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1日 星期四

林義雄(4):台灣吃了定心丸。別對不起林義雄(江春男)感謝你!台灣人!──為停止禁食敬告親友 ;;退黨聲明2006:「豈是腸枯無熱淚,願留他日潤蒼生」;〈悲歌為林義雄作〉 /楊牧(1980)



江春男:台灣吃了定心丸

林義雄回來了,台灣吃了定心丸。


林義雄結束禁食,反核群眾停止遊擊式抗爭,社會秩序可望迅速恢復,大家都鬆了一口氣。因為群眾隨時包圍國會,威脅立委,製造社會不安,林如繼續絕食,情況只會更加惡化。

太陽花學運完美結束,讓無數人看到台灣的希望,對年青一代充滿信心。但跟著上演的反核示威,氣勢顯得相當虛弱。接著公投盟發動的抗爭,像沒有組織的都市遊擊隊,連反對黨也退避三舍,台灣天空好像鳥雲罩頂,一片灰暗。

此時,林義雄因住院調養,媒體焦點全部轉移到這些亂象,如再鬧兩天,民意必定大翻轉,到時候,林義雄絕食所塑造出來的悲壯氣氛,將被侵蝕殆盡。這些人拿著林的旗號,打自已的仗,其實在用力破壞林的理想形象。

林義雄是義人,不是聖人,他也會犯錯,但有人質疑他為何阿扁八年不絕食,現在才絕食,他們不了解絕食要有許多客觀條件,其中最重要的一條必須訴求廣大民意的支持 。

當年反核尚未形成民意主流,民進黨又是少數政府。林義雄只好以千里苦行,來爭取社會理解。如今反核已成主流,國民黨又全面執政,反核的客觀條件己經成熟,只剩最後一里路,他的絕食才有正當性,他的反核才有可行性。

群眾運動也是如此,必須向社會訴求可行性,正當性和合理性。但是,群眾運動有太多陷阱,很容昜互相綁架,因義氣相挺,而無限上綱,出現盲動主義。一旦激進化,失去民眾支持,很快被社會丟棄,這時國家暴力以公權力出來維持秩序,會受到民眾歡迎和喝釆。

他在的時候,不知他的重要,只差一點快要失去他,才知道他的重要。現在林義雄回來了,台灣吃了定心丸。





民進黨前主席林義雄為表達停建核四訴求,展開無限期禁食行動,今天已進入第9天。林義雄下午發表公開聲明表示,核四既已決定停工,只要不再復工,那麼「停建核四」已不是議題,「為了回應台灣人民的真摯關愛,義雄決定停止禁食」。(政治中心/台北報導)

以下為林義雄聲明全文

感謝你!台灣人!──為停止禁食敬告親友 


敬愛的親友,

義 雄自四月十五日宣布禁食、懇請台灣人民「採取各種積極有力的方法,共同來敦促權責機關『停建核四』」以來,半個月中,全國各地成千上萬、識與不識的親友, 都熱烈地給予關懷和聲援,甚至為我的健康而憂心。廢核團體、公民社團更竭盡全力舉辦各種活動,也獲得許許多多新一代公民積極參與,甚至堅毅地承受國家暴力 的兇殘對待,只為了展示強烈的停建核四意願。政治團體也不落人後,民進黨蘇主席四處奔波,尋求停建核四方案的共識;國民黨內的良知之士,也以言詞或行動呼 應反核四的訴求。這一切愛護鄉土的熱忱以及對我的關愛,使義雄深深感動和感激。

面對這廣大、前所未見的「停建核四」的呼聲,當今的掌權者 首度在民意壓力下宣佈「核四全面停工」作為回應,這可以說是反核運動的一個階段性成果。但掌權者卻又心不甘、情不願地大玩「停工」不是「停建」的文字遊 戲,企圖迴避立院監督、留下伺機續建的伏筆。對「落實民主」的訴求,則以拒修公投法橫加蔑視,其冥頑不靈的程度,更使我們明白:廣大人民持續的、堅定的抗 爭,已是未來唯一的道路。

從服貿到核四,掌權者的所作所為,都遭致公民社會的強大反抗,甚至鄙夷不屑。任何稍具政治觀察力的人,都可以看 出當今掌權者,只是一個僅有少數扈從、處處與民為敵的獨夫。對這樣的掌權者,我們實在不必妄想他能作出什麼符合台灣民意的好事。我們必須努力的是,阻擋他 繼續戕害台灣的民主,出賣台灣的主權。

近幾個月的各種抗爭行動,可以看出台灣人民已經普遍覺醒。如果能將這覺醒,以有效的組織和適當的方 法加予鍛鍊,就能增進人民的主人意識,提高大眾抗爭的能力,成為一股沛然莫之能禦的人民力量。有了這股力量,當今掌權者的伎倆將無所施展,更可確保未來台 灣不會再出現藐視民意的獨裁者。

人民力量的培養,需要決心、意志和勇氣,也必然會犧牲個人的時間、精神和私慾享受。這當然是漫長而艱辛的一條長路,但在近期中,我們可以努力做好以下二件事:

一、用心花時間和精神,鍛鍊自己的抗爭能力:與有心捍衛台灣民主和主權的人民積極互動,一起砥礪心志、切磋抗爭方法、培養互信與感情,俾具備更強的能力,來做更有效的抗爭行動。

二、以下列活動,實地鍛鍊抗爭能力:
  1. 要求立法院補正「公民投票法」:包括提案連署門檻過高、投票結果計算不合理、審議委員會的設置……等等。
  2. 阻止立法院通過「自由經濟示範區特別條例」。
  3. 召開全國「公民憲政會議」,推動修憲。
  4. 在今年的七合一選舉和來年的立委、總統選舉時,要求候選人承諾促成非核家園。
  5. ……等。

核四既已決定停工,只要不再復工,那麼「停建核四」已不是議題,反核人士大可進一步致力於核一、二、三廠的準時除役;熱愛台灣的廣大人民更應專注於台灣民主及主權的維護。

義 雄對於當今的掌權者本無任何期待,因此不屑對他有任何請求。所以禁食的目的是在「懇請台灣人民以積極有力的方法」展現力量。半個月來,台灣人民的優異表 現,已屬空前未有,實在使人感動和激賞,更使義雄深深感激。為了回應台灣人民的真摯關愛,義雄決定停止禁食,並誓願以餘生與台灣人民共同盡力維護台灣的民 主和主權,並在其再現危機時,奉獻一切,與所有台灣人民共同奮鬥。

再一次感謝親友的關愛和支援。

敬祝
 平安

林義雄 敬上
2014.04.30





別對不起林義雄(江春男)2014年04月30日


林義雄的禁食超過一個禮拜,體力已經到達極限,正在與生命最後搏鬥。馬政府的反應冷淡,反核人士的怒火難消,公投盟發動包圍立法院,逼迫立委回去開會,與警方發生衝突。但這種策略和目標混亂的活動,顯然逐漸失去社會同情。

蔡丁貴在立法院大門紮營數年,為公投反核而奮不顧身,毅力驚人,他在太陽花期間的幕後表現,贏得學生更多尊敬。但是搞示威運動,不能憑血氣之勇,必須要有計劃、策略、指揮和紀律,否則一出亂子,很容易得到反效果。
示威激化民意反彈


禁食是對身心的殘酷試煉,林義雄的感召力,不只來自他的獻身,以及無私與謙卑的人格,更來自不抵抗和非暴力手段。他的做法符合甘地對「真理與堅持」的原則:放下憤怒,不羞辱對方,不要公開爭執,靜默與尊嚴等等。

國民黨採取以拖待變的策略,雙管齊下,希望化解反核壓力:一方面,以新包裝推出舊產品,讓民眾以為政府做了讓步。另一方面,群眾運動容易疲軟,而且物極必反,示威活動一旦激進化,民意很快就會擺回來。

反核不是一衝就有,包圍立法院阻止立委離開,能達到什麼目標呢?要支持林義雄,就不能違背他的精神和原則,不幸的是,有人奉他的名,卻故意不遵守他的道,做了會讓他傷心失望的事,減損了公投反核的民意基礎,他們對不起林義雄。


廢核需要更大覺醒


林義雄為了終結核四,正走向生命懸崖,這樣的告別,留給無數人太多痛苦,且可能催生不必要的恨,而這正違背他所獻身的和平價值。終結核電,不是靠一人之生命,它需要更大的覺醒,更多的社會參與。
祈禱上天,讓林義雄留下來,跟大家一齊守護家園。





林義雄退黨聲明
親愛的同志:平安!義雄自十九歲起研習法律,二十六歲起執律師業,迄今已四十年;三十五歲起參與政治工作,如今匆匆也已三十年。


其間曾鐵窗幽居苦讀四年半,負笈遊學美、英、日六年,專研政府組織與政治運作,可說大半生浸淫於法律、政治且略有所得,因此對於自己的法政見解,即使與一般學者專家有所不同,亦常敝帚自珍,不敢隨意苟同流俗。


關於政黨,義雄認為理想的民主國家的政黨,應該有如下特質:


一、政黨是一群志向相同的人協力爭取政治權力及地位,並藉著爭取到的政治權力及地位來實現社會正義的團體。所以參與政黨的人,以有心辦理黨務或代表政黨爭取公職的人始有必要。


二、一般人民應站在國家主人的立場,對各式各樣的政黨隨時保留選擇支持或拋棄的超然地位。所以政黨只有一時的支持者,而不必有永久的黨員。否則一般人民分別成為各個政黨的黨員時,各政黨就形同人民相互對抗的集團,而人民也失去了主人的超然地位。


三、政黨依附國家而生存,所以政黨的目的應在促進國家的政治進步。政黨應認定其他政黨是促進國家進步的同工。所以對於他黨都應視為友黨,不應為了爭奪政治地位及權力而捨棄國家的利益,更不應互相仇視、敵對。


我 本著這樣的信念於公元一九九四年加入民主進步黨。入黨之後,承蒙全體同志愛護提攜,於一九九五年擔任本黨第三屆立委選舉總指揮,一九九六年起擔任首席顧 問,一九九八年承同志厚愛,惠賜高票而擔任第八屆黨主席並在任內擔任第十任總統選舉總指揮,幸能不辱使命而於公元二千年完成政黨輪替之民主重大工程。


自 二千年黨主席任滿卸職後,我已無意從事黨務工作。至於競選公職,以近年來台灣的選舉情況來說,代表各政黨的候選人,大多數會夥同該黨之公職人員,舉辦所謂 造勢大會,或刊登巨幅廣告號召自己的黨員及支持者,一起來批評痛罵,甚至於誣蔑其他政黨及其候選人,並無理性的政策辯論。所以每一次選舉,幾乎都讓台灣的 族群更加分裂,階級更加對立,選後仍然互相仇視、惡鬥,使整個國家和社會陷入紛擾不安。我既已無意從事黨務工作,也不願代表任何政黨競選公職,所以作為民 進黨黨員已無任何意義,因此選擇作為一個超然的民主國家的主人,從此不再附屬於任何政黨。但多年來同志的支持鼎助,恩義難忘,今後雖非同黨,仍然深願能因 同胞之情愛,在維護台灣主權、民主進步的路途中,互賜關愛提攜,並肩同盡心力。


東風送暖,寒天將盡;在人生旅途中,我時而駐足凝視野花的 綻放,時而踏著普照一切的陽光疾馳,任天上雲舒雲捲,心中則無風無雨也無晴,夢魂所繫,唯婆娑之洋、美麗之島與同志之音容而已。今將離別,難免感傷,然哭 啼拉扯,終是小兒女態,故強忍滿眶淚水,謹借先賢名詩兩句明志並與各同志互勉:「豈是腸枯無熱淚,願留他日潤蒼生」。謹祝身心愉快林義雄敬上。」

























〈悲歌為林義雄作〉 /楊牧(1980)




   遠望可以當歸 ──漢樂府




  1







逝去的不祇是母親和女兒

大地祥和,歲月的承諾

眼淚深深湧溢三代不冷的血

在一個猜疑暗淡的中午

告別了愛,慈善,和期待

逝去,逝去的是人和野獸

光明和黑暗,紀律和小刀

協調和爆破間可憐的

差距。風雨在宜蘭外海嚎啕

掃過我們淺淺的夢和毅力




逝去的是夢,不是毅力

在風雨驚濤中沖激翻騰

不能面對飛揚的愚昧狂妄

和殘酷,乃省視惶惶扭曲的

街市,掩面飲泣的鄉土

逝去,逝去的是年代的脈絡

稀薄微亡,割裂,繃斷

童年如民歌一般拋棄在地上

上一代太苦,下一代不能

比這一代比這一代更苦更苦




  2




大雨在宜蘭海外嚎啕

日光稀薄斜照顫抖的丘陵

北風在山谷中嗚咽,知識的

磐石粉碎冷澗,文字和語言

同樣脆弱。我們默默祈求

請子夜的寒星拭乾眼淚

搭建一座堅固的橋樑,讓

憂慮的母親和害怕的女兒

離開城市和塵埃,接引

她們(母親和女兒)回歸

多水澤和稻米的平原故鄉

回歸多水澤和稻米的故鄉

回歸平原,保護她們永遠的

多水澤和稻米的平原故鄉

回歸多水澤和稻米的

回歸她們永遠的

平原故鄉。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