨章不能老為特定人選而修改,會使黨章權威盡失,破壞制度。以前為了馬英九就已經修改過黨章,現在又為王金平改,將來任何人皆可循例要求修改,怎麼拒絕? 

修憲需新世代完成

就算改了黨章把王送進立院,但立院生態已巨變,可能是民進黨立委欲取院長職位,或須經過政黨聯合選出院長,國民黨一黨獨大的時代正式結束。修憲與國會改革是2016年及以後的政治大戲,需要新世代來完成,王那個事事妥協、鄉愿權變、推托延宕的議事方式必遭唾棄。為了國家、人民好,老一代的政治人物就請自動解甲歸田吧。王要想留得生前身後名,急流勇退此其時也。 

司馬觀點:政客的軟骨功(江春男)



洪秀柱假戲真作,先馳得點,國民黨在程序上難以阻擋,眼看火車一路奔向懸崖邊上,許多人內心焦慮不已。初選劇情如此離奇,雖然與馬王政爭有關,但本質上是國民黨特殊的遺傳基因,尤其本土派政客有缺少鈣質的怪疾。
其中最突出的應屬王金平。他在馬王之爭從容不迫,見招拆招,兩人在民調高下立判,但他並沒因此贏得太多尊敬,因為他的人生境界高到似乎沒個性,沒稜角,沒脾氣。
好不容易,聽到他說如果被徵召,他將義不容辭,背後似乎代表朱王有默契,他將有所作為。但是沒過幾天,洪秀柱找他請教時,他卻拉著洪的手,三次高喊義不容辭,義不容辭,義不容辭。

洪秀柱說王金平要回立法院,只有一條路,就是回去參選區域立委。這話沒錯,但她接下來說民進黨會禮讓他,既暗示他是藍皮綠骨,也暗示他沒實力,擺明在損人,任何人聽到這種話都會不爽,但是王院長不然。早上聽到這話,下午就相見歡,對洪表示高度支持。 
深藍對王金平充滿敵意,許多人替他抱不平,以為完全是省籍偏見。但更多人認為王的修養乃是虛偽,他的包容是陰險,他的圓融是沒是非,一個沒脾氣又沒個性的人,很難得到別人信任,更不要說尊敬了,這就是深藍對王的既定印象。 
馬英九的虛假身段,得自國民黨的真傳,一般人不以為意。本土派的王金平,本性並非如此,但久醬在其中,青出於藍。本來是保護色,結果變成真皮,玩著玩著逐漸失去本來面目,把自已玩掉。 
有人天生就反骨,但軟骨功大部分是後天練成的,因為先天性軟骨是活不了太久的。但,軟骨要恢復硬骨也不可能了。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