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7日 星期五

蘋論:政府失敗得太成功了:張志軍與希拉蕊: 馬當局從沒設定過底線,擺明要讓中國政治力長驅直入......


蘋論:政府失敗得太成功了

 
 
更多專欄文章

反對王張會的民間團體,還沒展開行動,在旅館裡就遭到旅館員工、警察和情治人員在沒有搜索票的前提下,破門而入,蒐證、網路斷線並被軟禁,像極了中國這種國家。這套作風用來歡迎張志軍非常討好,因為讓張覺得賓至如歸,好像回到中國。

旅館破門囂張違憲

人民進住旅館是居住、遷徙的自由,準備向張抗議也是言論自由,屬於《憲法》權利,不可蠻橫剝奪。大法官釋憲曾明白指出民眾居住旅館的房間屬於私領域,除非獲有法院的搜索票,否則不得闖入侵犯。如此明目張膽地違憲,馬政府丟盡了民主國家的臉。
一個張志軍就值得政府破壞人民的《憲法》權利,那將來若李克強、習近平駕臨台灣,政府可以用更嚴厲的手段像是機槍、坦克來對付抗議民眾了。民主最基本的修養馬當局都沒有,作為民主政府失敗的典型,馬真的太成功了。
更離譜的是抗議民眾還遭到黑衣人的毆打,而警察則旁觀欣賞。馬政府為了政權,已經和黑道合流,每有事件一定出現黑衣人保駕護航,整個藍黑紅三位一體的恐怖機器已經安裝妥當,以後抗議民眾須把這樣的風險計算進去。政府忘了利用黑道逞一時之快,最後落得反遭黑道要脅綁架而聲名狼藉的下場。
一匹馬向路人抱怨驢子在牠的地盤上吃草,怎都趕不走,請路人幫忙趕驢。路人說我必須騎在你身上才能趕走牠,馬同意,於是驢子被趕走了,但從此人也永遠騎在馬背上了。政府對支持它的黑道縱容利用,將來黑道犯法變本加厲,政府只能不聞不問,離黑道治國就不遠了。蔣經國充分了解此中要害,才在江南案後整肅與黑道掛鉤的高級官員,並下令掃黑。馬崇拜小蔣,為什麼沒學到蔣的智慧與魄力? 

仿中國預防性羈押

從太陽花學運到張志軍來訪,馬當局的違憲行為越來越囂張,連嚴重違憲的「預防性羈押」都敢說出口,完全不顧罪刑法定主義的原則,只要政府認定你可能犯罪,就先羈押起來。每個男人都可以被關起來,因為身懷性器,隨時可能性侵女人,不需要以行動判斷是否犯法。這在中國稱為「阻止動亂於萌芽階段」,不需有行動,只要你被懷疑開始萌芽,就可逮捕收押。兩岸是不是快要政治無縫接軌了? 


看了傳主的4分多鐘頭的友談,才知道出版名人傳記是"愛國"投資。如此,可以名正言順地聽一席(可能索價版稅許多倍)有價值的話。只可惜,該聽的人;聽懂的人在那兒......


2次踹門的經驗:1971洗手間及2014華航Novotel台灣......
洗手間
生平只見過2次踹門:1次是1971年的第7宿舍的洗手間。那天我們可能提早一天報到,洗手間尚未打開。我同學的哥,大三學生,頓時變臉,在我們面前揮起180公分的長腿,大踹門數次,臉帶凶氣,終踹開用長鐵釘釘死的門。他為什麼這樣有暴力傾向,我很不了解。

華航Novotel台灣......
第2次看到踹門,是2014年5月25日的,由2-3情治人員合作......我去過十幾個國家的5星級飯店,從來沒看過這樣野蠻的事。.....http://hcpeople.blogspot.tw/2014/06/219712014novotel.html


蘋論:張志軍與希拉蕊




更多專欄文章
近日剛好有兩位重量級人物談到台灣的兩岸關係與政策,一位是來訪的中國國台辦主任張志軍,另一位是美國前國務卿、2016年競選總統的熱門人物希拉蕊•柯林頓。

訪台了解青年世代

張志軍是習近平上任後派遣訪台的第一位欽差大臣。習的台灣政策明顯與胡錦濤不同,比較靈活、柔軟而主動,對象從國民黨和官方擴大到民進黨以及民間鄉鎮,要遍地開花,水銀瀉地。此外,習也表示兩岸統一不能無限期拖延,意謂有急迫性與時限性,和以前的領導人很不一樣。值得注意的是,馬當局還在推遲政治協商時,張志軍的來訪已經明白宣告是政治協商的開始,其中兩岸和平協議、互設辦事處,以及高階官員互訪就具有濃厚的政治意義。
北京釣馬的餌是馬習會;釣國民黨的餌是給予拜見習、李(克強)等高官的榮寵;釣民進黨的餌是邀請重量級人物訪京;釣農民的餌是台灣農產品銷往中國市場的承諾;釣學術、科技菁英的餌是高薪;釣台灣所有要人的餌,是給予在中國投資發財的機會與特權。他們還沒想出來拿什麼當作統戰、引誘反共學生及青年的餌。張志軍此行的任務之一就是了解台灣青年人與大學生,尤其是太陽花那群人。
同時,希拉蕊在接受《商業周刊》專訪時5度警告台灣「正面臨轉捩點」,台灣必須權衡對中國開放到什麼程度,一旦失去經濟獨立,將影響政治獨立的自主性。她說,台灣若依賴中國太深,「會讓你們變得脆弱。」她呼籲台灣「必須決定經濟對中國依賴的程度,學到處理這段關係的能力,找出到此為止,不能越界的底線」。她還提醒台灣在和中國打交道時,要「小心和精明」。 

對陸開放應設底線

希拉蕊與中國接觸很多,會講這樣的話一定是根據豐富的實證經驗,台灣應該要嚴肅地把話聽進去。台灣制訂對中國經濟依賴的底線是極為重要的政治工程,不幸的是,馬當局從沒設定過底線,擺明要讓中國政治力長驅直入,才會引爆學運。我們支持兩岸談判與合作,但要知道政府的底線在哪裡。至於要官員「小心與精明」就不敢奢望了。統一的念頭打消了小心的必要;而昏庸的天賦使得精明成為虛妄的期待,他們是「人傻不能復生」啊!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