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9月4日 星期五

中平卓馬(Nakahira Takuma, 1938-2015)《決鬥寫真論》


Title 決鬥寫真論
Publisher 臉譜, 2013


Title なぜ、植物図鑑か: 中平卓馬映像論集
Author 中平卓馬
Publisher 筑摩書房, 2007

「篠山紀信的眼睛完全被投入視覺的貪欲,是一種視覺的直進,卻又非「咄咄逼人」。他的眼球中彷彿存在一個巨大黑洞,世界、事物全都被一一吸入他的眼球,同時吸收殆盡。篠山紀信自己什麼都不訴說,他不「主體」的發言,這是非常重要的一點,他只單純地組織世界、事物,而在事物自己開始發言的那瞬間,他的行為立刻結束,只把它們如實地投向我們,有時暴力地,有時華麗地。 當我說,以視線做為世界、事物的組織者時,無庸置疑,我描述的同時代攝影家就是篠山紀信。因此,我要在此稱讚他,並與他一決勝負!我完美的〈篠山紀信論〉將保留到本書的最後。」
——摘自《決鬥寫真論》——平日
引領戰後日本攝影發展方向的重要舵手
大師們最愛的評論家⋯⋯
更多

中平卓馬(Nakahira Takuma, 06.07.1938 - 02.09.2015),1938年生於東京,父親為知名書法家中平南谿(Nakahira Nankei)。1958年進入東京外國語大學西班牙語學系就讀。1960年安保鬥爭時成為學生自治會領袖,參與各種抗爭運動,甚至曾親自寫信給卡斯楚(Fidel Castro)支持古巴革命。畢業後兼職翻譯撰稿工作,後進入新左翼刊物《現代之眼》做編輯。1964年在東松照明(Tomatsu Shomei)撮合下與神坂鐐子(Kamisaka Ryoko)結婚,東松並贈中平一台PENTAX相機做為賀禮,誘發中平拍照的興趣,而且引介森山大道(Moriyama Daido)、高梨豐(Takanashi Yutaka)讓他認識,後來和森山成為互相砥礪的親密好友。1968年在東松照明召集下擔任「攝影一百年:日本人攝影表現的歷史」展覽委員,與高梨豐、多木浩二(Taki Koji)創辦攝影同人誌《挑釁》(provoke),雖只出版三期即宣告解散,但他們創造的「粗劣.搖晃.失焦」寫真風格,卻帶給日本攝影界極大衝擊。隔年中平以「circulation:日期、場所、行為」參加巴黎青年雙年展。

1973年發表評論集《為何是植物圖鑑:中平卓馬映像論集》(なぜ、植物図鑑か:中平卓馬映像論集)後,他否定過去自己的詩意表現,在逗子海濱燒毀所有作品、筆記和底片,而且因過度使用安眠藥而導致知覺異常,好幾年完全無法拍照。1976年與篠山紀信(Shinoyama Kishin)於《朝日相機》共同連載「決鬥寫真論」專欄,使他重新燃起對攝影的慾望,但在隔年集結成冊出版前,又因酒精中毒造成逆行性記憶喪失,篠山紀信從此未與中平卓馬相見。現在,喪失記憶與邏輯能力的中平卓馬,攝影行為已成為他作息般的生理行為,他依舊每天出外拍照,被稱為「成為相機的男人」。

失憶前的中平卓馬對語言具高度關心,曾不斷在成為攝影家或詩人間猶豫不決,他的攝影論至今讀來依舊前衛深刻。中平卓馬是日本攝影史的傳奇,並不只因他人生戲劇般的起伏,更因他不斷徹底推翻自己與攝影的定見,隨著時代提出充滿挑釁的新觀點。


RIP Nakahira Takuma, 06.07.1938 - 02.09.2015
photographe & critique japonais, fondateur du mouvement Provoke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