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1日 星期四

吳唯銘醫師:我為何離開長庚醫院


我是皮膚科吳唯銘醫師,我在2014111日由高雄長庚醫院離職, 在醫院體系待了十幾年。 一路由住院醫師,主治醫師到擔任皮膚科主任。卻在這幾個月下定決心離職,我知道許多病患無法諒解,怎麼能說走就走呢?但其實,作為一個皮膚科醫師,我深深覺得待在醫院系統的無奈。
大家可能會想,要做研究,發展專長,應該是醫院最適合不過了。其實不然,自從醫院加入醫療總額後,一直處心積慮要減少健保業務,以提高本身的獲利,因此限制主治醫師門診次數,限制看診人次,是早已實施的方法。
 
近年來,我擔任主任的期間,希望可以引進重要或新式的治療方法。比方說,貼膚試驗,是診斷許多全身性濕疹的重要工具,一個套組不過十來萬。但醫院高層認為,這是健保業務,不用浪費這些錢。
 
再者,皮膚的照光設備也是治療皮膚病的利器,多買ㄧ台照光機不超過百萬,但可以讓病患不用常常排隊等候,結果醫院也可以拖個兩年三年以上,新式的準分子雷射治療白斑,乾癬是近年來一個重要工具,但拖了兩年還是不見蹤影。
 
再來皮膚科業務繁忙,一天下來手術的病例可以超過20位,但卻永遠只有一位技術員負責。每天忙得像狗一樣,更遑論醫療品質。究其原因,也還是一句話,這是健保業務。
 
在 我看來,儘管官員們自豪台灣的健保福利良好,但其實醫療品質不斷下降,但民眾不會知道,有些疾病也許好的藥膏一條,病就會好,但給較爛的藥,可能會多拖幾 次才會改善,有些病人容易看,有些卻可能要去調大筆資料研究其過往病史才能找出病因,又或者需要時間研究才能知道是否有新治療方法。但現今的制度並不鼓勵 這種醫師,一個病患一個人頭,一樣多的新台幣,最後這些困難的病患往往成了人球,沒人想碰,雖然無奈,但這就是台灣的醫療。 
 
長庚醫院從我進入做住院醫師至今,已經幾乎把所有原廠藥膏換成台廠學名藥,拿Dermovate ointment 來 說,這是皮膚科的類固醇最強的藥膏。可以說是我們治療病患的最後一線,幾年前,長庚醫院為節省費用曾經把這項藥膏換成台廠,結果有些病人第二次回診即抱怨 療效不佳,我與林口的皮膚科醫師聯合向院方抗議,結果無效,因此我發動病患用人海戰術寫院長信箱去抱怨,結果醫院終於換回原廠,在休兵兩年以後,這兩個月 醫院又再次換成台廠藥膏。我還能說什麼呢。
 
在我看來,長庚醫院在老董事長過去以後,一堆新的管理者可以說是無頭蒼蠅,沒有能力,也沒有足夠的權力作出改變。長庚醫院的經管制度,和一群滿清末年的宦官們沒什麼兩樣。不尊重專業,只追求利潤,損失醫療品質而不在意的地步,真是夠了。 在良醫與庸醫之間,如果做一個良醫會損失自己的時間,下降自己的薪水。而庸醫卻大發利市,反正看病會不會好也沒人會管,這樣的健保制度要如何提高醫療品質,然而這就是你我現在的狀況。 
 
在心灰意冷之際,我離開長庚醫院,我決定放逐自己一段時間,很抱歉讓關心的病患們找不到人了。如果你的疾病因為我而改善,恭喜你,但是你的醫師已經無法再照顧你了。但如果你的病不能改善,我在此致上我深深的歉意,並期望你能找到比我更好的醫師。
祝福你。
文/吳唯銘醫師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