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7日 星期日

馬英九永遠不會錯(孫慶餘 )╱下一步就是掉落懸崖(王健壯)


孫慶餘專欄:馬英九永遠不會錯
孫慶餘 2014年12月08日


國民黨九合一選舉慘敗,馬英九第一時間就為自己築下防火牆,宣佈曽永權及江宜樺兩位他的「黨、政代理人」辭職,並表示他的「改革路線」沒有錯。當大家都認為最需辭職的是馬時,他卻叫下面的人頂罪。當大家都認為最需被改革的是馬自己時,他卻堅持他的改革路線沒有錯、「國家總路線」沒有輸。換言之,馬英九永遠不會錯!



難怪接下來,內閣總辭變總留;黨副主席辭職秀虛晃一招,通通不准辭;連馬英九迫於形勢不得不辭黨主席,也是「明辭暗留」,由另一分身吳敦義代理黨主席,「如朕親臨」。造成國民黨大災難的九合一選舉,選後大究責,居然是雲淡風清,只走了兩個傀儡,換上來三個傀儡,其他什麼也沒變!



為什麼馬英九永遠不會錯?因為國民黨是法西斯黨國體制,實行領袖制,領袖先於黨,黨先於國,黨領袖是高高在上的獨裁者。這樣「一人意志」、「一人政黨」式的體制,領袖當然是不會錯的。



不要忘了,莫索里尼直到被人民反抗軍以「為義大利人民伸張正義」之名正法前,從不認為自己犯錯;希特勒的死前遺囑仍堅稱不是他挑起戰爭,是猶太人及為猶太人利益服務的國際政客挑起戰爭,「後代不能把戰爭的責任歸咎於我」。希特勒甚至把戰敗的責任歸咎德國全民,認為這樣的民族不值得再活下去,而下令急速毀減整個德國民族,比對猶太人的「最後解決」還更殘酷。



墨索里尼與希特勒的問題都出在法西斯黨國體制。馬英九的問題也相同。國民黨不改革體質前,什麼人當總統兼黨主席都有這個「危險」,越無能、越偏執的人危險越大。蔣經國早年在台灣壞事幹盡,若不是能力高強且晚年悔過,沒有人能奈他何。李登輝號稱「民主先生」,因為他本來就不是黨國之子,是國民黨領導人中唯一��受黨國息氣薫染者。

然而,「黨國領袖」這位置本身就代表獨裁,只是因為李登輝聰明、相當節制,又受到一大群黨國徒眾牽制,才沒有犯下大錯。相形之下,馬英九既是黨國之子,不幸又無能、偏執,領導的又是陶醉於「黨國重新復辟」的黨國徒眾,他之犯下大錯、不認錯以及還將繼續犯錯,也就順理成章了。



國民黨接受馬英九這種永遠不會錯、也非真正下台的敗選檢討方式嗎?看起來不是。近日國民黨一大堆立委氣勢洶洶,不但誓言不能再被黨意(其實是馬意)綁架、拒絕再當「行政院立法局」,而且立院黨團已通過決議,未來對行政部門重大決策有否決權。這顯然是國民黨立委面對海嘯式「板塊移動,選票懲罰」的自救行動。



問題是,國民黨立委們能拒絕黨提名權(改成美國式,根據法律、而非黨章,直接由初選決定提名)嗎?能抗拒黨產誘惑(黨產歸零)嗎?能使法西斯黨國機制改變(也就是要求金溥聰的國安會祕書長回歸祕書建制,禁止插手國安、調查、警政,把法西斯政權賴以作惡社會及箝制黨內的「黨國一體」、「黨衛隊」、「蓋世太保」全部還權於民,並要求聽命扮演司法迫害工具的法務部長羅瑩雪下台)嗎?



當立法權沒有「國會才是真正人民代表」的自覺,起來改變黨國機制,自甘長期且持續依附行政權,擔任「行政院立法局」角色,忍受馬英九傲慢的下達指令或心血來潮的神來一筆,這種國會本來就是橡皮圖章,不但獨裁者不會理你,人民也看不起你,所謂自救至終也不過像一場「哭喊要糖」的孩童鬧劇而已。真正的國會自救反而必須寄望於蔑視黨國法西斯傳統的反對黨及第三勢力,以他們的大舉當選立委,來徹底改變已經奴化而不可救藥的國會生態。



墨索里尼「進軍羅馬」掌權後,有一段他對義大利國會的着名演說:「這個地方,本來可以變成屍橫遍地的屠場。這個國會,本來可以做為一黨專制的地方。我暫時不做,因為我希望大家自願按照我的意志行動,而不是像歷任內閣一樣,浪費時間宣佈政綱、說服議員。這些無用的空話,只會耽誤我的行動。」



馬英九既不宣傳政綱,又不溝通及說服國會,只要求國會背書他所有「神來一筆」的政策,而他旁邊則站着「隨時待命」的法西斯黑衫軍(金溥聰、黃世銘、羅瑩雪)。立法院長王金平第一個被整肅,其他人都被無形恐嚇,有曽永權及費鴻泰等「馬系立委」負責監視黨內同志。於是,一個一個違逆民意、禍國殃民的法案通過了!得意忘形之餘,馬英九也自認「改革路線」沒有錯,「國家總路線」沒有輸了!



試問,馬英九對付國會,像不像馬版墨索里尼?而如果不是太陽花學運起來救國,馬版服貿協議是否早已通過?馬英九及國民黨國會議員早已「賣國既遂」?



有這樣的國會,馬英九當然永遠不會錯!墨索里尼、希特勒當然永遠不會錯!



*作者為時事評論人

---
王健壯╱下一步就是掉落懸崖
九合一選舉後,江內閣總辭,但結果祇辭了兩個人,江宜樺與龍應台,其餘閣員祇是搬風換位,一切照舊。
但龍應台辭職跟選舉無關。她雖是江內閣中最資深閣員,但惡質的國會生態,民粹的政治文化,以及文化界部分人士對她的冷嘲熱諷,早已讓她有不如歸去之意,再不重回書房,政治的狂濤惡浪遲早會讓她滅頂。
所以,江內閣因敗選而辭職的,唯江宜樺一人而已。國民黨兵敗十三縣市後,他立即請辭,概括承受政治責任,證明他不失政治學者本色。但在他辭職後,有些人卻抵制他重回校園,可以想見,他難免會有情何以堪之嘆,感嘆當知識分子遇到政治,結局竟是如此。
但可能讓江宜樺更感嘆的,應該是內閣在敗選後的不動如山。馬英九雖然坦承這場選舉是「國民黨前所未有的挫敗」,但他在前所未有的敗選後,卻以前所未有的最小幅度改組內閣;以小改組回應大變局,已不可思議,改組用人的亂無章法,更證明他渾然不知新政治時代已經來臨。
決定讓毛治國組閣,馬英九的理由是可讓政務無縫接軌。但無縫接軌祇有消極功能,展現不出絲毫企圖心,可見馬英九已敗得鬥志盡失。而且,選舉結果證明人民要的是換軌,而且是政治與政策的徹底換軌,結果馬英九卻以接軌回應換軌,讓人啼笑皆非。
也因為無縫接軌是改組的最高原則,閣員內升與互調,遂成為改組的最後結果。但問題是,江宜樺若對敗選有責,毛治國豈能無責?難道他副院長是做假的?另外,張善政雖是資訊專才,但九個月前才說他是難得一見的科技部長,現在又誇他是不可多得的副院長,這種說詞其誰能信?更何況,內閣當家二人都是工程師出身,有助於因應選後的政治大變局,或者有利於以經濟為主體的國家發展嗎?答案可想而知。
另一個內升例子,雖不像毛治國與張善政內升那樣重要,但也證明內閣改組確實亂無章法。葉欣誠原任環保署副署長,改組後卻三級跳被擢升為政務委員,理由是毛治國很欣賞他。但問題是,政務委員負有督導協調內閣所屬機關的權責,除非葉欣誠不督導環保業務,否則他豈非要以昔日副手身分,去督導他的老長官魏國彥?任何人都可能被不次拔擢,但像葉欣誠這樣的跳級升官,卻太沒邏輯,毛治國若那麼賞識他,大可讓他內升署長,讓魏國彥轉任政委,豈不更符合用人邏輯?
國民黨這次選舉大敗,既是馬政府在政治上的失敗,也是在政策上的失敗。而政治與政策之所以雙敗,又敗在馬政府渾然不察台灣早已進入新政治的時代,始終仍以舊思維、舊策略去處理新政治所衍生的政策與政治問題。太陽花學運的狂飆,以及柯文哲的狂勝,都證明新政治已然成形,但國民黨守舊而不知新,敗局當然早成定局。
但可悲的是,馬英九雖然為此而苦嘗敗局,但他顯然不知接踵空前敗局而來的是空前變局,而且在這個變局,他與國民黨以及馬政府,都已被民眾邊緣化;不動如山的內閣改組,更是馬政府的自我邊緣化;被邊緣化加上自我邊緣化,下一步當然就是國民黨政權即將掉落政治懸崖。
等到那天來臨,站在懸崖邊上倖存的龍應台與江宜樺,大概也祇能效柏拉圖之嘆,感慨自己人生中那趟「敘拉古之行」,其實是多走一遭。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