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4日 星期四

馬英九對民意麻木、人民對馬英九絕望 (王健壯),美河市案(馬市長的"捷運 (鈔)")


王健壯專欄:馬英九對民意麻木

12.4
「華盛頓郵報」專欄作家梅班克(Dana Milbank),一向被視為美國新聞界的自由派象徵,但民主黨在今年十一月期中選舉大敗後,他卻寫了一篇專欄,痛批歐巴馬對民主黨雪崩式的潰敗,表現得麻木不仁。

梅班克用numb這麼重的字眼形容選後的歐巴馬,乃是因為歐巴馬雖然面臨空前慘敗,但仍然辯稱他祇是在政治上失敗,而非在政策上失敗;仍然不願修改不符民意的政策路線,不願調整不孚人望的作風,不願大幅更換猶如啦啦隊的閣員陣容。他雖然說「我聽到了你們的聲音」,但他的表現卻證明,人民的聲音從他的左耳進,卻從他的右耳出。

馬英九在九合一選舉慘敗後的表現,也與麻木不仁庶幾近矣。他雖然說「掌握權力,就必須謙卑傾聽」,但在他請辭國民黨主席的同時,他卻決定由毛治國組閣,這項決定不但證明他根本未謙卑傾聽人民的聲音,也證明他的耳朵仍然被少數親信所把持,否則何以在國民黨選舉崩盤後,仍然決定讓了無新意的毛治國接任閣揆?

民眾對這項決定的評價,可舉一例說明。媒體在三日傳出毛治國將組閣的消息後,一位卸任閣員在寫給他朋友的簡訊中,大惑不解問說:「這樣的安排有什麼意義?如果敗選,江宜樺要負十分責任,難道毛治國沒有六分責任?」但結果負十分責任的人下台走人,負六分責任的人卻上台高升,可見「馬在領導統御方面的負面天賦,絕對屬於天才級」,這位卸任閣員祇能如此無奈感嘆。

但馬英九為什麼要讓毛治國組閣?總統府發言人的說法是:「能在最短時間內讓政務無縫接軌,有助穩定內閣」。但幾百萬選民發出那麼強烈的訊息,很明顯是要求政府換軌,哪裡是希望接軌?也很明顯是要求改變內閣,哪裡是希望穩定內閣?如果要無縫接軌,馬英九又何必同意江宜樺請辭?讓他繼續做,豈不連接軌都不必,內閣也穩若泰山?可見馬英九完全錯讀了數百萬選票的訊息。

馬英九六年來用人,一向缺乏大開大闔的氣魄,不是在小圈子裡找人,就是聽親信的話用人。比方說,劉兆玄與金溥聰等人,無論在位與否,不管在何職位,始終都是馬所信賴之人,馬對他們的用人建言,幾乎言聽計從;這次毛治國組閣,據說就是劉兆玄等人力薦,證明馬英九至今不改偏聽偏信的毛病。但任何人都會質疑:如果「劉系人馬」真是那麼不可或缺,何以六年來政府始終治國無方亦無功?

馬英九誤讀選票訊息的另一項證明是,他雖然坦承「有負於創黨的先烈先賢,我很慚愧,我讓大家失望了」,說得悲壯至極;也表示要「深刻反躬自省」,表現得謙卑至極。但悲壯與謙卑的話言猶在耳,民眾就立刻見證他反躬自省的第一項代表作,竟然是讓毛治國扶正,這樣的抉擇,能無負於先烈先賢?能不慚愧,不讓大家失望?答案用膝蓋想都知道。

由此亦可瞭解,馬英九至今仍然不知,國民黨這次慘敗,並不是因藍綠對立所致,也不是因候選人個人條件太差使然,完全是因他而敗;就像美國期中選舉之所以大敗,乃是因為有百分之五十四選民賭爛歐巴馬的結果。

選戰既然因他而敗,敗戰後的馬英九,就不應再像選前一樣,一人或一黨獨攬國政與組閣權。民進黨拿下十三縣市行政權後,實力已足以與中央抗衡,馬英九豈能視若無睹,不跟反對黨領導人進行對話協商?又豈能不釋出組閣決策權與國政議程,與民進黨共商共決?即使蔡英文拒絕對話協商,馬英九也該應為當為,這是國家領導人政治態度的表現,連麻木的歐巴馬在選後都知道要主動與共和黨領袖協商國政議程,史上最大慘敗的馬英九,對國事卻仍然不改一人而決的作風,豈不證明他比歐巴馬更加麻木不仁

選後某日,有朋友女兒問說:「國民黨這次敗選,跟當年人民因痛恨陳水扁,而讓民進黨大敗,是否類似?」我的回答是:「人民痛恨一個政客或一個政黨,跟人民對一個政客或一個政黨絕望,截然不同,絕望比痛恨更可怕,代表人民對政客或政黨已無任何期待,國民黨這次慘敗就是人民對馬英九絕望所致」。

毛治國組閣,閣員幾乎全數留任,不但證明馬英九對民意麻木,也證明人民對他絕望,並未冤枉他。

*作者為世新大學客座教授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