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年5月29日 星期四

蘋論:大一中架構關鍵在北京;難被台灣中國接受(魏千峰)、余紀忠、「我們的呼籲」施明德、程建人、蘇起、陳明通、洪奇昌、焦仁和、張五岳




現在,我們不願意看"昨日"的書與新聞。

昨天讀施明德等人的「我們的呼籲」,想起倡中華邦聯的余紀忠先生。

余紀中忠的論點,遠比當今的「我們的呼籲」深入多多;在實務上,他也曾和北京高層談數小時。這些,可以在余紀忠先生的傳計中找到,譬如說,張慧英寫的「提筆為時代:余紀忠」(台北:時報文化,2002)第3章:永遠的愛國者。
今天蘋果日報的" 蘋論:大一中架構關鍵在北京",大部分都可參考。



我 一向主張「憲法各表」,即以兩岸兩憲,互不隸屬但有特殊關係的原則來處理兩岸問題。這是以法律與制度為基礎的想法,「大一中」和「第三憲」、「大屋頂」都 是在兩憲上要增加一個政治架構,用意不錯,但爭議也大,關鍵還是台灣人民的滿意度如何?還有美國的接受和北京的忍受也重要。



焦點評論:大一中 難被台灣中國接受(魏千峰)

 
明德(右)和蘇起等人前天提出「大一中架構」主張,引發疑慮。侯世駿攝
日前,施明德先生與6名藍綠不同立場人士提出「大一中架構」取代「一中原則」,主張兩岸雙方不片面改變「分治政府」的現狀下,即在「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之上共組一個不完整的國際法人,處理雙方關切的事務。筆者肯定施先生的用心,但仍有多重困難。
首 先,中國很難接受「大一中架構」。因為中國向來主張世界上只有一個中國,此一個中國就是「中華人民共和國」,1949年「中華民國」已不存在。兩岸關係是 上世紀40年代後期中國內戰遺留,並延續的政治對立。兩岸復歸統一,不是主權與領土再造,而是結束對立。中國政府上述主張,在台灣絕大多數人無法接受,因 為中國從來未統治過台灣,縱使長期以來中國在國際上封鎖台灣,台灣一直有自己的政府與政經發展帶來的集體認同。施先生的「大一中架構」,若無法使中國承認 「中華民國」或台灣存在,實質上將使台灣向中國統一傾斜,對大多數台灣民眾而言,無異拿自己的頭顱換取部分身體的自由,任誰都不願意如此。

拒絕民主迫害人權

台 灣社會很難接受中國的另一原因是中國不是民主國家,若邁向統一,台灣可能將失去現有民主憲政與自由人權。近年來,《當中國統治世界》等書籍在台灣大量被介 紹,本期《經濟學人》也指出30年來世界最重大的改變是中國的崛起。誠然,這是一個客觀的描述,但是中國崛起改變世界的經濟與地緣政治,卻未必帶來世界的 福祉。
中國一黨壟斷,拒絕民主,迫害人權的事例越來越嚴重,以前胡錦濤統治中國時,對自由派人士、異議份子與少數民族的迫害尚未明顯嚴重,習近平 擔任中國國家主席1年所逮捕的自由派人士與維權律師的人數超過胡錦濤執政13年的10倍,尤其今年以來,溫和改革的許志永與蒲志強等維權人士紛紛下獄,慘 不忍睹,台灣公民團體對此種惡劣的局勢非常難以接受,也看不到中國政經發展的未來。如此違反數百年來民主潮的中國,不尊重人民基本權利與目無法治的做法, 令人寒心,也使人對所謂中國崛起的評價大打折扣。
施先生「大一中架構」著眼於兩岸局勢對台灣的不利,也思索台灣內部因藍綠對立所衍生的危機。可是「大一中架構」對台灣民眾的說服力未必優於行政院前院長謝長廷先生的「憲法各表」理論,謝氏的說法在法理上較無問題,然而仍受到部分綠營人士的批判。

朝野對立仍待化解

至 於化解台灣藍綠對立之道是否必須從「大一中架構」入手,也存在一些問題。筆者以為化解藍綠對立,應該呼籲執政者多表現對在野黨與社會議題的善意,但馬英九 總統溝通能力不佳,連黨內大老與派系幾乎都無能力協調,何況是在野黨與社會大眾?如果馬英九總統特赦已在監5年的陳水扁前總統,是否較有助朝野關係?如果 馬英九總統提名較超然的監委,是否也有利於其政治聲望?

律師


蘋論:大一中架構關鍵在北京


施明德、蘇起等7人提出「大一中架構」的宣言,其中包含5項原則。由於顧及到台灣的核心立場,藍綠溫和派似乎都可接受,至少迄今沒有激烈反對。

雙方不可能組法人

最 可能反對的也許不是台獨基本教義派,而是北京以及台灣的統一基本教義派。因為那5項原則北京會認為是兩個中國的假面舞會,類似邦聯前身,若接受就做出太大 的政治讓利,不划算,也混淆了統一的神聖性,並違背中國一貫反對兩岸邦聯、聯邦、加盟共和國、芬蘭化、奧匈帝國等模式的堅決立場。
施明德在宣言中指出,「一個破碎的台灣,不會有未來。」希望這5原則能形成台灣共識、中華民國共識,進而成為兩岸和平發展的基石。他還強調,5原 則不可分割,是套餐,不能單點。但是,宣言並未說明所謂現狀是指互不隸屬的主權、還是互相重疊的主權?蘇起認為模糊曖昧才可行,說清楚了反而必死。焦仁和 說,只有各方都不太滿意的東西,才可能最後被接受。這我們同意。但是,「破碎的台灣」是本宣言的假設、還是事實認定?台灣有破碎嗎?若否,根據這個悲觀的 偽前提所推論出來的命題則很危險。
北京反對的理由我們可以按他們的老調揣測:1、當然要改變現狀,因為台海現狀對美日有利,在對美日關係惡化的此刻及未來,必須改變台海現狀,讓台 灣從美日的反中基地,變成中國的抗美日前哨基地。2、大一中架構或可接受,但不可能共組什麼不完整的國際法人。中國一直是完整的國際法人,安理會常任理事 國,為什麼要變成不完整的國際法人?3、讓台灣加入國際組織並可與他國建立正常關係?等於承認台灣是主權國了。

時間站在中國那邊

中國不必急於接受台灣的大一中說帖,是因為他們認定時間在他們那邊,而美國日趨式微,退出亞洲是遲早的事,那時台灣必成為囊中之物,何必現在委曲求全,自毀原則?所以北京的反應可能是不反應,或婉拒。
其 實,這篇宣言是台灣現實主義者可以接受的,我們也希望北京是現實主義者,願意接納這5原則,那麼台海兩岸的關係必能更上層樓。但若台灣也認定中國必然強 大、美國必然衰落是本宣言的大前提,那麼可能會因誤判形勢而讓步妥協到失去原則,將噬臍莫及。此外,連署宣言的7人當中若有人在中國有商業利益,將弱化本 宣言的正當性。




施明德發起「處理兩岸問題五原則」

2014-05-27  10:10 〔記者陳慧萍/台北報導〕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前外交部長程建人、前國安會秘書長蘇起、前陸委會主委陳明通前海基會董事長洪奇昌、前海基會副董事長焦仁和、淡江大學教授張五岳等人上午共同舉行記者會,提出「處理兩岸問題五原則」,希望兩岸停止仇恨、走出僵局。
  • 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前外交部長程建人、前國安會秘書長蘇起、前陸委會主委陳明通前海基會董事長洪奇昌、前海基會副董事長焦仁和、淡江大學教授張五岳等人共同舉行記者會,提出「處理兩岸問題五原則」。(記者陳慧萍攝) 前民進黨主席施明德、前外交部長程建人、前國安會秘書長蘇起、前陸委會主委陳明通前海基會董事長洪奇昌、前海基會副董事長焦仁和、淡江大學教授張五岳等人共同舉行記者會,提出「處理兩岸問題五原則」。(記者陳慧萍攝)
  • 前紅衫軍總指揮施明德倡議大一中架構。(記者方賓照攝) 前紅衫軍總指揮施明德倡議大一中架構。(記者方賓照攝)
  • 前紅衫軍總指揮施明德倡議大一中架構,今天與共同法起人舉行記者會,呼籲處理兩岸問題5原則。(記者方賓照攝) 前紅衫軍總指揮施明德倡議大一中架構,今天與共同法起人舉行記者會,呼籲處理兩岸問題5原則。(記者方賓照攝)
施明德強調,5原則是國民黨不敢說,民進黨不會說的東西,且「是套餐、不能單點」,缺一不可;發起人不騙選票,所以真誠高貴,盼望這些原則經過各界人士智慧的激盪,能逐漸形成朝野共識、台灣共識、中華民國共識,成為兩岸和平發展的基石。
施明德等人發表「處理兩岸問題五原則」如下:
一、尊重現狀,不改變現狀。
二、現狀是︰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自1949年起,即已並存於世。而且雙方政府已從「交戰政府」轉為「分治政府」。
三、「一中原則」已被部份人士窄化、僵化成「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代名詞;既無法呈現兩岸現狀,也愈來愈難被中華民國2300萬人民所接受。建議用「大一中架構」取代,才能符合現狀,邁向和解之路。
四、「大一中架構」意在「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之上共組一個不完整的國際法人,以共識決處理雙方關切事務,做為兩岸現階段的過渡方案。
五、在「大一中架構」之下的雙方,應消除敵意,共同維護本地區之和平與安全。雙方承諾互不使用武力,且不得與任何國家簽定不利於另一方的軍事攻防協定;雙方均享有參加聯合國等國際組織,以及與其他國家建立正常關係的權利。


兩岸解套 藍綠大老提「大一中架構」





「我們的呼籲」主要發起人施明德(右)宣讀5原則 。(徐尚禮攝)




「我們的呼籲」主要發起人之一的蘇起。(徐尚禮攝)




由跨黨派人士及學者發起的「我們的呼籲」處理兩岸問題5原則全文。(徐尚禮攝)
由跨黨派人士及學者發起的「我們的呼籲」處理兩岸問題5原則全文。(徐尚禮攝)
針對兩岸論述岐異及不完善,由跨黨派人士及學者發起的「我們的呼籲」處理兩岸問題5原則發佈會,今天早上在台北喜來登飯店舉行。
「我們的呼籲」記者會是由施明德、國安會前秘書長蘇起、外交部前部長程建人、陸委會前主委陳明通、海基會前董事長洪奇昌、海基會前副董事長焦仁和及淡江大學教授張五岳等7人具名召開,並邀請藍綠兩岸事務相關要角出席。
主要發起人施明德表示,這次會議經過9個月的討論,施明德並宣讀5原則。施明德表示,今天推出這一兩岸論述套餐,中共若同意我們絕對贊成;5原則是國民黨不敢說,民進黨不會說的。
蘇起在記者會上提出3點,1台灣一定要和解,5原則目的是要打破藍綠,是拋磚引玉。2沒有「大確幸」哪有「小確幸」,美中台關係是大三角,國民共關係是小三 角,現在存在問題,都有待改善。3為何支持5原則?因為5原則能處理大三角及小三角問題,是馬政府「不統、不獨、不武」的積極版。現在外部波浪已湧現,台 灣已無法迴避,例如越南台商及主權問題等,5原則能讓台灣在風浪中繼續前行。

以下為「我們的呼籲」全文:
我們這些曾經隸屬不同政黨,在戒嚴時期也曾經站在不同立場的人士,基於對國家的忠誠,以及對台灣的摯愛,我們突破了心靈枷鎖和藩籬,歷經數月的聚會與討論,此刻,我們以個人身份,對長期困擾兩岸政府及人民的「中國問題」或「台灣問題」提出「五原則」的解決建議:
一、尊重現狀,不片面改變現狀。
二、現狀是︰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自一九四九年起,即已並存於世。而且雙方政府已從「交戰政府」轉為「分治政府」。
三、「一中原則」已被部份人士窄化、僵化成「中華人民共和國」的代名詞;既無法呈現兩岸現狀,也愈來愈難被中華民國2300萬人民所接受。建議用「大一中架構」取代,才能符合現狀,邁向和解之路。
四、「大一中架構」,意在「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之上共組一個不完整的國際法人,以共識決處理雙方關切的事務,作為兩岸現階段的過渡方案。
五、在「大一中架構」之下的雙方,應消除敵對,共同維護本地區之和平與安全。雙方承諾互不使用武力,且不得與任何國家簽訂不利於另一方的軍事攻防協定;雙方均享有參加聯合國等國際組織,以及與其他國家建立正常關係的權利。
二 十世紀,中國曾經發生血腥的內戰,台灣也有漫長的戒嚴統治,留下了深厚的敵意和痛苦的仇恨。這些情緒成為政黨權力鬥爭最廉價的肥料,經由選舉操作,使藍綠 雙方難以進行對話,讓國家一直處於不流血的分裂之中,失去了共同奮鬥的大方向,連影響國家生存與經貿發展的兩岸政策也任由意識形態操弄,走不出僵局。一個 破碎的台灣,不會有未來。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