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6月8日 星期日

Catherine Lim林寶音 。鄞義林

數千人集會表不滿 新加坡出現「信任危機」

更新時間 2014年6月7日, 格林尼治標準時間16:26
新加坡示威集會
新加坡一名博客作者在示威集會中抨擊政府用高壓手段對付人民。舉辦集會者說有六千人出席集會。
被新加坡總理以誹謗罪名提控的一名博客周六(7日)在示威集會中強力抨擊政府用高壓手段對付人民,獲得集會群眾熱烈支持。
有評論更指人們對新一代新加坡領導人的尊重「不如李光耀」,因此對高壓手段的接受度也大不如前,而人民與政府之間出現了「信任危機」。
33歲的博客鄞義林過去曾寫過多篇批評公積金製度的文章。上個月,他發表了一篇《你的公積金去了哪兒》的博文,涉嫌影射兼政府投資公司主席的李顯龍挪用公積金款項。總理後來通過律師信警告,要求他撤下文章,並做出道歉和賠償。
公積金(CPF)是一種長期強制儲蓄養老制度,雇主和雇員必每個月須按工資收入比例繳納存款。按照今年的新規定,會員在退休後存款達到至15.5萬新元後,才能提取其餘存款。公積金局表示這是為了確保人民能善用退休金所制定的條例。
鄞義林
博客鄞義林被控誹謗。
鄞義林後來刪除了博文,發表了道歉聲明,並表示願意支付5000新元 (約2.5萬元人民幣)的賠償金。
不過李顯龍的律師以「誠意不足」不接受道歉,更以「具嘲弄意味「來形容其所提出的賠償金額,最後決定控告他。
新加坡政府非常重視自己的清廉名聲,過去曾多次通過法律程序以誹謗罪起訴政敵以及外國媒體。
不滿高壓手段
被提控後,鄞義林展開了籌款活動,希望籌足7萬新元的訟費。在數天內,原本知名度不算太高的他已得到超過9萬多元的捐款。
鄞義林以及其他維權人士在周六「把公積金還給我們」集會中批評政府為了禁止人們表達不滿的聲音,使用高壓手段恐嚇人民。他們也呼籲政府提高存款利息、增強公積金使用透明度以及靈活性。
據舉辦方估計,出席周六集會的民眾約6千人,比原先在Facebook上登記出席的1千人多出許多。
民眾閱讀標語牌
民眾閱讀標語牌。
在場可見到不少出席集會的民眾手持標語,高喊支持鄞義林,並感謝他「為新加坡人發聲」。
鄞義林在接受BBC中文網的採訪時表示,自己對民眾的熱心捐款感到有些意外,但他認為這可能反映了人們對公積金課題的關注程度。
他說:「過去人們曾給政府不少提議,但政府都不予理會,所以現在大家都希望向政府傳達一個明確的信息…我們的國家如果要向前邁進,人們必須克服恐懼,勇於說出看法。」
「不如李光耀」
一些網絡評論認為,鄞義林的籌款活動獲得熱烈響應,顯示民眾對政府訴諸法律手段對付不同意見者的作法已有不滿,而年收入2百多萬的總理提控一名普通公民也給人一種」以大欺小「之感。
新加坡知名作家、政治評論員林寶音在一篇《寫給總理的公開信》中指出新加坡正處於「人民不再信任政府的危機中,而政府也不再在乎是否能重獲人民的信任」。
她在文中懇請總理李顯龍勿以高壓的法律途徑對付不滿言論。
她指出,目前年輕一代領導人所獲得的尊重和愛戴程度不如前總理李光耀,因此人們對政府「教訓斥責人民」以及領取高薪資等做法會感到不服。
她說: 「在你的陣營裏,應該也有不少人不認同(起訴博客的做法),但他們卻不願意把話說出來。也許是時候開始聆聽他們以及人民的聲音了。」
(責編:立行)
Lim came into conflict with the People's Action Party (PAP) in 1994 when she wrote an article published in The Straits Times (PAP and the People: A Great Affective Divide).[4] From comments made by then Prime Minister Goh Chok Tong and other cabinet ministers, especially George Yeo, this episode gave rise to the political "out of bounds" marker that came to be known as "boh tua boh suay" (literally, "no big, no small" in the Chinese dialect of Hokkien, to mean "no respect forrank and seniority").[10] Lee Kuan Yew dismissed Lim's views as "the popular theory that the Western press writes about". In his memoirs, Lee is quoted as saying:
Supposing Catherine Lim was writing about me and not the prime minister. She would not dare, right? Because my posture, my response has been such that nobody doubts that if you take me on, I will put on knuckle-dusters and catch you in a cul-de-sac. There is no other way you can govern in a Chinese society.[11]
http://en.wikipedia.org/wiki/Catherine_Lim
被新加坡總理以誹謗罪名提控的一名博客周六(7日)在示威集會中抨擊政府用高壓手段對付人民,獲得集會者熱烈支持。
BBC NEWS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