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8日 星期五

高志明 (義美)︰「鮮奶真相」的說明;「從農場到餐桌 做品管保時安」「台灣永續水資源運用 宣言」;建議請共同面對......:「初衷、自制、溯源、自主管理」





義美食品公司對「鮮奶真相」的說明
2015.05.08

一、門市部同仁「專業不足」,對消費者無法清楚說明、服務
態度不佳情事,我們一定深刻檢討、加強教育訓練,全力以赴改善之!


二、台灣75%以上的「酪農戶 生乳」,都是經由三大乳品廠收購、加工處理;其過程:多數必須經由台灣各地區的「集乳站」收乳,再用大型「桶槽車」以「混乳載運」至各「乳品廠」。

三、義美乳品廠對「酪農戶 生乳」收購的最基本要求,是必須要求各酪農戶「個別、直接」載運到廠;再逐戶檢驗生乳品質,合格後,再加工處理。
我們並儘可能比照「歐盟」落實「From Farm to Table」的全程品質管制。

四、「義美鮮奶」是以「速溫殺菌」處理,與三大乳品廠採用的「超高溫瞬間 滅菌」,截然不同;各自之「優點、缺點」,專家、學者自有公斷。

五、目前「義美鮮奶」乳源非常有限,短期間內,無法增加收購量,僅在門市部、及少數賣場銷售,時常有斷貨之情事;敬請 消費者見諒!

六、感謝 各界專業人士、消費者、及媒體,給我們說明的機會!


高志明 敬筆
2015.05.08
****



義美「從農場到餐桌 做品管保時安」
「點亮台灣・希望行腳」產業請益行程,來到了大家「搶著用新台幣下架」的義美企業。


近幾年的食安風暴不斷,食品安全問題讓民眾感到焦慮、擔心,以自我管理機制聞名的義美企業,不但安然度過諸多風暴,更成為台灣食品工業的典範。

高志明總經理以自身多年的經驗建議,從食材到食品加工,再到食物廢棄、回收,這三階段都需有完整的管理,方能「從農場到餐桌」來確保食安。民進黨政策部門正在重新規劃台灣食品安全的系統,要建立一套從生產履歷制度、中後段的食品加工製造,再到後段食品回收的管理系統,並希望納入農業生產者和食品工業廠商一起來做。


讓人民吃得安心,是政府ㄧ定要負起的責任。

「台灣永續水資源運用 宣言」建議
2015.05.04

一、水資源是自然界所賜,現在是寶貴的、未來是稀有的地球資源;所有居住於台灣的人士,不論貧富貴賤,都應該擁有平等的「水資源量」享用權利;即維持生存、生活所需水資源,政府一定要「低價保障」!



二、台灣的經濟發展順序,大致為「狩獵、農、工、商、服務業」;在1960年代之前,並無「水資源不足」的感覺。

因為歷年來,政府欠缺長期、明確、可以永續的「水資源運用、水價」政策,但仍然以「低工資、低水價、低電價、低土地價格」吸引國內外投資者。

投資企業皆以全球的「超低水價」,評估「投資可行性」,此成為近年來「缺水、限水」時,政府無力、也無法「調高水價」的最大障礙。


三、中央政府應明確計畫、發佈未來50年「台灣水資源永續運用」的「預估水價、水庫永續經營策略、水資源保護計畫、居民及農工商服務業的水資源分配計畫」,以供「農、工、商、服務業」估算其營運成本;「合算,則投資,不合算,即放棄」,以避免被「政府誤導」。

若政治人物不能、或不願改變思維,則「超低水價」是「台灣產業升級」的「最大障礙」!


四、舉例:張忠謀先生领導、治理的「台積電」是「台灣的標竿企業」,對於「水處理、循環再利用」的工程技術投入、及水高度有效利用的現階段成果,值得很多企業領導者學習;目前,確實有能力承擔高水價,但是仍然堅持投入未來的省水研究。

相信台灣目前也有很多企業經營者,對於未來「水資源的寶貴、與稀有」已有深切的體認,也願意承擔高水價的衝擊、為高水價做好萬全準備。

只要政府明確預估「未來50年間的水價」,有競爭力的企業,就會積極投入研發,展現企業無限的競爭力!


五、「一噸自來水」比「一瓶礦泉水」便宜的時代,應該結束了!


六、因為「自來水生飲用水量」佔不到「自來水供給總量」的萬分之一,所以,不必再浪費心思、預算,做到「自來水可以生飲」!


七、「水庫的淤積清理」絕對必須要堅持「『清淤量」大於『淤積量』」!


八、筆者主張政府公佈「『未來50年水價』分10次調漲,『自每噸15元至50年後的每噸120元』」;但是要同時確保「居民維持生存、生活所需的『基本水資源使用量,一定要「低價保障-----每噸10元」,未來50年絕不調漲!

※筆者所提建議,必然無法讓所有「產‧官‧學‧宅‧鄉‧婉‧弱‧外食族‧
消費者」滿意,但仍然覺得應該拋出,以供大家提議、指錯,共同為「台灣水資源永續利用」貢獻一份心力!


高志明 敬筆
2015.05.04


請共同面對「產‧官‧學」不願揭露的「農藥殘留真相」讓「宅‧鄉‧婉‧弱‧消費者」確保「小確幸」!
2015.04.24

一、「農藥殘留」事實存在於日常市售的蔬菜水果,我們無法不面對。


二、「產‧官‧學」較「宅‧鄉‧婉‧弱‧消費者」瞭解「農藥殘留真相」,但「想揭露者」,深感無力、困難重重;事到如今,只好全民共同面對。

三、受「全球環境污染」影響,「零檢出」已無法「真實存在」於地球村。

四、「進口茶葉數量」,與「標示使用數量」,多年來數量不符;若「官府」不追蹤核對的話,「宅‧鄉‧婉‧弱‧消費者」也沒轍。

五、「喝杯茶、喝咖啡」調整一下Fiu、提神醒腦,是僅存的幾項小確幸之一;若此也「不保安全」,則「宅‧鄉‧婉‧弱‧消費者」一定悶!

六、此外,也應該幫「弱勢農民」排除「二手農藥污染」的無奈、無助!

七、沒有能力提供合乎「健康安全標準的『水、與空氣』給人民」,未來誰贏得選舉勝利,都沒有什麼重大意義,也無法永續台灣的經營發展!

高志明 敬筆
2015.04.24*****
高志明開講

「初衷、自制、溯源、自主管理」是 「所有單位掌權者、擁財富者」,皆須做為「座右銘」

才足以讓「宅.鄉.婉.弱」對「公平正義」有fiu!

Taiwan News (2015-04-06 13:07:53)
一、人到人間、人受教育、人入社會,必有「善心善念.遠見抱負」,此為「初衷」。
二、當人生「生涯志業發展平順」,成為所謂「人生勝利組成員」時,「初衷」往往被「人生短暫的財富、權勢、或名利」的薄紗遮掩,以致於忘記「自制」的重要性;結果一定會讓縱使有「善心善念.遠見抱負」初衷的人士「鑄下人生無法挽救的嚴重錯誤」。

三、近幾年來,全世界各國所有爆發的「貧富懸殊、階級對抗、宗教衝突、種族暴動、藉權貪腐、醫療健保、宗教聚財、官僚失職、商業霸權、軍管鬆散」等等可怕現象,根本不理「宅.鄉.婉」發出的「網路哀鳴」,更沒有辦法傾聽到「無法利用網路嗆聲」的廣大弱勢基層;此種蒙蔽,可能聚集負面能量,累積成為「人類的大悲劇」!

四、「初衷、自制」等同「溯源、自主管理」,是食材食品產業做好「食品安全衛生」的不二法門;製藥業也同等重視;唯有做好它,才是「企業經營管理之正道」。

五、相信「不忘初衷、自制內斂」,正是現在「所有單位掌權者.擁財富者」,應該做為「座右銘」的;才足以讓「宅.鄉.婉.弱」對「公平正義」有fiu!

【本文作者為義美食品總經理高志明】
義美總經理高志明撰文指出,外交部讓他吃了「冷冷清清終生難忘的一人一桌國宴」。
因為萬芳醫院好友前輩醫師是他親戚,加上我寫過不少篇討論食安的文章,因此我拜訪過高總經理許多次。
柯P選前籌組市政顧問團,我出馬再訪力邀高總經理加入。其實他也和柯P熟識。高總學識淵博,甚至辦了Taiwan News英文報紙。台灣食品工業良心指標,政壇人士敬重無人不知曉。讓他一個人吃國宴,就算開始坐錯桌,後來卻沒人招呼帶位實在不可能。這說法我無法接受,應該是被馬政府故意冷落了。
義美高志明總經理有次讓我聞兩個小瓶子,幫我上化學食品危害貴重的一課。裏面裝的是國外先進科技生化合成物,透明無色。但一瓶聞起來就是肉燥麵,另一瓶是牛肉麵,香噴噴矇眼絕無法和實物分辨。無言的課上完,從此我再也不吃泡麵了。
義美老總籲官員 沈思6天解決60年食安共業今除夕夜,義美總經理高志明在官方臉書貼文,呼籲政府利用年節假期,沈思6天、解決60年的「食安危機」共業,建言拆解「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一為三,指「食安危機」是由於「全球環境污染引起的」,要「控制污染毒害」必須是「跨國、跨部會、跨縣市合作」,才有可能稍解。
行。

高志明認為,重要的解決之道,是應該拆解「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一為三;「食材 安全衛生管理法」,農委會是主要負責單位;「食品 安全衛生管理法」,衛福部是主要負責單位;「食物 回收衛生管理法」,環保署是主要負責單位。(生活中心/台北報導)

 當一種農產品有「基改」、與「非基改」2種可以選擇時…
義美總經理高志明問說:
有多少消費者會去購買基改農產品給家人吃?
多少人又會買來自己吃?請問「基改農產品」的市場在那裡?
⋯⋯更多


長久倡導非基因改造食品的義美總經理高志明今天再度上臉書,直批「政院領軍攻基改作物種植」是「錯誤的政策」,擔憂將「禍害台灣農地」。高志明指出,台灣面積很小,大面積國家如澳洲、美國都必須要隔離管控、...
PEOPLENEWS.TW

高志明︰如何解決台灣的食安混油問題
義美總經理高志明︰馬解決食安法門是錯誤作法

2014-09-21
前言
台灣,似乎正進入一個烽火年代,人民自主意識抬頭,道德、正義、權力面臨崩解,面對「崩世代」的來臨,面對年底七合一選舉,面對社會、城市、國家的改變,我們需要不一樣的思維,對這個國家,做更多的想像。《想像台灣》系列將邀請各領域人才,從一個國家到城市治理的非典型觀點,說出自己對這個國家與政府領導人的想像。
  • 高志明說教育、輔導、協助,才是政府解決問題的真正方法。( 記者叢昌瑾攝)
    高志明說教育、輔導、協助,才是政府解決問題的真正方法。( 記者叢昌瑾攝)
記者陳曉宜/專訪 記者叢昌瑾/攝影

教育、輔導、協助微型攤商

「馬英九總統說『管得住、抓得到、罰得重』是解決食安問題的不二法門。這是治標不治本的錯誤作法,台灣這些微型攤商、餐廳真的很無奈,他們不知道廢油如何處理,不知如何判斷油品優劣,連GMP都不能用了,他們真的很可憐,所以政府解決問題的真正方法,我提六個字回應─『教育、輔導、協助』。」躲過三聚氰胺、塑化劑、瘦肉精、毒澱粉、銅葉綠素混油、餿水豬油等食安風暴,義美總經理高志明站上火線,直指馬政府在歷次食安風暴中未徹底解決問題的核心關鍵。
高志明說,塑化劑、毒澱粉、混油問題,政府高分貝罰一罰、抓一抓後,問題解決了嗎?沒有解決啊!問題都還在啊!上次發生低價油混充高價橄欖油,這次是從各攤販、餐廳收集來的各種餿水油,經過精煉脫酸、脫臭、脫色後,又回到攤販、餐廳使用,還是混油。「這個問題的根本,不是政府沒管、沒抓,而是政府根本沒告訴我們廢油要如何處理,當『生質柴油計畫』喊卡,市場上又不需要這麼多廢油回收做肥皂時,你有沒有想過,台灣六、七萬噸不知去向的廢油都倒去哪裡?還不就是回收再精製後,酸價回復到法令標準、味道沒了、顏色淡了,繼續回到夜市小吃、小型餐廳等市場去,這也是為什麼這次出事的油品『合格但不合法』。所以政府要做的是,教育攤商如何辨識劣質低價油、輔導如何處理廢油、協助選用油品,重罰重抓只能治標不能治本。以這次豬油為例,你去市場上買豬板油或豬中油,一公斤至少要一百元,再經加工製作應該在一百五十到二百元,但強冠怎麼可能只賣五十幾元呢?這就有問題嘛!廢油要去哪、該如何處理?政府要想辦法告訴人民,否則廢油問題會永遠存在。政府不去教育、輔導、協助微型攤商、餐廳處理,就要重抓、重罰,受害的是小老百姓。」

粗油散裝同船進口逃漏稅

對於大企業進口油品問題,高志明直言:「這是歷史共業!不是那個時期的執政者要負全責,但老百姓企盼的是,現在的執政者有魄力解決這個問題。」他說,「台灣市場規模不夠大,長久以來,小麥、玉米、黃豆、油脂等進口,都是各家廠商散裝購買後,裝載在同一艘大船一起運進來,所以飼料用油和食用油就都混在一條船上散裝運進來,根本無法分辨。更重要的是,業者為何要把飼料用油和食用油混在一起運進來,關鍵在逃漏稅,因為食用油進口要課稅二十%,飼料用油卻是零關稅。而這些大廠所持有的執照都同時可做食用油脂製造業和飼料油製造業,因此進口的散裝粗油進入工廠後,你根本查不出食用油和飼料用油到底用到了哪裡去,政府根本無從查核。」
以這次出包的這一船為例,頂新雖在去年的混油事件後,改以食用油的高關稅進口,但其他在同一條船上的六家業者,卻是以飼料用油進口,所以食用油和飼料用油還是混在一條船上,進口送進各工廠過程中,很難知道飼料油是否真的用於飼料製造。

分廠分照查核企業大廠

高志明強調,除了皮革廠產生的油脂外,其他粗油在進口時,是沒有分動物用和人類用的,是經過精煉後才有所區分,所以管制廠區才是關鍵,這次中標的大廠多是自己有油品精煉廠,才會出現問題,義美之所以無此問題,是因義美進口的大部分油品都是在國外精煉完成的食用油品,以桶裝形式進口,所以不會有混用飼料油的問題出現。因此根本解決問題的方法,就是規定飼料廠和食品廠的執照要分開,一定要「分廠、分照」,不能像頂新、正義一樣在同一張執照,製作食用油工廠和製作飼料油工廠,一定要分開,從關稅和分廠一起改革,政府才有能力查核,如此才能根本解決問題,還可大幅增加政府稅收。
高志明坦言,政府只要檢驗脂肪酸的組成和比例就知有無混油,但衛福部現在仍沒做這項檢驗,還是以酸價的檢驗為主,因為一旦檢驗脂肪酸,恐怕會把全台幾乎都是混油的問題一次掀開。
【高志明小檔案】
出生:一九四九年八月一日生於台北市大稻埕
現職:義美食品總經理、義美環境保護基金會執行、台灣公益廣告協會理事長、台灣生態旅遊協會理事長
義美公司在塑化劑、混摻油、回收油等食安風波皆全身而退,總經理高志明接受聯合報專訪,直指食安問題是「歷史共業」,政府應該出面扶植食品小廠,提升控管能力。立委在今(23日)天院會也援引高志明建言,提議油品管理應採「分廠、分照」,杜絕廠商混用油品。

行政院會週四將通過「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修正草案,針對黑心業者祭出嚴刑重罰。對此,高志明直言,此舉只會導致業者將非法的製造環結轉移到海外,業者被查到就高喊無辜,如此一來法律也拿這些不肖業者沒轍,成為食安管制漏洞。政府應該出面,以「教育、輔導、協助」三管齊下,協助小廠、攤商或餐館提升控管能力,將食品產業導向正軌。

政府應輔導攤商處理廢油

「廢棄油脫酸、脫色、脫臭後,加一點香精,香噴噴地,消費者如何吃得出來有問題?」高志明受訪時,拿出兩瓶化學香精,一瓶有濃郁的豬油香氣,另一瓶則是熟悉的醬料包氣味。他說,這就是香豬油事件的真相,「這些事難道衛福部的專家不曉得嗎?」

他強調深刻感受政府掃蕩食安疑慮的決心,但國內廢油問題遲遲無解,是因為「政府沒告訴廠家該怎麼處理廢油」,小攤商不知道如何處理,最後不是賣給地下工廠,就是直接倒入水溝。他說許多業者都標榜「經常更換新油」,但沒人知道「這些年,大量增加的廢油流到哪裡去了?」

高志明還說,台灣不會只有一個郭烈成,可能每個地區都有,他推估,國內回收油約有八萬至九萬噸,遠超過官方登記二萬多噸。「小蜜蜂」以每公斤十至十六元到處收油,再以每公斤加價十元,賣給各地的「郭烈成們」。

「分廠、分照」區隔食用油

高志明建議,明確的做法應該要求油品管理採「分廠、分照」,意即食品廠只有做食品的執照、飼料廠只有做飼料的執照,不讓食品廠、飼料廠共用執照。因為國內部分廠商同時有食品廠與飼料廠,一張執照能進口食用油也能進口非食用油,高志明直指,如此一來難保廠商不會混用油品,「難道你家人生病,你會帶他去寵物醫院?」分廠分照才能劃清界限。

立委林淑芬在今(23日)天院會,援引高志明的意見,要求油品管理「分廠、分照」,杜絕食品廠、飼料廠共用執照,江揆承諾3至6個月內完成分流;另外邊境油品進出口清查、列管也將在2個月內完成。

立委陳其邁、葉宜津、林淑芬3人今日上午聯合質詢行政院長江宜樺和內閣長達1個半小時,要求行政院長江宜樺和衛福部長邱文達下台負責,陳其邁砲轟「環保署、食藥署、衛福部輪流出包,難道江宜樺不用負責嗎?」

江宜樺表示,現仍在調查階段,並將於3至6個月內完成全台食品廠、飼料廠、環保廠等廠商分流,連過去發出的執照也要按「A廠A照、B廠B照」來管理,以避免飼料用油與食用油混合生產。


低調神秘 義美不上市上櫃的秘密













屢次躲過食安風暴,義美總經理高志明卻認為,食安問題是政府、廠商、及老百姓消費行為,三方共構的共業。(本刊2011年資料照。攝影:李智為)
屢次躲過食安風暴,義美總經理高志明卻認為,食安問題是政府、廠商、及老百姓消費行為,三方共構的共業。(本刊2011年資料照。攝影:李智為)























從三聚氰胺、塑化劑、混油到這波餿油,台灣的食安風暴簡直像鄉土劇,離譜沒有極限。
歷次風暴中,義美是食品大廠中少數每次都全身而退的,此次餿油風暴鋪天蓋地,許多民眾又提起義美。其實四年前塑化劑風暴時,本刊便曾採訪義美總經理高志明,回頭看他當時談的觀點,至今適用。也難怪高志明曾鐵口對媒體說:「以後你們一定會再來找我!」
從塑化劑到餿油,原料把關一直是一大難題,下游廠商常大喊無辜,高志明卻在四年前受訪時就說:「全球農產品的價格幾乎是透明的,收成好不好都知道,價格特別低你就要懷疑啊。你明明知道柳丁一斤多少錢、幾斤柳丁榨一斤柳丁汁,有人賣柳丁汁卻特別便宜,你相信嗎?」
高志明說,義美寧可多花成本買安全原料(也因此售價降不下來),例如許多食品廠商會向越南買花生粉,「但越南雨季很長,花生容易產生黃趜毒素。台灣也很潮溼,但台灣有空調設備貯藏,越南沒有,比較窮,所以我們用本土花生自己磨。」義美也很少向中國大陸買原料,因為通常難逃五項問題:過量的重金屬、農藥、抗生素、防腐劑、摻漂白粉,「中國大陸產的原料進來,我們檢驗過,八、九成都過不了關。」他並談到,衛生單位長年只知檢驗生菌數,其實毒性物質才是當前食品業最大問題。
記者當時還曾向高志明提及,義美鮮乳的味道不夠香濃,喝過不會想再喝。高志明一聽馬上說:「問題是你要不要另外加入乳脂肪。」難道香濃是因為添加物?「對啊,喝起來好香,那個就是啊。所以我說這是消費行為與廠商的共業,用添加物解決(消費者講求的)色香味的問題。」
他並透露,在夏天,台灣生乳的產量根本供不應求,義美是跟酪農簽約,賣完就算了。「我跟你講,冬天買最保險,大概百分之百。夏天需求很高,那個量兜不起來啊,怎麼有那麼多鮮奶在賣?到底一瓶鮮奶裡面有多少真正的鮮奶?最熱的時候,我看生乳只能供應50趴。」
義美並非每項產品都叫好,例如香腸就賣得很差。高志明無奈道:「我想做不含亞硝酸鹽的香腸,但賣不好,大家都喜歡顏色鮮紅的香腸。」他說,每次研發這類不含添加物、卻賣不好的產品,都十分挫折。
義美創立至今正好滿八十年,卻始終堅持不上市上櫃,也不熱中接受採訪、在媒體曝光,因此長年給外界低調神秘又老派之感。高志明的想法很固執:「我不是那種美式CEO,簽約後一年兩年要達到什麼績效,不然就下台,那樣無法顧及永續經營,為了拚績效拚利潤,什麼添加物都可以放進去!我的想法是,我們幾個兄弟覺得大概幾趴的利潤夠了,就好了。」但全世界趨勢如此啊?「連美國也有例外,像M&M(巧克力大廠),全球排名前幾名的私人公司,從來不上市。歐洲更多,很多家族企業堅持不上市。」
資本市場永無滿足點的貪婪、老百姓的消費習慣、加上裝死的政府,共同造就了台灣食安風暴的一波波驚奇。(撰文:簡竹書)

-----


去年底,因為爆發大統、富味香等廠商製造假油,到義美南崁工廠採訪總經理高志明,尋求台灣食安問題的解方。
沒想到高志明一坐下來就開門見山地說,「台灣的食安問題解決機率不高,幾乎無望,等著看吧,未來一定還會發生,你們一定還會再來找我。」
果不其然,高志明的話言猶在耳,不到半年,就發生知名麻辣鍋店鼎王湯頭造假風波,再過半年,也就是今年中秋節前夕,台灣再陷食安風暴,消費者這才知道,吃下肚的全統香豬油,原來是由餿水油、動物屍油等廢棄油製成。
隨著事件愈演愈烈,衍生出不少案外案,不少食品大廠和百年餅店誤踩地雷,紛紛中箭落馬,甚至造成每逢過年過節就大排長龍的台北犁記被迫歇業,代言牛頭牌紅蔥肉燥的阿基師下跪道歉。
......事實上,清流不只有義美,像是2014年2月《遠見》封面故事報導的鼎泰豐,也都能在每次食安風暴裡全身而退,沒有受到波及。
義美、鼎泰豐到底做了什麼,又堅持些什麼,好讓自己每次能躲過食安風暴,不犯食安的錯呢?
答案很簡單,就是做好源頭管理。.......義美就花了6千萬打造一間2百坪大的食品安全研究室,裡面劃設了化學檢驗區、微生物檢驗區,還有兩台要價上千萬的「超高效能液相層析串聯質譜儀」,只要8個步驟,就可以知道食品裡有沒有暗藏塑化劑。
去年義美之所以沒受到假油事件波及,就是因為先前他們就測過大統橄欖油,脂肪酸的組成和其他橄欖油不太一樣,於是堅持不採購。不只是油,大多數義美食品成分表上列出的原料,都經過食品安全研究室的檢驗。
不過,高志明也坦言,義美的原料千百款,不太可能每樣原料、每批進貨都拿到食品安全研究所做細部檢驗,「但如果我有檢驗能力,供應商就會很緊張,賣東西給我們也會謹慎一點。」
鼎泰豐中和中央廚房的樓上,也有一間品研室(品質管制研發室),雖然儀器設備不如義美般豪華,但舉凡蝦子有沒有大腸桿菌、重金屬殘留、添加漂白劑或硼砂,全都驗得出來。但為了滴水不漏,每隔一段時間,鼎泰豐還是會將原料送外面專業單位檢驗。.......只不過,食品業一半以上的原料都來自國外,溯源的確有其困難之處,高志明認為除了要求附上檢驗證明,賣方一定要說清楚講明白,完整交待玉米、小麥、黃豆、茶葉、米或砂糖的來歷,「如果連原料的來源都不清不楚,我們怎麼放心跟他買?」
高志明還有一個辦法,就是參考供應商的客戶名單,看看他除了義美之外,還把原料賣給哪些企業,「如果名單裡有跨國企業,代表他一定接受過嚴格的稽核。」最重要的是要用心落實驗收,而不是照單全收,只要驗收人員一有疑慮,就要馬上通知自家檢驗單位。.......
好幾年前,義美定期檢測時發現瓶裝茶有農藥殘留的問題,又加上供應商對原料來源交待不清楚,雖然沒有立即性的危害,成本又比其他廠商低,但高志明還是心一橫,停售這項商品。
「原料如果太便宜,又不是盛產或價格補貼的話,絕對有問題,」高志明始終相信,價廉不可能物美。



*****

一九三一年,蔣渭水四十歲驟逝,其弟蔣渭川帶著兄弟倆的家族婦孺,再也無力繼續承租包括大安醫院、文化公司和民報發送處等三個店面,遷居他處。現今義美高志明總經理的祖父高番王先生把它們租下來,開始了「做餅的事業」。三年內事業有成,便買下這片店面,即今日延平北路二段義美本店。

義美的南崁觀光工廠裡,陳列著改建時拆下的渭水先生踏過的門檻、運送民報的同型板車、台灣民眾黨使用的同型電話……高總經理津津樂道,為訪客細述這些破舊卻珍貴的歷史遺跡。

因為與高志明先生熟稔,毒水餃事件時我曾問高總:「請問義美的產品,從原料生產,到製造、包裝,哪一個環節經過中國?」高總經理回答我:「都沒有。」當時,我便建議高總不妨以此大肆宣傳(未經中國),消費者一定歡迎,公司的業績一定長紅。而那時候,我根本還不知道義美有自己花鉅資設立的檢驗部門呢。

高總經理以他一貫樸素的面容回應我,他說:「那督廣告呢?遮攏總是應當做的代誌。」義美精神代表著台灣最優質的格調與文化——誠實、不貪、勇於承擔社會責任。對照柯文哲醫師的素人語言:「政治有甚麼難呢?『找回良心』而已!」

「食品是良心的事業」,我們以「台灣有義美」為榮。http://www.peoplenews.tw/news/fd03d636-e4ff-4a81-9496-bc96a820c6b8





義美為什麼退出政府推動的GMP?

2013-12-01
文。王一芝、林芳宇整理

義美是國內出名的食安模範生。從三聚氰胺、塑化劑、瘦肉精、毒澱粉到混油風暴,當其他食品大廠紛紛中箭落馬,唯有義美至今全身而退。尤其兩年前塑化劑事件,義美總經理高志明大動作邀請總統馬英九參觀南崁食品安全研究室,更是出盡風頭,如果不是今年5月使用過期原料做泡芙的敗筆,大概可被稱為零食安紀錄。
  但很多人並不知道,這個模範生竟然在好幾年前就毅然決然退出政府為了提升食品安全,大力推動的GMP認證。走進義美南崁廠區一期廠二樓的會議室,一大面白板上,密密麻麻寫著從7月到12月下游廠商派第三單位到場稽核的日期,次數之頻繁難以想像,大多數是跨國企業採用國際標準來審核。

  和會議室幾公尺之隔、耗資6000萬打造的200坪食品安全研究室,檢驗設備一應俱全,除了20位國內外碩學士,還有兩台價值台幣1000萬元的「超高效能液相層析串聯質譜儀」,幫義美把關原料。高志明怎麼看食安問題?

  其實義美是靠著五個原則,躲過一個個食安風暴。首先要查核原料來源,如果連賣方都講不出來,就不會跟他買;第二審視原料價格,例如1斤柳丁多少錢都查得到,如果太便宜,絕對有問題,除非是盛產或價格補貼。義美沒使用過大統油品,因為光從價格上看,不太合理,我們也檢測過大統油品的脂肪酸,品質令人懷疑。

  第三是參考客戶名單,看他還賣給哪些客戶,如果是賣給麥當勞或COSTCO等跨國企業,就知道他一定被稽核過;第四就是自己設有檢驗實驗室,實際上不太可能把所有原料都拿來做細部檢驗,但只要有了檢驗能力,供應商都很緊張,賣產品給我們也會謹慎一點。

  最後一個原則是用心驗收,當第一線驗收人員發現疑慮,就趕快通知檢驗單位。我們把火力集中在原物料的掌控,只要原物料沒問題,成品只要抽驗就好。

GMP沒協助中小廠、攤販及消費者
  為什麼退出GMP?台灣很多認證標章的理監事或董監事會,都是由大公司組成,找不到消費者團體、中小企業或攤商。但我認為,應該協助的是弱勢的消費者和中小型食品、夜市攤商。2011年總統馬英九來南崁參觀時,我就講過了,但沒有真的去做。

  塑化劑事件後,食品大廠就登報聲明更換配方,毒澱粉也是這樣,但中小型商家沒有能力砸錢做檢驗。夜市裡的老闆告訴我,合格證明一張只要2塊,原因是上游廠商給出檢驗證明,攤商就爭相拷貝,所有店面像貼膏藥一樣。他們也無法證明,販售的商品和檢驗合格證明上的是同一批。

  其實沒有GMP認證,對義美沒有太大影響,因為公司品牌就是認證,小公司才需要標章認證。而且雖然義美沒有GMP,但國外廠商都會找第三公證機構用各種不同的國際標準稽核。義美幾乎整年度都在接受國際稽核,比GMP、CAS、HACCP的稽核次數還多、還嚴格。
  如果政府光是推動GMP、CAS標章,而不去改革或整合這些制度和組織,就算罰再重,派再多人力稽查,食安事件還是會一再發生。
台灣食安未接軌國際 淪為閉門造車

  台灣的食安制度也自成一格,無法和國際接軌。舉例,台灣添加物的分類方法就和全世界不一樣,台灣分成17類,但美國分為30幾類,如何接軌?如果政府認為,跟美國談判跨太平洋戰略協定伙伴(TPP)比較重要,那就跟美國接軌;重視食品安全,就跟歐盟接軌;考量市場規模,就和中國大陸接軌;考量產業端,就和日本接軌,不能搞到最後什麼都不是,2300萬人自己關起來訂一套標準。

  檢驗標準或方法也應該跟國際接軌,就像食藥署公布,找到檢驗棉籽酚的方法,但國外本來就有,如果能跟國際接軌,直接依據美國AOAC(農業化學家協會)標準就好了,何必自己找?未來面對的環境將愈來愈嚴峻,很多用眼睛看不到的毒性物質將不斷增多,儀器也會愈來愈進步,從早期的PPM(百萬分之一)進入PPB(十億分之一),將來進入PPT(兆分之一),負責檢驗的人該怎麼做?

  例如越南進口的茶葉,現在只知道檢測農藥,而且只檢測政府規定的251種,但事實上從中國和越南進口的茶葉,往往使用台灣20多年前就禁用的農藥,越南很多地區甚至還殘留越戰時灑的落葉劑,我們的海關會檢驗這些嗎?不會的。以上一切都不改,台灣的食安問題解決機率不高,幾乎無望,等著看吧,未來一定還會發生。你們一定還會再來找我!
【遠見雜誌/330期】
http://bit.ly/1uDzhac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