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6日 星期六

郭佳信神父(Fr. Ronald J Boccieri);Stanislav Petrov

自由廣場》遙送郭佳信神父

2015-05-15 06:00
◎ 陳菊
1978年6月23日,我第一次被國民黨政府追捕,當時風聲鶴唳,郭神父及馬利諾教會保護我。緊接著,我被逮捕,神父只能眼睜睜看著我被情治單位帶走,那時郭神父說:「天主保佑你,你一定要堅強。」但2015年5月1日,郭神父永遠回到天主的懷抱。往事歷歷在目,低下頭,難免感傷、不捨,更充滿思念。
郭佳信神父(Fr. Ronald J Boccieri)來自以「跟辛苦的人在一起」為精神的瑪利諾教會,1968年於台灣彰化埔心羅厝天主堂成為本堂神父,瑪利諾教會要求每位神職人員都要有專長並且深入社會基層,所以有的神父會講客家話、有的會修理電器、汽車等,而白皮膚、藍眼珠的郭神父就講了一口流利的台語,守護半世紀前的彰化羅厝,看顧了一群弱勢的家庭和青少年。
1978年,我因為蒐集政治犯名單、將台灣內部的民主運動消息送到國外,警總半夜搜查我的住處,扣走大批文件,情治單位對我全面搜捕,全台灣到處都有我的照片。臺北外國傳教人士安排我到郭神父牧會的彰化羅厝天主堂躲藏,雖然捨不得連累天主的會所與神父,但神父總安慰我說他是美國人,最多是被驅逐出境,保護我免於被迫害才是實踐他的信仰。最終,我被抓走,神父被迫無法回到臺灣,隔年我因美麗島事件第二次入獄,之後神父出境,卻再也無法入境台灣,直到1987年,我們才在紐約相聚。
2000年政黨輪替,郭神父終於可以回到他心靈的故鄉,台灣,很多當年他協助的民主工作者都希望他回到台灣落葉歸根,但已經年邁的郭神父總是不願打擾別人,終究一個人在美國很偏遠寒冷的山區獨老。偶爾來台灣,他當年照顧的羅厝少年們都已在台灣不同角落成家立業,就來接送神父到每個家去團圓,郭神父也一定會來高雄看我,情誼長久、但國度距離遙遠,我們每次都互相說可能是最後一次見面,沒想到去年2月真的是最後一次見面。
上一個世紀的台灣民主運動過程是孤立且無援的,對內有獨裁政權鋪天漫地的肅殺,對外很難與國際接軌、爭取聲援救助。像郭神父這樣居住在台灣,對於尊嚴及人權都能尊重且維護的外籍人士,是當年民主工作者最有力的依靠,甚至是茫海中的浮木。
為美好理想奮鬥的年代匆匆已過半個世紀,郭神父這樣的典範雖已不在身邊,但美麗的精神,依然鮮活在我們心中。感謝郭神父在台灣最辛苦的時代中,以信仰和勇氣幫助政治犯,守住民主的微弱火苗。
親愛的郭神父,你不用再操心了,你已回到天主的懷抱,但你的祝福將會永在,「天主保佑你,你一定要堅強。」,天主保佑台灣,台灣一定要堅強。(作者現任高雄市長)
◎郭佳信神父追思彌撒,將於5月16日週六上午9時30分於羅厝天主堂(彰化縣埔心鄉羅厝村羅永路109號)舉行。



*****
In 1983, a Soviet military officer ignored a missile warning and averted nuclear armageddon. A terrifying yet true story - but what happens when you try to get Stanislav Petrov to play himself in a film of his life?


When Danish film-maker Peter Anthony first came across Stanislav Petrov, the lieutenant colonel in the Soviet air defence forces who in 1983 averted imminent nuclear apocalypse when he refused to give credence to signals...
ON.FT.COM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