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8月6日 星期四

李茂生 (2):少年事件處理法;死刑——作為正義或者儀式;李父六十大壽紀念歌、王浩威:預防下一個鄭捷 父母應該這麼做 (今周刊)

李茂生




據聞教育部長對十八歲以下的抗議學生撤告。
少年事件處理法啟動的機制有報告、請求與移送,並沒有告訴喔。沒有告訴哪來撤告?
少年事件處理法是刑事法規中最具有「教育」意涵的一部法律,理論上「教育」部的官員應該會懂少年事件處理法。但是,怎麼會沒有人去告訴學商管的教育部長,撤告也沒用呢?
難道教育部中沒有任何法規會等的組織嗎?還是說教育部的官員中沒有人懂教育非行少年的少年事件處理法?
不過,撤告是好事,效果及於其他十八歲以上的被告(不能稱「以上」,而應該說是超過十八歲)。至於對十八歲以下的少年,少年法庭的法官也會考慮撤告這個事實的。






  • BatistaFireSquad

    死刑——作為正義或者儀式


    十二月初,台灣廢死聯盟召開了一個國際會議,來了許多國外人士,包括日本、香港、蒙古等地主張廢死的論者。會中再度聽聞「人們將不願意做的骯髒事(執行死刑),叫別人去做(不沾鍋)」、「台灣民眾普遍不信任司法,但是只要碰到嚴重的犯罪,通常都會認為判死刑的司法是對的」這類的言論。
    這些都是我多年來一直不斷強調的矛盾,聽到有人贊成這種批判的觀點,不知是不是應該感到欣慰。
    台灣執行死刑的比例,是全世界第七名,這可以說是個污名,但是全民都不以為意,身為國際社會上的孤兒,一方面氣憤各國不承認我們的國際法上地位,但是同時也不在意自己的國家在世界中被塗上污名或被輕視。整天在叫囂司法不公,但是只要一碰到阿扁案或死刑案,則又對廢死論者跳腳,大喊尊重司法。一談到韓國,立即論及其社會中的貧富不均,或財團壟斷國家經濟,但是從來不去重視這個國家已經二十餘年沒有執行死刑。醫界二十餘年來,甚少對摘取死刑犯器官一事發出有意義的批判或疑問,但是一旦因為我國允許摘取死刑犯器官所以醫生們的論文無法刊登在國際刊物上後,在今年年初立即開始非難死刑犯的器官捐贈。
    我總覺得我國包含菁英份子在內的社會大眾真的是很犬儒,虛偽到無以復加的程度。
    然而,這些虛偽都在「以命償命」的世俗應報觀念下被合理化。「以命償命」是個很單純的同害報復,但是不會適用到其他類型的犯罪,例如我們不會主張強姦別人的人,必須被別人強姦,或主張公然侮辱他人的人,必須被公然侮辱回去。對於殺人以外的犯罪,我們已經「進化」到根據較為抽象的對照表給與被害人應得的惡害,例如施以對應的自由或財產的剝奪。唯獨對於殺人犯,大家還是在主張這類古老的同害報復。
    那麼,疑問就是為何我們只會針對這類的犯罪回歸到原始的反應?為什麼大部分的國家都能夠克服這種的慾望?
    當然所謂的「克服」並不是指這些廢除死刑的國家,就已經完全摒除了這個原始的慾望,而是他們用法治控制住了有時在殘暴的犯罪發生時,難免會爆發出來的原始慾望。
    於是問題重點在於,這個原始的慾望起源於何處?為什麼必須控制住這類的原始慾望。
    康德主張每個人都是自己的目的,都是自由理智的道德主體,不得成為他人目的的手段;但是他卻主張死刑,還說當一個小島要沉沒時,仍舊必須執行死刑。死刑是將道德主體完全抹殺的行徑,道德主體必須主張把特定人的道德主體消滅掉,這就是康德的矛盾所在。他主張如果牽涉到死刑,那麼大眾可以利用死刑來達成自己的目的,並將這個目的提升到絕對正義的地位,此際被大眾當成工具的死刑受刑人,其道德主體性,並不是他所關注的重點。
    康德到底什麼地方生病了?不,到底大眾什麼地方生病了?病到連有矛盾的論述都拿來合理化自己的行徑?
    其實,康德或大眾並沒有生病,而是不願意去談論自己理性的侷限。當踩到紅線的時候,人們並不是理智的,而是慾望的,而且當這個慾望牽涉到生存的可能性時,生存的慾望將會超越理性的需求。換句話說,當人們自認生存受到威脅,導致其生存的慾望特別強烈的時候,即必須藉著排除一些「非人」來滿足這個慾望。這就是「治亂世用重典」的原貌,人們藉著排除「非人」的作為,強化了內部的同一性或安全性,而死刑只是一個儀式而已,無關正義。這有問題嗎?當然問題大了。我們在消費死刑犯,則這種消費有問題嗎?
    首先,「非人」的定義並不明確,縱然儘可能限縮其範圍,但是難保不會擴張。其次,並不是殺了「非人」那麼社會秩序就會恢復,大家的安全就能夠獲得保障,這只是掩人耳目而已。最後,我們會假設只要把犯罪人殺了,那麼被害人的家屬就能夠滿足,殊不知仇恨不會因此而消失。結果,大家僅是藉著國家的暴力,挑選祭品,當祭祀的儀式結束後,假裝天下太平。這是人類古老的作法,也是個沒有進化過的社會統治手段。
    台灣這個社會在碰到尖銳而且必須解決的議題時,通常都是用激烈的手段,互相攻擊,甚至不惜製造對立、撕裂族群。在威權的時代,沒有足夠的能量來思考、反省這種作法的問題,但是在已經某程度自由化後,如果還不去思考這種作法會不會引導悲情的島嶼邁向沈淪一途的話,那就糟糕了。
    我們迫切需要和解,但是和解不是提出個會更加撕裂族群的議題所能夠達成的。或許有人會說,死刑是台灣的共識,贊成死刑不是撕裂族群,而是促進和諧共存的作為。然而,藍綠、外省本省、人與非人,這些都是切割,其間的差異僅在於深淺不一而已。換句話說,正如藍與綠的切割可以促成各陣營的團結一樣,切割人與非人的手法,只能促成「人」的團結而已,所殘留下來的一定是對於「非人」的仇恨。
    和解所需要的是絕非仇恨,而是寬容與理解。被譽為中世紀最後一位詩人,也是近代的第一位詩人的但丁在其鉅著「神曲」這個史詩中,表明了地獄與煉獄這兩個截然不同的境遇。在地獄中人們僅是單純的受苦而已,而且執法者或旁觀者甚至會陷入加擔痛苦的角色中,而在給與他人痛苦的過程中得到愉悅;反之,在煉獄中,人們會不吝於給予同情與協助,這樣受到痛苦的人以及其他的人才能夠得到救贖。
    台灣現在所缺的不是切割與仇恨,而是從來都沒有體驗過的寬容與理解。
    所以現在開始學習吧。深入理解死刑受刑人的生涯,在其成長歷程中,你一定會發覺那一絲難以抹滅的悲哀,此際你平常都不會感受到的悲憫將會露出綠苗。



    ******
    在六十歲又一天(雖然才過了二十分鐘)的現在,讓我用一位很〇〇的教授的波文,結束生日饗宴。要吐還是要笑,隨便各位。
    ------
    明天是茂師六十大壽。本來偶要親自填詞獻唱,上傳youtube,但是不會弄。只好請大家搭配下列曲子,恭祝茂師六秩誕辰快樂。
    李父紀念歌 -- 一日為師、終生為父
    我們李父,首倡傅柯,學生血如花,推翻了蟑螂,建設了玉皇,產生了豬狗派閥。性平新成,鳥事如麻,李父詳加計劃,重新踩死台大。
    少年事件法,監獄行刑法,真理細推求,一世的煙酒,半生的暴走,為法扶犧牲奮鬥。李父精神,永垂不朽,如同櫻花紅日,死亡之握長留。
    法界鼎沸,人步艱難,禍患猶未已;莫散了FB,休灰了PTT,大家要互相勉勵。李父諷言,不要忘記,革命尚未成功,豬狗仍須努力。
    http://www.youtube.com/watch?v=wArtznHD3Fo

    國父紀念歌的歌詞 戴傳賢/黎錦暉 我們國父,首創革命,革命血如花,推翻了專制,建設了共和,產生了民主中華。 民國新成,國事如麻,國父詳加計劃,重新改造中華。 三民主義,五權憲法,真理細推求,一世的辛勞,半生的奔走,為國家犧牲奮鬥。 國父精神,永垂不朽,如同青天白日,千秋萬世長留。 神州鼎沸,國步艱難,禍患猶未已;...
    YOUTUBE.COM


    -----
    預防下一個鄭捷 父母應該這麼做專訪青少年問題專家 解讀捷運殺人案
    撰文 / 何欣潔
    出處 / 今周刊   910期
    2014/05/29
    • 預防下一個鄭捷 父母應該這麼做
    預防下一個鄭捷 父母應該這麼做
    1
    不到一周,台灣與美國相繼發生青年隨機濫殺民眾事件,日本也有青年持鋸子砍傷偶像藝人團體。青少年真的是不定時炸彈嗎?他們內心真實的聲音是什麼?我們該如何從這些事件中學習,阻止日後再度發生悲劇?
    台北捷運發生隨機殺人造成四死二十四傷事件,震驚社會。不但通勤族人心惶惶,警方向媒體透露,家境優渥的殺人犯鄭捷,平日沉默寡言,卻「沉迷暴力電玩」的細節,也讓許多父母焦急地探問:如果我的孩子也愛打電動、不知如何與外界溝通,甚至出現反社會傾向時,我該如何處理?

    《今周刊》訪問兩位青少年問題專家:協助許多青少年走出憂鬱、自殘、傷人困境的心理醫師王浩威;大力推動《少年事件處理法》修正,協助「犯了錯的孩子」走出迷途的台大法律系教授李茂生,為父母、師長提供意見。

    心理醫師王浩威:
    當發現孩子「進不去」這個社會
    第一步先放下緊張


    現在很多小孩子都覺得自己「進不去」社會,我們社會的排他性越來越強,很多人被排除在外面。「進不去」的人們,也許是被排擠;但有些時候,社會沒有排擠他,是他自己感覺自己進不去。無論如何「進不去」的人,有一天會找到一個方式,讓社會看見他、聽見他。

    電玩只是孩子逃避的去處

    事發之後,大家把焦點放在鄭捷平日愛打電動玩具,認為是電玩害他犯錯。事實上,這些「進不去」的人,自然會找一個地方待著,電玩只是他躲進去的地方,不是電玩讓他變成這樣。

    三十年前,台灣還沒有電玩的時候,這些人會躲在其他地方;三十年後出現了新的事物,這些人會躲到另外那個地方去。所以,重點是這些「進不去社會」的人,我們該怎麼對待他,而不是把焦點放在電玩上。

    現在,很多父母都很焦慮,頻問「父母該怎麼做?」「是不是該帶小孩去看醫生?」事實上,父母越想問這些問題、越想知道自己該採取什麼措施,都會讓他們更傾向把小孩緊緊抓住,進而採取更多禁止措施。 
     如此一來,社會上每個家庭都越來越傾向自我保護,排他性也隨之增強;在捷運列車、月台上安排警察駐守,也會發生類似的效果,社會越傾向保護、管束,只會讓孩子更「進不去」這個社會。

    父 母該怎麼辦?最好的方法就是:要學著放手,讓孩子自己去闖,你越是保護他,他越無法進入社會。從初步看到的資訊,鄭捷是一個家境非常好的小孩,也許就是家 境太好了,這我們不確定,但無論如何,父母一定要放下自己的緊張與焦慮,小孩才能找到自己的方式與社會互動,也才能成為「進得去」社會的人。

    舉例來說,現在父母提到社會,好像覺得那像個危險的叢林一樣,不願意讓小孩踏進去。但這個「叢林」真的危險嗎?原住民部落不就讓小孩進叢林去學習、歷練嗎?這叢林是很溫和的,你放手讓他去闖,他才能學會如何在叢林裡生存,也才不會成為一個「進不去」社會的人。

    二 ○○八年,日本東京秋葉原也發生隨意殺人事件(編按:犯人是二十五歲的派遣工加藤智大,駕駛卡車進入秋葉原後,開始揮刀砍殺路人,造成七死十傷)。事發之 後,日本開始探究無差別殺人者的心理狀態,認為社會發展的狀態讓人變得「透明」,許多人覺得自己不被看見,最後用這種方式爆發出來。

    所謂「透明」,就是人們感覺到:社會的眼睛只看得見我的地位、名聲或成就,你看不見我這個人,換句話說,他覺得社會上只有那些有權力的人才會被看見,而自己是不被看見的。

    這次事件之後,可以感受到台灣與日本有越來越類似的社會結構,感覺到自己變「透明」的人也許會越來越多。
     更多限制反而強化排他性

    前一陣子的學運,就可以從街頭上的年輕人感受到一種心聲,也就是「你看見我吧!聽見我吧!」一種渴望自己的存在被看見的感覺。但我們的總統竟然回應說:「年輕人的心聲我有聽到,也很願意聽,是林飛帆、陳為廷(學運領袖)不願意來跟我說話。」這實在是很不好的回應方式。

    總而言之,還是希望我們的社會、父母,不要因為過度恐慌,就把家中的孩子或年輕人越管越緊、加諸更多限制;放他們去社會上真實地感覺、碰撞,就是最好的方法。

    再次強調,一個過度保護自己的社會,也會是一個「排他性」越來越強的社會,只會造就更多像鄭捷一樣,無法進入現實社會的人,絕對不是解決事情的好方法。

    台大教授李茂生:
    每人都有反社會傾向
    關鍵在如何導引


    父母親的心態要正常!你要知道,小孩若有反社會性格,並不是一件壞事。愛因斯坦是不是有反社會人格?希特勒是不是有反社會人格?同樣是反社會人格,為什麼有人變成愛因斯坦、有人變成希特勒?

    這 不是一個遺傳問題,也並非某一個人天生就為惡魔的問題,我們每一個人,或多或少都有反社會的傾向,關鍵是父母親在發現小孩有反社會人格跡象:不願意或無法 遵守社會規範、對某些事物異常執著(可能是特別愛打電玩,也可能是熱愛研究蟑螂)時,有沒有順著他的性格,順著他的「偏差」,去認識他、了解他的與眾不同 之處,而且與他溝通?

    培養自信 怪胎變奇才


    如果父母願意花時間去肯定小孩,發現他的優點,而不是壓抑他,他就有自信面對社會,不會受到傷害,進而走上正確的道路。 
     學校老師、同學也必須多花一點力氣,養成「容忍異端人格」的習慣,而不是把這樣的同學排除在正常班級之外、認定他是怪胎,而是要認識他,甚至欣賞他作為一種與眾不同的人。

    舉一個例子,台灣教育界最近很喜歡談ADHD(過動症)。我有一位朋友,他的孩子很有反社會、跟父母與學校作對的傾向,老師就來建議父母,應該帶他去做ADHD的檢查,然後吃藥。

    我 就跟這位父親說,那藥一吃下去,這孩子就完了!他會昏昏沉沉、整個人像被抽乾了一樣。你的孩子,一定有非常優秀、過人的地方,你順著我說的話去做,去待在 他旁邊、好好認識他,看他到底「怪」在哪裡、優秀的地方又在哪裡,引導他發揮天賦,他會比任何乖巧的孩子都表現更突出。

    這位爸爸相信了我的話,開始了解他、肯定他,後來這個孩子,因為父母的肯定,長出了第一層的保護機制,他活得很有自信,不會受到外界的傷害,現在在某個領域表現非常突出,老師跟同學也都嚇一跳,「原來你這麼厲害」,另眼相看。

    這種帶著反社會色彩的孩子,如果能夠順著以上過程,找到與這個社會相處的方法,他可能會是大放異彩的天才,成為優秀的學者、科學家、藝術家,像貝多芬、尼采,這些人才是推動社會前進的動力,作品會流傳一、兩百年都還影響後世。

    忽視存在 孩子變惡魔

    反之,如果父母不願意了解他,反而去壓抑他那份過人的「執著」,他就會變得沒有能力應對這個世界,覺得自己變得「透明」而不被看見。

    變得透明的孩子,他會感覺到自己發出的訊息,沒有人能回應,他會變得恐慌,覺得他人的眼光彷彿都穿透身體、看不見自己,最後發展出一套異常的為人處事方法,去證明自己的存在,悲劇就會發生。 
     事發後,鄭捷父母出來道歉的說法,是很不負責任、不好的作法;聲明說「我們家被毀了」、「怎麼賠也賠不起」,還是在想社會對他求償的事情。沒有去反省鄭捷的成長歷程中,究竟父母、老師、社會做錯了什麼,鄭捷又經歷了什麼,這些沒人想了解,是一種糟糕的作法。

    希望社會不要再汲汲營營在「揪出惡魔」,然後極力把他排除,讓這些孩子走上「有路無厝」的處境,只能在路上一直跑、一直跑,卻無處容身。


    從校園到電影院,都暗藏殺機
    —近7年全球重大隨機殺人事件

    捷運車廂殺人
    2014年台灣台北 大學生鄭捷在捷運板南線上揮刀隨機砍殺乘客,造成4人死亡、24人受傷,為台北捷運首宗無差別殺人事件。

    闖入小學槍殺
    2013年美國康乃狄克州 亞當‧藍扎(Adam Lanza)持步槍闖入新鎮桑迪胡克小學,槍殺造成20名學童及6名教職員死亡、1人受傷,為美國史上死傷排名人數第二的校園槍擊案。

    電影院裡開槍
    2012年美國科羅拉多州
    丹佛市 蝙蝠俠電影《黑暗騎士:黎明昇起》首映時,持槍男子霍姆斯(James Holmes)在電影院內向觀眾開槍,造成12人死亡、58人受傷。

    假扮警察射擊
    2011年挪威烏托亞島 持槍男子布列雷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假扮成警察,朝島上參加挪威執政工黨青年團營隊的人群射擊,造成69人死亡、66人受傷。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挪威死傷最慘重的槍擊案。

    鬧區揮刀砍人
    2008年日本東京秋葉原 派遣工加藤智大駕卡車闖入秋葉原鬧區,下車揮刀砍人,造成7人死亡、10人受傷。 
     為日本近30年來隨機殺人事件中,傷亡最多者。

    捷運車廂殺人
    2014年台灣台北 大學生鄭捷在捷運板南線上揮刀隨機砍殺乘客,造成4人死亡、24人受傷,為台北捷運首宗無差別殺人事件。

    闖入小學槍殺
    2013年美國康乃狄克州 亞當‧藍扎(Adam Lanza)持步槍闖入新鎮桑迪胡克小學,槍殺造成20名學童及6名教職員死亡、1人受傷,為美國史上死傷排名人數第二的校園槍擊案。

    電影院裡開槍
    2012年美國科羅拉多州
    丹佛市 蝙蝠俠電影《黑暗騎士:黎明昇起》首映時,持槍男子霍姆斯(James Holmes)在電影院內向觀眾開槍,造成12人死亡、58人受傷。

    假扮警察射擊
    2011年挪威烏托亞島 持槍男子布列雷克(Anders Behring Breivik)假扮成警察,朝島上參加挪威執政工黨青年團營隊的人群射擊,造成69人死亡、66人受傷。是第二次世界大戰後,挪威死傷最慘重的槍擊案。

    鬧區揮刀砍人
    2008年日本東京秋葉原 派遣工加藤智大駕卡車闖入秋葉原鬧區,下車揮刀砍人,造成7人死亡、10人受傷。為日本近30年來隨機殺人事件中,傷亡最多者。

    整理:何欣潔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