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12月26日 星期五

陳為廷退選聲明: 談陳為廷性騷事件(馮光遠)



我是老一輩。陳為廷的粉絲,沒有會過他。昨天與太太看過陳的記者會。我們同情他、支持他。這,當然有許多假設,但,愛是包容。
當然,我有朋友如楊索,撰文要陳退選。還有人說,挺陳有讓318革命貶值之虞。......陳先生的"故事",讓我對"青春"之力顫慄,我可以想出一些朋友在同樣的時空,可能有類似的"罪與罰"。......讓我們迎向新生。


以下是陳為廷退選聲明:

跟各位報告一個決定。我決定退選。

對不起,對所有受到傷害的女生,也對我所有的支持者。

當初,我之所以選擇坦承我過去的過錯,就是因為,我相信任何要競選立法委員的政治人物,都必須接受最嚴格的檢驗。所以我把我犯下的過錯,很誠實地告訴大家。

但我也必須承認,我沒有完全的公開我的紀錄。這都是因為我的懦弱。雖然在接受心理諮商以後,我已經有所改變,但是在此之前,我確實還有這樣的案例。

我知道這次,我已經失信於這個社會,失信於那些支持我的人。最令我難過也最令我慚愧的是,我傷害了一個改變苗栗的希望。

過去這兩天,在自白過後,我們看到仍有許多鄉親願意支持我們的理念。尤其是在沒有動員、光靠掃街宣傳的情況下,昨晚的首場問政說明會現場,許多鄉親告訴我,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人潮,甚至還出現了許多從未現身在苗栗選舉場的許多年輕面孔。

鄉親的支持,讓我深深感動。感動的點,並不在他們對我的「原諒」。事實上,許多鄉親也表示對我犯的錯,並沒有原諒。我也並不期望原諒。他們來,就是為了支持這個團隊的理念、和訴求。昨晚,我們看到苗栗年輕人開始積極參與政治,追求改變家鄉的熱情。

但很遺憾,由於我個人的問題,導致未來整場選戰都可能籠罩在同樣的陰影下。反而讓我們原本想讓國人好好「看見苗栗」的選戰目標無法達成。同時,也由於我個人的問題,致使媒體的反覆報導,也可能造成更多受害者的二度傷害。

因此,我決定退出這次的補選。

在這裡,我要再次對所有受傷的女生道歉。尤其這次因為我的參選,喚起對當時情境的記憶,又再度造成各位的痛苦。所有一切,都是因為我的自私。對不起。

同時,也要再度向我的支持者、和我所有的夥伴道歉。謝謝你們曾經的信任。但此刻,我已經無法再以候選人的姿態,與各位同行。

對不起。

但,同時,我還是要呼籲社會各界:各位盡可否定我,但請不要否定過去我所參與的運動、和我的夥伴。

未來,我和我的團隊,仍會與我們至今召募到的志工聯繫,持續在苗栗深耕。目前已經規劃好的十鄉鎮訪查行程,我們仍會持續進行。志工朋友在召募會上,第一次有機會與一群有共同理念的苗栗人討論家鄉政治、想緊緊握住這個參與的契機的那些發亮的眼神。我永遠不會忘記。若還有夥伴願意同行,希望還可以邀請各位,一起,把該做的事情做完。

最後,還是深深地對不起大家,也感謝過去的支持。

我自己的人生,我會嚴肅面對。

期待有一天,我的家鄉苗栗,可以成為一個更好的地方。期待有一天,我能成為一個更好的人,再和各位一起打拚。1031225

※你可能還想看:

陳為廷退選聲明全文 

【上凝觀節目談陳為廷性騷事件】
今天上午上了陳凝觀的「年代向錢看」,花很多時間談陳為廷的性騷事件。
我的概念是,318學運帶給台灣最大的感動,就是價值,我們台灣人堅守我們的民主價值,其中,當然包括人權。
而人權,當然包括兩性平權、同志平權等不同範疇的人權。
不被性騷擾就是人權。可是長久以來,我們對各種形式的性騷擾,從來很少有系統、有價值地定義這件事,所以陳為廷的事情發展到現在,出現了不少曲折演變、奇談怪論,讓人大開眼界。
須知,性騷擾不是發疹子,發過一次就沒事不會再發,很多性騷擾者,如果不加以強力監督甚或治療,犯者會一直犯下去,這是為什麼我們這個社會需要嚴肅面對因陳為廷而引起的這個問題。
在美國,有關性騷擾的討論從七零年代就開始了,可是一直要等到1991年,才因為最高法院大法官提名人Clarence Thomas被他以前的同僚Anita Hill指控曾經性騷擾她,才成為美國舉國重視,甚至影響其他社會、國家的大議題。我當時在紐約,許多相關的稿件都由我負責,所以我對於從平權立場來討論「性騷擾」這個議題,受教特別深。
陳為廷的性騷事件,如果要我講結論,我會說:
1. 陳為廷自曝自己的性騷歷史太過權謀,與前面我說的,學運帶給台灣最大的感動──價值,落差太大。
2. 這兩天我收到不少私訊,從中得到的觀感是,陳為廷毛手毛腳的習慣,還有待大家檢視。
3. 性騷擾與其他兩情相悅的感情出軌問題不一樣,性騷擾有受害者,所以不要拿來做類比。
4. 不參加補選立委,並不是人生的終點;執意在這個爭議中參選補選,反而才透露出自己的自大。
5. 我們當然要給犯錯的人機會,問題是,審視整件事情需要時間,這個時間,遠遠超越了因參選急迫性而有的時間。
6. 民進黨如果以勝選為考量來看這件事,請記住,1129當天,台灣人用選票將沒有價值觀念的國民黨掃到地毯下,同理,台灣人也會用同樣的標準,對待其他沒有價值標準的政黨(或個人、或公民團體)。
7. 讓我們利用這個機會,好好規範「性騷擾」的標準及其相關事務,讓更多曾經有此經驗的人,不管男女老少,不要再生活在性騷的陰影裡。
8. 抱歉,今天,我的文章一點都不好笑。
(圖片取自Clarence Thomas的wiki網頁。)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