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6日 星期二

蔡培火 (【活水來冊房】、廖振富等等):為人;蔡看蔣渭水



臺灣卻要等到1920年代才出現第一代的民族主義者如蔣渭水、蔡培火、連溫卿、賴和等。






胡適於民國四十八年二月十七日致韓氏之函有云:「這部『回憶錄』 (按: 韓石泉『六十回憶錄』)是臺灣光復僅見的一本自傳,其中不但有先生一生立身行己的記錄,還有六十年來的重要史料。」胡函又云:「我很盼望將來有許多臺灣朋友,如蔡培火先生,如黃朝琴先生等,都能繼續仿效先生的『回憶錄』,有更多更詳細的自傳文字出來,使我們更明白當年日治時代的愛國運動、自治運動的真實情形,或使我們更明白當年『東港事件』、『二二八事件』等等的真實情形。」(按蔡培火無回憶錄面世;黃朝琴雖有『我的回憶』,然其內容未能符胡適之盼望。)

1961年2月16日(春節初二) 胡適日記
.......蔡家我還沒去過。他老人家夫婦已來看了幾次,故今天我去看看他們。他們給我吃一小碗"甜茶",內煮"乾李"以代棗子,絕像棗子,但稍酸。.......



台灣事典:台灣自治歌
作者:蔡培火
蓬萊美島真可愛,祖先基業在,田園阮開樹阮栽,勞苦代過代,著理解,著理解,阮是開拓者,不是憨奴才,台灣全島快自治,公事阮掌才應該。玉山崇高蓋扶桑,我們意氣揚,通身熱烈愛鄉血,豈怕強權旺,誰阻擋,誰阻擋,齊起倡自治,同聲直標榜,百般義務咱都盡,自治權利應當享。
作者小檔案:
蔡培火(1889~ 1983 ),號峰山,出生於雲林北港。1915年因參加板垣退助的「同化會」而被免除教職,得林獻堂資助,負笈東京高等師範學校。於1919年起參與組織啟發會、新民會、擔任《台灣青年》編輯主任;並全力推動「台灣議會設置請願運動」達十四年。
1923年,蔡培火接替蔣渭水為文化協會專務理事,以多面向的運動掀起社會啟蒙的洶湧波濤:設讀報社、辦夏季學校、成立「美台團」電影隊,與蔣渭水一南一北推展草根式的演講活動,啟迪民智。
同年底,日本警察以違反治安警察法為由,搜捕全島「台灣議會期成同盟」成員,史稱「治警事件」。蔣渭水、蔡培火、林幼春、蔡惠如、蔡式穀等領導人皆 遭扣押,1924年1月,台北地方法院檢察官以違反治安警察法為由,對蔣渭水等十八人提出起訴。經過三審結果,蔣渭水、蔡培火被判禁錮 4 個月,林幼春、陳逢源、林呈祿、蔡惠川、石煥長被判禁錮 3 個月,蔡式穀等六人各罰金百圓,韓石泉等五人被判無罪。蔡培火被捕入獄4個月,在獄中撰寫<台灣自治歌>:充分表達其對民族、政治的情懷,也反映當時社會 的開放思想,由此可知,早在日本統治時期,台灣人就有自治的意念了。
畢業於師範學校的蔡培火不僅活躍於政治運動,也積極推廣白話字(羅馬拼音法)運動,他的創作淺顯易懂,意境深遠,這首〈台灣自治歌〉便是如此。


  1. 蔡式穀-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 Wikipedia

    zh.wikipedia.org/zh-tw/蔡式穀

    Translate this page
    蔡式穀. 蔡式榖(1884年-1951年),祖籍福建同安,生於台灣新竹;台灣日治時期律師,政治家。成年之前乳名蔡乞,之後自取式榖為名字,晚年則號「春圃」。

★有關台灣自治歌和作者資料,可以參考:
1.蔡培火的詩曲及彼個時代/賴淳彥  (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出版)
2.時報悅讀網迴聲壁(http://www.readingtimes.com.tw/sound/twsong007.htm)
3.台灣史100件大事(上)戰前篇/李筱峰 (玉山社出版)
(本文原刊載於2003.7.15出刊之慈林通訊《季刊》第34期)
 *****
 http://www.laijohn.com/archives/pc/Chhoa/Chhoa,Phoe/works/contents.htm
《蔡培火全集》:張漢裕主編,張炎憲總編輯 台北市: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2000年 12月 7冊。玆據列其簡目。
按:主編張漢裕(1913-1998)之妻蔡淑姈就是蔡培火(1889 - 1983)的三女。

《蔡培火全集(一)家世生平與交友》 收集蔡培火的日記(1929~1936)及其懷念舊交知友的作品。藉由日記得以瞭解當時人的處世哲學和態度,更能得知政治運動的內幕,是研究近代史的重要史料。
《蔡培火全集(二)政治關係-日本時代(上)》 收錄蔡培火在《台灣青年》、《台灣》、《台灣民報》的言論。〈回憶日本時代民族運動〉是1965年台灣省文獻會舉辦的座談會記錄,據其談話內容可瞭解蔡培火在日治時代的重要作為。
《蔡培火全集(三)政治關係-日本時代(下)》 收錄兩本蔡培火的重要作品《與日本國民書》和《東亞之子如斯想》,本書除收錄日文版本外,並收錄中文翻譯版。
《蔡培火全集(四)政治關係-戰後》 蔡培火在戰後加入國民黨,歷任立法委員、行政院政務委員、國策顧問,本書收錄此一時期蔡培火所作施政建議、視察報告、函件、政論等文章。
《蔡培火全集(五)台灣語言相關資料(上)》 收錄1925年蔡培火以羅馬拼音台灣白話字撰寫(台南新樓冊房印)的《十項管見(CHAP-HANG KOAN-KIAN)》,董芳苑以優雅的台語譯成漢字,適當表達十項管見的內涵。
《蔡培火全集(六)台灣語言相關資料(下) 收錄1929年《白話字課本(PE-OE-JI KHO- PUN)》、1931年《新式台灣白話字課本》、1976年《國語閩南語對照初步會話》及戰前戰後提倡台語的相關文章、向中國國民黨建言。
《蔡培火全集(七)雜文集其他》 收錄「雜文」 (戰前戰後蔡培火對宗教、文化、教育觀點的雜文)、「關於淡水工商管理學校相關資料」、「專著」《基督者の友に檄す》、「自作歌曲集」*(作品25曲,為蔡培火的親手槁),及附錄〈蔡培火年表〉(是陳俐甫根據張漢裕遺稿編製完成的)。

*吳三連台灣史料基金會另刊賴淳彥撰《蔡培火的詩曲及彼個時代》1990年10月15日出版 191頁,可參見《蔡培火的詩曲》目次
這兩天臉書瘋狂轉載連雅堂在1930年3月2日台灣日日新報發表的『台灣阿片特許問題』(https://www.facebook.com/billypan102/photos/a.431566178638.206452.116441588638/10152333204828639/?type=1&theater ),我們來看看同一時間,其他臺灣人的觀點。



翻開蔡培火日記,左頁是1930年1月7日寫的,當時他也為了總督府將重新許可鴉片牌給盜食者,痛心之至,遂至總督府面會警務局長與⋯⋯更多活水來冊房 1.圖片中的文字是19世紀末西洋傳教士帶進臺灣的拼音文字,以羅馬拼音書寫臺灣閩南語(俗稱「台語」),這種文字稱作「教會羅馬字」,簡稱「教羅」,又稱「白話字」,縮寫為POJ。2.當時雖在日人統治,然而民間漢人大多仍使用漢語(如台語、客語),書寫自然也用漢字。教會羅馬字的流行範圍大多在教會內。

相片:這兩天臉書瘋狂轉載連雅堂在1930年3月2日台灣日日新報發表的『台灣阿片特許問題』(https://www.facebook.com/billypan102/photos/a.431566178638.206452.116441588638/10152333204828639/?type=1&theater ),我們來看看同一時間,其他臺灣人的觀點。

翻開蔡培火日記,左頁是1930年1月7日寫的,當時他也為了總督府將重新許可鴉片牌給盜食者,痛心之至,遂至總督府面會警務局長與衛生課長,並提出三點建議(為保留原汁原味,以下逐字遵照日記原文,並附上華語翻譯):

1.著設官民協力的審查機關,官三分一,民間三分兩,新舊的食薰人攏叫經過一个會的審查,才通給牌予伊。(必須設置官民合辦的機構,官方佔三分之一,民間佔三分之二,新舊吸食者都必須經過機構審查,才能發給許可牌。)

2.政府著設較濟治療的機關,通予無領牌的佮愛改的人,有利便通改薰。(政府必須設置更多治療機構,讓沒有許可牌或想戒除的人能方便戒除煙毒。)

3.民間若有禁薰的運動,當局著毋通阻礙。(民間若有禁鴉片的活動,政府不可阻擋。)

至於右頁1月8日的日記,上頭有紅色漢字標注了,就是臺灣民眾黨通知國際聯盟的事情。









活水來冊房相片


活水來冊房


原本還沒打算輪到這張出場,不過剛好別處有人問起,就先貼上來。

近年來蔣渭水正紅,除了有紀念幣、高速公路、紀念公園、文化基金會,還有大稻埕這部電影把他拍得好帥帥。

不過在蔡培火眼中,蔣渭水有很多不可取之處----這就是我為什麼愛讀蔡培火日記的原因,站在蔡培火的高度,蔣渭水不再是我們平時仰望的巨人,而只是如同大學同學之類的平輩。


我們看蔡培火1931年八月五日的日記:
「昨日就對台南來得臺北,是因為接著蔣渭水君破病危篤的消息。啊!今今早起七點半鐘蔣君已經過往,伊已經毋是這世的人啦。啊!......(中略)......論這个人,佮我做事真濟,總是佮我反對也真濟。若照伊佮我反對的事,佮伊對我所取的態度講,伊老實是無通予我數念毋甘的點佇咧。不過是為著相佮做事久,閣再伊實在也是真綿爛做工,所以予我袂禁得愛來看伊!」

(譯:昨日從台南來臺北,因為接到蔣君病危的消息。今早七點半蔣君過世,他已經不是這世間的人了。......講起這個人,和我合作很多事,但是反對我的事也很多。如果看他怎麼反對我、以及對我的態度而言,老實說他實在沒有值得我掛念的地方。不過因為合作甚久,他也很堅持做事,所以讓我忍不住來看他!)

阿火哥真是口嫌體正直的人啊,雖然說蔣渭水不值得他掛念,還不是跑來看他了(如果是阿水的話......可以唷~)。至於蔡培火為什麼說這人不好,主要是以下幾點:

「第一伊絕對無信神,對到伊的私行真亂,伊對男女的貞操觀,徹底佮我反對。第二好新,伊的思想無貫串,伊做事是為著欲發揮伊家己,毋是為著大局的好歹。第三伊的見識淺薄,伊看事袂精,認人不出,伊𠢕利用人少有誠意。」

(譯:第一他不信神,致使他私生活很亂,對男女貞操觀和我完全相反。第二喜新厭舊,他的思想不連貫,做事是為了表現自我,不是為了大局。第三他見識淺薄,看事不精、識人不明,善於利用人卻沒誠意。)

最勁爆的八卦來了,蔡培火說:
「我上代先佮伊衝突的問題,就是性的問題。......(中略)......伊對伊的大某是真壓制,伊佮我去東京運動臺灣議會,猶公然撥工去走傱揣伊前所關係的日本查某。伊所得寵的細姨,也捌投我,講伊閣佮伊店內的看護婦關係,禁毋肯予細姨落來樓下。」

(譯:我最先和他起衝突的問題,就是性的問題......他對他的正室很壓制,他和我去東京策動臺灣議會請願,還公然抽空去找他以前發生過關係的日本女子。他所得寵的小妾,也曾跟我訴苦,說他還跟醫院裡的護士發生關係,禁止小妾下樓。)

多勁爆啊,原來搞CCR、玩小護士,八十年前就有了啊!!想不到蔣先生吃這麼好啊!!我八十年前在做什麼、我八十年前在做什麼啊!!(激動)......咦我八十年前還沒出生,喔沒事沒事。

日記最後提到,蔣渭水斷氣前伸手邀請蔡培火跟他握手,說臺灣的運動已經進入第三期,叫舊同志援助青年,我讀這段時很是感動,不禁讓我想起《神雕俠侶》中洪七公和歐陽鋒死前相擁大喊「好歐陽鋒!好歐陽鋒!」死敵大和解的橋段,但是很掃興的是,蔡培火完全不懂已經走入共產主義的蔣渭水在講什麼「運動進入第三期」,只覺得蔣渭水至死仍壯志未酬,非常可憐。

偉人也是人而已,不必造神,蔣渭水不是完人,蔡培火也不是(自從他有黨證之後,日治時代那個為臺灣人尊嚴奔走的蔡培火就退休了)。然而長江萬里,那能不拐彎,我不會忘記他們曾經在最艱困的時候,甘願坐牢也要為臺灣人爭取尊嚴的犧牲!

*****


蔡培火是臺灣現代史的重要人物,日治時代,他是民族運動的重要領導者之一,1923~1925年間「治警事件」七位入獄者之一。在文化方面,他積極提倡羅馬字,致力台語研究,貢獻不小。戰後加入國民黨,引來昔日同志諸多不滿,甚至反目。1950年代,他也曾奉蔣介石之命,去日本勸自我放逐於他鄉的林獻堂回台,終究無功而返。

民族運動史》,出版時對蔡培火聯名居功的作法非常生氣,甚至曾寫下絕交書。
為人不易,為學實難,近年因研究而接觸不少前人事跡的史料,從吳德功、辜顯榮、到連橫、蔡培火、林幼春、蔡惠如、林獻堂等人,也常引發我個人更多複雜的思考。

【活水來冊房】談蔡培火

當我在網路貼出有關蔡培火的相關介紹時,經常有人會推一句話:「蔡培火是一位極端虛榮、偽善,阿諛權勢的機會主義者」。這句嚴厲的批評,典出彭明敏的著作《逃亡》。

彭明敏對蔡培火有非議,我想主要是1970年國民政府要拉彭淑媛下台,不讓她擔任淡水工商管理專科學校(今真理大學)校長有關;至於政府要拉彭淑媛下台的原因,主要還是跟其弟彭明敏被國民政府通緝逃亡有關;至於彭明敏為何被國民政府通緝,那又是另一個故事了,煩請諸君自行Goolge去也。

總之國民政府藉故要拉彭淑媛下台,蔡培火並未跳出來為她說話。這件事蔡培火或許有錯,但我橫看豎看,都只算是個人私德問題,並無違法,也稱不上傷天害理。當然,彭淑媛是此事最無辜的受害者,賴永祥在《淡水工商管理專科學校與我》文中評述:「在整個事件中,彭淑媛確實受委屈,她無私心、無貪財圖利、清白奉獻,她覺得這是基督教教會學校,她想做模範。我舉一個例子,她有自用的汽車,一直不肯花公款來購校長用車,學校有校長公用車是好幾年之後。她為了要好好經營學校入黨,對離職並沒有要抵抗的意思,只歎世上有好多『無情」,在教界也無例外。」

而同一篇文章,對蔡培火擔任淡水工商管理專科學校董事的評價為:「蔡培火做董事長期間,學校給的謝禮,他形式上收了,事後都原封不動退還。有一次政府派他出國考察,董事會請他順便到外國募款,也給了他一筆錢,這是很多年前的事了。移交前他告訴我:『我欠學校一筆錢呢。』,他說:『當時學校派我去外國募款,我英語也不太通,沒有募半分錢回來,但是卻領了錢,所以這一筆錢還在我的手裡。』我說:『那不用了。』當時我感覺他到不看重錢。」

如果你讀過蔡培火的日記,你會發現這個人脾氣很硬,對他看不順眼的人在日記裡也罵很大,他所已認定的事情,不容易更改;然而確實無時無刻在為臺灣同胞的幸福而努力奔走,戰後加入國民黨的他,失去了青年時代與掌權者爭到底的魄力,然而他創辦學校、建設教會、首倡捐血、獨力在朝阻擋政府「消滅方言」等,這些努力,不容忽視

罵他「臭培火」的人,似乎也只搬得出彭明敏這句話來罵他。
可是世界上本無完人,誰能一生中私德全然無損呢?
如果一個做事做到九十幾歲的人,反對者居然翻來覆去只提得出這句批評,那我認為反而是他的成功。

反之,大眾對於蔡培火的印象,如果也只有彭明敏這句話,卻完全不瞭解他的貢獻;這不只是蔡培火的不幸,也是台灣人的悲哀。

我們看看他這一頁日記吧。眉批上親筆寫著「臺灣呀!我為要汝進步,不知飲了多少無人知道的苦杯!」莫說日治時代當年無人知道,至今知道的人也不多啊,我可憐你啊老蔡!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