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24日 星期二

Judith 友弟德傳


這幅畫的主題出現在天主教版與東正教版舊約聖經的Book of Judith(友第德記 or 猶滴傳),猶太人寡婦Judith色誘敵國大元帥Holofernes,趁其酒醉而力斬其首,使受圍困的Bethulia城得以解圍。西方有上百件的繪畫與雕塑都以這個故事為主題。
關鍵字:decapitate=de(Latin: down, away)+capit(Latin:head)+ate(suffix for verb form)=斬首
Overcome with drink, Holofernes passes out and is decapitated by Judith; his head is taken away in a basket (often depicted as carried by an elderly female servant).
Marco Palmezzano (1460 ca – 1539) Giuditta con la testa di Oloferne, 1525. Musées d'Art et d'Histoire, Genève.








蘇拾瑩 SusieSu (from Wiki)......友第德(朱迪斯(英文):Judith,新教譯作猶滴)是《聖經》中《友第德記/猶滴傳》中的主要人物。但是《友第德記》由於是用希臘文寫出的,沒有希伯來文的原本,馬丁·路德在修訂《聖經》時,將這篇文章刪掉。所以目前天主教和東正教的《聖經》中有保留這篇文章,在基督教新教和猶太教《聖經》中則沒有這篇文章,算作次經。.......原來如此,受教了~

http://www.catholic.org.tw/bible/

友弟德傳

Judith 共 16 章
第十三章
敖羅斐乃頭斷醉鄉
  1. 夜已深了,他的僕役都迅速離去,巴哥阿從外面把帳幕關好,又示意叫侍從離開主人面前;由於宴飲時間過長,人都感到疲乏,就各自上床睡了。
  2. 此時,在帳幕內只有友弟德,和泥醉橫臥在床上的敖羅斐乃。
  3. 友弟德遂吩咐自己的婢女,要她像平日一樣,在寢室外等候她出來,因為她說自己要出去祈禱;且也對巴哥阿這樣說了。
  4. 此時,所有的人都走了,不論大小,沒有一個留在寢室內。友弟德就站在他的床邊,心裏說:「上主,全能的天主!求你在此時,眷顧我手要行的工作,為顯揚耶路撒冷!
  5. 因為如今正是救助你家業的時候,請玉成我的計劃,消滅那起來攻擊我們的敵人!」
  6. 她走到靠敖羅斐乃頭部的床柱前,由上面取下了他的短劍,
  7. 再走近床前,抓住他的頭髮說:「上主,以色列的天主,求你今天賜我力量!」
  8. 遂用盡氣力,在他頸上砍了兩下,割下他的頭顱,
  9. 把他的屍首從床上滾下,由柱上卸下帳幔,即刻走出,將敖羅斐乃的頭,交給自己的使女;
  10. 使女把頭放進食袋裏。然後二人一起,照習慣出外祈禱去了。二人經過兵營,繞過山谷,爬上拜突里雅山,來到了自己的城門下。




友弟德傳

Judith 共 16 章
第一章
拿不高向瑪待挑戰
  1. 拿步高在尼尼微大城為亞述王第十二年,那時阿法撒得也在厄克巴塔納為瑪待王。
  2. 阿法撒得在厄克巴塔納周圍,用鑿成寬三肘,長六肘的石塊,修建了一座高七十肘,寬五十肘的城垣。
  3. 在城門旁,還建築了一些碉樓,高一百肘,基廣六十肘;
  4. 又修了城門,高達七十肘,寬四十肘,以便他的大軍可以出發,步隊可以列隊而行。
  5. 那時,拿步高王在辣高境內一個大平原上,與阿法撒得王作戰。
  6. 凡居住在山地、幼發拉的、底格里斯、依達斯貝,以及屬厄藍王阿黎約客的平原上的人民,都支持阿法撒得;因此有許多民族前來參加赫婁得人的戰爭。
西方民族拒絕參戰
  1. 亞述王拿步高遂向波斯所有居民,向西方所有居民:即住在基里基雅、大馬士革、黎巴嫩、安提黎巴嫩,以及所有沿海一帶的人,
  2. 向加爾默耳、基肋阿得、上加里肋亞、厄斯得隆大平原的民族,
  3. 向撒瑪黎雅及所屬城鎮,向約但河西岸直到耶路撒冷、巴塔乃、赫婁斯、卡德士的居民,向埃及河、塔弗乃、辣默色斯及哥笙全境,
  4. 直到塔尼斯上部與孟非斯的居民,向住在埃及至厄提約丕雅邊疆上的居民,派遣使節;
  5. 但上述各地的居民,都輕視亞述王拿步高的號召,不肯與他聯盟參戰,也不怕他,看他不過如一常人,叫他的使者空手蒙羞而回。
  6. 拿步高對這些國家大怒,即指著自己的御座和帝國發誓,必雪此恨,要用刀兵消滅基里基雅、大馬士革和敘利亞全境,以及摩阿布境內一切居民,阿孟子民,猶太全國與埃及,直到兩海邊境間的一切居民。
拿不高得勝凱旋
  1. 第十七年,他果然率領大軍,進攻阿法撒得王,一戰告捷,使阿法撒得的全軍,馬隊戰車,全部潰敗,
  2. 遂佔領他的城池,來到厄克巴塔納,奪取城樓,沿街掠奪,使京華變為恥辱。
  3. 後又在辣高山上,擒獲了阿法撒得,命自己的槍手當天刺殺了他。
  4. 然後率領大軍,並所有龐大的混合軍隊回了國。在國內與自己的軍隊,慶祝宴樂,凡一百二十日。
第二章
熬羅斐乃出師西征
  1. 十八年正月二十二日,在亞述王拿步高宮內,舉行會議,商討如何依照王的吩咐,向各國復仇雪恨之事。
  2. 君王召集了所有的臣僕和公卿,向他們說明自己暗懷的心願,決意親口下令滅絕那些國家;
  3. 大家一致表決,凡不聽從君王號召的人,都應剷除。
  4. 開會議決後,亞述王拿步高就將他的總司令,兼居全國次位的敖羅斐乃召來,對他說:
  5. 「大王,全世界之主這樣說:看,你應離我出征,率領驍勇善戰的人,步兵十二萬,一萬二千戰馬及騎士,
  6. 去攻打西方各國,因為他們沒有聽從我的命令;
  7. 通知他們準備好山河,因為我要滿懷盛怒來攻打他們,以我軍的腳掌,遮遍他們的地面,使他們遭受浩劫,
  8. 使傷者填滿溝壑,死者充塞江河,致使河水泛濫。
  9. 將他們的俘虜,放逐到大地四極。
  10. 今你出征,首先代我佔據那所有的領土;如果人自願向你請降,你就給我保留,等懲治他們的日子來到。
  11. 對不投降的,你的眼不用顧惜,在你佔領區內,任人屠殺搶掠。
  12. 我既以我的性命作擔保,以帝國的權威下令,也必親手執行。
  13. 至於你,不可違犯你主上的任何命令,但應照我吩咐你的,盡心辦理,切勿怠慢!」
整編軍隊
  1. 敖羅斐乃辭別主上出來,就召集亞述的眾將領、司令和武官,
  2. 依照主上所命的,數點了出征的精兵,約十二萬人,騎兵射手一萬二千,
  3. 將他們分編成為作戰的隊伍。
  4. 後又牽來許多駱駝驢騾,載運輜重,趕來無數的綿羊、牛和山羊,充當軍需;
  5. 又給眾人分發了大批給養,再由王庫,支取了大批的金銀,
  6. 然後率領大軍出發,作拿步高王的先鋒,以戰車馬隊和精兵,遮蔽西方的地面。
  7. 另有很多混合的軍人,多如蝗虫塵沙,也跟隨出征,人數眾多,無法統計。
初步的勝利
  1. 他們出了尼尼微城,行軍三日,到了貝克提肋特平原,便靠近貝克提肋特,在上基里基雅北邊的山嶺安營。
  2. 敖羅斐乃後又率領大軍:步兵、騎兵、戰車,由那裏往山地進發,
  3. 擊敗了普特和路得,掠奪了辣息斯的眾子民,以及住在赫肋人以南的曠野對面的依市瑪耳子民。
  4. 渡過幼發拉的河,穿過美索不達米亞,破壞了沿哈波爾河至海一帶的堅城。
  5. 以後佔領了基里基雅的地方,粉碎一切抵抗,來到位於阿剌伯對面南部的雅敖斐特邊境,
  6. 圍攻了米德楊的眾子民,焚毀了他們的帳幕,劫奪了他們的羊圈。
  7. 到了收割麥子的時候,便下到大馬士革平原,放火燒田,搜殺牛羊,劫掠城市,破壞莊田,刀斬青年。
  8. 因此,凡住在海邊、漆冬、提洛、穌爾、敖基納、雅木尼雅的人都戰兢害怕,阿左托及阿市刻隆各地的居民,對他更是萬分恐懼害怕。
第三章
西方民族請降
  1. 他們遂派遣使者同他商談和平說:
  2. 「看,我們是拿步高大王的奴僕,俯伏在你面前,你看怎樣好,就怎樣處置我們罷!
  3. 看,我們的住宅、所有的土地和麥田,以及羊群牛群,帳幕旁所有的羊圈,都擺在你面前,你可任意取用。
  4. 看,我們的城與城中的居民,都是你的奴僕,你來,看著怎樣好,就怎樣對待他們罷!」
  5. 使者來到敖羅斐乃前,就向他說了這些話。
敖羅斐乃乘勢肆虐
  1. 他便同他的軍隊,下到沿海一帶,派兵據守設防的城,又在他們中選拔壯丁,作後備兵。
  2. 城中的居民,及其附近境內的人民,都帶著花冠,跳著舞,敲著鼓,出來迎接他。
  3. 但是,他還是要破壞他們的聖地,砍伐他們的神林,因為他曾受命,要剷除地上所有的神祇,使萬國一致崇拜拿步高一人,萬民異口同聲稱他為神。
  4. 隨後來到厄斯得隆對面,即猶太平原前的多堂附近,
  5. 安營在革巴與史托頗里之間,在那裏駐紮了一個月,為把自己部隊的輜重集合起來。
第四章
以色列人奮起抵抗
  1. 住在猶太的以色列子民,聽說亞述王拿步高的統帥敖羅斐乃對異民所行的一切,如何搶劫破壞了他們的一切廟宇,
  2. 就萬分害怕,為耶路撒冷與上主他們的天主的聖殿十分擔心,
  3. 因為他們纔從充軍之地歸來,全猶太人民重新聚合不久,剛把器皿、祭壇、聖殿在經過褻瀆之後,從新祝聖。
  4. 因此,他們便打發使者到撒瑪黎雅全境,到科納、貝特曷龍、貝耳瑪因、耶里哥、苛巴、愛索辣與撒冷山谷一帶,
  5. 囑咐他們先要佔據各高山的山頂,在山上的村莊,修築防禦工事,儲蓄糧食,準備應戰,好在他們的田園纔收穫不久。
  6. 當時正在耶路撒冷當大司祭的約雅金,給在拜突里雅及位於厄斯得隆前,多堂附近平原對面的拜托默斯坦城的人民,寫了一封信,
  7. 吩咐他們應把守上山進入猶太的道路,因為這道路狹隘,只能通過兩人,很容易阻止敵人進攻。
  8. 以色列子民就遵照大司祭約雅金,以及位於耶路撒冷全以色列人民的長老院的吩咐辦了。
哀求上主施救
  1. 全以色列人,都熱切呼號天主,極力自卑自謙。
  2. 他們和妻子兒女,牲畜旅客,傭工奴婢,都腰束苦衣。
  3. 凡住在耶路撒冷的以色列男女及幼童,都俯伏在聖殿前,頭上撒灰,在上主面前,展開苦衣;
  4. 即是祭壇,也圍上苦衣,誠心熱切一同呼求以色列的天主,不讓敵人來劫掠自己的幼童,擄掠自己的婦女,毀滅自己產業中的城邑,輕蔑污辱自己的聖所,而使異民得意歡騰。
  5. 上主俯聽了他們的哀聲,憐視了他們的苦難。全猶太和耶路撒冷境內的百姓,在全能上主的聖所前,禁食多日。
  6. 大司祭約雅金,以及一切侍立在上主面前的人,司祭與上的僕役,都腰束苦衣,奉獻恒常的全燔祭,奉獻人民許願和自願獻上的供物,
  7. 在頭巾上撒灰,高聲呼求上主,眷顧以色列全家。
第五章
敖羅斐乃徵詢對策
  1. 那時,有人向亞述軍隊的統帥敖羅斐乃報告說:「以色列子民已準備應戰,封鎖山地隘口,在高山上修築了防禦工事,平原中已設下埋伏。」
  2. 他遂勃然大怒,召集所有摩阿布的公侯,阿孟的司令,及沿海一帶的長官來,
  3. 對他們說:「客納罕的子民!請告訴我,這山地裏住的是什麼民族?他們住的是什麼城池?部隊的人數究有多少?他們的力量和勇氣,究在什麼事上?作他們的君王,率領他們軍隊的是誰?
  4. 為什麼在西方諸民族中,只有他們不屑於前來歡迎我?」
阿西約爾對以色列人的論斷
  1. 於是全阿孟子民的統帥阿希約爾便對他說:「我主!請聽你僕人一言,我要向你說明,這住在山地離你不遠的民族,是什麼情形;你僕人口中所說的,決沒有一句虛話。
  2. 這民族原是加爾底亞人的後裔,
  3. 原先僑居在美索不達米亞,因為不願隨從自己祖先所居加爾底亞地的神祇,
  4. 就離棄了自己祖先的途徑,而崇拜天上的大主,一位自己所承認的神。所以他們被那裏的神祇所驅逐,逃到美索不達米亞,僑居在那裏很久。
  5. 後來他們的天主,吩咐他們離開僑居的地方,往客納罕地方去,就住在那裏,積蓄了大批金銀和很多家畜。
  6. 後又因客納罕地方連年饑荒,便下到埃及,居留在那裏,直到他們能自養自足;在那裏竟成了一個大族,子孫眾多,不可勝數。
  7. 但埃及王卻苛待他們,逼令他們作做磚的苦工,壓迫他們,當作奴隸。
  8. 於是他們向自己的天主哀號,天主就以不治之症,打擊了埃及全境;埃及人就將他們趕走。
  9. 天主使紅海在他們面前乾涸,
  10. 引他們沿著西乃和卡德士巴爾乃亞的路前進,他們將曠野中的居民完全驅逐,
  11. 住在阿摩黎人的境內,以武力消滅了一切赫市朋人,繼而渡過約但河,佔領了整個山地,據為己有,
  12. 將客納罕人、培黎齊人、耶步斯人、舍根人與一切基爾加史人,都由自己的面前趕走,住在那裏很久。
  13. 當他們不犯罪得罪自己的天主時,便常享幸福,因為有一位嫉惡的天主,與他們同在。
  14. 但當他們離開天主給他們所指示的道路時,便在戰爭中受到殲滅,被擄到異鄉,他們天主的殿宇也被毀為平地,城市都為敵人所佔據。
  15. 可是現在,自從他們歸向天主以來,就由散居的地方回來,收復了他們的聖殿的所在地耶路撒冷,住在已變為荒蕪的山地。
  16. 主帥!假使這個民族作惡,得罪他們的天主,如果我們發覺他們有這「致命傷」,就可上去進攻,必能戰勝。
  17. 若是這民族沒有什麼不法的事,請我主放過他們,免得他們的上主天主庇護他們,使我們在全世界成為人的笑柄。」
阿西約爾的論斷遭駁斥
  1. 阿希約爾一說完這些話,站在營幕周圍的眾人,怨聲四起,敖羅斐乃的軍官和一切住在沿海與摩阿布一帶的人,都聲言要將他碎屍萬段:
  2. 「我們不應該怕以色列子民!這個民族決沒有勇氣和能力,與勁旅相對抗。
  3. 敖羅斐乃主帥!我們應上前進攻,他們必能為你的全軍所撲滅。」
第六章
  1. 會議廳周圍的人怨聲一停止,亞述軍隊總司令敖羅斐乃,在全體外邦民族前,向阿希約爾及一切阿孟子民說:
  2. 「你這阿希約爾,你們這些厄弗辣因的傭兵,算得什麼?今日竟對我們說預言,勸我們不要攻打以色列民族,說他們的天主會庇護他們!拿步高外,還有誰是天主?他打發他的兵力,要從地面上將他們消滅,這不是他們的天主所能施救的!
  3. 我們當他僕人的,攻打他們就像打一個人,他們決抵抗不住我們馬隊的威力。
  4. 我們的馬隊要將他們踏碎,使他們的山嶺飲他們的血,使他們的平原充滿他們的屍首;他們在我們跟前決不能立足,必要完全滅亡;這是全世之主拿步高說的。他既如此說了,他的話,決不會落空。
  5. 至於你,阿孟人的傭工阿希約爾!你說這樣的話,是存心不良,從今天起,直到我向這逃出埃及的民族復了仇,你不要再見我的面。
  6. 當我回來時,我軍隊的刀劍,我僕從的長槍,要刺穿你的肋膀,你要倒臥在傷亡者中。
  7. 我的僕人如今要送你到山地,將你棄置在一座位於隘道上的城中,
  8. 你暫不會死,直到你與他們同歸於盡!
  9. 如果你心裏真希望這些城池不陷落,那又何必垂頭喪氣!我已說了,我的話一句也不會落空!」
將阿西約爾解往以色列
  1. 敖羅斐乃遂吩咐侍立在營幕內的僕人,捉住阿希約爾,送到拜突里雅,交給以色列子民。
  2. 他的僕人就捉住他,領到營外平原,再由平原帶到山上,直到拜突里雅城下的水泉旁。
  3. 那在山頂城中的人一見他們,就拿起武器,由山頂的城出來,同時所有的彈石射手,向他們拋石,擋住他們上來的路。
  4. 那些人伏在山下,將阿希約爾綑了,拋棄在山麓,然後回到自己主帥那裏。
  5. 以色列子民由城中下來,走到他跟前,將他解開,帶到拜突里雅,引他去見城中首長。
敖齊雅探詢詳情
  1. 那時城中首長,有西默盎支派的米加的兒子敖齊雅,還有哥托尼耳的兒子加布黎,默耳基耳的兒子加爾米。
  2. 他們遂召集城裏所有的長老;眾青年和婦女也都趕來參加集會。阿希約爾站在民眾中間,敖齊雅就問他發生了什麼事。
  3. 他立即回答,將敖羅斐乃會議中的議案,將自己在亞述子民首領中所說的,以及敖羅斐乃對以色列家所說的大話,都一一告訴了他們。
  4. 在場的人民於是俯伏在地,朝拜天主,呼喊說:
  5. 「上主,天上的大主!你看看他們的驕傲,可憐我們民族所受的苦辱,請你今日眷顧那奉獻於你的人民!」
  6. 他們遂安慰阿希約爾,對他大加稱讚。
  7. 敖齊雅以後由會場中,引他到自己家裏,且設宴款待長老。那一夜,他們終夜呼求以色列的天主救助。
第七章
圍困拜突里雅
  1. 次日,敖羅斐乃下令全軍和前來與他聯盟的隊伍,拔營向拜突里雅進發,先佔領通往山地的隘口,向以色列子民挑戰。
  2. 那天,軍隊全體出發;作戰的隊伍,有步兵十七萬,騎兵一萬二千;此外還有輜重隊,和隨軍步行的人,多得不可勝數;
  3. 在靠近拜突里雅的山谷中,在水泉旁安營。營幕綿延,長度由多堂到貝耳瑪因,寬度由拜突里雅到厄斯得隆對面的夸孟。
  4. 以色列子民一見如此眾多的軍隊,驚慌非常,都彼此說:「如今他們必將全地面一掃而光,連高山、幽谷、丘陵都擔負不了他們的壓力。
  5. 但以色列人還是各自拿著武器,在碉樓上點起烽火,那一整夜留守戒備。
  6. 第二天,敖羅斐乃把全部馬隊,開到住在拜突里雅的以色列子民面前,
  7. 也探明了通往該城的山路,尋得了水泉,派兵佔據把守,然後回到自己部隊那裏去了。
拜突里雅水源斷絕
  1. 厄撒烏子民的眾長官,摩阿布民族的眾首領,和沿海一帶的司令,都來向敖羅斐乃說:
  2. 「願我們的主帥聽取一個建議,免得你的軍隊受害。
  3. 以色列這個民族,原不依仗槍矛,惟獨依靠所住的高山,因為攀登他們的山頂,並不是一件易事。
  4. 主帥!如今不要同他們列陣交戰,如此你的軍人一個也不會傷亡。
  5. 你可留在營中,督守你軍中所有的人馬,只讓你的僕役去佔領山麓下湧出來的水泉,
  6. 因為凡住在拜突里雅的人,都從那裏汲水。他們沒有水喝,勢必將城交出,同時我們率領我們的軍人,上到附近的山頂上安營,監視他們,不許一人走出城來。
  7. 他們和妻子兒女必飢渴得衰弱無力,刀劍還未臨到身上,他們已躺臥在靠近家門的街道上了。
  8. 這樣你可以惡毒地報復他們,因為他們頑抗,沒有歡迎你。」
  9. 他們的建議,大得敖羅斐乃和他眾官員的歡心。於是下令,依照這建議辦理。
  10. 摩阿布子民就移營出發,與他們同去的,還有五千亞述人,駐紮在山谷中,佔據了以色列子民的水渠和水泉。
  11. 厄撒烏的子孫及阿孟子民,也與一萬二千亞述人上去,駐紮在多堂對面的山地。又從他們中派遣人,往厄格勒貝耳對面的東南方去,——厄格勒貝耳是在摩客慕爾河旁的雇士附近,——其餘的亞述軍隊,駐紮在平原上,遮遍了地面;帳幕和輜重,堆集如山,多不勝數。
民眾要求投降
  1. 以色列子民見自己四面受敵,不能逃出,都提心吊膽,遂向上主他們的天主哀號。
  2. 這時,亞述大軍,即所有步兵、戰車、馬隊,包圍他們,已經三十四天了。拜突里雅居民所有的蓄水器,都已空了,
  3. 蓄水池都乾了。人沒有一天可得暢飲,因為水是分配給人喝的。
  4. 他們的幼兒渴的沒有氣力,婦女和青年,渴得發暈,倒在城內大街上和門口,再也沒有一點力氣。
  5. 於是全體民眾、青年、婦女和幼童,都聚集在敖齊雅及城中首長那裏,大聲疾呼,當著眾長老說:
  6. 「願天主在你們與我們之間,施行審判;因為你們不同亞述人說和,使我們遭此大禍。
  7. 如今我們不但沒有救援,連天主也將我們交在他們手中,叫我們飢渴而死,都倒斃在他們面前。
  8. 現今你們就叫他們進來,把全城交給敖羅斐乃的人民和大軍,任憑他們搶掠。
  9. 我們更好當他們的戰利品,因為我們雖然身為奴隸,但可保全性命,不至於眼看著我們的幼童夭亡,我們的妻子兒女,斷送性命。
  10. 我們當著上天下地,因著我們的天主,即因懲罰我們的罪過,及我們祖先過犯的我們祖先的上主,懇求你們設法,別叫天主今日按照這些話來處置我們!」
  11. 集會的民眾遂不約而同,都放聲痛哭,向上主天主大聲哀號。
  12. 敖齊雅遂對他們說:「弟兄們!振作精神,再忍耐五天,也許上主我們的天主,在這個時期內,向我們再施行他的仁慈,因為他決不會永遠拋棄我們!
  13. 如果過了這日期,仍得不到救援,我就依照你們的話辦理。
  14. 遂遣散眾人各歸本營、城墻和城樓上;婦女幼童,一一遣送回家;當時全城陷於沮喪與絕望。
第八章
友弟德的家世與為人
  1. 在那幾天,默辣黎的女兒友弟德也聽說了這些事。——默辣黎是敖克斯的兒子,敖克斯是若瑟的兒子,若瑟是敖齊耳的兒子,敖齊耳是厄耳基雅的兒子,厄耳基雅是阿納尼雅的兒子,阿納尼雅是基德紅的兒子,基德紅是辣法因的兒子,辣法因是阿希托布的兒子,阿希托布是厄里雅的兒子,厄里雅是希耳基雅的兒子,希耳基雅是厄里雅布的兒子,厄里雅布是納塔納耳的兒子,納塔納耳是撒拉米耳的兒子,撒拉米耳是撒辣撒待的兒子,撒辣撒待是西默盎的兒子,西默盎是以色列的兒子。——
  2. 她的丈夫默納舍與她同支派又同家族,是在收割大麥時死的;
  3. 他在田間監督工人綑麥穗時,不料頭部中暑,一病不起,死在拜突里雅本城;人將他葬在多堂及巴拉孟之間的祖塋裏。
  4. 這時友弟德居家守寡,已有三年零四個月。
  5. 她在屋頂上,搭了一個帳幕,腰束苦帶,身穿寡婦衣飾。
  6. 除了安息前日與安息日,月朔前日與月朔,以及以色列家的節期與慶典外,在她居寡期內,天天禁食。
  7. 她的容貌姣美,艷麗好看。她的丈夫默納舍,留下了不少金銀、奴婢、牲畜與田產,她堅守遺業,
  8. 很敬畏天主,所以說她一句壞話的人也沒有。
責斥長老缺乏信賴
  1. 她聽說百姓因為缺水,精神頹唐,向首長提出了嚴重的抗議。友弟德又聽說,敖齊雅向他們所說的話,如何向他們發誓,五天以後,必將城池交給亞述人。
  2. 她便打發自己管家的使女,去召請城裏的長老加布黎和加爾米來。
  3. 他們一來到,友弟德就對他們說:「拜突里雅居民的首長,請聽我說!你們今天在百姓前說的話,實在不對;同時竟然對天主發誓,說五天以後,上主若不來援救,就將城池交給敵人。
  4. 你們是什麼人,今日竟敢試探天主,在人類中竟居天主之上?
  5. 如今你們儘管試驗全能的上主罷!可是你們始終一無所知!
  6. 你們既不能探究人的心曲,又不能明悉人明悟中的思念,如何能探究那創造萬有的天主,知道他的心思,認清他的旨意?斷乎不能!兄弟們,不可觸怒上主我們的天主!
  7. 如果他在五天內,不肯前來施救,他仍有權力在他願意的時日保護我們,或在我們仇敵前將我們消滅。
  8. 你們沒有要求保證的權利,而強迫上主,我們的天主,改變旨意,因為天主不同人一樣可以受威脅,或如人子一樣可以受支配。
  9. 為此,我們只有等待他的救援,呼求他來援助;如果他願意,必會俯聽我們的呼聲。
  10. 何況,我們這一代從來沒有,且今日我們也沒有一支派,一家族,一村莊,一城市,像昔日一樣敬拜人造的神像。
  11. 昔日為了這事,我們的祖先曾被刀斬、劫掠,在敵人前,慘遭滅亡。
  12. 如今我們除了恭敬天主外,不認識別的神,所以也盼望他不會忽略我們,及我們同族的任何人。
  13. 如果我們投降,全猶太也必投降,我們的聖所必遭搶掠。對他們受的污辱,上主必向我們追討血債;
  14. 同胞被屠殺,國土被掠奪,祖業遭廢棄,都要歸咎於將散居在異民中為奴的我們,我們就成為那主宰我們者的譏笑凌辱的對象了。
  15. 因為我們投降,並不會轉禍為福,上主我們的天主,必因此使我們蒙受羞辱。
  16. 兄弟們!如今我們應為同胞做好榜樣,因為他們的性命繫於我們,聖所、聖殿和祭壇,也賴我們來維護;
  17. 為了這一切,我們要感謝上主,我們的天主,因為他考驗我們,像考驗我們的祖先一樣。
  18. 請你們回憶他對亞巴郎所作的,又怎樣考驗了依撒格;看看雅各伯在敘利亞的美索不達米亞替他舅父放羊時,有了什麼遭遇。
  19. 原來他鍛鍊他們,乃是為考驗他們的心;上主也這樣鞭責我們,並不是為懲罰,乃是為警戒與他親近的人。」
自願出城營救
  1. 敖齊雅對她說:「你說的這一切,都是出於好心,誰也不會反對你的話。
  2. 你的智慧,並不是今天初次纔顯露出來,而是自你幼年,眾百姓就已賞識你的見解,知道你的心怎樣良善。
  3. 無奈,百姓渴得要命,逼迫我們,要按我們對他們所說的去行,而且還脅迫我們,發了我們不可違犯的誓。
  4. 如今請你為我們祈禱,因為你是虔誠的婦女,上主必降甘霖,注滿我們的池沼,使我們不再渴得發暈。
  5. 友弟德對他們說:「請聽我說,我要作一件在我們民族的子孫中萬世流芳的事。
  6. 今夜,你們應站在城門口,我要同我的使女出城,在你們所定要把城池交給敵人的日期內,上主會藉著我的手,眷顧以色列。
  7. 你們不要偵查我的行動,因為在我要作的事情未完成以前,我不告訴你們。」
  8. 敖齊雅與首長對她說:「你平安去罷!願上主天主引導你報復我們的敵人!」
  9. 然後他們離開帳幕,回到自己的地方去了,
第九章
友弟德的哀禱
  1. 友弟德於是俯伏在地,將灰撒在頭上,露出所穿的苦衣;其時耶路撒冷的天主聖殿內,正奉獻晚香祭。友弟德就大聲呼求上主說:
  2. 「上主,我祖先西默盎的天主!你曾將刀交在他手裏,去報復外方人,因為他們解開了一個處女的腰帶,加以玷污;袒露了她的股部,加以羞辱;破壞了她的貞操,加以作賤;雖然你曾說:不要這樣作,他們卻作了。
  3. 因此,你讓他們的首領遭受殺戳,使那因欺騙受染污的床榻,反而受騙,染滿了血污;僕役與首領,君主與王位,你一律加以打擊。
  4. 你又使他們的妻室,遭人搶去,女兒被人俘擄,使你所愛的子民,平分那些人的贓物;你的子民為了你的嫉憤而嫉憤,憎恨自己的血液所受的玷污,而哀求了你的援助。天主,我的天主!求你也俯聽我這個寡婦!
  5. 是你作了這些過去、將來以及現在的事;是你計劃了現在和將來的事;那現在發生的事,也正是你所計劃的。
  6. 你所決定的事好像前來說:看我們在這裏。因為你的一切行徑,早已準備;你的判決,已預先知道。
  7. 亞述人擁有雄厚的軍隊,自負有駿馬,有鐵騎,矜誇步兵的武力,自恃堅甲利兵,憑著弓箭和投石器,卻不知道你乃是消弭戰爭的上主。
  8. 上主乃是你的名號!願你以你的德能,擊毀他們的勢力,用震怒屈服他們的強權,因為他們已決意要褻瀆你的聖所,要污辱你尊名所居的帳幕,要用斧砍去你祭壇的四角。
  9. 你看他們的驕傲,願你的震怒,降在他們的頭上,賜我這寡婦的手有能力,去完成我所圖謀的事!
  10. 願你用我口舌的巧言花語,去打擊他們的奴僕和主人,主帥與官員!願你用一個女人的手,去減滅他們的威風!
  11. 你的力量,不在乎人多;你的威能,並不靠強力;但你卻是謙卑者的天主,弱小者的扶助,無力者的保護,無靠者的依賴,失望者的救主。
  12. 你的確是我祖先的天主,以色列祖業的天主,天地的主宰,水的創造者,萬有的君王,你俯聽我的祈求罷!
  13. 願你使我巧妙的言辭,去傷害,去殺死那些想出陰謀,破壞你的聖約、聖殿、熙雍山和你子民所佔居的家鄉的人!
  14. 願你使你的眾民族眾支派都知道:你是天主,萬能全權的天主;除你以外,以色列族沒有別的保護者。」
第十章
友弟德走出重圍
  1. 友弟德呼籲以色列的天主,祝告了這一切話以後,
  2. 就由地上起來,叫來自己的使女,一同下到她安息日及慶節日所常住的屋裏,
  3. 除去所穿的苦衣,脫下寡婦的衣服,洗了澡,塗上貴重的香水,梳好頭髮,蒙上手帕,穿上丈夫默納舍在世時自己喜愛穿的錦衣,
  4. 腳穿涼鞋,掛上項鍊、帶上手鐲、指環、耳環,以及各種裝飾品;打扮得花枝招展,令男人見了,無不注目而視。
  5. 然後拿了一皮囊酒,一瓶油,交給自己的使女;又在一布袋內裝滿了烘焙的大麥,無花果糕,淨麵包;將一切物品包在一起,放在使女肩上背著。
  6. 於是二人出發,走向拜突里雅城門,正遇見敖齊雅及城中長老加布黎和加爾米在那裏等候。
  7. 他們見她容貌大變,服裝特異,讚歎她的美麗,對她說:
  8. 「願我們祖先的天主,使你蒙恩,使以色列子民歡樂,使耶路撒冷顯揚!願他完成你的計劃!」
  9. 友弟德遂朝拜了天主,以後向他們說:「請你們下令給我開城門,我要出去,完成你們對我說的事。」長老遂吩咐少年人,照她說的為她開門。
  10. 他們開了城門,友弟德和她的婢女就出去了;城裏的人目送她下山;等她轉過了山谷,就看不見她了。
友弟德見敖羅斐乃
  1. 她二人在山谷內一直前行,迎面來了一個亞述的哨兵,
  2. 就捉住她,盤問說:「你是是那國人,從那裏來,往那裏去?」她答說:「我是希伯來人。我從他們那裏偷跑出來,因為他們快要落在你們口裏。
  3. 我來見你們軍隊的統帥敖羅斐乃,我帶有真實情報,要指給他一條路,從這條路進攻,不損一兵一卒,就能佔領這山地。」
  4. 那些人聽她說話時,都目不轉睛的看著她,見了這樣美麗的女人,都驚訝稱奇,對她說:
  5. 「你救了命,因你迅速下來,投奔我們的主帥;如今你到他帳幕裏去,我們必有人送你,將你交在他手裏。
  6. 若你站在他面前時,你心裏不要害怕,只要你按你的話報告,他必定會優待你。」
  7. 人就從隊裏,挑選了一百人,護送她和她的使女,到敖羅斐乃的帳幕前。
傾城國色驚動全營
  1. 一時全營齊集,因為她前來的消息已傳遍了各帳幕;人出來將她圍住。那時她正站在敖羅斐乃的帳幕外,等著往上傳稟她的事。
  2. 人對她的花容玉貌,無不讚歎,也因她而讚歎以色列子民,彼此相告說:「這民族既有這樣的美人,誰還能輕視?他們中即便只讓一個男人生存,也不是好事;任他們自由,他們必能智取全世界。」
  3. 敖羅斐乃的護衛和眾僕從出來,領她進入營幕。
  4. 那時敖羅斐乃,正在金玉珠寶裝飾的紫帳內的床上休息。
  5. 人們將她的事向他稟告之後,他遂由銀燈引導,來到帳幕門口。
  6. 友弟德一來到他和他的侍從面前,他們無不讚賞她的花容玉貌。友弟德遂俯伏在地,向他致敬,侍役們即將她扶起。
第十一章
友弟德巧言取悅敖羅乃斐
  1. 敖羅斐乃向她說:「女人,放心,不要害怕,因為凡願意服侍全世界之王拿步高的,我沒有加害過。
  2. 現在,你那住在山地的人民,若沒有輕視我,我也不會舉起我的戈矛攻擊他們,這是他們自作自受。
  3. 現在,你告訴我,為什麼你逃開他們,來到這裏?你來若是為救你自己,你可放心!今夜以及將來,你必獲得生存!
  4. 因為沒有人加害你,反要優待你,如同優待我主拿步高王的臣僕一樣。」
  5. 友弟德回答說:「願你聽取你奴婢的話,恩准你婢女在你面前說話。我今夜決不向我主說一句謊話。
  6. 你若順從了你婢女的話,天主必藉著你順利完成你的事業;我主的計劃,必不至於失敗。
  7. 全世界之王拿步高萬歲!他的德能萬歲!他打發你來,是為謀眾生的福利,你不但叫人都服侍他,也叫野獸、家畜和空中的飛鳥,都藉著你的威權,因服侍拿步高及他的全家而生存。
  8. 我們早聽說你的智慧和雄才大略,全世界都知道你是舉世無雙,能幹多謀,戰略如神的人。
  9. 阿希約爾在你會議席上說的話,我們已聽到了,因為拜突里雅人救了他,他就將自己在你面前說的話,都告訴了我們。
  10. 所以主帥,不要忽視他的話,反應把那些話記在心裏,因為都是真情實話:除非我們的民族犯罪得罪了自己的天主,是不會受罰的,刀劍也無能為力。
  11. 但幾時行了越軌的事,就激起自己天主發怒;現在可巧,他們又犯了罪,喪亡必要臨頭,所以我主不致謀事不成,出師不利。
  12. 自從他們缺少食糧,飲水不敷以來,就決意要宰殺牲畜。凡天主用法律禁止吃的一切,他們也決定要吃,
  13. 連那些祝聖過的,為給在耶路撒冷於我們天主面前供職的司祭所保留下的初熟麥子,和十分之一的酒油,也決意要動用。這些東西,平民連手觸摸,也是不許的。
  14. 他們已打發使者到耶路撒冷去,——因為那裏的居民也作了同樣的事——要他們向長老院要求豁免。
  15. 他們一得到答覆,就必實行:就在同一天內,他們必落在你手裏,而淪於滅亡。
  16. 因此,你的婢女,我一知道這一切,就暗暗離開了他們。天主打發我來,好與你完成這件全世界一聽到,無不驚奇的事。
  17. 你的婢女原是敬畏天主的人,日夜都要服侍天上的大主。我主!如今我願住在你這裏,但是夜間,你的婢女卻要出去,到山谷中去祈求天主。幾時他們做出了犯罪的事,他必會告訴我;
  18. 然後我來通知你,你便率領大軍出發,他們沒有一個敢抵抗你的。
  19. 那時,我要領你取道猶太,直取耶路撒冷,在那裏建立你的寶座;你率領他們如無牧之羊,連狗也不敢向你張口吠叫。這些事,我已先知,早已說給我,通知我了。故此受命前來,轉告給你。」
  20. 她的話,使敖羅斐乃和他的眾僕從很是喜悅,都驚訝她的智慧說:
  21. 「大地兩極間,再沒有一個容貌如此美麗,出言如此明智的女人!」
  22. 敖羅斐乃對她說:「天主在這個民族以先打發你來,使勝利屬於我軍,使滅亡歸於輕視我主的人,實在做得好!
  23. 現在,你的容貌既如此美麗,說話又如此中肯,如果你按照你所說的去行,那麼你的天主將是我的天主,你將住在拿步高王的宮殿裏,成為全世界上出名的人物。
第十二章
友弟德戒食祈禱
  1. 敖羅斐乃令人領她到佈滿銀具的餐廳內,吩咐人給她吃他自己的食品,給她喝他自己的酒。
  2. 但友弟德回答說:「我不願吃這些東西,怕有什麼防礙;我帶來的東西,已足夠我吃用的了。」
  3. 敖羅斐乃問她說:「假使你帶來的東西用完了,從那裏能拿同樣的東西來給你呢?我們這裏沒有你同族的人。」
  4. 友弟德答應他說:「我主萬歲!直到上主藉著我的手,完成他所願意的事以前,我帶來的東西,你的婢女是不會用盡的。」
  5. 以後,敖羅斐乃的僕從領她進入一座帳幕。她睡到半夜,晨更前便起來了,
  6. 打發人到敖羅斐乃那裏說:「請我主下令,准你的婢女出外祈禱。」
  7. 敖羅斐乃就吩咐侍衛,不要阻止她。她在營中住了三天,每夜都出去,往拜突里雅山谷中,哨兵佈防的水泉旁沐浴;
  8. 然後上來,哀求上主以色列的天主,指給她一條拯救自己同族子民的正路。
  9. 她取潔回去後,留在帳幕裏,直到晚上吃飯的時候。
友弟德被邀赴宴
  1. 到了第四天,敖羅斐乃設宴,只邀請自己的侍衛,軍官中一個也沒有邀請。
  2. 他對自己的總管巴哥阿宦官說:「你去勸說住在你旁邊的那個希伯來婦女到我們這裏來,同我們一起宴飲。
  3. 如果有這樣一個美人在跟前,而不與她交結,這真是掃興的事!如果我們不引她來,人反會恥笑我們。」
  4. 巴哥阿離開敖羅斐乃去見她說:「你這美麗的女郎!不要躊躇到我主上那裏去,當面受他的尊敬,與我們飲酒取樂。今日你要變作拿步高宮內亞述的公主。」
  5. 友弟德回答他說:「我是誰,膽敢違背我主上的意思?凡他喜歡的事,我必趕快去作。這是我一生至死最大的喜悅。」
  6. 遂立即前來,穿上錦衣,佩帶了婦女所佩帶的裝飾品;叫她的婢女先去,把巴哥阿給她每日坐著吃飯的皮墊拿去,給友弟德鋪在敖羅斐乃對面的地上。
  7. 友弟德進來,就了位,敖羅斐乃一看她,即心不守舍,神魂顛倒,貪其美色;原來自從見了她那一天起,就想乘機勾引她。
  8. 此時敖羅斐乃對她說:「喝罷,大家一同歡樂!」
  9. 友弟德說:「是,我主!我願喝,因為我有生以來,我的生活沒有像今天再有價值的了!」
  10. 就在他面前,將自己婢女預備好的,拿來吃喝。
  11. 敖羅斐乃見她如此,喜極狂歡,遂開懷暢飲;有生以來,沒有一天,喝過這麼多的酒。
第十三章
敖羅斐乃頭斷醉鄉
  1. 夜已深了,他的僕役都迅速離去,巴哥阿從外面把帳幕關好,又示意叫侍從離開主人面前;由於宴飲時間過長,人都感到疲乏,就各自上床睡了。
  2. 此時,在帳幕內只有友弟德,和泥醉橫臥在床上的敖羅斐乃。
  3. 友弟德遂吩咐自己的婢女,要她像平日一樣,在寢室外等候她出來,因為她說自己要出去祈禱;且也對巴哥阿這樣說了。
  4. 此時,所有的人都走了,不論大小,沒有一個留在寢室內。友弟德就站在他的床邊,心裏說:「上主,全能的天主!求你在此時,眷顧我手要行的工作,為顯揚耶路撒冷!
  5. 因為如今正是救助你家業的時候,請玉成我的計劃,消滅那起來攻擊我們的敵人!」
  6. 她走到靠敖羅斐乃頭部的床柱前,由上面取下了他的短劍,
  7. 再走近床前,抓住他的頭髮說:「上主,以色列的天主,求你今天賜我力量!」
  8. 遂用盡氣力,在他頸上砍了兩下,割下他的頭顱,
  9. 把他的屍首從床上滾下,由柱上卸下帳幔,即刻走出,將敖羅斐乃的頭,交給自己的使女;
  10. 使女把頭放進食袋裏。然後二人一起,照習慣出外祈禱去了。二人經過兵營,繞過山谷,爬上拜突里雅山,來到了自己的城門下。
友弟德凱旋回城
  1. 友弟德從遠處向守門的人說:「開門!開門啊!天主,我們的天主,與我們同在,他今日所作的,再次證明他在以色列中的能力,和處置敵人的威力。」
  2. 城裏的人,一聽見她的聲音,就趕快下來,到城門口,召集了城中的長老。
  3. 於是老幼大小一齊都跑來,由於她回來實在出乎他們意料之外。遂開門迎接她們,點起明亮的火把,將二人圍起來。
  4. 友弟德大聲對他們說:「讚美天主!讚美,讚美天主!他不但沒有從以色列家收回他的仁慈,今夜反藉著我的手,粉碎了我們的敵人。」
  5. 遂由袋裏取出一個人頭來,指著對他們說:「看,這就是亞述軍隊的總司令敖羅斐乃的頭。看!這就是他醉後睡的帳幔!上主藉著一個婦人的手,擊殺了他。
  6. 上主永在!他在我行的路上保護了我,因為我的容貌迷惑了他,叫他趨於喪亡;他未曾與我犯罪,玷污羞辱我。」
  7. 民眾聽了,不勝驚奇,都俯伏在地,朝拜天主,同聲說道:「今日使你民族的敵人化為烏有的,我們的天主啊!你是應受讚美的!」
  8. 敖齊雅對她說:「我女!全世界婦女中,你分外應受至高者天主的祝福!創造天地的上主,領你割取我們的敵人統帥頭顱的天主,應受讚美!
  9. 在永遠記得天主能力的人心中,不會忘記你的信心。
  10. 你不忍見我們民族所受的屈辱,竟不顧惜你的性命,出去挽救我們的危亡,在我們的天主面前,履行正道;希望天主永遠使你獲得光榮,賜與你幸福!」民眾答說:「但願如此!但願如此!」
第十四章
友弟德獻計殲敵
  1. 友弟德對他們說:「兄弟們,請聽我說:把這人頭掛在城垛上。
  2. 天亮,太陽上升照耀大地時,你們各拿武器,所有的壯丁,都應出城;並且立一個首領率領他們,彷彿要下到平原,攻擊亞述人的前哨,但是不必下去。
  3. 亞述人一見,必拿起武器,走到營裏,叫醒亞述軍隊的官長,官長必跑進敖羅斐乃帳幕;若找不著他,必驚慌失措,從你們面前逃走。
  4. 此時,你們以及住在以色列全境內的人民,應去追趕他們,在他們潰退的路上,沿途截擊。
  5. 不過在作這事以前,請你們給我將阿孟人阿希約爾叫來,叫他看看,並辨認那輕視以色列家,打發他到我們這裡來等死的人!」
阿西約爾辨認人頭
  1. 人就由敖齊雅家裏將阿希約爾叫來。他一來到,看見會集的人群中,有人手提著敖羅斐乃的頭,就立即暈倒在地。
  2. 人將他扶起,他就跪在友弟德腳前,叩拜她說:「在所有猶太帳幕裏,在所有聽到你名字而死懼的萬民中,你是應受讚美的!
  3. 如今請告訴我,你在這幾天內做了什麼!」友弟德就當著民眾,把她從出城那天,直到現今與他們談話時為止的所作所為,都一一告訴了他。
  4. 她一說完,民眾就大聲呼喊,全城歡聲雷動。
  5. 阿希約爾看見以色列天主所作的這一切,就堅信了天主,受了割損,歸依以色列家,直到今日。
統帥身首異處
  1. 天一發亮,人們就將敖羅斐乃的頭掛在城垛上,各人拿著武器,一隊一隊地,走向山坡的路。
  2. 亞述子民一看見,就打發人通知自己的頭目;頭目去見長官、千夫長和眾將領。
  3. 他們來到敖羅斐乃帳幕前,對總管說:「請叫醒我們的主上,因為那些奴才竟敢下來向我們挑戰,他們要下來送死。」
  4. 巴哥阿就進去,敲了帳幕的門簾,以為他還與友弟德同睡未起。
  5. 但沒有聽到什麼聲音,就揭開門簾,走進寢室,發現敖羅斐乃橫臥在腳凳上死了,頭已被砍去,
  6. 便大聲呼喊、哭泣、呻吟、尖叫、撕裂了衣服,
  7. 立即跑進友弟德住的帳幕裡,也沒有找著她,就跑到人們前喊說:
  8. 「這些奴才造反了!一個希伯來女人給拿步高王朝帶來了恥辱。看,敖羅斐乃死在地上,頭不見了!」
  9. 亞述軍隊的眾官長一聽這話,都撕裂了衣服,心慌意亂;此時營中哭聲喊聲混成一片。
第十五章
亞述人四面受敵
  1. 營裏的人一聽說發生的事,都大驚失色,
  2. 十分驚慌害怕,沒有兩人敢立在一起,一致蜂湧而出,沿平原和山路,四散奔逃。
  3. 駐紮在拜突里雅周圍山地一帶的,都轉身逃走。那時,以色列子民所有的壯丁,全蜂湧而出,追趕敵人。
  4. 敖齊雅也打發人到拜托瑪斯坦、貝拜、苛巴、科拉,以及以色列各地,報告所發生的事,要大家都出來襲擊敵軍,加以殲滅。
  5. 以色列子民一聽,萬眾一心,齊來追擊敵軍,一直殺到苛巴。耶路撒冷和各山地一帶的居民,一得知敵人營中發生的事,也出來追擊;住在基肋阿得及加里肋亞的,側面痛擊,重創敵軍,追殺他們且越過了大馬士革及其屬境。
  6. 在拜突里雅餘下的居民,衝入亞述營盤,搶掠了大批物資。
  7. 以色列子民在追殺敵人回來,拾取了很多丟棄的物資;散處在山地及平原間的村落和莊戶,也奪獲了大批的勝利品,因為敵營的物資很多。
人民歌頌友弟德
  1. 約雅金大司祭,以及耶路撒冷元老院的長老,都來觀賞上主對以色列行的奇恩,及看望友弟德向她致賀。
  2. 眾人一來到她那裏,就一致稱讚她說:「你是耶路撒冷的榮耀,你是以色列的大喜樂,你是我們民族的大光榮,
  3. 你親手完成了這一切,你為以色列做了奇蹟異事,天主也因你而喜悅。願你永遠為全能的上主所祝福!」全體民眾回答說:「但願如此!」
  4. 眾百姓三十天之久,搶掠敵營。他們把敖羅斐乃的帳幕,及他所有的銀器、床榻、杯盤和一切傢具,都給了友弟德。她接受了,將這一切放在騾背上,又套了車,堆在車上。
  5. 以色列的婦女,全跑來看她,結隊歌舞,讚美她;友弟德自己手中拿著樹枝,也分給與她在一起的婦女。
  6. 她與那些伴隨她的婦女,用橄欖枝編成花圈,親自走在儀仗前面,率領眾婦女歌舞;以色列的男子,都武裝起來,頭戴花冠,尾隨在後,引吭高歌。
  7. 友弟德在全以色列中領唱這謝恩歌,全體民眾也高聲和唱這讚美歌。
第十六章
友弟德的頌謝詩
  1. 友弟德說:「請你們向我的天主擊鼓奏樂,向我的上主敲鈸歌唱,向他吟詠詩歌,讚揚歡呼他的聖名!
  2. 上主原是粉碎戰爭的天主,在民間支搭他的幕府,救我脫離仇人的毒手。
  3. 亞述由北嶽出發,率領著千軍萬馬;大軍阻塞了溪流,鐵騎掩蔽了山丘,
  4. 本想焚毀我村落,刀斬我青年,摔死我乳兒,俘擄我幼童,掠奪我婦女;
  5. 但全能上主,只憑一弱婦之手,把他們消除!
  6. 亞述的名將,非壯丁所能擊斃,非巨人之後所能擊倒,非大力士所能征服,卻為默辣黎之後友弟德,以她花容玉貌,使其心醉。
  7. 她脫去寡婦的衣服,去拯救受苦的以色列。香膏敷面,
  8. 帶束雲髻,身披錦衣,為將他勾引。
  9. 涼鞋奪目,玉容勾魂,短劍斷其頭。
  10. 她的膽量,波斯人見而戰慄;她的奮勇,瑪待人因而恐懼。
  11. 我卑微者一呼喊,他們便膽破;我弱小者一吶喊,他們便恐慌。高聲一嚷,他們都逃亡!
  12. 少婦之子,將他們刺死,擊殺他們像逃陣的小卒;我上主一佈陣,他們即告滅亡。
  13. 我要向我天主詠唱新歌:上主,你偉大而榮耀,德能神妙,戰無不勝!
  14. 願你所造萬物,都服侍你,因你一命,萬物造成,你一噓氣,化工成形;你一發命,無人敢違。
  15. 山嶽振撼,山基隨水而動,在你面前,磐石似蠟消溶;但敬畏你的,你必仁慈憐憫。
  16. 祭祀原屬小道,不過香煙一縷;種種燔祭油脂,於你實微不足道;但敬畏上主的人,偉大永存。
  17. 禍哉,那攻擊我族的異民!全能的上主在審判之日,必要報復,他們的肉體必受火燒蟲蝕;哀痛哭泣,永不止息!」
友弟德的晚年與逝世
  1. 百姓進入耶路撒冷,朝拜了天主;取潔之後,奉獻了全燔祭、自願祭和供物。
  2. 友弟德將人民送給她的敖羅斐乃的各種物品,和拿自他寢室內的帷帳,都獻給了天主,作為還願的獻禮。
  3. 三月之久,民眾於耶路撒冷,在聖所前舉行慶祝;友弟德也與他們同樂。
  4. 過了這個日期,各回本家,友弟德也回了拜突里雅,住在家裏,一生到處受尊榮。
  5. 想念她的人,雖然很多,但她自從丈夫默納舍去世,歸於親族之後,她一生歲月,再沒有認識男人。
  6. 她活了很大的年紀,在他丈夫的家裏,活到一百零五歲,解放了自己的奴婢,然後死在拜突里雅,埋葬在丈夫默納舍的墳墓裏。
  7. 以色列家,舉喪七天哀悼她。她去世以前把家產分給了自己丈夫默納舍的至親,和自己的至親家人。
  8. 友弟德在世之時,以及在她去世之後,很長久的時期,沒有人敢擾亂以色列子民。
[友弟德傳完]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