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28日 星期四

黃光芹,郎咸平,林中斌



林中斌更正旺報的報導


旺報標題和內文不無誤導之嫌。

標題省略了重要但書:"如果蔡主席當選後仍不調整兩岸政策說法"
。雪崩式斷交並非民進黨當選必然的後果。


"維持現狀"說是蔡英文在取的政權大目標下所能選擇阻力最小的位置和路線."
這才是我說的原句。英文字safe非我所說。

"蔡英文表面的弱象其實是他重要的強項"。這句旺報搓掉了。

"馬英九外交、兩岸成功,內政失敗"。也被搓掉了。

不過旺報能花這麼多版面,也不容易了。
林中斌 2015.5.28







我從高中畢業就開始打工,大學畢業後考進新生報,也是自己看報紙廣告徵人、自己從台中跑到台北來考,連家人都没通知。在外打拚26年,全然靠自己。
我從小就開始做剪報,大學時代就每天讀社論。新聞工作迭迭盪盪,也犯過錯、傾斜過。但犯錯令人成長。自阿扁涉弊後,我不再相信政黨、政治人物,才開始反省,政治評論,該怎麼對得起自己?
於公、於私,我都要求自己,不願做的、不要勉強去做;不能做的、即使没有人知道,我也不做;而該做的,雖千萬人吾往矣。有時即便被政治包抄,我也絲毫不畏懼。


*****

Chen: 對阿, 讀書
大陸有一個財經名嘴叫郎咸平您有聽過嗎?
me:
Chen: 他倒是滿有趣的書店很多他的書他是台灣人
CCTV 2也經常有他的電視演講
如果您對財經有興趣的話 可以翻翻
他可能可以算是財經界的李敖
me: 哈哈 妙 有緣再說


郎咸平教授
財務學講座教授



郎咸平教授一九九七年十月一日起出任財務學講座教授。
郎教授在台灣就讀經濟學,分別於一九七八和八零年獲授東海大學文學士學位和台灣大學文科碩士學位,其後赴美深造財務學,先後於八五及八六年取得賓夕法尼亞大學文科碩士和哲學博士學位。
畢業後,郎教授獲原校聘任為財務學講師,八七年轉任密西根州立大學助理教授,八八年出任俄亥俄州立大學訪問助理教授,八九年起任紐約大學斯特恩商學院助理教授,四年後晉升為副教授。郎教授於一九九四年加入本校服務,任財務學系教授。
郎教授為多份學術書刊之編輯或副編輯。

2009 最近暴紅的郎咸平,從小念放牛班,還曾經只想當一名木匠。 ... 今年六月中,大陸有一個網站公布,香港中文大學講座教授郎咸平,目前是全中國大陸演講費最高的名嘴,/最近暴紅的郎咸平,從小念放牛班,還曾經只想當一名木匠。但他的一生,充滿了意外與 ...



2007 封面故事:与其“仇富” 不如“仇腐”
作者:香港中文大学教授 咸平
香港中大教授咸平撰文:中国社会近年有种可悲现象,就是"仇富"而不"仇腐"。对富豪常严厉抨击,未能持平对待。而另一方面,腐败势力在中国日益嚣张,甚至有人以为这就是市场经济,是进步。只有反腐,才能抑止经济过热,维持社会和谐。

2010 咸平傻眼的“中國式創新”

郎咸平(Larry Hsien Ping Lang,1956年-),中國人。香港中文大學經濟學教授,2004年因在中國發表多篇批評中國國有企業產權改革過程中所出現的國有資產流失現象的文章而成為媒體焦點。[1]他的觀點引發中國大陸學術界、企業界和民間的不同反響,一些人將其稱為「郎監管」[2]、「中小股民利益的保護者」和新左派人物,但也有人批評其對中國大陸的經濟發展狀況缺乏了解,甚至批評他借題炒作出風頭。2007年以來,郎咸平在其多次演講中,以「二元經濟」對中國數年來的經濟發展狀況進行分析,並提出「6+1產業鏈整合」作為對策。

目錄

[隐藏]

[編輯] 生平

郎咸平1956年出生於台灣桃園縣,祖籍山東濰坊。郎於東海大學獲得學士學位,之後於國立台灣大學修得碩士學位。1986年獲得美國賓夕法尼亞大學沃頓商學院公司理財(財務管理)博士學位,後執教於美國多家商學院,包括沃頓商學院密西根州立大學俄亥俄州立大學紐約大學芝加哥大學等.
2001年起開始重點研究中國大型國有企業的產權改革問題,2004年8月9日上海復旦大學發表題為《格林柯爾:在『國退民進』的盛宴中狂歡》[3]的演講,以格林柯爾為案例講述大型國有企業如何在產權改革過程中資產被私人所侵吞,致使股市中小股民利益受損等問題,並倡導立即停止目前的產權改革,而應建立一套國有企業職業經理人制度。之後郎咸平又點名批評TCL海爾長虹科龍等幾家較大規模國有企業產權流失嚴重的問題。
2004年,郎咸平開始在上海電視台第一財經頻道主持財經評論節目《財經郎閒評》,引起轟動。該節目於2006年被以郎的「普通話不過關」為由而遭到有關部門停播。2009年6月開始在廣東衛視推出聊天式新聞評論節目《財經郎眼》,繼續以不太標準的普通話表達見解。
郎咸平多次在國內演講,經中國多家地方媒體轉載或報導之後引起巨大反響,在網路上其論點獲得了許多網民的支持,他被許多人尊稱為「郎監管」;但是在以新自由主義學派為主流的中國經濟學界,郎咸平的觀點卻不獲得認同。郎咸平則被視為是利用了中國民間從計劃經濟時代遺留下來的、目前依然普遍存在的「仇富」心理來為自己擴大知名度。一些有影響的經濟學者認為郎咸平在一些風口浪尖的敏感問題上「貿然引爆」不滿情緒,「只拆不建」,對中國的改革缺乏建設性建議及具體貢獻[4]。企業界的反應包括了科龍集團營銷總裁嚴友松批郎咸平為「無聊、無知、無賴」的「三無書生」,而格林柯爾董事長顧雛軍更以涉嫌誹謗在香港起訴郎咸平。[來源請求]這場持續發酵的產權改革之爭最後幾乎演變為意識形態的衝突:中國到底是應該步入如新自由主義派所希望看到的自由、民主、小政府、以民營經濟為主的資本主義社會,還是郎咸平(和他之前的新左派)所倡導的有政府主導及公眾參與、保障國家與公眾利益的經濟制度。
不同尋常的是,郎咸平並非因批評政府過度控制經濟而引起爭議的。和中國其他經濟學家相比,郎咸平是因抨擊賤賣國有資產給私營企業家而著稱。他說,國 有資產的出售是幕後操作,價格極低。郎咸平對出售國有資產的抨擊,觸及了中國的敏感問題。最近幾年,一些企業家財富積累速度很快,其中涉及的腐敗現象令人日益感到憂慮。
2005年初,主管大型國有企業的政府機構(國資委)對國有資產的管理層收購加以限制[5],據認為受到了郎先生引發的論戰所影響。最近,這方面的規則稍有放鬆。許多遭抨擊的企業家,早就試圖壓制郎咸平的評論。此前,上海電視監管部門一直在抵制這種壓力。中國許多所謂的「新左派」人士熱情支持郎先生對出售國有資產的批評。過去一年中國新一輪的審查潮,一直把矛頭對準批評政府的人士,他們通常被歸類於「自由派」。儘管政府已經意識到,不斷擴大的貧富差距是個嚴重的問題。但無論批評者帶有哪種政治色彩,過分突出這一問題明顯使政府感到不快。
郎咸平一般被認為是新左派學者,但他自稱是資本主義經濟學家。郎說過:「我是資本主義培養出來的資產階級經濟學家,在西方國家我都屬於右派,可是在中國我居然被稱為是極左,可見這個社會已經右到了什麼程度。」,也有觀點認為以左和右來談郎不全面,因郎從未提出減慢改革步伐,只認為改革中應該適當限制不公的發生,並批評某些人打著改革的旗號為自己牟利。

[編輯] 二元經濟理念

郎咸平最近幾年在各地的演講不斷的指出了中國近年來的房產和股市的「虛熱」是由於中國逐漸走向了一個「二元經濟體系」。一方面,地方政府為了體現自己的成績以及表示響應中央政府的GDP政策,不斷的把資金引導到基礎建設,而忽略了民營企業的生存狀態。另一方面,因為利率的不斷提高(為了收回流動性),更加使得民營企業難以取得貸款,來自各方的金錢不斷的湧入股市和樓市,更加促進了一個巨大泡沫的形成。

[編輯] 國際化

郎咸平對於中國的國際化相對保持「批評」的態度。他的主要理念在於很多中國企業和地方政府不曾理解國際化的本質,或者用他的話來說「農田在通水以前沒有挖好溝渠」。比如「外資」通過賤價或者股市操作收購很多國有資產,造成日益嚴重的資產流失,還有國際產業鏈的分工等。
面對2008年國際油價,物價,糧食和部分貨幣的不斷升值,郎咸平指出其背後很有可能是一個由「國際金融炒家」所操控的一個局面。而中國部分行業,比如鋼鐵業則受到了嚴重的影響。

[編輯] 企業戰略

郎咸平多次以南韓企業的崛起為典範,批評了不少中國新興企業。他主張學習跨國公司的做法,把企業切割「工序流程」化,讓企業不再糾結於一兩個領導的能力,維持長期經營性,同時也煥發創新力。
郎曾幽默的說過:「...幻想一下我們走了韓國的路...如果中國每個省都能出一個三星,一個LG,那麼中國不需要高科技,都可以成為世界上的超級強權。」
郎也批評了部分國企的「品牌戰略」,指出品牌不是一個企業走向成功的原因,而是其「工序流程化」的結果。

[編輯] 政治觀

郎咸平本人的政治觀比較保守,支持中央集權政府的重要性。郎教授經常用後起的大陸法系工業國家作為例子,特別是法國德國,和日本,個個都走過了一段大政府時代,鞏固了一個法制化的社會。郎教授也經常拿新加坡作為一個廉潔一黨政權的例子,指出官員工作的分工化和維持公共設施供需平衡的重要性。郎教授也曾指出一個自由民主的社會不是走向穩定的原因,而只是一個結果。政治觀認為台灣是中國的一部分,堅決反對台獨。

[編輯] 個性

郎咸平個性鮮明,在節目和演講上一直保持著幽默的語氣也解釋各種經濟現象。郎也不太受約束,經常提出很多爭議性較大的觀點,因此博得許多中小股民和普通老百姓的支持。曾經在上海主持的評論節目《財經郎閒評》也曾因為揭露政府內幕以「普通話不標準」的理由被停播。

[編輯] 參考資料及注釋

[編輯] 參見

[編輯] 外部連結

Wikiquote-logo-zh.png
維基語錄上的相關摘錄: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