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年5月16日 星期六

龔德正(Gérard Wormser): 「烏托邦2.0」之下;Paul Wolfowitz


【政治事】來台法國哲學家:網路讓理想國變得可能
 
法國在台協會邀請法國哲學家龔德正(Gérard Wormser)來台交流,《新新聞》抓緊機會專訪,請龔德正談談他的「烏托邦2.0」理論:數位時代裡,人透過這些工具變成「更主動的公民」。
 
新科技的發展降低了人們參與政治的門檻,在「烏托邦2.0」之下,龔德正又是怎麼看台灣太陽花運動後,成為熱門議題的「參與式民主」,還有全球普遍對代議政治真能實現民主的質疑?(詳全文:goo.gl/JaZ0Xh
網路除了普及發話工具外,還拆除了說話人和聆聽者的距離,現在任何人...
NEW7.COM.TW


數位科技威脅的是代議士還是寡頭菁英?
網路除了普及發話工具外,還拆除了說話人和聆聽者的距離,現在任何人都可能透過鍵盤嘶喊,法國哲學家龔德正來台和大家一起思考,猶如「政治仲介」的代議士,在「政治直銷」時代會繼續存在還是消失。
李又如
二〇〇九年,巴西的選舉法通過讓各政黨使用社群網站募集競選經費、並使用網路辯論,除了候選人有相關權利義務以外,民眾在網路上自發的監督計畫受到重視,且更加蓬勃。

選民得以在Youtube上向候選人提出問題,民眾甚至透過網路監督候選人違法的政治宣傳或買票行為,檢舉數量超過八百件。當選的政治人物也有相關機制持續受到監督,民眾也在網路上討論對公共政策的想像。

工具下放讓公民得以更主動

網路成了揭權打弊的工具,一〇年,法國的新興媒體「Mediapart」揭發了總統薩柯奇收受政治獻金的醜聞,一連串詳細的內幕報導,讓各家媒體跟進。這群新媒體的創辦人來自法國的最大報紙《世界報》(Le Monde),由於傳統紙媒的經營成本高,政治人物、企業界得以藉廣告來控制媒體,他們選擇經營門檻低、傳播速度快、範圍又廣的網路媒介,扭轉了媒體與霸權的關係。

同年,維基解密(Wikileak)公布了二十多萬份美國外交電報,從此聲名大噪。而一三年,美國中情局(CIA)職員史諾登,向媒體披露有關政府的監聽計畫,揭示了每一個人可能都遭到監控的可怕事實。史諾登隨即遭到美國政府通緝,目前仍在俄羅斯的政治庇護底下。

一四年,網路科技在台灣社會運動運用於太陽花運動期間達到最大值,國內也出現了如巴西那樣透過檢視、監督候選人的工具,並持續遍地開花中。

新科技的發展降低了人們參與政治的門檻。如《烏托邦》的作者湯瑪斯(Thomas More)在當年英國印刷術蓬勃後,於相對進步、經濟卻愈發貧窮社會背景底下,提出了對「理想國」的種種想像。受法國在台協會邀請來台交流的法國哲學家龔德正(Gérard Wormser)認為,數位科技有助於烏托邦的實踐。

「湯瑪斯在烏托邦的想像中,強調人應該有獨立思考的能力,這是能改造現實生活的重要依據。」這也是龔德正的「烏托邦2.0」理論中重要的前提:數位時代裡,人透過這些工具變成「更主動的公民」。

打破菁英政治的狀況

資訊科技讓人的溝通成本降低,我們在網路上寫部落格、在社群網站上交流資訊,當每一個人都是製作者、傳播者,成為了一股促進傳統政治改變的動能,這似乎是對抗全球霸權的唯一方法。

太陽花運動時,參與式民主的實踐成為熱議的話題。隨著更多的腐敗被揭示,代議政治在全球都受到挑戰。但龔德正認為,真正的問題,不是讓代議政治轉變成參與式民主,而是打破「菁英政治」的狀況。

他提到,受教育的人口不斷提升,民眾有了思辨、參與討論的能力,加上網路科技的輔助,正促進了政治參與,「社會的改變比制度改變更優先,人們透過網路主動地討論對未來美好生活的想像,不是單單改變制度就能夠促成的。」

政治人物也面臨許多挑戰。其一,由於網路的監督,政治人物必須時時刻刻讓自己受歡迎,幾乎變成勝選的唯一條件。再來,網路的討論空間完全沒有界線,就算你不是該地區的選民,仍有可能影響彼此的投票意向,例如中國的政治人物可能影響歐洲的政治人物聲望,無論是提升或是貶低,政治不再只是單一地區的事務。

而面對愈加公開的資訊環境,政治人物的一言一行不但攤在陽光下,且完整被記錄起來,「這讓政府被迫去實踐他們的承諾,數位民主不是代議政治的危機,而是一種對政治人物的壓力。」

但網路真的無所不能嗎?是不是有被政府奪去反之操控的可能?網路科技是否排除了某些不擅使用者,形成新的階級?網路上參與的品質,足夠真正取代傳統政治嗎?如同〇八年阿根廷首都布宜諾斯艾利斯取消面對面的市民參與會議,一舉擊垮了持續六年的參與式預算。

數位科技不是唯一的解答

龔德正認為,數位科技是一種工具,但不會是唯一的解答。而烏托邦做為一個不存在的理想國,真正重要的是讓它實踐的過程:如何找到實現所有人參與的機制、如何讓每個人都成為數位社會中主動的公民,才是一百多年來人們對於烏托邦「追尋」的真正意義。

「重要的是覺醒。」龔德正不斷強調公民的主動參與,唯有如此,才能打破傳統的擁權者在資訊、政治上的壟斷,「權力反被奪走、政府想要監控人民,這是自古以來就有的事情。成為主動的公民,我們才能奪回控制權,控制那些想要控制我們的人。」龔德正提到,「我們需要更多的亞桑奇、更多的史諾登、更多人主動參與在政治的討論中。」


  1. Paul Wolfowitz
    Ambassador
  2. Paul Dundes Wolfowitz is a former President of the World Bank, United States Ambassador to Indonesia, U.S. Deputy Secretary of Defense, and former dean of the Paul H. Nitze School of Advanced International Studies at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Wikipedia
  3. NationalityAmerican


Paul Wolfowitz not only championed the Iraq War — he obsessively promoted a bizarre conspiracy theory, writes David Corn.

張貼留言

網誌存檔