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6日 星期六

蘋論:國民黨走到這步田地:此刻的國民黨政權已經日薄西山

蘋論:國民黨走到這步田地

 
選總統是所有政治人物的魔戒,就算只有百分之一的當選機率,每個人都會認為那魔戒是他的,絕對不願脫下來。國民黨今天落到沒有重量級人士登記參選總統的田地,不在朱王吳民調落後蔡英文多少,而在於他們看著這盤棋,卻在想著下步局;這個瀰漫失敗主義的黨,「頭人」都在為自己留後路,早已軍心渙散、未戰先敗。
朱立倫「不想選」的表面理由是卡著新北市長職務與選民間的承諾,但換個角度來想,朱立倫選擇明哲保身,就是捨不下已經到手的國民黨主席與新北市長職位。只要朱不參選總統,他就沒有辭新北市長的問題,加上朱習會已鞏固他在深藍選民的後防,所以即便未來總統立委敗選,他仍有不小機會可以撇清責任,由國民黨總統參選人負全責,保住黨主席;屆時他既是黨主席又是在野的最高公職代表(新北市長),年輕的朱立倫還可徐圖再起。

明乎此,王金平當然「不敢選」,因為眼下的民心態勢,國民黨團結都未必贏了,豈有讓其他人見縫插針的空間?只要王金平投入大選,馬王心結勢必是選戰焦點,這一定牽動深藍投票意願,而黨務系統掌握在朱立倫手上,大選糧秣能否齊備,同樣是未知數;既然行政與黨務系統的支持態勢不明,王金平充其量是犧牲打,還順勢幫馬朱的敗選責任解套,他何苦來哉?
相較於朱王兩人,吳敦義的顧忌較少,最可能「用生命打這場仗」;不過,他民調太低,沒有發言權,加上馬朱王內鬥方酣,只能投鼠忌器,對外宣稱他「不會選」。
其實,最該為這盤死局負責的還是馬英九,據聞馬英九數度苦勸朱立倫領銜參選總統,但早知如此,為何當初死命地安排朱立倫續任新北市長?難道不就是擔心早立儲君造成自己提前跛腳?

黨內諸侯各據山頭
而馬兩年前逆勢發動馬王政爭,造成國民黨深藍選民與本土派系選民的嚴重割裂,他迄今毫無悔意不願縫合傷口,難道不就是今日黨內諸侯各據山頭、相持不下的關鍵嗎?
此刻的國民黨政權已經日薄西山,將來的歷史會記錄,兩年前那場毫無來由的馬王之爭是國民黨氣勢衰頹的分水嶺;一個剛愎自用孤芳自賞的現任總統,一群怯於承擔勇於算計的黨內重臣,則共同寫下它的墓誌銘。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