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年9月6日 星期二

王拓(1944年-2016年)

民進黨代表為王拓棺木覆蓋黨旗。(民進黨提供)

民進黨代表為王拓棺木覆蓋黨旗。(民進黨提供)


2016.9.6

Windson Chen 溫紳

緬懷「先行者」作家王拓 ( 綠色短評/ 溫紳 )
記得王拓生前曾自況:「最想做學者、作家, 最羨慕從事文學又可以把政治搞好的人...」「政治並不是我的最愛,是無奈,是生不逢時, 生在一個思想要不斷被檢查的時代...」
這位不幸「生在思想要不斷被檢查的時代」的鄉土派知名作家, 雖然打從從心底吶喊「政治並不是我的最愛,是無奈,是生不逢時」 ...但卻在青壯之年走上了政治不歸路,由於參與「美麗島事件」而坐了四年八個月的政治黑牢( 原判有期徒刑六年 )。出獄後,先是參與工黨創建。 隨後轉入民進黨, 同時還出人意表參選了基隆市長,其結果當然是落敗。後來,在中央民代全面改選中居然贏取國代席次, 沒料到中途又請辭國代再角逐基隆市長,可惜還是飲恨敗北 ! 民進黨遂提名其為擔任不分區立委,任滿後再如願以償選上立委 ! 並接踵蟬連兩屆,憑藉四連霸資歷,儼然成為立院黨團核心要角, 後來...還入閣接掌「本業」的文建會主委。政黨輪替後, 再臨危受命出任民進黨新主席蔡英文的秘書長,直到隔年底穩住陣腳才卸任,任內竟讓跌入谷底的 在野黨得以翻身,厥功至偉 。
當王拓在黨政界叱吒風雲三十餘載之際,外界甚難想像原名王紘久的書生,過往還曾任政大中文系的講師,即使出獄後的初期也是擔任《文季雜誌》 總編輯的王拓,他在文壇實乃始終有其一席之位,這當然是源自被稱為鄉土派文學家的他,早已出版過《金水嬸》《望君早歸》以及獄中力作《 牛肚港的故事》《台北 台北》等小說集,前者所發表的《金水嬸》(一九七五年)、以及兩年出後版《 望君早歸》等書,竟引起國民黨當局的注意。當年的王拓早與黃春明、楊青矗及陳映真等人,旋被「中央日報」總主筆彭歌、御用學者余光中、台大文學院長朱炎教授等人直接點名 ,掀起了沸騰一時的「鄉土文學」論戰風波!
國民黨發動公然大加撻伐動作,恰好選在台灣召開「 第二次全國文藝會談」十天前發難, 顯然呈現出山雨欲來風滿樓氛圍,但王拓不為所懼,當下馬上回敬發表「 擁抱健康的大地 ~~ 讀彭歌先生『不談人性,何有文學』的感想」;孰料,竟因此遭到五十餘篇文章圍剿,筆戰持續進行一年多,連撰寫《 台灣文學史綱》的葉石濤老作家也加入論戰,其實,「鄉土文學」之所以沸騰, 主要是與當權派的既得利益者受不了鄉土文學作家慣用「買辦」「 洋奴」「殖民地文學」來形容所致, 因此導致「鄉土文學」 被冠上「敵人迂迴的利用工具」大扣紅帽子! 不但使王拓捲入筆戰,同時也迫其一度棄筆從政,「換跑道」以爭取台灣人出頭天。
今日才辦告別式的王拓,同黨立委稱他簡直是「黨的防腐劑」,也有人尊奉「民主前輩。在威權時期民主壓制的時候, 王拓能為民主來發聲,非常讓人緬懷和敬佩」, 就連國民黨主席也都由衷感嘆他「是一個非常感性, 也執著於追求實現自己理念的人」,而小英總統則發文指出「民進黨在那個處境艱危的時刻,王拓本來已決定離開政壇,回到文學領域深耕, 卻決定扛下黨祕書長的重任」。
王拓身後雖未克如願以償重返文壇,只留下「最羨慕從事文學又可以把政治搞好的人...」遺憾,但其目睹了民進黨終於歷盡艱辛而「 完全執政」,相信必然是...一路好走

黃武雄
今日摯友王拓告別式,我不參加儀式,只在心中送別。
/老雄
~~~~~
王拓- 维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书
https://zh.wikipedia.org/zh-tw/王拓
王拓(1944年1月9日-2016年8月9日),原名王紘久,生於日治台灣臺北州基隆市八斗子(今台灣基隆市),臺灣鄉土文學作家、政治人物。在黨外時期開始參與台灣民主 ...
~~~~
吳念真:我們從小看的小說,故事背景都是中國大陸。等到有了黃春明、陳映真,王禎和、王拓……立刻引起當局注意,打壓本土作家的鄉土文學論戰就來了,有人甚至惡意把這些以本地為背景的作品歸類為和共產黨等同的「工農兵文學」。


 台灣鄉土文學作家、也是美麗島時代的民主運動參與者王拓於八月九日去世,享年七十二。原名王紘久,二次大戰終戰前夕出生於基隆八斗子漁村。父親早逝,家境清貧,半工半讀完政大中文研究所。他曾說因為受到保釣運動洗禮而開始關心土地,開始去瞭解家鄉八斗子的的人與事,去寫這些鄉親的故事。
投入黨外,青瞑不驚銃
「透過實地上山、下海的經驗,我開始檢討自己。」王拓曾回憶說:「當時覺得當然台灣要革命,所以我瞧不起那些要從事選舉的人,我認為這是改良主義,只會延長腐敗統治者的壽命。」一九七七年因為參與了鄉土文學論戰,而開始感受到國民黨政權打壓圍剿。原本在政大擔任講師,結果被解聘;想寫文章,但園地都被封殺。當時只能在沒有稿費的左派刊物《夏潮》寫稿,「那個時候有拿到稿費的就只有中國時報,但不能用『王拓』的本名發表文章;而聯合報不會登我的東西。」王拓說,他對社會問題越瞭解,卻愈覺得文學無力。「大家都稱讚《金水嬸》寫得很好,但是看的人有多少?一年出兩版,兩版就只四千本;但康寧祥在台北橋頭演講──夭壽!一場就有兩萬人!颱風天,還沒有人走掉!」雖然嚮往革命,但也愈覺得台灣沒有革命的條件,於是無路可走的王拓參選,他相信這是比文學更快的傳播改革信念方法。投入了黨外運動,在美麗島事件演講中擔任司儀,最後被判刑六年。從一個滿腔熱血的文藝青年、關懷社會、投入黨外運動、親身體驗到什麼叫做白色恐怖,最後鋃鐺入獄。王拓說,他不是因為勇敢,而是因為「青瞑的不驚銃」,其實自己是很怕死的。
統治者為何逼人上梁山?
王拓自述從文學走上政治這條不歸路,其實是不少在白色恐怖、威權統治下生存的人都曾有過的經歷。一個獨裁政權同時握有蘿蔔與棍子,當你不願就範、被韁繩套住乖乖啃蘿蔔時,獨裁者就用盡各種方式羞辱你、孤立你,把你從社會脈絡中分化出來,讓你無援無助。也許有人會懷疑,統治者這種作法是明智的嗎?這不是在逼人上梁山、為自己製造更多敵人嗎?黨外運動的參與者很多不都是飽受打壓?被驅出黨國體制(張俊宏、許信良)、被趕出學校(陳鼓應)、被放逐海外(張燦鍙)……。這些人被逼著走頭無路、造反起義,最終把統治者趕下台了。......【顧爾德專欄】主子與奴隸的鬥爭2016-08-10 12:30


今天杭之來訪 他心情不好 因為他的好友王拓先生過世了
約十年前 王拓先生在永和社區大學開課 主題可能是『政治與文學』學員幾乎讀遍台灣的政治小說
他還找陳芳明教授等來客座
真是盛會
安息
晚餐跟一位410教改的幹部談 王拓先生對他們幫助很大

------
王拓回應:「我們家從福建遷移來台已經有三百多年的歷史,在這段漫長的歲月裡,我們的祖先一代接一代在這塊土地上不斷辛勞地、勤懇地、滿懷期待地工作者,在這塊土地上播下愛心和希望,並且用血、用汗,甚至用淚水來灌溉她、照顧她、呵護她,就像一個忠實的園丁對待他的田園,……我們是兩腳深扎在這塊土地上的一群人,死了也還在這塊土地上,和這塊土地合而為一、混為一體。所以,……我們願意流汗、流血;為她,我們甚至可以死!因為沒有這塊土地就沒有我們、沒有我們的子孫、沒有我們的一切!」
"......論戰帶給王拓的,不是文學創作的陽光大道,而是他的文學觀背後的「社會參與」的實踐行動。他投入黨外民主運動,先是走進黨外雜誌的陣營,投入選舉,1979年,也因為高雄美麗島事件被捕,判刑六年。獄中先後完成兒童故事多篇及長篇小說《牛肚港的故事》、《台北,台北!》。1984年底出獄後,雖未忘情於文學,曾短暫出任過《文季》總編輯,《人間》雜誌社社長,撰寫散文、評論,並多次參與選舉....."





Fang-Ming Chen
[懷念王拓]
王拓在美麗島事件出獄後,第一次出國訪問。第一站就是加州的聖荷西,他投宿在我家。那時我正在編輯《台灣文化》,也開始研究台灣文學。他到達時,我拿出所有他寫的小說,請他為我簽名。
從來沒有一位美麗島事件的受難人,像他那麼開朗。他說話好像機關槍,連續不斷,而且笑口常開。記得他在我的餐桌上簽名時,頗覺詫異,怎麼可能在海外有他完整作品的收藏。我說,讀台灣文學已經遲到了,必須快馬加鞭。

他很大方,每本書都寫下八個字:「無慾則剛,有容乃大」。這幾本藏書,現在都存放在政大台灣文學研究所圖書室。今天我特地去借出來看,一時之間所有的情緒都湧上來。前天,他心肌梗塞走了,沒有留下任何遺言。
我在民進黨時期,在中央黨部常常與他見面。記得那幾年大家都很忙,能夠談話的時間不多。他在永和社會大學開課,還特別邀我去演講 (sic)。他是大開大闔的人,絕不拖泥帶水。能夠與他並肩投入民主運動,是我最珍貴的記憶。
只大我三歲的王拓,是鄉土文學運動的健將。我在《台灣新文學史》形容他是人道主義者,這是我讀了《金水嬸》之後的最深刻印象。我最後一次與他見面,是去年在尉天驄老師的討論會。他出現時,仍然笑容滿面。他與尉老師都是《文學季刊》的重要寫手。現在他突然走了,我深深記住他留給我的諍言:「無慾則剛,有容乃大」。

 ------
追憶一個時代 - 紀念王拓

.......出版《金水嬸》、《望君早歸》,文學評論《張愛玲與宋江》、政治評論《街巷鼓聲》、《民眾的眼睛》,充滿正義感的王拓,因美麗島高雄事件被判刑六年。監禁四年後,假釋出獄,見證了黨國時代戒嚴統治的歷史。出獄後的王拓,曾參與工黨的創黨,後來加入民進黨。他參加過基隆市長選舉。當選過國大代表,兩任立法委員,並曾出任文建會主委,卸任後在永和主持社區大學,邀我去授課。2008年,民進黨失去政權後,他在蔡英文出任主席時,以祕書長職務輔佐黨務。
我最近一次看到王拓,是在今年五二○的總統就職國宴晚宴。同桌的我們不談政治而談文學。對於我持續不輟寫作,不斷出版新書,他相當羨慕。他也為再投入寫作懷抱著積極心。文學與政治,有關連但互不從屬。我一直希望文學更為介入,但文學應為文學。如猶太裔前蘇聯流亡美國的詩人布洛斯基所說:「詩人應干涉政治,一直到政治停止干涉詩為止。」常記在我心裡。多麼希望看到王拓新計畫的實現。我們的社會已有許多人投入政治,現在是希望更多人耕耘文化、播文學的種子的時候了。
.......王拓在美麗島高雄事件的審判答辯,從容地說:「被逮捕後,我看了一本托爾斯泰寫的《復活》。書中描寫法律的不公平。希望法官要有良心和正義感。不要使無辜的人民去過痛苦的生活。歷史必定再做一次審判。檢察官難道對歷史、對後世的人毫不畏懼嗎?」
~~~~~
陳文彬貼文
陳文彬新增了 10 張相片 — 與 Stone Wang 。
17小時
我很謝謝彰化縣文化局的同仁們,特別是圖書館、圖資科的夥伴。他們在短短四天的時間,籌備推出了「紀念王拓主題書展」。這個主題書展蒐集了作家王拓所有作品,包括我在拓哥辦公室時幫拓哥出版的「咕咕精與小老頭」、「小豆子歷險記」這兩本書是我在整理拓哥書堆時發現的手稿。1979年王拓因美麗島事件被國民黨逮捕入獄,獄中他最摯愛的母親過世,天人永隔卻無法奔喪。悲傷的王拓在獄中把水桶倒過來,坐在地上寫了這兩本童書。我看完他的手稿後很感動,說服他出版,後來交給人本教育基金會出了這兩本書。而另外一本皺皺的、浸了水的「牛肚港的故事」也是我在整理拓哥書堆時找到的。拓哥告訴我說,這是他在獄中的作品,出獄後沒人敢出版政治犯的著作,於是他自費出版印刷成冊。只是在缺乏通路跟當年戒嚴恫嚇下,這本成了拓哥家囤積最多的書,換句話說也就是市場最罕見的一本書。我跟拓哥要了這本泡水、皺掉的書,他問我為什麼不挑好一點、乾淨點的書(反正還有那麼多)。當時我也不知道為什麼,就只是喜歡這一本。最近為了籌備拓哥書展,我從書架上取下這本書凝視許久,眼淚不禁滴了下來,我很想告訴拓哥,這本泡了水、皺掉的書其實很像您。它被綁在一堆書的最前面,幫後面的書承受苦難,溼了、霉了、繩子束緊了、受苦的永遠就是排在前頭的這一本書。我很難過這麼多年後,竟然才看懂這麼一點點道理,想要打電話告訴拓哥,才發現這個號碼再也無法回應了-------------。
紀念王拓主題書展-----彰化縣立圖書館1樓
即日起每天早上9:00~21:00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