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1日 星期日

吳鳴 (2),閻沁恆
























吳鳴新增了 2 張相片 — 在敘緣小館

端節探望閻師父,師徒共飲小米酒

過節了,去探望閻師父,30年的師徒之情,每年三節和師父生日,總到師父家走走。

1984年閻師父在我的碩士論文計畫書上簽字,1993年,再次在我的博士口試通過證明書上簽字,一閃目已歷30載歲月。


這幾年師母身體違和,住在護理之家,師父往來照顧,備極辛苦。尚幸師父身手甚為矯健,每天早上打網球,猶且能飯。

帶師父到附近的小館子,點了有點罪惡的東坡肉,卵甚多的豆瓣魚,應時的客家七緣茶茄子,還算健康的涼拌白菜心,屬馬的師父84歳了,白髪師徒喝不動58高粱,共飲陳年小米酒。

收回讚 · · 分享


------




.......適巧由我的恩師閻沁恆老師(碩、博士論文指導教授)所主持編寫之《國立政治大學校史稿》,正好寫到1986年 結束,加上我所接手的1987-2006,至少暫時政大80年的校史是接續的,至於未來改寫1986年以前之校史,乃後繼者的事。縱使下一位執筆者未撰寫 1977-1986年間的校史,已出版的《國立政治大學校史稿》,加上這本《政治大學校史(1987-1996)》,和2007年底以前將出版的《政治大 學校史(1997-2006)》,至少包括政治大學前世今身80年的校史,暫時可以有書為證。......吳鳴部落格:《政治大學校史(1987-1996)》作者序- 樂多日誌

http://blog.roodo.com/wuming/archives/3061293.html


 ------


【校訊記者林紜甄報導】從政大新聞所畢業,歷任歷史系主任、傳播學院院長及訓導長的 閻沁恆教授,將一生奉獻於政大。 台大歷史系畢業,民國49年考取政大新聞所,畢業後留校擔任新聞系講師,教學生涯12年 間,閻沁恆專心講學,並從講師升等至教授。 62年,由於才創立五年的歷史系,面臨師資比例失衡及教師教學品質等問題,無法滿足同 學的需求,導致歷史系每年高達三分之二以上學生申請轉系。為了解決歷史系的因境,當 時校長劉季洪任命閻教授接下歷史系第三任系主任,逐步改革歷史系。 閻沁恆表示,當時其實不願意接下系主任的位子。「突然從新聞系調任到不熟悉的環境, 歷史系資深老師也覺得,這個人怎麼平白無故的冒出來,「對我空降接下系主任多少有些 微詞。」 不過,事實證明當時劉校長的眼光是對的。擔任系主任六年,閻沁恆大刀闊斧改革,奠定 往後歷史系發展的基礎。 為了找出系上的問題,閻沁恆第一年先穩定老師及同學的情緒,利用晚上和同學聊天,瞭 解同學的需求,並尋求解決管道。

閻沁恆發現,當時歷史系老師由於年紀或口音的關係, 導致同學無法有效吸收、師生相處之間隔閡,課程也無法滿足同學。 因此閻沁恆第一步先調整課程內容,以符合環境的變遷及同學的需求。他強勢要求已屆退 休年資、教學方式不佳的教授退休,並大量減少兼任教師,以專任教職補足兼任教職的空 缺。閻沁恆擔任系主任期間,陸續新聘7-8位教師,為同學爭取最好的學術環境。 「當時請到的吳圳義老師,剛從法國取得博士學位,來到政大任教。因為年紀輕,與同學 的隔閡也較小,也容易與同學打成一片。」閻沁恆提及,「當時的校園運動會參加人數很 少,到了閉幕典禮,一個人都沒有,真的很慘!
不過,年輕老師慢慢參與同學的校內外大 小比賽,系上師生感情逐漸濃厚,加上新進老師帶來新的知識,也開設西洋科學史等多元 有趣的課程,讓歷史不再是沈悶與社會脫軌的學問。 為保障歷史系未來的就業發展,閻主任聘請中央研究所及國史館的老師兼課,不但擁有豐 富的學術涵養,也可以安排同學至機構就業。一想起當時為許多同學找工作的情況,以及 成功讓同學們就業的成績,閻沁恆大說,「以前『系主任』的職稱很有用,現在就沒有辦 法了。」 在閻沁恆的努力與改革下,歷史系逐步邁入軌道發展。閻教授很驕傲,「做完六年系主任 ,系上同學轉出人數已非常少。那時候,大家已經普遍認為『歷史系』不錯!」 腳踏實地,做事認真負責的態度,為閻主任贏得許多掌聲。課堂上的閻教授,也是一位親 切待人的老師。他認為,學校的宗旨是教育與培養人才,因此學生的行為偏差時,學校不 應以處罰方式糾正,而要以輔導方式,讓學生改過向善。

另外,「老師除了在課堂教學啟 迪同學,除了要求學生應盡本分之外,也應以身教做同學的榜樣。」 閻教授從不嚴苛要求學生,「由於住家與學校近,所以我的課通常都排在早上八點到十點 。但我知道有些同學住得遠,為了體諒同學,我只要求同學在第二節下課前,趕來課堂點 名就好。早上無法早起,是多數人的通病,教授自己也會遲到,何必嚴格要求同學呢?」 他認為,教授與同學的關係,不應是對立與緊張,而應是在旁協助同學的角色。 課堂上給學生相當大空間的閻沁恆,私下也是無私關心學生的老師。「那時候,來自緬甸 、越南等國的僑生,經濟生活非常拮据,有時還以泡麵度日。不忍心看他們這樣,有時候 會把五百元塞進他們的口袋,希望別餓著了!」

成功為歷史系打下基礎,也讓「閻沁恆」三個字在校長心目中留下很好的印象。「校長認 為我是可用的做事人才,積極爭取我擔任訓導長。」當時政大的行政組織沒有今日分工細 膩,民國60年代的訓導長掌管校園安全、國民黨的黨務、又要承辦救國團在政大的業務等 ,工作量遠大於其他工作。閻老師多次拒絕,但後來礙於校長情面難以推辭,最後只得接 下,負責校園的大大小小事務。

 接下訓導長,閻沁恆秉持著「知錯能改,善莫大焉」的信念,認為教育應鼓勵教導學生, 而不應以處罰的方式糾正同學的行為。他舉例,有次某位應數系同學考試作弊,「答案幾 乎與另一位同學雷同,但這位作弊同學仍堅持沒有作弊。」他把同學找來對談,希望同學 認知作弊對往後人生的影響,在閻沁恆勸說下,這位同學終於主動承認考試作弊。

為政大服務近40年,閻沁恆秉持著認真做事、積極盡責的理念,成功打下歷史系基礎,擔 任訓導長時,又展現行政辦事能力的優異,後來被延攬出任傳播學院院長,負責創立廣播 電視學系與廣告學系,並整合傳院資源。 「雖然在新聞系教了12年,但那麼多年後,人事已非,突然要我回去接傳院院長,簡直跟 之前空降接歷史系主任一樣」,閻沁恆大笑,「真令人尷尬」。但閻沁恆再次表現他的能 力。面臨經費不足,他努力向傳播界募款,為傳院籌募器材設備費用。「那時候幾乎燒盡 所有人情啊!」
但也在閻沁恆的努力下,不僅成功打造全國第一個傳播學院,更奠下傳院 未來的發展基礎。 不論教學工作,或推動政大往前發展的行政事務,閻沁恆在每一個工作崗位上都秉持「為 學生著想、為學生付出、以及為學生帶來最好的環境」的理念,用心盡責照顧同學,傾聽 同學的聲音,並以寬容的心包容知錯能改的學生,期許每一位同學都能在社會上腳踏實地 工作。 處處為學生著想的閻沁恆說,時代不斷變遷,鼓勵政大同學應把握大學四年的時光,善用 環境,陶冶性格,吸收知識,並建立良好的品德。「面對未來,每一位學生都無法預測未 來會是什麼樣子,唯有學習語文,培養思考能力、紮實接受訓練,才有足夠實力面對未知 的未來。」 http://www.nccu.edu.tw/news/detail.php?news_id=3256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